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为什么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为什么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河图与四象鼎是天阙界的两大至宝。”

    “其作用威能对于世人来说,大多数部分都依旧还是个秘密。”

    “不过我曾听师尊有说起过,天阙界之所以能力压九莲金寺与归元宫,坐稳这北境第一神宗的交椅,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有这两大至宝的存在。”

    白马学馆的聚灵塔内,徐玥轻声的说着。

    “既然九莲金寺与归元宫都忌惮这二物,那就应该多少知道其威能,怎么会一无所知,又有所忌惮呢?”魏来皱着眉头反问道,他敏锐的捕捉到了徐玥这番话里的逻辑错误。

    徐玥娇责似的瞪了一眼魏来,言道:“当然知道一些,但所知部分不多,很难确定他所展露出来的功效与威能究竟是其真实力量的几分之几。”

    说道这处,徐玥眉头微蹙,似乎正在回忆她所知的关于这二者的记载:“四象鼎可镇压山河,即使天阙界未有立国,却同样拥有在自己属地册封正神的权利,便是依仗着这四象鼎。更传闻此鼎可炼化妖魔、鬼魅、甚至阴神。但凡被收入此鼎之中,便会身不由己,从此沦为任由此鼎拥有着驱使的傀儡。千百年来,四象鼎中所容纳的大妖、阴神不计其数,传闻一旦全力催动,单凭此鼎便足以灭掉北境之中除大楚意外的任一一国。”

    “而就如我方才所言,这些都是目前已经知晓的功用,此鼎之威能远不止此,至于剩余的作用,坊间倒是多有各种言论流传,但其中真伪已不可考,亦无深究的必要。”

    魏来听到这里,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他的心情并不轻松,单是这四象鼎已经确定的神通便已然极为骇然,也难怪这么多年来,天阙界的地位北境无人可撼动。

    “那山河图呢?”魏来又问道。

    “相比之下,山河图就更加神秘叵测了。”徐玥继续说道:“想来你也应当听闻北境十一国的说法吧?”

    “天阙仙国,渭水神国。”

    “二者似国非国,非国却又似国。”

    “渭水龙王雄踞北境已有足足三千年,虽然早在百年前,北境便有渭水龙王将陨的传闻时起时落,就在几个月前还有什么渭水龙王三个月内必定殒命之言闹得沸沸扬扬。这些说辞不管是真是假,但你看齐、燕、鬼戎,这与渭水比邻的闪过哪一个不是在想尽办法调集一切可以调集的力量扶持自己的水域正神,以期此事真的发生之后,可以入主渭水,抢夺渭水神国这三千年来累积的庞大气运。”

    “与渭水神国一般,天阙仙国同样也有这样的苦恼。他们虽有国实,却无国名,一旦镇压气运的掌舵人死去,体系便会崩塌,这样的崩塌既来自于内部的群龙无首,亦来自于外部的群狼环伺。在煌煌天道不予认可的尴处境下,他们累积的气运在权力更迭之中极易被外人蚕食。但相比于此刻处于第一次权力更迭而危机四伏的渭水神国,千年来已历数代的天阙界却在这方面得心应手。”

    “你的意思是说,天阙界之所以能够安然度过一次次的权力更迭,靠的就是那名为山河图的至宝?”魏来挑眉问道。

    只是这话非但没有得到徐玥的赞赏,反倒惹来了对方一道不悦的目光,那佯怒似责的神情仿佛在说:“就你聪明。”

    但很快,徐玥还是收敛起了心神,继续言道:“对于天阙界与渭水这样的聚集雄厚气运的庞然大物,权利更迭过程中,新的掌权者能够镇压下几分前人留下的气运便显得尤为重要。而对于二者来说,最理想的方式自然是后来人能够完全继承前人的实力,这样便可保证气运在整个权力更迭过程中不被外人所掳走。”

