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波三折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波三折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蒙当然没有想到萧牧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对他。

    满心想要做好一位和事佬的卫玄也没有想到萧牧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举动。

    至于以左先生为首的天阙界三人,同样也没有想到,萧家的人有在事关天阙界的事情上使绊子的胆子。

    而一旁更像是旁观者的魏来,也没有想到萧牧的这番行径,但相比于萧牧的做法,更让魏来未有预料的是那份萧蒙递上来的所谓的供词——在萧牧低首看着那张写满胡乐供词的信纸时,就站在萧牧身侧的魏来也恰好用眼角的余光将信纸上的内容浏览了一个大概。

    在此之前,魏来便有所预料,认为萧蒙领紫霄军掳走胡乐,极有可能真正的目的是冲着他来的。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身为北境第一神宗的天阙界所用的办法,却是如此下作,几乎已经到了与那市井之徒泼皮无赖相互斗殴时的下三滥招式无异的地步。

    那供词上的内容看似繁琐,其实归根究底也只有一个意思,便是言说胡乐受了他魏来的指使,在前日借着寻人的由头去到了白鹤客栈,接近到宋斗渊的身边偷走了宋斗渊身上那记录着大孽界修行法门的文书,送入了魏来手中。平心而论,哪怕只是简单的浏览了一遍魏来依然能够轻易的从这份所谓的证词中指出至少四处以上的不妥亦或者有待推敲之处。而若是细看一番,那估摸着这个数字至少还得往上再翻上一番。可这供词越是看上去破绽百出,从某种意义上也越是能说明,这些天阙界的大人物们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决心。

    魏来这边心底暗有思量,而另一边,白鹤客栈的门前却因为萧牧如此大胆的行径而陷入了短暂的死寂之中。

    这样的死寂一直持续到十余息的光景之后,那位左先生方才打破这份死寂,老人压低了嗓音,同时压了心底翻涌的戾气,盯着萧牧问道:“萧贤侄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左鸣,素来笃信天阙界的高人一等,这世上的所有生灵,除开疆域辽阔的大楚,其余上至皇权下至宗门,在面对天阙界时都需要低头俯首,这几乎已经是整个北境公认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一旦经历得多了,经历得久了之后,在左鸣的心底就免不了将之当做了真理、视之为天经地义。

    于此之前,他已经将事情的过程与起因以足够明白的方式告诉给了这个他还算欣赏的后生,而对方也应该承下他这份不追究他贸然冲撞,反倒还为他开脱的情义。身为上位者,偶尔向下位者散播一些善意,在大多数时候,并不会减少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威严,反倒会让对方愈发的心悦诚服。在之前的很多年光景里,这样的手段左鸣用来都是屡试不爽。

    但偏偏,这个叫萧牧的年轻人非要做出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饶是以左鸣自认为还算不错的心性,此刻也不免心头暗暗恼怒,但他仍然记得此行来到宁州的目的,更记得现在他要做的是哪件事情。故而他压下了心头的不快,只是低语问出了方才那个问题。

    萧牧面色如常,转头看向左鸣反问道:“古来有言长兄为父,我代父训子,先生以为何有不妥?”

    说这话时,他脸上的神色平静,嘴里的语气亦是不卑不亢,既不咄咄逼人,亦不卑躬屈膝。这样的气度亦是让左鸣于此之前对萧牧青眼有加的主要缘由,只是之前看在眼中,暗暗心喜的气度,此刻却让左鸣心底怒气翻涌。

    “你要与我讲道理?”左鸣眯起了眼睛,低语问道。

    萧牧摇了摇头,恭敬说道:“晚辈不敢。”

    “不敢?”左鸣却是一声冷哼,目光一转,直直的落在了萧牧身后的魏来身上:“既然不敢,那便带你的人离去,我要好生惩治这盗窃我天阙界绝学的恶徒!”

