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问责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问责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度诚惶诚恐的看着坐在厢房中的那几道身影。

    他很是认真的听着他们所谈论的每一个字眼,讲述的每一件事情,唯恐遗漏了半个字眼,便遗漏了一场天大的机缘一般。

    毕竟眼前的这群人是萧度无法想象的存在。

    哪怕是那位他平日里得小心伺候着的主家少公子,在这群人面前也得畏首畏尾,甚至连与他们同座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站在一旁旁听。

    “那个贱民没死吧?把他带来我亲自问问。”这时,在座的一位身着锦衣的少年忽的言道。

    那是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可萧度却并不敢因为对方的年纪而对他生出半点的轻视。

    “快!抬进来给大人过目。”他在听闻那少年此言之后,便赶忙朝着屋外言道,唯恐自己手脚慢了半点,惹得这些大人物们不悦,耽搁了主家少爷的大事。

    门外的几位甲士倒也都是些心思机敏的家伙,听了萧度的喊话,当下房门便被推开,随后又二人走入,架着一个道浑身瘫软身影从地面拖行而过,来到了房门内坐着的几人的中央。

    那是一位已经陷入昏迷的年轻人,他的衣衫褴褛,漏出在外的血肉要么青紫红肿,要么便有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而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些伤势都被人有意控制在一个不至于伤到要害、危及性命的程度,但这些伤势却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此人周身各处,以至于此刻他的身上几乎寻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肤,这番模样,实在让人很难说清,依然留存着些许气机对于他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嗯!怎么这么恶心?!”坐在那少年身旁的一位少女瞥见了那人的这幅模样,皱了皱眉头,嘴里发出一声惊呼,满脸嫌恶的说道。

    这少女的年纪比起方才出言的少年又要小上几分,但萧度却明白,这个少女的地位比起那姓宋的少年却只高不低——这少女生得极为漂亮可人,萧度自走入这房门开始便注意到了这少女的存在,他虽然一直站在门口处侍奉,但眼神却忍不住时不时的偷偷朝着那少女身上打量,正因如此,他也才发现,那位宋姓少年言辞间颇为自傲,连主家的少公子萧蒙他也不曾放在眼里,言语间多有奚落,可面对这少女时,却极为收敛,甚至隐约有讨好的意味。

    也真是如此,在少女说出此言时,萧度连忙从一旁窗口处扯下一道帘布,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那屋中,将帘布一把盖在了那昏迷之人的身上。

    “小的们粗野惯了,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与诸位大人见谅。”随即,萧度又低声言道,态度与语气都极为谦卑。

    那还在为这浑身是血之人而气恼的少女见状,先是一愣,随即朝着萧度展颜一笑,轻声道:“萧哥哥,你这属下倒是个体贴人儿。”

    站在那位紫云宫卫玄老人身后的萧蒙闻言,干笑两声,正要说些什么,萧度却抢先言道:“都是少爷教导得好,来之前便给我们吩咐了,一定要伺候好诸位大人。只是小的们都是些武夫,平日里见惯了这些个死人活人,不觉有甚,方才就这样将这家伙提了上来,绝非我家少爷本意。我这就叫人用帘布将他过出去,清洗干净了再给诸位大人送来,好生审一审这恶徒。”

    萧度这番话说得极为讨巧,即将此番失误解释得密不透风,又将自己反应及时的功劳分给了主家的少爷,如此一来既免去了责罚,又讨得主家欢心,说得运气再好上一些,还能得到这些大人物的青睐,他们随意给上些机缘,于他来说便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算了吧,就这样蒙着问吧,你想办法给他弄醒。”这时那少女朝着萧度甜甜一笑,嘴里如是言道。

    少女的年纪不大,身子骨尚且未有长开,但偏偏那稚气未脱的脸蛋上,一双眼睛宛如会说话一般,勾魂夺魄得很,哪怕只是被这双眸子带着笑意看上了一眼,萧度便顿觉心跳加速,脑中不免想入非非。