    “但这样的想法太过于理想,哪怕是渭水龙王在这三千年的光阴里也没有培养出一位能完全接手他手中诺大的渭水神国的接班人。而天阙界却在千年的光阴里,完成了数次这般的权利更迭,整个过程并无任何人……哪怕是大楚,也不敢觊觎天阙界中庞大气运。而其中的根源便在山河图中……”

    “关于山河图在,同样有诸多猜测与说辞。这一点就连归元宫中的记载也有些模棱两可……”

    “有人说山河图中链接着东境真正的仙宫,也有人说他通往常人难以想象的上古秘境,总而言之,便是这山河图中存有一方世界,而那方世界之中有着无数旁人难以想象的机缘,每到新旧权力更迭之际,天阙界便会打开山河图将所选的道子以及这道子未来的护道人,也就是所谓的将星榜上的将星,送入这山河图中。待到归来之后,道子与那些将星们的修为便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成长起来,完美化解每一次权力更迭带来的危机。”

    “而山河图的运转却也并非毫无代价,每一次山河图的现世都需要消耗数量庞大的气运,若非天阙界人杰地灵,唤作其他地域,一瞬间失去数量如此庞大的气运,足以让大多数地界在以后的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中,难以恢复。而哪怕是对于天阙界这样的仙国,也只有在新的道子出现以及将星榜确立之后方才会运转一次……”

    “哦。”听到这些以往从未听闻过的秘闻,魏来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原来是这样啊,还是玥儿见多识广,着实令我……

    ”

    这般“捧场”到极致的做法却没有让徐玥给魏来半点好脸色看,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又恶狠狠的白了魏来一眼,清澈的双眸中忽的有杀机涌现,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寒声问道:“所以……这些饭菜不合你胃口是吗?”

    魏来的身子一颤,他低头看向自己身前放着事物——两道用红木铸成的食盒打开,一道道用料名贵,卖相亦极为诱人的菜肴几乎占满了魏来身前的地面。看着这样丰盛的一顿饭菜,魏来的嘴角却一阵抽搐,半晌之后才看向徐玥,皮笑肉不笑的言道:“怎么……怎么会呢?”

    “那就快吃吧,吃完了我还有事呢。”徐玥再言道。

    魏来又看了一眼眼前的“美味佳肴”,心头一横,拿出了当初不输于在乌盘城中与老蛟蛇硬碰硬的决心,拿起筷子,开始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场“风卷残云”——距离那日萧蒙受人蛊惑,带兵掳走胡乐已经过去了足足三日的光景,而魏来也享受了这份让旁人艳羡的“温柔”足足三日。每日午晌,徐玥都会带着两个饭盒如期而至,给魏来送上一份卖相与实际味道完全背道而驰的丰盛菜肴。

    有时候魏来真的很疑惑,徐玥到底是如何做到一点的——将每一份饭菜的味道与诱人卖相剥离得如此分崩离析。

    在又一次吃完这顿饭菜之后,魏来强压下自己的胃中的翻江倒海,终于在一番酝酿之后,将自己憋了足足三日的话,朝着徐玥说了出来。

    “玥儿。”魏来唤道,声音出奇的温柔。

    “嗯?”将食盒放在自己的双膝上,正准备离去的徐玥闻言,抬头看了魏来一眼,神情有些疑惑。

    “那啥……我觉得吧……”魏来搓着手,神情尴尬,支支吾吾半晌方才再次出言说道:“你腿脚不便,每日都为我准备这么多菜肴着实太辛苦了一些,不如以后……以后就算了吧……”

    魏来尽可能委婉的提出自己的意见,但话音一落,徐玥的目光便顿时凌冽的起来:“不好吃吗?”

    魏来一个激灵,赶忙一个劲的摇头,嘴里笃定言道:“没有的事!”

