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私愤还是公理?

第一百二十三章 私愤还是公理?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如今已经三十二岁的袁袖春来说,他这一生经历过许多并不如意的时刻。自从十二年前,他的母妃凌照娘娘撒手人寰之后,他便开始经历起了与前二十年养尊处优的人生完全不同的日子。

    他的父亲继位登基,他沾了些许关,也跟着来了个鸡犬升天,坐上了太子。

    但从皇孙到太子的地位变化,给他带来却是无尽的困扰与麻烦。那个姓金的女人不知如何讨得了他父亲的欢心,登基不过两年,那个女人便被册封了皇后之位,她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袁袖春知道,自己是那个女人将自己儿子送上皇位的绊脚石。为了讨好那个得势的女人,他但凡有半点不得体的举动,不出半个时辰便会被那些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们层层上报,送入龙骧宫的鸾凤楼中。而这些消息会在某个合适的时机,成为某位标榜着“武死战,文死谏”的言臣弹劾他德不配位,请求另立太子的重要凭证。

    这十二年来,袁袖春过得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他学着算计,学着处心积虑,学着表面上与人谈笑风生,暗地里机关算尽。他终于将那些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暗线一一拔出,又在那波谲云诡的泰临城中渐渐有了些绵薄的势力。

    这并不容易,为此他吃了许多旁人难以想象的苦头,也忍受足够多的屈辱。

    终于,他那位自从母亲走后便鲜有正眼瞧上过他一眼的父皇似乎忽然记起了还有他这样一位儿子尚在。他被密诏夜入龙骧宫,袁袖春清晰的记得,那天夜里泰临城中下着小雨,龙骧宫的凤鸣殿中炉火烧得正旺,大殿中暖意驱散了连夜入宫的袁袖春身上的寒气。

    那个男人见到他后,沉默着看了他许久,然后说出了这次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你和她长得真像。”

    在来之前,身为太子少傅的周老便小心嘱咐过,言说:“陛下密诏,要么是有意试探,要么就恐有大事相托。陛下最善洞察人心,此去必会谈及凌照娘娘,无论试探还是相托重任,殿下都得小心衡量,切莫将十年布局,毁于一旦。”

    袁袖春一直谨记周老所言,可当那个男人褪去了那身华贵的金色龙袍,站在他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时。袁袖春还是动摇了……

    那时,男人的嘴唇在上下打颤,眸中的光芒闪烁,额前……额前的白发散落。在那一刻,袁袖春才忽的意识到,眼前的男人不仅仅是这大燕万里疆域的帝王,还是一位已经年近六旬老人……

    这样的老人心怀对亡妻的怀念,对儿子的愧疚,在行将就木之前,想要弥补自己鲜有关怀的儿子,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总之,那一夜,袁袖春与自己的父亲彻夜长谈。从缅怀母亲,到谈论大燕的风土人情,再到忧心大燕的时政,他将这些年想要在自己父亲面前展现出来却从未有机会展现的东西都一一展现了出来。而他也得到了应有的回应,他的父亲拉着他的诉说了自己的愧疚,述说了被金家把持朝政的痛苦,然后将一个关乎大燕存亡的重任交到了他的

    手中。怀揣着这份重任,以及粉碎金家阴谋的决心,袁袖春来到了宁州。

    起初的第一步便并不顺利,来之前他寄予厚望的魏来拒绝了他的邀约,本来已经应允了他某些要求的宁家也忽然变得态度暧昧,他在宁州本就稀薄的根基彻底动摇,而就在这个袁袖春已然不知但如何进行自己的计划的档口,他却结识了那位天阙界的世子——宋斗渊。

    在了解到宋斗渊近来的困扰之后,袁袖春意识到,一份天大的机缘落在了他的面前。

    之后的种种当然就勿需多言,袁袖春竭尽全力的帮助着这位天阙界的世子,所为的只是拉近彼此的关系。他很明白,只要能让天阙界改换支持的目标,这样一来,他在大燕的声势必然大震,而此消彼长,失去了天阙界的支持,金家浩大的声势也会一落千丈。

    袁袖春的算计自然没有问题,但萧家的忽然反目却大大出乎了袁袖春的预料,不过这样的变故对袁袖春却也是一个意外之喜,不仅让他赠与宋斗渊的令牌有了用武之地,如此一来天阙界就必须要承下他这份人情,而萧家也必定因此与金家产生裂隙,这一石二鸟的天大好事,让袁袖春不免暗暗欣喜与得意。至于接下来萧家强硬的态度也着实让袁袖春再次心惊与诧异,不过这也正好给了袁袖春亲自出场救下宋斗渊的机会。如此一来,这救命之恩在前,想来天阙界怎么也无法再如之前那般支持金家,与袁袖春为敌了。而一旦他得到了天阙界的全力支持,那他与金家之间处境恐怕立马就得发生调换,这些年来被对方欺辱而堆积的恶气,也似乎终于有了宣泄的机会。