    但他好歹也是紫霄军中的牙将,多少还有些定力,他赶忙一咬舌尖,驱散了自己心中不切实际的旖旎念头,然后赶忙低下头诺诺的应了句:“是。”这便躬下身子,开始对着那昏死过去的家伙施展他最擅长的那套折磨战俘的手段。

    这是身为紫霄军牙将所必修的本事,两军对敌情报是尤为重要的东西,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便是此理。两军大战之前,必定会各自派出无数暗碟斥候游弋于战场周围,刺探彼此情报,而同样为了以防自己一方的情报泄露,双方也都会派出士卒严防死守,有时候运气好上一些,说不得还能抓住一两个斥候暗碟,这时候,审讯与折磨敌军的本事便显得尤为重要了起来。

    深谙此道的萧度伸出手握住了那倒在地上之人的手,一股灵力在那时被他激发,涌入那人体内。

    那人裹藏在帘布之下,依然生死不知的身躯随着这股灵力的涌入,方才一动不动的身子猛地一颤,嘴里也发出一声闷哼,帘布下的脑袋缓缓抬起,有些茫然的看着屋中的众人。

    胡乐在短暂的迷糊之后,很快便记起了自己的处境。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他认出了在座几人中的那么些个熟面孔——紫云宫那位曾经许诺让自己入其门下的长老、他不小心冲撞了的那位天阙界世子、还有萧家的少公子。只是越是认得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胡乐的心底便越是疑惑他们到底为何要将他掳来?他这样问着,语气中不可避免的充斥着慌乱。他同样也试图站起身子,可刚刚用上了些力道,浑身上下便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胡乐不得不暂时将这样的念头作罢。

    “做什么?!”这时,那位宋斗渊猛地一拍身旁的案台,勃然大怒道:“说!是不是你那日盗走了我天阙界大孽界的修行法门!?”

    这个问题在第一次昏迷之前,胡乐便被那些个忽然涌出来将他掳走的家伙们询问过多次,甚至为此他还遭受了好一阵毒打,可胡乐哪里知道什么大孽界,他自然矢口否认,可这群家伙却像是认准了他便是那所谓的盗贼一般,不停的对他拳脚相向,甚至施以酷刑,直到他昏死过去方才作罢。

    此刻再次

    被人问及这个问题,胡乐想也不想的便连连摇头,嘴里连忙说道:“小的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大孽界,一定是大人们弄错了!”

    “哼!除了你没有人有机会接近我盗走大孽界的修行法门,况且你与那小子走得如此之近,也只有你会将盗走的法门交给那小子,让他偷学了我天阙界的功法。”那宋斗渊显然并不愿意多给胡乐半点辩解的空间,直接便将这罪名不由分说的扣在了胡乐的头上。

    胡乐甚至不知道宋斗渊口中的那小子到底是谁,但被人忽然按上了这样一个足以危及性命罪名,胡乐也没有心思去寻根问底,只是本能想要继续为自己辩解。

    “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宋斗渊却一声暴喝,打断了胡乐将要出口还未出口的话。说罢这话,宋斗渊转眸看了一眼身后的萧蒙,语调低沉的再言道:“萧兄,让他画押吧。”

    萧蒙闻言,眉头一皱,他下意识的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卫玄,只见那老人朝着他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萧蒙这才压下了些许心底的不安,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写满字迹的信纸,迈步走向胡乐,而立在门口处的萧度见状也意会过来,再次迈步来到了萧蒙身旁,伸手抓起了胡乐的手,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印泥中一摁,下一刻便用将胡乐沾满红色印泥的手放到那章信纸上。

    胡乐见状顿时反应了过来,这是要将他屈打成招。他哪里肯依,便在那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可是如今的他浑身是伤,又哪能挣脱萧度的束缚?一番挣扎下来,除了拖延些许时间外,便再无其他任何用处,他的手还是在萧度的拖拽下慢慢的靠向萧蒙手中的那张信纸。

    胡乐心头绝望不已,他抬头看向就站在自己身前的萧蒙,就像是要奋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朝着萧蒙高声说道:“萧大少爷,是我!胡乐啊!你忘了在白马学馆的时候,我们一起吃过饭的!我还帮你做过学院的课业,顶替过你值夜的责罚!”