    然后话锋一转:“我只是觉得太辛苦玥儿了……”

    “这样啊。”徐玥脸上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些许。

    “所以,要不……”魏来再次言道,措辞小心翼翼。

    “没关系,也不麻烦,只要你喜欢,我让徐余年明天继续给你做。”徐玥笑道。

    “徐余年?你不是说这些饭菜都是你做的吗?”魏来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是我做的啊。”徐玥奇怪的看了魏来一眼:“但不是我亲手做的,我只是负责指挥,具体都是交给余年弄的。你别说,以前我还不知道他有着本事。”

    魏来嘴角的肌肉又开始抽搐,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字句未有学好,还是徐玥有所误解。终归这是魏来平生第一次知道“自己做的”与“自己亲手做的”这两个词句还能有这般截然不同的区别。

    当然魏来也不敢去质疑徐大小姐在文学方面功底,只能在心底暗暗记下徐余年这个名字。

    他觉得,这三日的“饕餮盛宴”一定与姓徐那小子想要公报私仇大有干系,一想到这里,魏来便恨得牙痒痒的。

    “怎么了?”见魏来忽然沉默下来,脸上的神情还一阵变化,徐玥暗觉有些奇怪,便于那时疑惑问道。

    回过神来的魏来连连摇头,笑道:“没什么。”

    徐玥也不疑有他,收拾好一切便准备离去,可临了却又像是忽的想到了什么,她又转头看向魏来:“对了,今日修行完后,你直接去徐府吧。”

    “为何?”魏来皱了皱眉头,问道。

    徐玥的脸色一红,没好气的言道:“咱们都这样了!你不得给我爹一个说法吗?!”

    “我们怎样……”魏来不解的再言道,可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寒意便猛然袭来——徐玥的目光再次冷冽了下来。

    魏来极为知趣的缄默收声,随后闷声应了一句:“哦。”

    徐玥这才眉开眼笑,哼着小曲离开了聚灵塔。

    ……

    魏来很确定,他与徐玥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严重到需要给徐陷阵一个说法的事情。

    嗯……应该没有。

    虽然他们确实,住在了同一个院子中……的同一个房间内,也碍于某些用徐玥的话来说是受到了某些不可抗力的影响,而在同一张床上睡了足足三日。

    但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应该是能算作清白的……吧?

    想到这里,魏来觉得有些心虚,甚至因为晚上需要去见徐陷阵,这样的心虚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他不觉有些心烦意乱,修行也变得不太能静下心来。

    “我师父说,心乱时修行容易走火入魔。”这时,灵塔外却忽的传来初七那懒洋洋的声音。

    魏来闻言一愣,索性收起了继续修行的心思,用徐陷阵授予他的法门暂时关闭了聚灵阵的运转,迈步走出了聚灵塔。

    塔外下着小雪,穿着一件造型夸张的蓝色绒衫

    的初七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瞥见了魏来,男人轻轻一跃,便落在了魏来跟前,这本该是潇洒至极的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最后却因为地上积雪太甚,男人又脚底一滑,随即便以一副狼狈的恶狗扑食的造型栽倒在地,自然也就再无风度可言。

    从雪地中爬起身子的初七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接着便又一脸心疼的着急忙慌的打理着那件价值不菲的绒衫上的雪渍,好一会光景之后方才停下。

    “前辈可真是够闲的。”魏来翻了个白眼,对于如狗皮膏药一般粘着他的初七有些无奈。

    “还好还好。”初七却像是没有听出魏来的言外之音一般,打着哈哈应付道。

    这话说完,初七忽的一拍脑门又言道:“对了,老曹走的时候让我把这东西交给你。”

    初七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被他揉的皱巴巴的书递到了魏来跟前:“前几日忙活得给完了,你可别去跟那老家伙告状啊。”

    魏来有些奇怪,但还是伸手从初七手中接过皱得几乎可以当厕纸的书籍,定睛看去,却见书的扉页上上书四个大字《天罡正经》。

    魏来的双眸一凝,这几日他可没少听孙大仁抱怨过,曹吞云嘴上说着要教导他们修行之道,可扔给他们一本劳什子《天罡正经》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孙大仁几人这几日就一个劲的背着这玩意,今天早上龙绣却叫孙大仁起床的时候,据说这家伙说梦话时还在一个劲的嘟囔着这《天罡正经》山的内容。

