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身合天地

第一百三十七章 身合天地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果。

    佛语有言,有因必有有果。

    因果相依相存,犹若阴阳,亦如日月。

    佛门以因果业报渡人行善,劝人向佛。所行之道,无非种其善因,而积其善果。

    众生万物,上至圣人仙佛,下至一草一木,皆有其因果。所谓因果既无贵贱,亦无亲疏。如父母为因,儿女为果,种树为因,成林为果。

    因果相连,斩其因便灭其果,灭其果便毁其因。

    父斩其因,子无其果,父不知其有子,子亦不知有其父。

    斩尘宫第一代宫主,天降之奇才,洞悉因果之道,斩除因果以求身无善恶业报,亦无凡尘牵扰。

    故可摆脱天地之桎梏,避万世之劫难,跳出三界,脱离五行。

    以求身与天合,心与道合。

    自此,修行日进千尺,有进无退。

    故曰大道在前,红尘当斩。

    ……

    魏来从睡梦中睁开眼,他的脑海中还在不断的回旋着那本他父亲所写的手札中所写的内容。

    他犹如惊醒一般蓦然坐起了身子,他转头看向身侧,徐玥正安然的睡在一旁的床榻上。魏来莫名长舒了口气,他想起昨日夜里与少女的对话,心底依然止不住有某些情绪翻涌。他当然明白徐玥所言的珍惜现在,把握当下。

    他无权去评判此言其中对错,但他却终究无法认同这样的理论。

    至少魏来还不想认命!

    他站起身子,走到床榻旁,注视着徐玥恬静的睡容,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一张极美的脸,不至于美得惊心动魄。却如山涧清泉,潺潺流淌,于心间叮当作响,缠绵回荡。

    一时间魏来看得有些发愣,有些不能自已。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缓缓的伸向少女的脸庞。

    当他的指尖触摸到少女的脸颊时,熟睡中的少女紧闭的双眸上睫毛轻轻一颤。

    魏来的心头一紧,触电似的的赶忙收回了手,然后转过身子,一把抓起了放在一旁的衣物,逃一般的快步走出了房门。

    待到魏来走远,侧卧在床榻上的徐玥睫毛又颤了颤,她的双眸似乎想要睁开,可最后却又在轻颤几下归于平静。只有双颊上在那时忽的有红晕隐隐荡开……

    ……

    聚灵塔中,磅礴的灵气上下翻涌。

    盘膝坐在阵眼中的魏来紧闭双眸,亦眉头紧皱。他的胸前,金光与血光交错,背后金色与黑色龙相游走。八十一道金线从他的胸前溢出,伸向远方。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金线中的能量波动极为紊乱又毫无规律可言,而魏来的额头上同样是大汗淋漓,显然这样的变化与此刻魏来的状况有着不小的联系。

    约莫百息的光景之后,魏来额头上的汗迹愈发的浓郁,他的身子也随之有了些轻微的颤抖。

    忽的,魏来的双眸睁开,聚灵塔内翻涌的灵气暂歇,那各色交织的光芒收敛,八十一道金线也随即消散。

    魏来于那时叹了口气,心里暗暗苦笑自己的心境终究还是比不得说书先生们的故事里的那些可以处变不惊的大侠,他免不得还是得对徐玥的处境耿耿于怀。

    这让魏来有些烦躁,他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好生修行过了,毕竟摆在魏来面前的麻烦可远不止归元宫之事,况且换言之,无论是怎样的麻烦,想要应付终归得靠手里的拳头,而非没日没夜的杞人忧天。魏来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强提起一口气,沉下了自己的心神,便要再次运转体内气机进行修行。

    但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将开始的翰星大会,老蛟蛇的虎视眈眈,徐玥即将面临的遭遇,甚至孙大仁等人之后的去向,这些问题一股脑的涌动在魏来的脑海中,搅得魏来心烦意乱。以往魏来或还可暂时压下,但徐玥的