    “先生要惩治谁是先生的事情,但晚辈今日却要……”说到这里,萧牧顿了顿,他的脚在那时猛地一跺地,目光越过他眼前已经耷拉下脑袋的萧蒙,看向萧蒙身后那群架着胡乐身躯的壮汉。萧牧冷哼一声,再言道:“为我紫霄军清理门户。”

    那些个壮汉在感受到萧牧目光时便是身形僵硬,而随着萧牧这话出口那群人更是头顶大汗淋漓,双脚打颤,几乎站不住身子。数息后,伴随着扑通一声闷响那些个壮汉便一一跪拜到了地上。

    而被他们架着的胡乐失去了旁人的支撑,身形一歪就要栽倒在地,魏来瞥见此景,他的目光一凝,身子便猛的跃出,转瞬来到了胡乐的身前,伸手就要将之栽倒的身子扶住。而那宋斗渊从瞥见魏来开始,他的目光就死死的落在了魏来的身上,见魏来要上前救援,他的双眸一凝,也在那时欺身而上,一只手伸出拦在了魏来的身前。

    魏来的脚步不停,他眸中一道寒芒闪过,胸前猛地亮起一道神门,金光与血光交错间,一道幽绿色的身影嘶吼着从那交错的光辉中杀出。直直的冲向拦在魏来身前的宋斗渊,那事物赫然便是被魏来炼化了的孽灵……

    看见自己辛辛苦苦在天阙界的砀闵渊中炼化出来的孽灵此刻在魏来的驱使下,对着他这个主人刀剑相向,宋斗渊心底可谓怒火攻心。他的面色一寒,大孽界的功法顿时在体内运转开来,数道孽灵浮现,便在那时就要拔刀而出,杀向被魏来驱使而来的孽灵。

    可就在这个档口,宋斗渊忽的瞥见了紧随孽灵而来的魏来脚上的速度不减,身形更快,而对方的嘴角更是在那时浮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不好!”宋斗渊的心头一紧,记起了之前被魏来吞噬掉孽灵之事,已成惊弓之鸟的宋世子在这样念头升起的刹那,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赶忙又召回了自己那些辛苦凝练而来的孽灵们。而如此一来,他的身前便是空门大开,又由于召回孽灵的法门施展得匆忙,以至于此刻来不及在施展出其他的法门抵御那杀来的孽灵。于是乎……

    宋世子的身子被那孽灵狠狠的撞飞,狼狈的倒地,而魏来则极为轻松来到了胡乐的跟前,赶在他的身躯到底之前将之扶住,又退回到了萧牧身侧。

    这一切都发生电光火石之间,周围那些围观的达官显贵们见天阙界的那位宋世子狼狈倒地,一个个都不免发出一阵惊呼,暗暗为魏来的胆大妄为而惊讶诧异。

    站起身子的宋斗渊听闻这些惊呼,将之出于本能的理解成了这些边境贱民的嘲笑,这让宋世子的脸色愈发难看,几乎到了铁青的地步。

    “萧将军,你可看得真切,这小子方才使用正是我天阙界的神通大孽界,如此证据确凿,萧将军还有何为难萧蒙贤侄?”左鸣将魏来与宋斗渊的争执看在眼底,却并未出手阻拦的意思。直到这番争斗尘埃落定,他方才看向萧牧寒声言道,

    而对于萧牧的称呼也从之前的贤侄变作了生疏的萧将军,可想这位左先生此刻已经动了真怒。

    “晚辈愚笨,看不懂神宗的秘法,先生若是认为此人真的偷学了天阙界的神通,大可自行惩戒,这是天阙界的事,晚辈绝无插手的理由。”相比于左鸣语调中已经不加遮掩的怒意,萧牧的语气却依然保持着一股的冷静。

    左鸣闻言暗以为萧牧已经服软,他的脸色稍缓,正要说些什么。

    “但晚辈要料理不肖胞弟、要惩戒这些不尊军纪叛将,也请前辈不要插手晚辈家事。”可是左鸣的话还未出口,萧牧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你!!!”这听上去本是理所当然的话,却让态度方才缓和下来的左鸣顿时勃然大怒,他伸出手指着萧牧怒喝道——萧牧的话旁人听上去似乎挑不出半点毛病,但左鸣却很明白对方的意思。

    魏来可是那头老狮子的外孙,那个整个燕地唯一让掌教大人忌惮的家伙的外孙。

    若非对方展露出了破解天阙界法门的本事,左鸣可并不想与之发生纠葛,但饶是如此,想要制裁对方,尤其是在这那头老狮子的眼皮底下,他就得寻到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在道义上能站得住脚,也才能于掌教那里有所交代。

