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三十章 变故

第一百三十章 变故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地悠悠气绵绵。”

    “观天观山观沧海。”

    雪纷然落下,倾洒在宁霄城的街道上。

    天色渐晚,街道上的行人神色匆匆,大抵在这样寒风彻骨的天气下,没有什么比起家里的炉火与锅中的热粥更让人流连忘返,人们都急着归家。

    可走在魏来身旁的初七却似乎心情不错,他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谣,脸上的神情惬意。

    魏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问答:“前辈真的要和我一起吗?”

    “这还用说?当年你出生的时候,你爹可答应过我,让你做我的干儿子,要是我以后生得一女,咱们两家还得订个娃娃亲撒的呢!”初七一本正经的言道。

    魏来倒也不想去深究初七这番话中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只是对于自己老爹寻到机会便想要给他订下娃娃亲大的做派着实觉得古怪,心道自己的老爹当年到底是有多担心他这个儿子娶不到媳妇?这才处心积虑的给他留下了这么多娃娃亲。

    “可这和前辈此举有何干系?”魏来侧头又问道,神情疑惑。

    “我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初七闻言用肩膀轻轻的撞了魏来一下,神情揶揄的问道。

    魏来皱了皱眉头,不解道:“晚辈真的不太懂。”

    见此刻魏来脸上愁眉紧锁,一幅大为困惑的模样,初七也知这家伙与他那老爹一般,在这些事情上不善伪装,他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言道:“你小子那点聪明劲全用到坑蒙拐骗上去了,你想啊,你与徐家那小妮子都已经这样了,他爹叫你上门能有好事?”

    魏来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可无论徐统领寻我能有何事,与前辈也并无关系……”

    那最后的“吧”字,悬在了魏来的唇边,却没有再吐出的机会——初七的拳头于那时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魏来的头上,打断了少年那在他看来颇为不敬的言语。

    “说什么呢?我是可你是名正言顺的干爹!”初七双手环抱于胸前,一副身为长辈的严肃模样。

    魏来在心底腹诽了一遍初七的自说自话,与毫无证据的强行做人干爹的行径。他想着自己习来的出刀之法以及尚且还在修行中的剑阵,本着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原则,魏来还是将那些足以推翻初七这番话的质疑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你小子涉世未深,根本就不懂得世道险恶,你以为徐陷阵找你去徐府就是简单的拿你跟那小妮子的事情兴师问罪的吗?”只是魏来不言,可身为人精的初七哪能看不出魏来的不满,他在那时双眸一沉,盯着魏来一脸严肃的又言道。

    魏来怔了怔,似乎也被初七这般忽然肃穆起来的态度所唬住,他言道:“那前辈的意思徐陷阵此番相邀还有别的目的?”

    “当然!”初七斩钉截铁的言道。

    魏来将信将疑的盯着初七,又追问道:“烦请前辈教我。”

    “咳咳。”初七咳嗽两声,收起了嬉笑之色,肃然言道:“首先呢,你和那小妮子如今是生米煮成了熟饭,徐陷阵愿意也罢,不愿意也好,终归是得认下你这个女婿的。”

    魏来闻言也沉下了眉头,认真的听着初七所言之物。放在平日,魏来对于徐陷阵的任何算计都决计不会放在心上,可经历这些日子与徐玥的相处后,他的心境却发生了一些,他自己也未有察觉到的细微变化。至少在魏来看来弄明白徐陷阵的心思,待会若真的有什么他意想不到的变故,他也好有所应对,免得让夹在中间的徐玥难做。

    他爹在世时便常说,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徐玥待他不薄,魏来自然要多为她着想。投桃报李,至少于此时此刻,魏来是如此将自己的心思归咎于此的。

    “但徐陷阵是什么样的人?我在宁霄城这三个多月的光景里可不止一次听过他物尽其用的美名,他定然得在这件事情上与你为难,尽可能的从你的身上挖掘任何可以动用的价值。”

    “前辈的意思是徐陷阵会以此继续威胁我?”魏来皱起了眉头,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初七一脸笃定。

    魏来见他如此,看向他的目光也愈发的凝重。而魏来的这般模样,自然亦是大大的满足了初七那股好为人师的虚荣感,初七又咳嗽一声,继续说道。

    “你看啊,这事情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你既然与那小妮子生米煮成了熟饭,徐陷阵此番见了你,肯定就得催着你们俩成亲,你说对不?”