    萧蒙有那么一段时间也曾被萧白鹤送入过白马学馆中,为的就是治一治他那懒散的性子。期间他倒是与胡乐有过那么几次接触,毕竟胡乐也算是白马学馆中出了名的人物——但凡能赚到钱的事情,这个家伙便一样不会漏下,而萧大少爷对于学馆中诸多要求课业都厌烦不已,期间故而便有过了那么几次花钱让胡乐帮忙应付学馆中各种琐事的交集。

    之前因为夜色太深加之自己也未有往这方面去细想的缘故,萧蒙并未注意到胡乐的身份,此刻听闻对方这番话,方才觉得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胖子颇有几分眼熟。

    这让萧蒙的心头一颤,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停滞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那位卫玄瞥见了萧蒙的迟疑,他的眉头一皱,藏在袖口下的手猛地屈指一弹,一道气劲从他的指尖涌出,拍在了萧蒙的背上。不曾想过还有这番变故的萧蒙在那时身子一顿,朝前倾倒过去,手中那份写满了供词的信纸正好向前,撞在了胡乐被萧度拉扯着,伸出的手上,于是乎,胡乐的手印便摁在了这信纸之上……

    方才还在拼命挣扎,嘴里亦不断求饶的胡乐,在那时脸色瞬息煞白,他的挣扎与求饶戛然而止。整个人宛如失了气力一般的瘫软了下来,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他很清楚,这样一份供词签下之后,等待他的将是何等悲惨的命运,甚至下一刻说不得他们便得将他灭口。

    “混账东西!给我出来!!!”

    可就在这时,客栈外却忽的传来一声怒斥,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浩瀚的气势朝着此间涌来,即使隔着楼板,在场众人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发声之人语调中所裹挟着的磅礴怒气。

    “是谁如此恬噪?”坐在首座上的黑衣老人眉头一皱,沉眸问道。

    却见手握着那封供词的萧蒙脸色瞬息变得煞白,而那几位被萧蒙带来的牙将们更是头顶大汗淋漓,如遭雷击一般呆立原地。

    坐在侧座的卫玄也在那时站起身子,快步来到房门的一侧,透过窗户朝着屋外看去,好一会之后,他方才收回目光,又看向屋内众人,言道:“是萧牧。”

    “就是那个宁州翰星榜榜首?”天阙界的那位少女闻言眼前一亮,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下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哼?什么榜首?不过是蛮夷之地的鸡首而已,不及凤尾一羽。”见自家师妹对于萧牧露出了极感兴趣的神情,宋斗渊顿时心生不快,于那时冷哼一声言道。

    少女并不理会宋斗渊所言,只是依然双泛光的盯着窗户口的方向。

    “萧贤侄勿需担心,此事是老夫知会你所行之事,大公子若是真要责罚,那也得算在我天阙界的头上,与贤侄无关。”而一旁身着黑衣的左先生却并不理会后辈们的言论,他看出了萧蒙对于那位萧牧的畏惧,微微一笑,嘴里如此宽慰道。一边说着,随即也站起了身子,迈步走出,在途径房门口时,他又瞥了一眼站在房门口的几位牙将,言道:“把他带上,我代你们去给大公子请罪。”

