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前辈教我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前辈教我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拉合夏徐莫德……”

    “卡不卡哈咻密……”

    “西罗撒沙赫米拉……”

    距离徐玥定下的去往徐府的时间尚且还有那么一会,因为无心修行的缘故,魏来索性便坐在聚灵塔外,抱着那本《天罡正经》尝试着看了起来。

    然后魏来便有些明白孙大仁这几日为何会是那般状态了……

    就是魏来自己在认认真真读了一刻钟这所谓的《天罡正经》上的内容之后,也暗觉脑仁发疼——这书上洋洋洒洒写了近百页密密麻麻的字迹,但上面的内容比那些带着禅意的佛经更为生涩难明,若不是初七信誓旦旦的保证过此书当真有其独到之处,魏来真的会怀疑这玩意是曹吞云胡编乱造出来糊弄孙大仁的东西,毕竟怎么看,这上面的内容都毫无任何逻辑可言。

    “这东西讲究一个缘法,记得内容便可,想要有所参悟与突破恐怕还得等待时机。”又一次坐到树杈上的初七似乎看出了魏来此刻心中的怀疑,他慢慢悠悠的言道,算是让魏来暂时压下了心头的迟疑。

    “既然这东西要讲究缘法,那为何曹前辈要如此着急的让孙大仁他们背下这东西,翰星大会在即,此时不是应该……”但旧的疑惑暂时压下,可新的疑虑又涌上心头。

    “磨刀不误砍柴工,费不了几日时间,我今早还问过,那两个女娃子已经背得差不多了,再来个十余日的反复巩固,就能差不多记下来了。”初七摆了摆手,很是不在意的言道。

    距离翰星大会也没剩几个十余日了——魏来在心底暗暗腹诽道,但终究没有将这样的话宣之于口。毕竟他虽然心底对这《天罡正经》有所疑惑,但细想初七也好,曹吞云也罢,虽然有时候有些不着调,但想来应当不会在这样的大事上戏耍众人。

    念及此处,魏来也稍稍心安,不过这《天罡正经》这会他恐怕是没有心思去细背下来,毕竟魏来本就有些说不出的心烦意燥,再来鼓捣这样生涩难明宛如天书的东西,事倍功半,着实没有必要。

    魏来自推开第二道神门以来,便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他。

    他体内的灵力磅礴,足足有八十二道灵台,且其中的八十一道中的每一道都燃着赤金色的灵炎,这是那些能被称之为神宗的宗门中的圣子级别的门徒方才能达到的灵炎级别。而魏来却有这样的灵炎足足八十一道,除开这些,他的神门中尚且还有一道位于最中心的灵台,燃着的是黑色的古怪灵炎。

    那黑色灵炎到底是何物,于魏来来说又是福是祸,魏来都不得而知,为此他翻阅了许多关于灵台境的记载,但都无与此相关的说明,魏来对此只能暂时作罢,反正他体内这样的古怪远不止一处,想要一一深究,对于如今的魏来来说显然不太现实。

    而魏来现在最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他拥有如此磅礴的灵力,单从这灵力强度而言,理论上讲。他甚至可以与一些寻常的四境修士抗衡,当然这得是在对方未有动用他们的神纹之前。但就如前言一般,对抗不施展神纹的四境修士只是理论上的事情,而实际上哪怕是没有神纹的加持,魏来也无法真的与一位四境修士抗衡。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将体内那庞大的灵力完全施展出来。就好比有一个巨大的水缸,却只配有一个细细的软管,水流或许足够急,也足够持久,但却无法在一瞬间将之倾泻而出。而在生死对战之中,能多出一分力道,便多出一分让对手早些落败的可能,也就让自己安全一分。所以魏来一直在努力想要寻到一个可以让自己施展出全部力量的法门。

    其实这个问题说难不难,说简单却又并不简单。

    说他不难,其实只需要寻到一个稍稍有些底蕴的宗门拜入其下,修行一些高阶神通,魏来体内无从宣泄的磅礴灵力在对战之时便有了使用的机会。而说他并不简单,却是因为魏来这一路走来并未有半点加入其它宗门的打算,倒并非魏来自视甚高,而是想要加入宗门绝非是

