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二十章 迟来的那场雨

第一百二十章 迟来的那场雨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安街的白鹤客栈外,一片死寂。

    萧牧皱着眉头,魏来沉着双眸,就连那位笛姓男子也是神色凝重。

    他们都死死的看着宋斗渊手中的那枚令牌——这样的东西,放眼整个大燕也并不多,满打满算应当也不会超过五指之数。它的工艺极为复杂,每一处看似细小的装饰与纹路都是经过大师级工匠精雕细琢数日方才制造而出,他的用料也极为考究,因此无论是从所需花费的财力亦或者人力来说,这样的令牌都是不可复制的东西。

    而这样的令牌不仅代表着巨额的财富,同样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若是细细看去,不难发现宋斗渊手持的这枚令牌边缘所刻有的游龙,怒目张扬,足生四爪——这是太子所持有的令牌,见此物便如太子亲至。

    可太子的令牌怎么会出现在这天阙界的门徒手中?此前不是早有传闻金后依仗着紫云宫的关系早已与天阙界结下了秘密盟约,那此刻握着太子令牌的宋斗渊是否表明这件之前大家公认的事情,出现了某些变故呢?

    而这群人中,瞥见此物后,最为惊讶莫过于那位紫云宫的卫玄了,他此番来到宁州,明面上是参加两个月后的翰星大会,挑选门徒,可真正最重要的任务却是接待好这天阙界来的贵客。为此卫玄这一路上可谓小心翼翼,几乎是到了脱口之言都小心斟酌数次,方才能宣之于口的地步。

    但饶是如此,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盯着宋斗渊手中的令牌,脑子里乱成浆糊。他木楞的转过头,看向左鸣,怔怔的问道:“先生……这是何意?”

    “事有轻重缓急,此子盗我门中功法,留之不得,卫老不必担心,届时我自会休书与掌教解释此事。”左鸣如此应道,语气极为敷衍。

    卫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想要与左鸣好生辩论一番对方如此背信弃义是何等寡廉鲜耻之事,但无论此刻已经箭在弦上的危机形势,还是对方强出紫云宫百倍而计的实力都让满心怒火的卫玄不得不压下这抹怒火,然后低语言道:“但愿到时候,左先生能给在下一个合理的解释。”

    左鸣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

    “怎么?萧将军不抓了?”宋斗渊并不在意天阙界到底是选择太子还是金家,在这位世子大人的眼里,二者都不过蝼蚁,只是一只大上一些,一只小上一些的区别罢了。相比于天阙界的抉择,他倒是更享受此刻众人看他的目光,毕竟自从来到这蛮荒之地起,宋斗渊便过得不太顺心,尤其是在未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的问题上。

    他眯着眼睛,带着狰狞的笑意,盯着眼前的男子,嘴里如此问道。

    萧牧的面色凝重,那些已经迈步而出的紫霄军们也是不敢妄动,纷纷在那时转头看着萧牧,想要这位统领大人给予他们指示。

    宋斗渊将这样的情形看在眼中,眉宇间的得色更甚,他瞥了一眼低着脑袋的萧蒙,又看了看萧蒙周围散落写满供词的信纸,又言道:“我得了你们太子的旨意,让萧兄奉命调查白马学馆学员胡乐,受贱民魏来蛊惑,与之狼狈为奸,盗窃我天阙界功法一事,萧将军觉得有问题吗?”

    宋斗渊这样的问着,将手中的令牌又朝前送了送,直递到了萧牧的跟前。

    萧牧不敢冲撞着皇家之物,身子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嘴里应道:“若是太子之令,那此事并无不妥。”

    宋斗渊见萧牧吃瘪,心中顿有得意涌出,他为此又看了看站在萧牧身旁的魏来,但见对方虽然神情凝重却并未露出惧色。他心头冷笑,暗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那这证词可还能作数?”为了快点达到让魏来跪在他脚下的目的,宋斗渊加快进程,他嘴里再次问道,伸手指向那散落一地的信纸。

    萧牧的眉头一皱,低语道:“宁州从无屈打成招的例……”

    “屈打成招?萧将军那只眼睛砍价我们做过这屈打成招的事情呢?”

    “将军是不相信我呢?还是不相信……”宋斗渊说道这处,又是一顿,然后再次将那令牌于萧牧面前晃了晃,问道:“你们的太子殿下呢

    ?”