    那几位牙将闻言心头稍安,自然不敢违背老人的意思,赶忙上前将那瘫坐在地的胡乐架起,跟上了左先生离去的步伐。

    ……

    一行人随着左先生来到白鹤客栈的门口时,白鹤客栈外早已聚集了一大批从宁安街各处涌来的看客。

    哪怕是对于此刻身处宁安街的这些大人物们来说,眼前的景象也算得极为稀奇,这白鹤客栈怎么说也是萧家自己的产业,如今却被萧牧带兵围堵,这样的局面自然极易激起不知情的看客们汹涌的好奇心。

    萧蒙跟在左先生的身后,远远的便瞥见了站在一群甲士之前那位青年将领,他缩了缩脖子,将脑袋压得极低,可这显然并不能骗过萧牧的眼睛。

    “给我滚过来!”那道阴冷的声音远远的便从客栈外传来,正想着躲到人群之后的萧蒙身子一颤,僵在了原地。

    好在那位左先生在那时迈步上前,巧妙的将萧蒙的身形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只听左先生朝着不远处的萧牧言道:“萧贤侄,这么晚了来白鹤客栈作甚啊?”

    左先生说这话时脸上荡漾着明媚的笑容,

    好似当真对此并不知情一般。

    萧牧见着对方,也是一愣,赶忙在那时拱手朝着对方一拜,恭敬言道:“萧牧见过左先生。”

    左先生倒是颇为满意对方恭敬的态度,看向萧牧的目光中也不乏由衷的赞叹——相比于萧白鹤通过各种关系送入天阙界为徒的小儿子萧蒙,左先生倒是更愿意将这位萧大公子收入门中,哪怕对方已经过了入门修行最好的年纪,但以萧牧所表现出来的心性,完全足以密布年龄上的缺陷,日后说不得能在天阙界中取得不菲的成就。为此左先生也曾向萧白鹤抛出过自己的橄榄枝,但萧白鹤却苦笑着拒绝了此事,理由也极为简单,他言说萧牧无心加入任何宗门,更愿意投身军旅,为国效力。

    但左先生并不将这样的说辞放在心上,毕竟萧牧有这样的想法大概只是因为于此之前他并没有与天阙界接触的机缘,而当这样的机缘来临时,左先生并不认为能有任何人会有拒绝天阙界的勇气,至少在左先生前几十年的人生中,再自视甚高的天才妖孽,最后都免不了在天阙界三个大字下,伏首低头。

    “萧贤侄这般大张旗鼓,不知所为何事啊?”念及此处,左先生眯着眼睛笑问道,态度和蔼,想着以此拉近与萧牧的关系,为自己之后的打算做好准备。

    萧牧恭敬应道:“家弟违反军纪,调兵私用,在下此番前来是为了拿他回去问责的。”

    而这时魏来也扶着胡素白来到了人群前,老妇人虽然老眼昏花,但还是一眼便望见了自己那位被两位壮汉架着的脸色惨白的胡乐。

    “乐儿!”一路上担惊受怕的老妇人在这时再也憋不住自己心底的忧虑,朝着胡乐便高呼道,胡乐听闻此言,也是身子一震抬头看向人群中与魏来并肩而立的妇人。

    在短暂的惊喜过后,胡乐便担忧的惊呼道:“婆婆!你怎么来了?”

    “将军,那就是我孙子,你快些救救他!”胡素白确认了自家孙子的身份,当下也顾不得其他,拉着一旁萧牧的甲胄便焦急的言道。

    萧牧不语,只是看了一眼胡素白身旁的魏来。魏来意会,赶忙伸手拉住了胡素白,嘴里宽慰道:“婆婆莫急,萧将军定会为你做主。”

    大概是因为魏来前后已经救过他们婆孙数次,胡素白闻言之后,虽然依然悬着一颗星,但多少是暂且安静了下来。

    这时萧牧方才再次转头看向那左先生,笑道:“先生也看见了,我这弟弟,平日里家中娇惯过了头,飞扬跋扈得很。今日掳了这妇人的孙子,我若不好生管教,传出去坏的是我萧家与紫霄军的名声。却不想正好撞见左先生与卫老在此,冲撞了二位,明日晚辈必负荆请罪,任由二位责罚。”

    说罢这话,萧牧的目光一凝,又一次落在了人群后的那位萧蒙的身上,怒斥道:“混账!还不给我过来?”