    而这些诸多的幻想,天大的机缘,都在这一刻,随着魏来雪白的刀光落下,化作了梦幻泡影……

    袁袖春的双手握紧,指节发白,他低着头看着顺着街道缓缓滚动,直到停在他脚边的那颗头颅,他的身子也开始颤抖。

    “拿下他。”

    袁袖春低语道,他的声音很轻,咬字却很重,以至于出口的音色有些变形与古怪,与他平日里那温和谦虚、翩翩如玉的模样判若两人。

    而随着这话出口,宁安街的街道两侧,各处角落的阴影中一道道身影如鬼魅一般缓缓浮现,那是一道道身着黑甲的甲士。他们黑色的甲胄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肩甲上的狼头在这般夜色下显得愈发的阴森可怖。

    那一道道身形猛然窜出,不明所以的看客们为这些甲士的忽然出现所震惊,在甲士们飞身上前之时,众人赶忙退避三舍,这些甲士也因此毫无阻碍的冲入了人群之中,将魏来团团围住。

    那些甲士在距离魏来约莫数寸之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立在原地,一道道幽冷的气息在那时将魏来锁定。

    而处于这般处境的魏来却并未露半点的惊恐之色,他瞟了一眼那些黑甲甲士,作为大燕朝堂最臭名昭著的鹰犬中的那头恶犬,黑狼军的凶名比起苍羽卫只大不小,不过死在魏来手中苍羽卫早已不下十指之数,魏来对于与之齐名的黑狼军却是好奇多

    过寻常人见着他们时的惊惧。

    他在那时将手中的长刀一震,刀身上的鲜血被他尽数震落,雪白透亮几近刺目的光芒再次亮起,他将这柄白狼吞月扛在肩上,踩在那具无头尸骸上的脚用力跺了跺,随即眯着眼睛看向那位太子殿下,问道:“殿下要拿我?为什么?”

    袁袖春的头豁然抬起,怒目盯着魏来,此刻他的双眸之中充斥着血丝,再无平日里的半点风姿。

    “你斩首天阙界世子,将我大燕与天阙界置于水火,枉顾我大燕律法,也枉顾我大燕亿兆生灵的生死,更是将我大燕数十年几代人苦心经营得来的太平置于火烤!”袁袖春咬着牙,再次低语言道,他这样说着脚步迈开,语调愈发低沉阴冷:“就这样!你还敢问我为什么?”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以得一夕安寝,这就是殿下所言的太平吗?”魏来低语寒声反问道。

    “大胆!你不过是一罪人之后,父母安葬之处连姓名都不可铭刻,有何资格来妄议我大燕国策?”袁袖春双脸通红,高声怒斥道,说着伸手还指着魏来,手指却莫名打颤的继续言道:“你所行之事,不过是为了以泄私愤,与你那满口仁德,却鼠目寸光的爹娘有何区别?”

    “就在一个时辰前,一位大燕少年因殿下的令牌,被屈打成招,陷入昏迷,此刻生死不知。”

    “而就在刚刚,一位本分的七旬老人,死在殿下的面前。”

    “整个过程殿下一直待在你这里不过十丈之遥的明玉楼上,只要殿下愿意轻轻挪一挪你的尊架,这个少年现在已经在医馆接受最好的治疗,这个老人也会好端端活在我们面前。但殿下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待在那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而现在,恶首死在了我的刀下,殿下却开始给我讲太平、大义、仁德、律法?却开始斥责我为泄私愤……”魏来说道这处,忽的一顿,他握刀的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他的嘴在那时猛然张大,声音也豁然增高,宛如狮吼,宛若虎啸。

    “那烦请殿下睁开眼好好看看!!!这是私愤,还是公理!”

    袁袖春的身子一颤,他下意识的侧眸看向四周,他瞥见了周遭的百姓,紫霄军的甲士,以及那街道两侧酒楼之上被这般响动所惊吓,从窗户口探出身子的公子小姐,他们的眸中都闪动着光芒。

    那是某种感同身受。

    亦是某种自怨自艾。

    而这各种情绪在最后交汇、沉淀,化作了一股克制却又隐晦的情绪。

    愤怒。

    堆积在心底,却不敢宣诸于口的愤怒。

    袁袖春曾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感受。

    而以他自己的经历看来,这样的愤怒,往往刻骨铭心……

    也往往会让怀揣着这股愤怒之人,会在寻到合适时机之时,将之尽数归还给制造这愤怒之人……

    而不幸的是,似乎他就是此刻这股愤怒的施于者……
友情链接:W彩票  VIP彩票  爱乐透彩票门户  智胜彩票网  趣彩彩票  幸运赛车官网  乐彩彩票  520彩票网  正彩彩票  秒速快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