    修为天赋达标便可简单完成的事情。事实上在宗门于修士来说便是近乎宗族一般的存在时,宗门在招收修士时除了衡量天赋修为,还未仔细的排查招收弟子的身份,检查他体内所修行的功法,以确保所招收的弟子来路清白,同时也并非敌对宗门派来的奸细。

    魏来之前还曾有想过混入个什么宗门,去偷学些必要的法门,但在打听到各个宗门这番严密的把关之后,魏来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他的身上藏着秘密,虽然连他自己也无法说得真切,但却毋庸置疑,这些秘密都极为骇人。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魏来可不敢保证那些宗门中的掌权者们在探查到这些秘密后,会不会做出些杀人越货的恶行来。因此在短时间内,拜入宗门修行的办法在魏来这里是行不通的。

    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本着这样的原则,魏来一得空闲便得开始不断尝试如何通过运转法门,将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发挥出来。

    一次次的挥刀,一次次的运转世面上可以买到的最基础的催动灵力的法门,然后去细细感受如何能够让二者配合,使效果达到最佳。平心而论这样的做法收效甚微,毕竟他可不是什么修行天才,也无法如那些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一般,轻而易举的便自创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神通法门。

    他只能用最笨的方法,步步为营,事倍功半的一点点的增加自己在临敌时的筹码。

    ……

    半个时辰过去。

    坐在树杈上的初七也已经看着魏来就这样对着空气挥了足足半个时辰的刀了。

    初七打了个哈欠,虽然碍于之前二人之间的谈话并不太愉快的原因,初七有些迟疑,但于数息之后初七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到底在练个啥?”

    语气中多有不屑,魏来也并不理会对方,依然自顾自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

    魏来的挥刀并无什么花哨的招式可言,也不追求速度上的突破,他只是用同样的方式,自上而下的落刀,挥刀的轨迹大抵相同,但每次挥刀的力道、握刀的方式都有所轻微的变化。而每挥出数刀,他便会停下皱眉思忖一会,然后方才再次挥刀。

    初七见魏来不理会自己,顿时有些耐不住寂寞,坐在那树杈上便又言道:“你这练刀的办法可太笨了些,挥刀的手法不对,用力不稳,体内运转灵力的法门更是粗糙浅薄,就是练上一年也不见得比得了那些神宗之中寻常弟子的一个月修行。”

    这话说得当然极不客气,甚至不乏嘲弄贬低之嫌。但魏来却并恼怒,反倒是在听闻初七此言后眉头一挑,心底暗骂自己一声糊涂——以往他身边只有孙大仁龙绣之流也就罢了,今日有这号称北境剑种的初七在,怎么还一个劲的傻傻练刀?

    念及此处,他转头看向树梢上的初七,拱了拱手,问道:“那前辈可有指正?”

    “小家伙?想骗我教你功法?没门!”初七这样的人精哪还听不出魏来的言外之意,眉头一挑指着魏来便大声言道。

    魏来的小心思被初七戳破,但他却并在意,只是落魄的低下了头,一脸悲苦的言道。

    “我爹娘在时,就常说,初七前辈豪气干云,义薄云天。我一直暗暗记在心中,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投靠初七前辈,哎,不想好不容易相遇,前辈却要封剑而去……自此,我又得一人孤苦伶仃的漂泊于世,外有强敌环伺,内有贼人忌惮。而我又修为浅薄,未有习得半点安身立命的手段,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就得去见我的爹娘……”

    “停停停。”也不知是魏来这话里的哪一点戳中了初七的痛楚,魏来这演技拙劣的自怨自艾让初七忽的脸色一变,然后他便大声喝阻了魏来,随后跃下了枝头,落在了魏来身前,一把便夺过了魏来手中的刀:“握刀要稳。”

    “刀的收放都要干净利落,用力七分,收力三分。”