    这个问题显然戳中了萧牧的软肋,萧牧可是个聪明人,他之前能拦下宋斗渊等人,最主要的缘由便是他占了一个理字,他自然心无所惧,也并不害怕天阙界能给他什么报复,毕竟只要这个理字在,他的背后便始终站着那位让整个大燕都畏惧的老人。但如今情况却有了变化,太子的手令一出,这抓捕胡乐之事便变得不再那般没规没矩,他甚至不能去质疑对方这个过程中所犯下的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

    皇权。

    始终凌驾于一切之上。

    萧牧陷入了沉默,而这样的沉默无疑助长了宋斗渊的气焰。这位世子脸上的笑容灿烂,他的一只手伸出,地上那些散落的信纸便与那时飞遁落入他的手中,他笑道:“证词上的内容想必萧将军已经看过了,那就勿需宋某再多言了,那有劳萧将军将胡乐与魏来两位恶徒捉拿,也好向你家太子复命。”

    “将军!我家胡乐与魏公子相识不过两日,二人根本没有可能勾结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他是无辜的!还请将军明鉴啊!明鉴啊!”一旁的胡素白听闻这番话顿时慌了手脚,她扑通一声便在萧牧的身前跪了下来,拉着萧牧的甲胄,哀声哭诉道。

    萧牧依然低着头,不去执行宋斗渊的命令,也不去回应胡素白的哀求。

    “怎么?萧将军还是分不清孰是孰非吗?”宋斗渊见状,挑眉问道。

    “你要抓他我不管”这时,萧牧终于再次抬头,他看了魏来一眼,如此说道。又侧眸看了看胡素白与陷入昏迷的胡乐,这时,这位萧家的大少爷,握紧了拳头,又言道:“但她和她孙子,你不能动。”

    宋斗渊大概是没有想到会得到萧牧这样的答案,他先是一愣,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他身后的那位左先生却忽的迈步而出,只听老人用他阴冷的声音言道:“萧将军可真会开玩笑,既然是盗用我天阙界功法之人,那自然一个都不能跑!”

    说着左鸣那一身黑袍猛然鼓动了起来,磅礴的气势猛然从他体内涌出,胸前、后背、眉心、双手以及双足之间,足足七道神门猛然亮起,幽绿色的光芒从他体内弥漫开来,一尊尊幽绿色的身影在那漫天的绿色光芒中浮现,龇牙咧嘴的看向萧牧以及萧牧身后的胡乐与魏来。

    滚滚的煞气涌来,将这白鹤客栈外的天地笼罩得宛如九幽炼狱,以至于那些围观的百姓都纷纷收声缄默,只有那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形嘶吼着朝着魏来与胡乐杀来。

    ……

    “殿下,你为什么要将令牌交给他?”明玉楼上,瞥见了这番情形的阿橙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袁袖春淡淡一笑,侧头看向阿橙:“橙儿不觉得这一石二鸟之计,很棒吗?”

    阿橙面有异色,问道:“殿下早就算到会有此事?”

    袁袖春摇了摇头:“那日我们为这宋世子求聚灵阵而不得,宋世子负气而走,我追上他时几番盘问方才知晓了他与那位魏公子之间的仇怨。”

    “我便好心指点了他几句,顺便将太子令牌借给他用上一用,本来只是打算卖他一个人情,留下一丝将天阙界拉入我们之中的可能,却不想这位萧将军如此深明大义,如此一来,萧家势必与金家决裂,届时……”袁袖春这样说着,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显然对于自己的这番计划,这位太子殿下很是满意。

    “那如此一来,那个胡乐……还有魏公子似乎并没有盗取天阙界的功法吧?”阿橙却皱起了眉头,沉眸问道。

    “橙儿你还不懂吗?我们早就落于人后,很多时候就得兵行险着,就得狠下心肠,古来又有哪个帝王不是如此?”

    “金家比我们强出太多,我们要追上他们,就得比他们更狠!”

    袁袖春这样说着,双眸渐渐眯起,狭长的眼缝中寒光闪彻:“那个魏来既然不能为我们所用,那便让他给出他仅有的价值吧,待到我登基继位,再还他一个太平盛世,也算不枉费他这一场牺牲,不是吗?”