    可这萧牧却不知是真的不知变通,还是有意为难,偏偏就要“清理门户”,这事表面上看似乎并无关系,但只要细想便可知晓其中不妥——左鸣想要的名正言顺是建立在萧蒙带着紫霄军审问胡乐之后得出证词的基础上的,而若是这一切真的无可挑剔,那做这一切的萧蒙以及数位紫霄军又何来罪责能够被萧牧责罚。

    “擅离职守、动用私刑、屈打成招,三罪并罚,你们都是营中牙将,依军法当如何处置,想来不用我来多说,自己回营中领罚吧。”但萧牧却铁了心一般,丝毫不讲左鸣的怒火放在心上,他盯着那些跪地的紫霄军牙将们,冷声言道。

    那些个穿着便衣的牙将们闻言,顿时纷纷面如死灰。

    三霄军军纪严明,放眼整个燕地在这一点上亦是首屈一指,如此三罪并罚,虽不至于处以极刑但却足够剥去他们的军职,再施以一些生不如死的皮肉之刑。而这对于这些大都出身并不算太好的牙将们来说,这样的处罚几乎便是断了他们的前程。

    他们开始朝着萧牧磕头,请求他原谅,又看向一旁的萧蒙,想要让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萧家的少公子为他们求情。只是他们不知晓的是,面对自己的哥哥,萧蒙的处境可并不见得会比他们好上半点。

    左鸣将这番情形看在眼里,心底的怒火更甚,他侧眸瞪了一眼一旁同样因为这番变故而面色难看的卫玄,冷哼一声说道:“卫长老倒是给我天阙界接受了一个好朋友啊!?”

    天阙界能与萧家接触到,全靠紫云宫在其中牵线搭桥,为的也是让萧家承下这份恩情,彻底走上金后的战车,这本已双方都皆大欢喜的结局,却因为今日萧牧的一意孤行而有了裂纹,卫玄也有些不知当何以自处,面对左鸣的话里有话,老人一咬牙,看向萧牧低声言道:“萧牧,你这么行事可曾想过你爹、你萧家日后当何意立足。”

    将这番威胁摆上明面着实算不得什么高深的手段,但若是因为萧牧的举动惹恼了天阙界,让金后与天阙界的联和出现了间隙,金后与紫云宫怪罪下来,就是卫玄也承担不起。所以到了这时,卫玄也顾不得什么体面,只能将所有利弊都摆上明面,希望以此压住萧牧。

    但萧牧根本不将他的话放在耳中,同样也不理会那些正在求饶的牙将们,而是将目光缓缓转到了萧蒙的身上。此刻的萧蒙虽然低着头,却似乎感受到了萧牧的目光,他的身子一颤,脑袋沉得更低了些。

    “身为萧家次子,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萧牧冷声说着,可话音一落……

    “萧将军左一个知法犯法,右一个清理门户,老朽可否问上一句,萧蒙公子到底所犯何时?”这时,左鸣的声音忽的响起。这时,这个老人的语调再也寻不到方才的怒气冲冲,反倒平静不少。

    萧牧闻言侧头看了身着黑衣的左鸣一眼,然后便又将目光落在了萧蒙的身上。他于那时不急不缓的朗声言道,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私调兵马,此为罪一。”

    “宁州律法,除非有州牧密令,否则青紫二霄军伍不可在宁霄城中行捉拿、审决之事,此为罪二。”

    “未定罪责之前,不可与燕地百姓施以酷刑。此为罪三。”

    说道这处,萧牧有意一顿,然后声音陡然被他拉高,他高声问道:“三罪并罚,萧蒙你可认罪?!!”

    萧蒙听此言,再也无法把持住自己的身形,身子一颤便在那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左鸣的脸色铁青,萧牧这话虽然是看着萧蒙说的,但却是说给他听的。他瞟了一眼散落一地的“供词”,咬着牙言道:“那以萧将军的意思,这些证词都是无用之物了,对吗?”

    “宁霄城只认由州牧府发出文牒,赤霄军抓捕归案,再由府中治中审核下印的供词。”萧牧低语道,平静的态度里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

    而听闻这话的左鸣当然也明白了今日之事恐怕已不可谓,他怒极反笑,大声言道:“好!好!今日之事,左某记下了!”