    变故却像是一根被点燃的引火索一般,让这些魏来即将面临的麻烦再也镇压不住。

    他毕竟只是一个堪堪十六岁的少年,无论平日里装得多么沉着冷静,但终究也会因为各色的麻烦而心烦意乱,尤其是当那些他根本无法应付的麻烦来临时,他也会为此苦恼,为此惶惶不安。

    但与大多数与他一般年纪的少年不同的是,魏来懂得强迫自己去做那些很难却又必须去做的事情,就像他日复一日跪拜老蛟蛇的那六年一般,当他明白那是他复仇所必要的事情后,无论多难,他都能狠下心来去麻痹与强迫自己。

    只是眼前想要沉下心神去修行,单靠决心是并无法做到的事情,毕竟有的时候思绪这样的东西,本身便是因为它的“情难自已”,所以才会让那么多人在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魏来再反复尝试了几次,依然无法做到完全沉下心神之后,不得不再次皱眉睁开双眼。

    他的眉头紧锁,暗觉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魏来在脑海仔细思索着自己可曾有记得些什么聚气凝神的法门,可这样的念头本身就带这些病急乱投医的味道,魏来又哪能凭空想出些这样的法门。

    但有道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魏来不是愚者,但一番思虑下来,也并非一无所获——他想起了在数月前,乌盘城内的那场大战,那时为了让魏来的实力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提升,以此尽可能多的承受关山槊的力量,以此对抗当时的午盘龙王。而关山槊便用自己的本源之力,强行让魏来进入了只有八门大圣才能进入的修行状态——身合天地!

    在那种状态下,修士物我两忘,却又能清晰的感受到天地间的一切,从空气中的一粒微尘,到百丈外一只蜜蜂煽动的翅膀扬起的轻微气流,都逃不过他们的感知。其吸纳灵气的速度,以及对敌时的感知都会变得极为敏锐,是一道对于圣境修士来说极为重要却又人手皆能施展的法门。

    而按理来说,圣境之下的修士是难以进入这样的状态的。

    可魏来毕竟在关山槊的帮助下感受过那样的状态,他念及此处,便索性再次沉下了心神,一边回忆着那时的感受,一边试图模拟出那身合天地的奇异状态。

    这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身合天地这般的状态本就是玄之又玄的东西,严格来说它并非法门,也非神通,而更像是修士推开第八道圣门之后,天地伟力反哺其身从而令圣境强者自主领悟到的东西,世间不乏有人尝试过在圣境之前去模拟与获取这样的“法门”,但最后都无一例外铩羽而归。

    但此刻的魏来并不知晓这样的事情,只是将之当做解决自己眼前所遇到的麻烦的一种尝试。

    况且他也并不期望自己能够完全做到身合天地的状态,只是想要让自己能从那纷乱的思绪中暂时恢复过来,不影响自己的修行。不过即使对于这样的尝试的期望并不高,可魏来在尝试模拟之后,得到的结果却依然不如人意——无论他如何去回忆当时进入那“身合天地”状况的过程,也一步步试图将那个过程模拟出来,可最后却依然难以真的进入那种物我两忘的状态,甚至可以说,一点门径都未有窥探道。

    但唯一让魏来欣慰的是,大抵是因为专心去尝试这样的事情,他之前烦躁的思绪反倒平静了不少。虽然这有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味道,但魏来倒并不介意这南辕北辙的结果。他的思绪一沉,想着如法炮制再尝试几次这身合天地的办法,以此来稳定自己纷乱的心神。

    为此,他愈发仔细的回忆起当时进入那身合天地的状态的整个过程,然后便催动着自己体内的力量,模拟着那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做到事无巨细,亦不放过每一个他能够回忆起来的细节。

    而越是如此做,魏来发现自己的心神便越是沉淀与宁静下来。他陷入了某种他自己都难以言明的状态之中,他的双眸缓缓

    闭上,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之前体内暴躁的气息也随即平复下来。那不断模拟身合天地状态的过程在他体内来回运转,就像是某种古怪的功法一般。而随着这样的运转,他胸前的神门忽的自主亮起,血色与金色的光芒交错,那光芒闪烁的轮盘中佛魔之相猛然浮想。