    萧牧这番越过左先生直接喝骂萧蒙的做法怎么看都有些失礼,在他那声暴喝出口的刹那,身着黑衣的老人脸上的笑容一滞,眉头也微微皱起。一旁的卫玄见状,赶忙上前一步打着圆场说道:“萧牧!做什么呢?你这火爆脾气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也不问问缘由,便大声嚷嚷呢?”

    卫玄与萧家素来交好,论起辈分,萧白鹤还得唤他一声叔叔,他这番训斥之言倒并未有什么不妥。而说罢这话,他的语气有平复了些许,再言道:“况且此事也不是蒙儿肆意妄为,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萧牧听到这处,眉头一挑,追问道:“那卫玄爷爷这么做又是为何?”

    卫玄没好气的瞪了萧牧一眼,伸手指了指身后那被二人架着形容狼狈的胡乐言道:“这家伙偷盗宋世子的功法,此事稍有不慎变得引起天阙界与大燕不合,事急从权,我这才让蒙儿调派了些人马抓了那贼人,为宋世子与左先生查清楚罪魁祸首。”

    “这样吗?”萧牧对此不置可否,他这样说着,又问道:“那查得如何?”

    卫玄见状暗以为他说得已经足够明白,以萧牧的聪颖想来也会明白这其中的轻重缓急,断没有理由与天阙界的这些大人物们为难。他借着萧牧的问题便言道:“已经查得清清楚楚,贼人也已认罪伏法。”说着,卫玄还朝着身后的萧蒙使了个眼色,萧蒙顿时意会,赶忙领着手下的牙将,架着胡乐走上前来,同时也将他手里那份胡乐已经画了押的信纸递上前去,但饶是到了这时,萧蒙依然有些畏惧自己这位哥哥,伸出去的手畏畏缩缩,目光也闪躲游离,似乎并不敢与萧牧的目光接触。

    萧牧脸上的神情冷峻,他极不客气的伸手从萧蒙的手中取过那信纸,低眸看去,将信纸上所写的内容一一读来。

    整个过程萧牧脸上的神情都未有半点的变化,而这也让一直紧张的注视着他的萧蒙莫名的心底愈发不安。

    百来息的光景之后,在整个宁安街达官显贵们的注视下,这位紫霄军的少统领终于收回了落在那信纸上的目光,然后他缓缓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弟弟,眸中的光芒平静了下来,没了之前那番怒气冲冲。萧蒙见状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却听萧牧问道:“你知道这份供词上写的是什么吗?”

    萧蒙闻言,目光下意识的朝着萧牧身后站着的魏来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低声言道:“知道。”

    “知道。”萧牧重复着自己胞弟的话,却未置可否。

    一旁的卫玄见状赶忙为萧蒙说着好话:“蒙儿这一次可是全程参与了对这贼人的审问,供词也检查了数遍,你大可放心。”

    萧蒙感激的看了卫玄一眼,终于在那时鼓起了勇气要对着萧牧说些什么。

    啪!

    可就在这时,那叠信纸却猛地被萧牧狠狠的扔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萧蒙的脸上。

    大抵是未有想到萧牧会有这番行径,被那叠信纸扔在脸上的萧蒙有些发蒙,不待他反应过来,一只手紧接着那叠信纸,狠狠的甩在了他的侧脸。

    火辣辣的剧痛从侧脸传来,伴随着的还有萧牧的冷冽的声音:“那你就是诚心要将我萧家与紫霄军置于死地了,对吗?”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官网  中国福利彩票网站  vip彩票  安徽快3走势图  网盟彩票快三  乐米彩票  辉煌彩票  银河彩票平台  ag体育平台  正好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