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小姐很满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小姐很满意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渐晚,夜风乍起,阴沉沉的天际,乌云压得极低,好似随时会从穹顶落下,将这方天地碾碎。

    “要下雪咯。”白马学馆的灵塔外,曹吞云从身旁黄狗的背上取下了酒葫芦,仰面饮下一口,嘴里如是说道。

    坐在他身侧的初七,悄咪咪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想要从老人的手中取走那酒壶。只是他的指尖方才触碰到葫芦的边缘,那蹲坐在地上,摇着尾巴吐着舌头的黄狗顿时换了模样,朝着初七龇牙咧嘴,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喉咙中发出一阵阵低吼。

    初七在那时犹如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恶狠狠的盯着黄狗,怒骂道:“你这白眼狼,你忘了三年前我还喂你吃过蛇肉!”

    “那蛇肉可让我家阿黄足足萎靡不振的一个月。”一旁的曹吞云斜眼瞟了初七一眼,不急不慢的说道。

    初七脸上的愤慨之色在那时散去,他讪讪的摆了摆手,言道:“这样吗?那可能是没煮熟……”

    “汪汪汪!”阿黄却发出一阵急促的犬吠,像是在斥责初七的胡言乱语。初七也在阿黄这样愤怒的斥责声中,有些心虚,他缩了缩脖子,小声的嘟囔道:“咋这么小气。”

    曹吞云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自己这天赋卓绝,可心思却让旁人如何也摸不透的师弟一眼,这才伸出手,朝着阿黄挥了挥。阿黄心头倒是有些不愿,可却在老人的示意,最后还是收起了犬吠,安静的蹲到了另一侧,可看向初七的目光却依然是“杀气腾腾”。

    “你老实告诉我,今日你封剑,到底与三年前你在星斗庙中所见有无关系?你那里到底看见了什么?”曹吞云这般问道,他的眉头也随即紧紧皱起,这个平日里洒脱的老人,眸中在那时却充斥浓浓的忧虑。

    初七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祖剑并未回应我。”

    初七说得很是轻松,但话音一落,曹吞云便平静的下了定论:“你在说谎!”

    “同门师兄弟,这点信任都没有?”初七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愤慨之色。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她?”曹吞云却根本不去理会演技浮夸的初七。

    初七一愣,脸上的愤慨的神情在那时忽的收敛,他转头看向曹吞云,有些困惑的问道:“师兄,你说我们为什么要修行?”

    这其实并算不得一个太过新颖的问题,这世上大多数人修士应当都自问又询问过旁人这样的问题。

    而每个人心中答案大都有所别异,或许也正是因为这问题的答案统一的标准,所以它才会屡屡被人提及,所以它也才会让曹吞云在闻言时陷入了沉默。

    好一会的光景之后,曹吞云方才仰头饮下一口葫芦中的清酒,然后瞩目看着前方低语道:“尽能尽之事,行应行之道。”

    听闻这话的初七,转头看向老人,他说道:“师兄这话说得不错,但在初七这里,这话还得再加上一句。”

    “什么?”曹吞云问道。

    初七咧嘴一笑:“执欲执之念。”

    “我不想忘了她,所以我就要拼了命的记住她。”初七这样说着,声音忽的小了下来:“只是愧对……宗门。”

    这话出口初七大抵也做好了被曹吞云劈头盖脸一阵痛骂的觉悟,但他等来却不是喝骂,而是一只伸来的手,以及手上已经打开的酒葫芦。

    酒香顺着葫芦口四溢开来,萦绕在初七的鼻尖,让初七在那时一愣。

    “好酒!”但很快,反应过来的初七便如饿死鬼投胎一般,麻溜的从曹吞云的手中将那酒葫芦夺了过来,仰头饮下一口,嘴里高呼道。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她长什么样呢?”老人感叹道,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似乎在回忆某些过往。

    “见过,只是你忘了。”初七笑道。

    “是吗?那我当时怎么说来者?”曹吞云似乎受到了出奇的感染,也在那时笑了起来。

    “你啊!当时捶胸顿足,恨自己怎么没有年轻个二十岁。”初七煞有介事的言道。

    只是话才说完,背后便被曹吞云狠狠的踹了一脚,初七便应声以一个恶狗扑食的姿势栽倒在了地上,但饶是如此神情狼狈的男人还是叫嚷道:“对!当初你也是这样踹我的!是嫉妒让你变得面目全非!”

