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魂乘风归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魂乘风归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袖春的面色平静,甚至嘴角还隐隐带着些许笑意。

    那一副春风和煦的样子,像极了书中的翩翩君子。

    “韩统领这是做什么?”身旁那黑狼军的统领的怒斥让袁袖春那一脸笑容忽的收敛,他皱起了眉头,朝着名为韩觅的黑狼军统领喝道。

    韩觅闻言,顿时一脸的惶恐,赶忙低首退了下去。

    袁袖春这才笑眯眯的看向翰星碑诺大的台阶下,以萧白鹤、宁陆远以及徐陷阵为首的三霄军众人,嘴里又肃然言道:“三霄军曾为我大燕立下过汗马功劳,我大燕如今之太平盛世,是三霄军英烈们用刀剑与血肉拼杀出来的!三霄军岂会谋反??”

    袁袖春这忽然转了性子的言辞,并未让台阶下的众人心情好上半分,尤其是萧白鹤三人更是眉头紧皱,神情肃穆。

    袁袖春说完这话,自然也将萧白鹤三人此刻脸上的神情尽收眼里,他微微一笑,眯着眼睛盯着三人问道:“三位统领,在下说得对吧?”

    萧白鹤三人静默了一会,周围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的百姓们也大抵从这番看似恭维的对话中闻出了一股浓重的火药味,纷纷静默了下来,方才还人声鼎沸的翰星榜外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时落在了这三位手握宁州军权的三霄军统领身上。

    “呵呵,殿下与陛下厚爱三霄军,这些年来多有抚恤,三霄军上下感念此恩,亦绝无二心。”大抵也是觉得这般拖下去并非良法,三人之中的徐陷阵在那时迈步而出,朗声言道。作为三霄军统领中平日里做派最为豪爽的那位,看似厚道的徐陷阵说出来的话却是将这绵里藏针发挥到了极致。

    这话里的逻辑,但凡了解些许这些年大燕朝堂所作所为之人,便会读出其中味道。毕竟徐陷阵所言之中说得真切,是因为朝堂的关照,三霄军方才感恩戴德,绝无二心,而若是没了那所谓关照,那三霄军会做什么,不做什么,便谁也说不清楚了。

    袁袖春当然也明白徐陷阵话里的玄机,也知道自己想要逼迫对方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些承诺的举措并未得逞。不过他也并不将之放在心上,微笑着便再言道:“既如此,三位便带着众将士好好观礼便是。”

    徐陷阵眉头皱起,正要再言说些什么,可身旁的萧白鹤却猛地迈步而出,走到了他的身侧,盯着袁袖春便问道:“敢问殿下要让我们观何礼?”

    大概是经历了前些日子胡素白之事的缘故,萧白鹤也算是彻底与太子还有金家撕破了脸皮,虽然不知道萧大统领的后路准备的如何,但此刻他追问袁袖春时,看上去倒是底气颇足。

    “不是已经在请帖上写得清清楚楚,为翰星大会揭榜,阁下是养尊

    处优久了,连字都不认识了吗?”袁袖春身旁的那位韩觅再次寒声言道,比起萧白鹤那本就不善的态度,韩觅的语调愈发的幽冷,带着一股毫不遮掩的嘲弄意味。

    “翰星大会的揭榜被州牧定在十一月,距现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忽然提前了一个月,我们怎么没有接到州牧大人的手谕呢?”萧白鹤又问道。

    “放肆!太子在此,哪还需要什么州牧手谕?”韩觅怒斥道。

    “呵呵,这位大人说笑了,能有太子殿下亲至为宁州的翰星大会揭榜自然是宁州百姓的福分,有无州牧手谕倒也无甚重要。”徐陷阵笑眯眯的言道,一副和事佬的老好人架势。

    “那既然如此,三位统领带着兵马来此是何缘由?就不怕冲撞了殿下……”韩觅又问道。

    但话才出口,一旁的袁袖春便伸手将之打断:“韩将军这是什么话,三位统领想必是担忧我的安危故而带兵前来,何来冲撞一说,既然到了,那便请诸位将士一同观礼吧。”