    “气机运转,亦有讲究,通常世面上所用的气机运转之法,是由神门而起,气走灵泉、夏禾、

    龙骨等七穴,进而将灵气传达于握刀或握剑的双手发力。但这只是针对寻常修士,而想要将自己体内的灵力发挥到极致实则需要,白棉、许雨、长宫、通河……等十八处窍穴共同由灵气运转发力。”说着初七便当着魏来的面挥出了几次长刀,那看似寻常出刀收刀乍看之下似乎与魏来的挥刀并无区别,但若是细看,怎会发现其中大有不同。初七的出刀与收刀都极为利落,这样一来,一招落下之后,可更快的回防与发出新的攻势。虽然这样的“更快”其实说到底也不过一息不到的时间,但对于高手的对决来说,这一息不到的光景却往往足以决定生死。

    而相比于此,更让魏来心动的是,初七所言的灵力运转法门。

    在初七将手中的刀交到他手中之后,魏来便急不可耐的依照初七所言的办法,在挥刀之时,朝着那几道窍穴灌注灵气。虽然由于第一次这般行事,在灌注灵力时手法与动作都有些生涩,效果不佳,可饶是如此,魏来也能明显的感觉到按照这样的办法挥刀,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有了明显的提升——以往他的每一次出刀即使全力以赴,也只能达到他体内灵力强大的一成左右。而现在,哪怕只是初次尝试,魏来也能感觉到,这力量足足提高了半成以上,若是再加以练习,抵达两成,甚至接近三成都未尝没有可能。

    这简单的提点虽然未有让魏来的修为有所进寸,但实际上却是让魏来的实战能力提高了两倍不止。魏来的心情顿时大好,他赶忙转头看向一旁的初七,拱手言道:“谢过前辈。”

    “小事小事。”初七却很是满足魏来此刻恭谦的态度,他摆了摆手,一副不足挂齿的架势。

    魏来的眼珠子一转,赶忙拉住了作势就要离去的初七。

    “小子,你可别不知足,你要真想学高深的神通就拜入我天罡山门下,曹老头不是一门心思想收你为徒吗?你遂了他的心愿,你想学什么我就教你什么。”初七哪还不明白魏来在做何想,极为果决的在那时言道,想要打消魏来不切实际的小心思。

    “晚辈不是不想,是着实没办法随前辈去往天罡山。”魏来苦笑道。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终归你不能让你七叔临了临了,还做出些违背门规,死后那可是要被历代祖师爷千刀万剐的。”初七耸了耸肩膀,无奈言道。

    “前辈这是什么话,魏来岂能陷前辈于不义。”魏来笑道,随即又言道:“再者说了,前辈纵横北境这么多年,怎么也学得一些非天罡山一脉的法门吧?只要能授予晚辈一星半点,晚辈便感激不尽了。”

    听到这话的初七方才脸上的坚决之色有了些许动摇的痕迹,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低声自语道:“倒也不是不行……”

    “只是吧,我学的那些法门都是剑道……”

    “晚辈不挑,也可以改用剑。”魏来毫无立场的表态道。

    “不是,不是你用不用剑的问题,非我天罡山的功法之中,那些粗浅的法门我都看不上眼,根本没有去研究过。我会的外门剑道都是高深无比,非侵淫剑道多年的大师,难以在短时间内学会,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教你。”初七面露苦恼之色,于那时喃喃自语道。

    魏来闻言也是一愣,他倒是想要听一听那些高深的剑道,但转念一想翰星大会在即,他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修行初七口中高深剑道。毕竟他可不认为自己当真是什么剑道天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学会高深的剑道神通。想到这里,魏来也有些失望。

    可这时,却听初七继续喃喃自语道。

    “要说粗浅吧,我也就只会些剑阵,但这些剑阵需要数人合力方才发挥出其能力,你一人学去也没什么作用……”

    魏来听到这里,身子一颤。

    他的眼前一亮,猛地抬头看向初七,颇有些失态的高声言道:“剑阵!”

    “就是剑阵。”

    “请前辈教我!”
友情链接:新利彩票  富贵彩票网站  28彩票  盈多多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易彩网  彩票直通车平台  网信彩票平台  c07彩票官网  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