    曹吞云却是懒得理会对方的叫嚣,于那时站起了身子,迈步走到了身后那座灵塔前,打量着这宁州唯一一座天字级的聚灵阵。

    初七一边小心翼翼的清理着自己身上那件蓝色绒袍上的灰尘,看他脸上神情似乎对于绒袍上的污痕极为心疼一般,打理了半晌,确定已经尽数清理外那些污痕后,他方才心满意足的看向站在令灵塔外的曹吞云。

    “你说那小子究竟在做什么?”曹吞云皱着眉头问道。

    “谁知道呢?这小子,比他爹还麻烦,天知道他那脑瓜子里会想些什么。”初七耸了耸肩膀,无奈言道:“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应该是件大事,保不齐可以把这燕地搅得天翻地覆。”

    说到这里,初七的语调变得有些奇怪,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觉。

    “哼,跟他爹一样自不量力。”曹吞云冷哼一声,颇有些气恼。

    “但这也是这些家伙的魅力所在,不是吗?”初七笑道。

    曹吞云对于此言不置可否,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事物,塞入了初七的怀中:“我有点事要出城一趟,明日才会回来,你把这东西交给那小子吧。”

    初七低头看向自己怀中的事物,却是一本写有《天罡正经》是个大字的拓本,他不免一愣:“这东西也能给他看?”

    “那三个小子今天已经看了一天了。”曹吞云不急不缓的言道。

    初七的心头一跳,语气古怪了起来:“咱们天罡山近来是落魄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到了要将门中绝学这样轻易送人的地步吧?”

    “只是入门引灵之法,算不得绝学,况且能不

    能有所悟也要看他们自己的机缘,就当是天罡山给这将死之地的馈赠吧。他们若有所得,也算是结下一道善缘。”曹吞云这般说罢,背后的剑匣猛地一颤,一柄飞剑遁出,落入了他的脚下,满身酒气的老人便在那时脚踏飞剑,远遁而去。

    ……

    “小子,那徐家的小姑娘到底今天给你说了个啥?我怎么看离开的时候,他那弟弟脸色难看得好像喝了马尿一般……你不会是在塔里……”与魏来并肩而行的初七在魏来身旁一个劲的挤眉弄眼。

    天上飘着小雪,招架不住初七愈发龌蹉的说辞的魏来低头赶路,想要趁着雪未有下大之前,早些归家。

    他脚步极快,初七一路小跑跟着,很快便回到了祖屋的院门前。

    但快步走上祖屋门前的台阶的魏来却忽的一愣,身子僵在了原地,跟在魏来身后一刻不停的絮絮叨叨的初七见魏来停下脚步,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些什么,顿时眉开眼笑:“你们这些小家伙就是脸皮薄,没关系,你七叔是过来人,都懂的。”

    初七这样说着还上去拍了拍魏来的肩膀,一副长辈说教晚辈的架势。

    可魏来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初七暗暗奇怪,正在这时,他抬头一看,也不禁愣在了原地。

    他可记得真切,这魏府的府门看着高大广阔,实际上却是年久失修,虽然魏来归来后,将门面都打理了一遍,上面的尘土也被清理了干净。但常年未有保养,以至于房门上多有岁月侵蚀下的裂纹与雨水侵泡过的腐烂痕迹。但此刻眼前这座府门却与初七记忆中的魏府府门大相径庭,府门明显换了新的,上面被刷满了亮丽的红漆,无论是所用木料的成色,还是大门本身的做工,以及房门上雕刻的纹路,都透露着一股大气,显然造价不菲,而门上写着魏府二字的牌匾也被换了新的,那魏府二字雕刻得是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显然也是出自大家之手。至于两侧被翻新的门柱、高悬的大红灯笼、白玉石筑起的狮虎雕像,都让这座落败的府门此刻看上去仿若另一处地界一般。

    “咱们走错了?”初七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言道。

    魏来皱了皱眉头,并未回答初七的问题,但眸中深深的疑惑也将此刻少年心头的不确定展露无遗。

    哐当!

    可就在这时,眼前的府门忽的自己打开,近百道人影在府门内,分做男女两拨,纷自排开。魏来与初七都未有料到这般变故,都下意识的朝着身后退去一步,但随即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那两排男女浩浩荡荡百余人,都在那时朝着魏来跪拜下来,高呼道:“姑爷好!”

    初七看着眼前这番情形,目光又看向府门之中,那本应空荡荡的府邸之中此刻的变化更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无论是随处可见的花草、盆栽,亦或者正在或被修缮的各处房门,都透露着焕然一新的勃勃生机。

    初七不禁喃喃自语道:“小子……看样子你不仅做了那事……还做得大小姐很满意嘛……”
友情链接:555彩票官网  105彩票官网  乐赢彩票网  92彩票  大象彩票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彩88彩票  澳门永利彩票  快乐赛车登录  千金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