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如何配得上这把刀?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如何配得上这把刀?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紫霄军新军的军营坐落在城东临近城门处。毕竟是士卒训练之所,离百姓太近一来会惊扰百姓生活,二来也并不方便新军本身的训练。

    紫霄军位于此处的军营谓之云字营,常驻士卒足有两千人之巨,他们中的大多数要经过为期一年有余的训练方才能正式加入紫霄军,成为整个燕地最为精锐的部队之一的一员。

    魏来与老妇人一道来到这紫霄云字营门前时,时间已经到了子时。

    军营外的街道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雪,直没过脚踝。铁木铸成的高大营门两侧,有铁架两座,分置火盆于其上,虽飞雪绵绵,但火盆之上,火焰却燃烧正旺。

    府门森严,尤其是在这样的夜色之下,府门上雕刻着青面獠牙的凶兽之相,在那明灭不定的火光的照耀下,更平添凶煞之气。营门两侧还站着两位负责值夜的甲士,他们持刀而立,身形笔直挺拔,如雕塑如铁塔一般,任由风雪落满双肩,自己却纹丝不动。

    胡素白毕竟年迈,瞥见那府门这番森然模样,心头自然惊骇不已,她的身子缩了缩,但还是指着眼前的府门朝着身旁的魏来言道:“魏公子,这里就是紫霄军的军营了!你快些想想办法,救救我孙儿。”

    老妇人此刻心底定然是慌乱与惊惧翻涌,说起话来有些没有章法,魏来亦能理解这一点,但他还是不免在听闻老人话后,古怪的看了这老妇人一眼。他记得真切,那一日被他们所救的胡乐苏醒之后,曾说过他的婆婆,也就是眼前这位名为胡素白的老妇人的眼睛并不好使,平日里做事都得慢慢悠悠,视物要靠得极近才能勉强看清。这也是当时胡乐着急想要归家看望自家婆婆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方才一路行来几乎都是老妇人在前面带路,虽然偶有迟疑,但并未走半点弯路,看样子对着城东的布局极为熟悉,而这本身便是一件极为值得考究的事情——在江浣水有意的布局下,整个宁霄城的东城区几乎都是军伍与各方要员的住所,寻常人百姓根本没有机会也没有必要来此处做些什么。更何况老妇人的腿脚不便,眼神亦不利索,她如何有机会来到这处呢?况且在这样的夜色中魏来都视物困难,这老妇人却能清楚的遭到紫霄军的所在,显然凭借的不是眼力,而是经常来此所累积下来的记忆力。可她这样一个胡乐口中年迈的寻常妇人,经常来此地作甚?

    这样的疑惑让魏来的眉头微皱,但他却也明白此刻显然并非去深究此事的时候。他的面色一沉,在那时迈步走到森严的营门前,还未出言,营门前站着的两位负责看守的甲士便朝着魏来喝道:“军营重点,闲人莫近。”

    魏来闻言停下了脚步,朝着那二人拱手言道:“二位军爷,我与这位老婆婆并非闲人,来此是为了求见营中统领,还劳烦通报一声。”

    “见统领?”那两位甲士上下打量了一番魏来与老妇人,怎么看这二人的装束都并不像能认识这云字营统领的家伙,但出于稳妥起见,二人并未直接粗暴的驱赶魏来二人,而是问道:“你们见统领所谓何事?”

    “是这样的,这位老婆婆的孙儿今日被紫霄军的人绑走了,我们此行便是想问一问老婆婆的孙儿到底所犯何事,又如何才能放人。”魏来自然能感受到这二位甲士目光中的轻视。但他并不恼怒,而是继续保持着平静的语调讲述此行的目的。

    但这样的礼数却并未得到应有的尊重,在听闻这话之后,那其中一位甲士便顿时面露不耐烦之色:“滚滚滚!也不知道睁大眼睛看看我紫霄军是不是你们能讹钱的对象!快滚!”

    “军爷!我是千真万确看见我那孙儿是被紫霄军的军爷们掳走的,就劳烦军爷通报一声,无论我孙儿犯了什么事,终归要有个说法吧?”一旁的胡素白见二人这般回应,顿时慌了手脚,她赶忙上前高声悲呼到,看那架势似乎准备就这样跪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给这二位甲士磕头求助。

    魏来见状赶忙伸出手,拉住了老妇人就要跪下的身躯。胡素白此刻早已彻底失了分寸,她转头看向拉着她的魏来,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魏来的衣衫,言道:“魏公子,你想想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孙儿,要是他有何三长两短……”

    “别在这处恬噪,要哭嚷也给我换个地方。”门口护卫的甲士冷哼言道,显然在这二人心中已经将魏来二人定性为胡乱闹事的乱民,态度自然也极为恶劣,观其此刻话中的不耐烦,似乎魏来二人若是再纠缠下去,这二位男子极有可能对魏来二人动武。

    胡素白自然愈发焦急,她下意识的便要出言辩解,却被魏来的问话打断:“婆婆是否真的记得清楚,确实是紫霄军的人抓走了胡乐。”

    老妇人一愣,转头看向魏来,却见魏来此刻正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她,仿若要将之看穿一般。但老妇人在那样的目光下并未迟疑半分,便赶忙言道:“魏公子老妇人所说的每一个字绝没有半点作假,若是有半点欺瞒,定招天打五雷轰!”