    说罢这位天阙界来的大人物就要拂袖转身离去,俨然是已经准备吃下这道暗亏。

    ……

    拥堵在白鹤客栈外的看客们大都你推我攘,想要看清这场或许会影响到整个大燕局势的冲突最后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落下帷幕。

    而在距离白鹤客栈并不远的明玉楼上,一扇窗户缓缓关上。

    房间内灯火通明,桌上尚且摆着丰盛的菜肴,重新坐回桌旁的阿橙皱眉看着正自顾自为自己斟酒的男人,问道:“殿下深夜让我来此,就是为了看这出戏的吗?”

    袁袖春的心情似乎很是不错,他仰头饮下一口清酒,然后点了点头,问道:“橙儿觉得如何?”

    阿橙沉默了一会,方才言道:“萧牧忠烈,与其父左右逢源之态大相径庭,未来太子若是掌权,萧家长子,可堪大用。”

    正笑眯眯的盯着阿橙的男人听闻此言,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木楞的看着阿橙。

    阿橙疑惑,问道:“殿下?阿橙有说错什么吗?”

    这个问题仿若戳中了袁袖春的笑穴一般,这个男人在那时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阿橙愈发疑惑,却也不再追问,只是皱着眉头盯着房间中笑得前仰后合的男人——她知道,他终究会告

    诉她答案的。

    而在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之后,袁袖春终于换过了劲来,他渐渐收敛起了笑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仰面饮下,这才言道:“橙儿所言当然无措,萧牧为人忠烈,确实是可造之材。但……”

    说道这处,袁袖春忽的话锋一转,脸色肃然了几分:“但更重要的是,经过此事,萧家与天阙界间必然生出间隙,以天阙界之霸道,恐怕难以容下萧家。金后为保住天阙界这块大旗,舍弃萧家便成了他们必然要做出的壮士断腕之举,那如此一来,萧家在这场即将到来的夺嫡之争中,还能选择谁成为他们的依靠呢?”

    阿橙听到这处,面色一变,顿时反应了过来。

    “凌昭娘娘在天有灵,在保佑殿下啊!”阿橙由衷感叹道。随着魏来的拒绝袁袖春,袁袖春在宁州的布局便陷入了僵局。萧家与金后交好,徐家欲置身事外,之前与阿橙关系尚且不错的宁家在上次见面时也闪烁其词,态度暧昧。即使袁袖春求来婚约,将徐家绑上了战车,那宁州依然是三分天下,难有定论,而如今萧家一旦与金家决裂,那对于袁袖春来说,行事便豁然开朗了起来。

    能在这样的关头生出这样的变故,可谓是雪中送炭,阿橙生出是凌昭娘娘显灵的念头也不足为奇。

    但听闻这话的袁袖春却摇了摇头,他端着一杯清酒,迈步又走到了窗户口,望向那白鹤客栈前拥堵的人群,目光忽的变得深邃与阴沉起来,他喃喃自语道:“不对的,橙儿。”

    “这世上没有谁能保佑谁。”

    “只有我们自己……能保佑我们自己。”

    ……

    左鸣准备拂袖离去,这场闹剧似乎也要在萧牧对萧蒙的责罚中落下帷幕。

    魏来也暗暗松了口气,若非有萧牧的维护,哪怕那份供词真的破绽百出,但天阙界众人真的要为难于魏来的话,魏来也不见得能够应付。此事能如此作罢自然再好不过,魏来想着这些,将扶着的胡乐交到了身旁的笛姓男子手中,嘴里更是朝着一脸担忧的胡素白宽慰说道:“婆婆也勿需担心,伤势虽然吓人,但都避开了要害,回去调养一阵便可痊愈。”

    胡素白此刻对于救出自己孙子的魏来自然是百分百的信任,她连连点头,嘴里亦不忘言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可就在双方都准备“暂歇兵戈”,各谋后话时,从狼狈起身后便一直立在一旁静默不语宋斗渊眸中忽的亮起一道寒光,然后他朗声言道:“且慢!”