    阿橙听到这些,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她低头看了看白鹤客栈前,那已然快要将魏来淹没的幽绿色光芒,咬了咬

    牙又问道:“那州牧那里呢?”

    “殿下为了拉拢一个名声虽大,却不见得能在夺嫡之争出多少气力的天阙界,得罪州牧,岂不是得不偿失……”

    “哼。”袁袖春听闻此问,一拂长袖,他的双手死死握紧,眼缝中寒芒更甚,他似笑非笑的盯着阿橙,声音忽的变得阴冷,变得阿橙有些陌生,他言道:“橙儿知道,我此行宁州,身负的皇命为何吗?”

    ……

    那些被左鸣所唤出的密密麻麻、近有百人之数的孽灵手持利刃,一步步欺身上前,他们的模样狰狞,浑身上下弥漫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死气。

    萧牧的手握着自己腰间的刀,一退再退。他并不缺乏以命搏命的勇气,他只是难以去承受拔刀后他背后的萧家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他有些讨厌这样的抉择,也有些想念那个他一厢情愿认下的挚友。

    若是那个家伙在,此刻一定早已骂骂咧咧的拔刀而出了吧,毕竟就像他常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永远十六岁的少年,在这一点上,那个家伙出奇的言而有信。

    但萧牧终究背负得有比他更多的东西,也终究无法如他那般洒脱,在十余息的挣扎之后,萧牧的双眸一沉,看着眼前越走越近的那群如鬼怪一般的事物,握着刀柄的手,渐渐松了开来,那股凝聚在他身上的气,也随着他这无奈的决定而散去大半,周围那些紫霄军的甲士与他相处多年,自然也感受到这一点,紧绷的身形也放松了下来。

    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萧牧身上的老妇人见此情景,心如死灰,整个人都在那时瘫坐在地。

    而左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得意神情,他藏在袖口下的手屈指一弹,一道印记涌出,那些气势汹汹的孽灵们在一瞬间纷纷发出一声暴喝,然后裹挟着漫天的凶光,直直的杀向萧牧身后的魏来与胡乐。

    ……

    “紫霄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已成定局,再无变故时,一个雄浑的声音忽的从宁安街的街尾方向传来。

    众人几乎下意识的回眸看去,却见一位穿着紫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龙骧虎步的朝着此方走来,众人并无法第一时间看清他的模样。

    但包括萧牧在内的众多紫霄军却在听闻那道声音时,身子一颤,也不回头,只是纷纷将已经松开的手,再次握在了自己的刀柄之上。然后他们的双眸一凝,看向那些杀来的孽灵,齐声应道:“属下在!”

    男人还在朝着此方迈步,他走得很慢,却又很快,他那身宽大的紫色绒衫随着他的迈步而在夜风中鼓动,他的手里握着一道命牌,一道已死之人的命牌。他的目光盯着前方,犹如虎狼,犹如鬼神。忽然,他握着命牌的手猛地一紧,巨大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低声再喝道:“雨幕!开!”

    “雨幕!开!”连同萧牧再来的百余名甲士应声同喝道,他们握着刀柄的手在那时一抽,于是乎……

    叮!叮!叮!……

    一连串密集的轻响在胡素白的耳边荡开,她看着那忽然在她眼前亮起百余道明亮的刀光,那道光耀眼,灼烧着老人的瞳孔,她恍惚间忽然记起了很多年之前,站在临别的门口,有个男人那么对她说过:“紫霄军的刀,叫雨幕。”

    “出鞘时会发出叮叮的脆响。”

    “当成千上万的紫霄军一起拔刀时,轻响连成一片,就如同雨幕在面前荡开一般……”

    “我去了战场,一定会建功立业,等我回来时,手下就会有一大票弟兄,你在家好生呆着,等到哪天听见了刀剑汇成的雨幕声,便是我回来了。”

    后来,她没有等到那男人口中清脆悦耳的雨幕声,等来的却是一副衣冠与一封早已写好,以备不时之需的诀别信。

    老妇人抬头看着那一片片亮起的刀光,耳畔还在回荡着那叮叮的轻响。

    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她的眼睛在那时睁得浑圆。

    她喃喃低语道:“这雨声……”

    “真好听。”
友情链接:139彩票  bbin真人平台  彩票777平台  og真人  幸运赛车官网  大地彩票  趣彩彩票  平安彩票  华宇彩票  多多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