    平心而论,魏来多

    少觉得老妇人在某些方面的表现有些古怪,心底对其也有些警惕。但这些古怪并不足以让魏来去全盘否定老妇人的所言,他尤其难以相信对方会做出有害于胡乐的事情。故而在再次老妇人的所言之后,魏来便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回眸看向那座森严的军营,面色猛地一沉。

    紫霄军能被称为燕地最为精锐的部队之一,自然不是虚名,那是靠着一场场横尸片野的血战打出来的威名。哪怕是作为预备新兵的云字营中的士卒,同样有着寻常人无法比拟的警觉。在魏来双眸一沉的刹那,那负责值夜的二人顿时脸色一变,各自的手纷纷摁在了自己所挎长刀的刀柄之上,他们盯着魏来,目光警惕,其中一人还喝道:“小子,这里可是宁霄城,我劝你不要找死!”

    魏来不语,只是朝前迈出一步。

    寻常布料做成的布靴踏入积雪,入雪三分。

    积雪溅开,化作细小的雪粒如烟火一般绽放。

    它们升腾、扬起、与天际落下的飞雪碰撞,然后各自粉身碎骨,化作更加细小的雪粒,铺散开来。

    地面开始颤动,越来越多的积雪开始从地面扬起,朝着天际倒灌,细小的雪粒层层叠叠的铺散开来,转眼便弥漫了整个天地,

    忽然有金色与血色的光芒亮起,贯穿这雪粒铺散白茫茫一片的天地,魏来再次迈步,他的衣衫鼓动,发丝飞扬,萦绕在这样的光芒与气机之下,方才看上去寻常的少年,此刻却宛如某位从九霄之上君临人间的神魔。

    在这样的气势之下,那两位执刀的护卫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之前跋扈的气势转眼烟消云散,他们朝着军营大门方向退去一步,看向魏来的目光渐渐漫上了惊惧。

    “你想作甚?难不成要强闯我紫霄军大营?”但饶是心头有所畏惧,但二人显然还是抱有些许幻象,至少以他们的见识看来,这世上应当不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毕竟紫霄军三个字,在对于整个大燕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但他们显然错估了眼前的少年,那少年根本不曾理会他们虚张声势的威胁,他的脚步再次迈出,漫天风雪更乱,他周身的气势更盛,甚至隐约间似乎还有龙吟之音升腾而起。这般骇人的气势,哪是两位寻常士卒所可以对抗的东西,莫说是他们,就是与魏来一同前来的那位胡素白也是脸色煞白,显然被这忽然而起的变故吓得不轻——她当然想要救自己的孙儿,可出于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她亦认为与代表着朝廷的紫霄军硬碰硬,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二人在魏来的紧逼下,一退再退,很快便退到了军营的大门旁。

    就在二人慌了手脚,不知当何以自处时……

    呼!

    一道火光忽的从黑暗的军营中亮起,那是军营中的营火,而紧接着更多的营火从军营的各处亮起,将整个军营都照得恍若白昼。

    一阵阵脚步声与铁甲碰撞之音也开始响彻,安静的紫霄军的营地就在这短短数息不到的光景中彻底“苏醒”了过来。

    轰。

    一声闷响从营门中荡开。

    厚重巨大的营门也随即在那时缓缓打开,依靠着营门撑起自己颤抖不已的身躯的二位甲士一个不察,极为狼狈的仰面跌倒在地。

    随后,那大开的营门中,一排排身着白甲,胸前印有紫云印记的甲士鱼贯而出,在魏来的身前排开,刀戟握手,神情肃杀的盯着魏来。

    这紫霄军当真无愧三霄军之一,哪怕只是预备役的新军,这股凝练气势依然足以让大燕其余军伍汗颜。

    “紫霄重地,何人放肆?”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一位身着亮色白甲的青年将军排众而出。

    魏来瞥见来者,嘴角上扬,方才周身浩荡的气势在那一刻被他猛然收敛,无论是倒灌的风雪还是那漫天的诡诞光芒,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归于寂静,只有那营门两侧铁架上的火堆依然燃烧。

    “在下求见统领不得,万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造出此番阵仗,引统领一见。”

    魏来拱手朝着那迈步走出,站在人群之前的青年将领拱手一拜,随即抬头看向对方,而那时对方亦正好抬头看着他。

    二人的目光对视,都在那时一愣。

    “是你?”那青年将领双眸一凝,语调古怪的言道。

    魏来亦是神情有恙,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又是拱手言道:“魏来见过萧牧将军。”

    ……

    萧牧。

    对于燕地尤其是宁州来说,都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萧家长子、紫霄军少统领、少年英才、将门虎子。

    这些都是伴随着这位今年恰恰二十八岁的年轻人的名号。

    但哪怕只有二十八岁,这位青年将军的一生依然有诸多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其中的那么一些尤其受那些说书先生的