    “没事就看看吧,万一看懂了,那可就是受益无穷啊。”初七也从魏来古怪的脸色中洞悉了魏来此刻的疑惑,他眯着眼睛笑道,一派故作高深的古怪模样。

    魏来对此习以为常,索性将那皱巴巴的书籍收入怀中,嘴里言道:“谢过前辈。”

    “好说好说。”初七摆手笑道,随即眼珠子一转,将脑袋凑到魏来的跟前,揶揄问道:“话说你小子,自从那姑娘来过之后,便气息紊乱,怎么回事?”

    魏来哪会去理会初七语气中明显的调笑味道,他奇怪的看了初七一眼,反问道:“前辈不是已经封剑了吗?怎么还能洞察到晚辈的状况?”

    “小子,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七叔可是号称北境剑种的绝世天才,说起来你爹娘当年都还是我的迷弟迷妹呢!”初七一脸傲气的言道。

    “前辈既然有这般本事,那又是何人将你伤到这般地步?”魏来闻言皱起了眉头,那个困扰在他心中数日的问题终于于这时脱口而出。

    “伤我?谁能伤我?”初七闻言瞪大了眼珠子盯着魏来问道。

    “没人伤到前辈?那前辈封剑之举又是为什么呢?”魏来的面色古怪,天罡山的封剑之法历来都是在修行者将死之时方才使用的法门,为的是让自己这一生的剑道感悟能够流传下去。若是没有将死的窘迫境遇在前,谁又会将自己的一身修为尽数划归于佩剑之中呢?

    “因为……”初七张口欲言,可话未出口便觉不对,又看向魏来言道:“小子,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况且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问我问题前,你是不是得把我的问题先回答一遍呢?”

    魏来疑惑:“什么问题?”

    “我问你,心为何乱了?”初七问道。

    魏来不想初七还在耿耿于怀他方才的调侃,魏来翻了个白眼,暗觉是这家伙在以此转移话题,索性避而不言。

    “不说?那让我猜猜?”初七却摆明了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嬉笑着言道:“是因为那个叫徐家的小妮子对吗?”

    魏来还是不语。

    “喜欢上她了?”初七脸上的笑容揶揄,甚至有些许猥琐……

    “前辈若有难言之隐,晚辈不再多问,这样玩笑也请前辈不要再随意提起。”魏来闻言心头一跳,当下便言道。

    “你七叔我行得端坐得正,哪有什么难言之隐,只是与你讲个先来后到而已,你看,你小子还急眼了。”初七却依然一脸的嬉笑之色,说着脸上还露出了感叹之色:“要说这一点啊,厉害真就比不上你那书呆子老爹,他当年追你娘时,那才叫一个死缠烂打、软磨硬泡。这又不是撒丢人的事,你七叔又是过来人,哪里还会笑话你不成……”

    看着这初七口若悬河的架势,魏来暗觉若是让他这么说下去,估摸着是非黑白都得颠倒。他索性转过身子,越过初七便要离去。

    初七见状,赶忙言道:“哎哎哎,别走啊。”

    说着,他伸出手一把拉住了魏来,舔着脸又问道:“那这么说,你告诉你七叔,你讨厌那姑娘吗?”

    魏来被他缠得有些心烦,驻足便言道:“怎会讨厌?”

    “呵呵,这就对了。”初七得到这样的答案顿时心满意足,他咧嘴一笑:“不讨厌,就是喜欢咯。”

    魏来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前辈觉得是什么,那就是……”

    但这话还未说完,方才还一脸嬉笑之色的初七,却忽的面色一沉,低语道。

    “若是如此。”

    “那你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了。”
友情链接:四亿彩票  乐彩彩票  500万彩票网  大财神彩票  合发彩票下载  中华彩票网  彩票直通车平台  非凡彩票  合乐彩票  北京赛车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