    袁袖春依旧满脸笑容,一副与民同乐的贤德之相。

    说着袁袖春便转过了身子,便要继续顺着翰星碑前那长长的石阶迈步而上,继续被这领着大军到来的三霄军所打断的揭榜仪式。

    “恐怕殿下今日还没办法揭榜。”可他的脚步方才迈出,之前一直沉默的宁陆远却也在那时迈步走到了徐陷阵与萧白鹤的身侧。

    三位三霄军的统领少见的再次聚首,并且看这模样,大有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架势。

    而袁袖春更是在那时驻足转身,看向走出的宁陆远,之前他一直在自己脸上强撑出来的冷静与笑意在那一刻终于有了些许将要分崩离析的趋势。在接连经历了胡素白之事与求亲失败之后,宁州的三霄军,对于袁袖春来说唯一还存在被他拉拢可能的便只余下了宁陆远所代表的青霄军,并且在于此之前,袁袖春便通过首辅周阁老与宁家多有接触,也是此前他最后把握拉拢的一方。可如今,宁陆远的行径却无疑是在告诉袁袖春,他亦选择了与袁袖春决裂的道途。

    这也意味着袁袖春在宁州的谋划还未开始,便已经趋于崩盘,袁袖春如何能够还继续保持镇静。

    他死死的盯着宁陆远,好一会之后方才咬着牙低声问道:“宁统领,此言何意?”

    宁陆远好似没有听出袁袖春那语调中所裹挟着盛怒,他拱手躬身,态度恭敬,语调平静的言道:“敢问殿下,请帖中殿下所言要请天阙界高人所行之事可是当真?”

    袁袖春显然早已料到了对方的这番质问,但他更明白,随着宁家的背离,他在宁州已无能够布局谋划的棋子,想要获取与金家对抗的力量,他身旁那两位天阙界的门徒

    是他必须要讨好与笼络的对象。这样思虑着,袁袖春的心意已决,他点了点头:“自然不会有假。”

    “那殿下可清楚所谓的山河图对于宁州到底意味着什么?”宁陆远又问道。

    山河图三字一出,周围之前尚且不明所以的百姓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呼,而这样的惊呼并未在响起之后归于宁静,反倒是在于此之后惊起一阵阵愈发绵绵不绝的窃窃私语。

    袁袖春当然明白那些因此而响起的议论,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到底是何缘由,但走到这一步,他岂能回头?

    他的面色一沉,盯着那些目光,决然言道:“自然知道。”

    “看样子殿下确实已经想得很明白了。”宁陆远瞥见此景,脸色一暗,莫名的长叹了一口气。

    而他身后的三霄军似乎从这话里听出了些什么东西,纷纷将手按在了各自腰间的长刀之上。

    袁袖春面色一变,周围那些黑狼军们也下意识的握住了各自的刀剑,目光警惕的看着身下数以千的计三霄军。

    “怎么?你们打算抗命?”袁袖春不免有些紧张,但却强撑着自己周身的气势,喊声问道,可他眸中此刻闪烁着的光芒却已然将他内心的惶恐暴露无疑。

    叮——

    他此言一落,一道浩大绵长的雨幕之音荡开,三霄军腰间的长刀在那时尽数出鞘,数千道耀眼的光芒亮起,将整个翰星碑前照耀得恍若白昼。

    “保护殿下!”韩觅也算是纵横沙场多年的老将,见此情景根本来不及多想,便于那时高声喝道。

    只是他此言方才作罢,众多黑狼军也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刀剑,严阵以待之时。

    为首的萧白鹤三人却是猛然单膝跪下,高声言道。

    “宁州疆域,乃三霄百万先烈所铸。”

    “三霄有誓,三霄在世不负三霄。”

    “殿下既欲亡宁州,便请殿下先……赐死我等。”

    而后,他们身后台阶下的三霄军甲士亦随之齐刷刷的单膝跪下,他们手中那曾指向环视大燕之虎狼、之仇寇的长刀被他们架在了自己的颈项上。

    他们朗声言道,决然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宛如惊雷,宛如潮水。

    他们说:“请殿下赐死!”

    “请殿下赐死!”

    “请殿下赐死!”

    ……

    那声音于这翰星碑前来回响彻,久久不息……

    就像是这六十载春秋以来,百万游荡于关外未得安息的三霄阴魂,在借着风与雪,乘着月与夜,来到此间,质问眼前的皇子与整个大燕天下……
友情链接:og真人平台  秒速赛车官网  南方双彩网  天王彩票  快乐赛车登录  ag奔驰宝马  宏发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非凡彩票  澳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