    魏来虽然觉得生米煮成了熟饭这样的辞藻涌来形容他与徐玥之间的关系颇有些不恰当,但考虑到这应当是如今那些旁人最主要的看法,魏来也就暂时收起了辩解的心思。

    “应该……应该是吧。”魏来想到这里,不太确定的回应了初七的猜测。

    “这说到成亲,那学问可就大了。”初七得到魏来肯定答复之后,脸上的笑容更甚,他又言道:“你给他徐家多少聘礼,他徐家还你多少嫁妆,这其中都有讲究。以他徐陷阵的性子,保不齐会在这上面占你的便宜,没有我这当干爹帮你撑腰,你小子指定把自己给卖了都不自知。到时候落得一个倒插门,入赘徐家的名头,这九泉下,我可就真的没脸去见你爹娘咯。”

    本来还满心以为初七会说出些什么高论的魏来,听到这处不禁翻了个白眼,嘴里暗骂自己当真是甘心则乱,否则怎么会上了这满嘴胡话的家伙的当。

    魏来念及此处,顿时没了与初七再多言半句的心思,迈着脚步就要离去。

    “我给你说,这聘礼和嫁妆可是有讲究的,聘礼给的多,娘家人就会恃宠而骄,聘礼给的少,老丈人日后免不了……”初七却并未察觉到魏来短时间内的心态变化,他依然自顾自的在原地高谈阔论着,可说道一半,却发现魏来已经走出好远,他这才收了到了嘴边的话,赶忙一边唤着魏来的姓名,一

    边快步跟上。

    ……

    “你可别觉得你干爹在危言耸听,我给你说,当年你爹就是太心疼你娘,为了让你那外公应允他们的婚事,差点把自己的祖屋都给卖了。最后你猜怎么着?你娘成亲之后那叫一个恃宠而骄,从做饭到洗碗,从清扫房门到打理衣物哪一件不是你爹在干?”

    “这就是聘礼给得太多带来的后患,这可不是我瞎掰啊,你爹当年给我写的信里,七封之中有五封都是在为此向我诉苦。”

    “……”魏来听着初七在自己耳畔的絮絮叨叨,脑仁一阵发疼,他真的有些后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让这家伙在这个话题上打开话匣子,这就跟贪心的柴夫跟河神要金子铸成的斧子、孔雀一口吞了佛陀一般,得不偿失,又悔不当初。

    魏来几次试图打断对方的口若悬河无果之后,终于是收起了让初七闭嘴这样的妄想。他索性低着头,闷头赶路,想着早一刻抵达徐府,再以不认识初七为由,让他写家丁将初七拦在门外,这样的做法虽然不够地道,但总好过任由这家伙去到徐府后还一个劲的胡言乱语。

    打定主意的魏来脚下的步伐更快,可这一次他还没走出十步,涌街道另一边迎面而来的一道身影却正好与低头赶路的魏来撞了个满怀。

    双方都对于对方低头赶路的作为并无预料,一撞之后,魏来毕竟内力雄厚,身形一个趔趄,但好歹还是在此之后稳住。而迎面撞上之人便没了这等福气,身形一歪,便极为狼狈的栽倒在了积雪堆积的街道上。

    魏来心中有愧,赶忙伸手将那人拉起,嘴里亦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可那人显然是个暴脾气,一把拍开了魏来的手,一边自顾自的站起身子,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的言道:“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魏来的性子还算和善,不至于为些许口角便与人翻脸,他本想再道个歉,然后离去,可这时那人抖落了身上的积雪,魏来也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双方在那时皆是一愣,显然都未有料到彼此会出现在这里。

    “徐余年……”魏来唤出了对方的名字,那被对方蓄意报复,足足吃了三日“丰盛”大餐的怒火猛然涌上魏来的心头,他正要与之理论一番。

    可谁知他对面的徐余年看清他的模样之后,表现出了比魏来心中熊熊怒火还要激昂数倍的激动。他伸手一把便抓住了魏来的衣领,张开嘴,话还未出口,泡沫星子却已经溅了魏来一脸。

    “你可别以为恶人先告状,我就会原谅你啊!”魏来被他这番气势所震,暗觉不妙,为了找回自己的场子,他抢先朝着徐余年言道。

    可谁知徐余年对于他魏来的质问却毫无所感,反倒双目中怒火滔滔,于那时死死的盯着魏来,然后摇晃着魏来的衣领,大声吼道:“叫你早些来!你上哪去了?”

    “我姐就快被袁袖春那混蛋抢走了!”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开奖  新生彩票  极速快三登录  网信彩票平台  网信彩票网址  幸运快3开奖走势图  桔子彩票  吉利彩票开户  北京28平台  鸿运来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