    喜好。

    年少时,这位萧少爷便表现出了让世人惊叹的天赋,当时无数与他同辈的青年才俊与他的惊艳绝伦比起来都显得黯淡无光,甚至一些前一辈的青年修士也不乏战败于他手。他一时间风头无二,整个宁州都为萧牧二字折腰。

    而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萧牧自己也不免认为自己便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妖孽。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十六年前,萧牧十二岁那年,那时正值年关,天下着如今日这般的小雪,在宁霄城的街道上堆积了薄薄一层。

    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同样十二岁的男孩来到了宁霄城,萧牧正随着他的父亲给州牧大人请安,而那对父子正好也前来求见州牧。他们似乎是旧识,萧牧的父亲与那个的男孩的父亲待在了州牧府中,他们窃窃私语着某些那时的萧牧根本不曾关心的“大事”。而萧牧便与那个男孩一同坐在了州牧府的大厅中,尴尬又静默的对视。

    这是一场带着些宿命味道的相遇——至少对于萧牧来说,就是如此。

    即使十年之后的今天,萧牧依然记得在那个始终带着淡淡书香味的州牧府中,是对方率先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喂,我听他们说,你很厉害。”那个男孩站在房门的一侧,一只手抚摸着墙壁上挂着的出自州牧大人手笔的字画,一边咧嘴看着萧牧,笑问道。

    萧牧这才注意到对方的背上背着一把长刀,刀身藏于鞘看不出就里,但从那寻常至极的刀鞘以及对方同样便宜廉价的打扮上看来,刀应当算不得好刀,而人嘛……则更像乡下来的野小子。

    男孩的问话显得极无礼数,这让从小便适应了所谓的礼数、仪态规矩的萧牧有些不悦,他出于身为萧家少爷的高傲,他依然极力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他点了点头应道:“是。”

    他从不否认的优秀,这并非自大,在萧牧看来,他本就优秀,如果过分的自谦,岂不是将那些败在他手下的家伙们贬入地底?他的诚实,在他看来,是对那些手下败将们的尊重。

    而一般情况下,在得知他的身份后,这样的野小子大抵会表现出或自卑或崇拜的神情,而对于这两种反应,萧牧早已在心中想好了应对之策,他会给予对方足够的肯定与鼓励,同时也展现出自己身为天才妖孽与众不同——他对于这样的事情,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毕竟在面对任何同龄人时,对方都只能露出这二者之一的神态。

    但显然,这个野小子并不是一个正常人。

    他在听闻这话之后,咧嘴笑得愈发的开心,然后说道:“那我们打一场吧。”

    说罢这话,野小子根本不给萧牧任何反应的机会,就这样在州牧大人的府邸中取下了自己背上的刀。

    直到今日他还依旧无法忘记那把刀出鞘时得场景,那是一把他以往不曾,以后也没有再见到的刀,他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比那把刀更明亮、更雪白的事物存在。那把刀出鞘之时,几乎明亮得让萧牧睁不开眼睛。

    理所当然的,那一战,萧牧败了。

    那是他凭生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味道。

    而这样的味道着实让人刻骨铭心,在以后很长的日子里,打败那个野小子便成了萧牧修行的目标。

    为此他不止一次上门讨教,可每当他以为自己有了足够的长进,能够击溃对方时,对方都会用实力抽打他的脸蛋,将他击入残酷的现实之中。

    就在这样不断修行、挑战、落败、再修行、再挑战、再落败的过程中,六年的光阴过去了。萧牧愈战愈勇,他并没有半点气馁或者自暴自弃的意思,虽然每一次上门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但在萧牧心中这样的打斗已经渐渐变成了一种相互激励的修行方式。他甚至已经将对方当做了自己虽未多言,却相交已深的知己,嗯——虽然每次揍完他,对方都没有半点歉意,甚至连饭都未有请他吃上一顿,但萧牧却笃定自己这样的想法。

    又直到十年前,他又一次上门寻那人挑战。

    这一次他赢了,赢得很困难,但他却并不开心,因为他感觉到,哪怕对方表现得已经尽了全力,但萧牧却清楚的知道,对方是故意败在他的手中的。他没有去揭穿对方,他感觉到了那场大战从开始那一刻,便有无数或明或暗的眼睛注视着他们二人。

    他知道。

    输……是他唯一的选择。

    而赢也是萧牧,能为这位他认为的挚友而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也就是从那天以后,萧牧坐稳了翰星榜榜首的位置,继续他光芒万丈的人生,而那个人则修为十年来不得半点进寸,成了整个宁州的笑柄。。

    ……

    紫霄军的军营外。

    萧牧迈步上前,他盯着魏来。准确的说,是盯着魏来背后的那把长刀。

    他皱了皱眉头,低语言道。

    “我不明白,就你这样的家伙,怎么配得上他的刀。”
友情链接:齐天娱乐  鸿运来彩票  秒速快三入口  皇家88登录平台  华宇彩票  合乐彩票  幸运赛车官网  极速赛车软件  秒速赛车官网  PK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