    佛陀闭眸沉目,恶神龇牙咧嘴。两色光华在二者之间来回流淌,一股浩然的气息从那佛魔之相中荡开,将魏来笼罩其中。

    魏来在那光华的映照下,脸上的神情愈发的静谧,宛如陷入熟睡一般。体内那模拟身合天地的“功法”的运转变得愈发的迅速,没完成一次那样的模拟,就像是一道功法被运转了一个周天一般,弥漫在魏来周身的那股浩然却又不明根底的气息便愈发的浓郁。

    转眼近一个时辰的光景过去,那股气息似乎抵达某种极限。

    就在那时,他身前神门中那半边佛陀之相,猛地抬起头,佛陀紧闭的眸子睁开,璀璨的金光从他眸中爆射而出,将这聚灵塔笼罩在那万丈金光之中。

    叮!

    魏来的脑海中那时响起一声脆响,宛如夜风忽起,风铃摇晃。

    魏来的身躯一震,双眸缓缓睁开。

    他看见了漫天闪烁的金光,也看见了灵台内翻涌的灵气。画面恍若静止,金光在四溢,灵气在翻腾,却都停在那一刹那。

    还不待魏来从眼前诡诞的画面中反应过来,他眼前的景象忽的一变……准确的说是猛地放大,他看见了金色的光粒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在他眼前铺散开,朝着远方延伸、拉扯,然后无限的蔓延,形成了那照亮整个灵塔的金色的光芒。他看见青色的微粒在空气中翻涌、碰撞、游离、跳跃,它们相互吸引又排斥,有如同被某种力量牵引一般铺天盖地的涌向某一处,那是一道道巨大的无垠黑洞,他密密麻麻的偏布各处,将那些青色的微粒吸纳其中,青色的微粒在这样的吸纳中化为了青色洪流,汹涌激荡,奔流不息。

    魏来一愣,他忽的反应了过来,这些青色的洪流,便是这聚灵塔中源源不断的灵气,这那些无垠的黑洞则是他偏布周身的毛孔。

    源源不断的灵力被以快得惊人的速度从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中涌入他的体内,在他的体内,被吞龙之法飞速转化为他所需要的力量。这吞噬的速度比起他平常要快出数倍不止,而最让魏来诧异与恍惚的是,而整个过程他的身体就好像自主运行一般,魏来根本没有用心神加以驱动……

    不对!

    想到这里的魏来忽的意识到并非如此,他并非没有驱动自己的身躯去吞噬转化这些的力量,而是他只分出极小一部分心神便完成了吞噬灵气转化力量的修行,那极小一部分心神着实太过细微,以至于魏来并未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而在反应过来之后,魏来的心中猛地一颤,这时他的心神变得极为强大,似乎已经到了可以一心数用的地步,并且相互之间并无干扰。

    他可以分出一部分心神去推演那些他即将遇到的麻烦,思索可能的解决之道。

    他亦可以再分出一部分心神,去回味初七授予他的那本名为《殃》的剑阵,将其中的诸多他不解之处,放在心头,反复琢磨,甚至在短时间没有进展之后,魏来可以直接耗费一些精力直接唤出那几只从宋斗渊手中夺来的孽灵,让他们在自己的催动下演练剑阵,更为直观的去琢磨推敲这剑阵之中的奥妙……

    而最后剩余的些许心神,魏来干脆将那本放在怀中许久的《天罡正经》掏了出来,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开始沉心背诵那《天罡正经》中生涩难懂的内容。

    而这一心四用,非但互不干扰,反倒每一件都比起之前事半功倍。

    到了这时,魏来才恍然明白了些什么……

    他似乎在那诡诞神门的帮助下,误打误撞的真的进入了那只有圣境大能才能进入的身合天地之境……
友情链接:彩8彩票  188体育  如意彩票平台  极速赛车网  163彩票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  乐米彩票  成功彩票官方网站  秒速快三官网  全中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