    说罢这话,宋斗渊便于那时迈步而出,在诸人或诧异或皱眉的注视下,来到了众人身前。

    他恶狠狠瞪了魏来一眼,然后朝着左鸣恭敬的一拜。

    “你要做什么?”左鸣皱起了眉头,语气不善的问道。他很清楚这位宋斗渊的性子,虽然左鸣自己的心底也充斥着被这蛮夷之地的刁民“戏弄”的愤怒,但他所存有的理智却让他压下了心底怒火,准备回去之后再行谋划,不愿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对魏来出手,与那头随时都注视此间的老狮子撕破脸皮。他这样问着,语调中不乏警告的味道,是唯恐这个家伙一时冲动,坏了宗门在燕地布局与谋划。

    宋斗渊很是清楚左鸣的担忧,但此刻的他眉宇间却没有左鸣想象中的怒火中烧,反倒是带着一股胜券在握的得意与冷静。

    “先生请看。”宋斗渊微笑言道,说着从怀里缓缓掏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左鸣的跟前。

    瞥见那物,左鸣的脸色一变,低语问道:“这是那位给的。”

    “嗯。”宋斗渊眯眼笑道,然后他又问道:“先生以为可否?”

    这般态度恭敬,又无之前冲动行事的样子,让左鸣不由得暗暗对宋斗渊有了些许改观,他皱眉思忖了约莫数息的光景,然后便点了点头:“事关宗门兴衰,不容有失,你去吧。”

    得到这样答案的宋斗渊脸上的笑意更甚,他恭敬的朝着左鸣点了点头,这才转身,面向萧牧等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当他的目光又一次的从魏来的身上扫过时,他又极为挑衅的朝着魏来撇了撇嘴。

    “萧将军,你此举恐怕不妥。”这时,宋斗渊方才朝着萧牧言道。他的语气古怪,甚至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味道。

    萧牧头也不抬的反问道:“宋世子有何高见?”

    “萧将军说萧蒙兄弟有三罪,一曰私调兵马,二曰越责拿人,三曰以私刑问讯。在下刻有说错?”宋斗渊笑眯眯的反问道。

    萧牧也从此刻宋斗渊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端倪,他第一次抬起头正视这位天阙界的世子,问道:“没错。宋世子想说什么?”

    宋斗渊又是一笑,言道:“但事实上,萧蒙兄弟算不得私调兵马,这一切都是受我之托,若是真要治罪,萧将军是不是要将我一同拿下?”

    萧牧闻言皱了皱眉头:“身为紫霄军云字营副统领,既然手握大权,就得有甄别是否的能力,若是旁人一言便可左右他的行为,那他这个副统领便是当之有亏。这说到底是萧家的家事与紫霄军的内务,与宋世子无关,我亦无心为难宋世子,但是……”

    说到这里萧牧瞟了一眼一旁的左鸣,又才低声言道:“但是宋世子若存心妨碍我行使公务,那就休怪萧某不讲情面了。”

    “好啊。”宋斗渊闻言却是极为轻松的应了一句,随即便迈步走到了萧牧与萧蒙之间,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萧蒙,微笑着看向萧牧,言道:“那就劳烦萧将军不讲情面给我看看了。”

    萧牧的眉头皱起,以他素来坦荡的性格着实很难想象天阙界的世子会有这般无奈的举动,不过他显然不会被对方这样的作态所恐吓住。他在那时面色一沉,便喝道:“紫霄军!”

    “在!”萧牧身后的数百位甲士纷纷高声回应。

    “天阙界宋斗渊,阻拦公务,与我拿下,交由州牧府候审!”萧牧言道。

    “是!”百余名甲士再次同声应是,气势汹汹,随即这百余人便无任何迟疑,就要朝着宋斗渊走去。

    宋斗渊面对这百余名气势汹汹的甲士,并无半点畏惧,也不催动丝毫体内灵力。

    他只是微笑着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将之展露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枚令牌……

    一枚鎏金铸成,外镶宝玉,内纹游龙的金色令牌。

    而令牌正中刻有一个夺目的袁字!
友情链接:新华彩票  九号彩票  致富彩票  成功彩票网站  齐发国际游戏  南方双彩网  爱乐透彩票门户  天天彩票平台  9彩彩票平台  og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