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狮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 狮子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翰星碑前,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山河图到底对于宁州意味着什么,对于在场的百姓来说,不见得人人都能理解这其中的可怕与祸端。但无论是三霄军的以死相逼,还是此刻静默下来的场面都无疑是在告诉这些百姓们,眼前的事态的严重性。

    “这怎么办?难道要真的自裁?”孙大仁皱着眉头看向身旁的魏来,他当然同样也摸不清山河图到底是个啥玩意,又为何会让这些三霄军不惜以死相逼。但在他的逻辑里,跟魏来有过过节的袁袖春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好人,那他做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是好事,与之相对的三霄军自然就在行一件天大的好事。故而此刻他这般说着,目光之中不乏忧虑之色。

    “宁州这些年来,昏招不断,我以为是江浣水妇人之仁,如今见这三霄军,才知是蛇鼠一窝。”魏来还未来得及回应孙大仁,倒是一旁的初七抱手于胸前,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对着跪拜于地的三霄军们评头论足。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这话出口,推着自家阿姐的徐余年顿时不满的高声怒斥道。此刻他的父亲已经赤霄军正遭遇天大的麻烦,以徐余年的性子,又岂能任由初七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在旁说三道四。

    初七耸了耸肩膀,对于徐余年的愤慨视而不见,反倒继续慢悠悠的言道:“就是我远在天罡山也听说过袁家这些年来的削藩之举,在他袁家心底,三霄军是他们打鸟的良弓,猎兔的走狗。如今鸟尽兔死,他袁家恨不得早一日折弓烹狗,三霄军却还以死相逼,此举说是正中下怀却也不为过。你说三霄军此举算不算得蠢?”

    “你!?”徐余年怒目而视,就要发作,却被他身前的徐玥伸手拉住。看得出,徐玥在徐余年的心中还算颇有威信,徐余年虽然依然满脸不忿,却终究暂时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

    “不过你放心,三霄军就是再蠢,应该也蠢不到真的自裁,若真是如此,三霄军我看以后也不用叫三霄军了,改命三傻军吧。”初七却显然不懂得这见好就收的道理,反倒颇有些故意激怒徐余年的意思。

    徐余年毕竟年轻气盛,听闻这话方才被他压下的怒火在那一刻又蹭蹭的往上涌,几乎就要到了压制不住的地步。

    ……

    而这时,已经走到了翰星碑前的袁袖春,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就要按在那翰星碑上。

    这是翰星大会揭榜仪式必经的过程,而身为大燕的太子,也只有通过接触翰星碑,方才能将护佑自己的大燕气运注入翰星碑中,从而去改变翰星碑内早已被铭刻好的规则,而一旦他的手触摸到翰星碑,那一切便会成为定局。

    宁陆远三人对视一眼,眸中的神色凝重,他们可比这些一心看热闹的寻常百姓们可清楚太多,一旦山河图之事成了定局,对于宁州来说,那便是灭顶之灾。三人的心思一沉,那架在脖子上的刀缓缓方向,杀机却于那时涌现。

    这是一个很困难却又很简单的选择。

    反与不反。在自从楚侯死后的十多年来,这个问题曾不止一次在深夜中浮现在三个男人的脑海。先辈堆积下来的忠义之名,大燕四州之地的生灵涂炭,以及连同三族在内,数以万计的将士前途,都是他们难以衡量得清的东西。如今的宁州与三霄军早已在十余年的蚕食间薄弱不堪,反是死路一条,不反,以大燕朝堂先是乌盘龙王后是山河图的做派,似乎也并不打算给宁州半点活路。

    三位经历了最混乱年代,也见识过宁州风云变幻的男人,似乎在这时得到了些许答案。

    他们的身子缓缓站起,握着雨幕的手因为用力过猛,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们起身,身后的甲士们亦起身。

    他们握刀,身后的甲士们亦握刀。

    他们朝着台阶上那位有龙相相护的男人杀去,身后的甲士们亦紧随其后,就像数十年前那些三霄军追随他们的先人一般,刀锋所指,生死无惧。

    只是,那些曾经面对仇寇的刀刃,此刻却伸向了他们曾忠心护卫的君王。

    可歌可泣,却又亦如初七所言……更有些可悲。

    韩觅眯起了双眼,这是他预料中的事情,他的手伸出,张开,七道神门在他周身浮现,一头黑狼、一尊神魔、一柄刻满鬼怪的长刀浮现,无数身着黑甲的甲士从人群中跃起。天阙界的那位左先生也迈步上前,他的黑袍鼓动,比起韩觅更加狂暴与强悍的气息自他的体内溢出。

    就在双方眼看着就要冲撞在一起的瞬间,也在袁袖春伸出的手就要碰到那翰星碑

    的石碑的刹那。

    一阵似有若无的风忽的吹过。

    这当然是糊涂至极的措辞,可事实上,在那时确实有一道并不存在的风,忽的过境,悄无声息的越过了所有人或诧异或惊恐或愤怒又或得意的脸,然后它扬起了那件橙色的长衫,鼓动其那橙衫外利落的马尾。

    于是乎,昼明夜尾出鞘,白与黑交织的锋刃割开杀声震天的场面,雪白的夜尾横在了男人的手与漆黑的翰星碑前,而漆黑的昼明则被架在了女子雪白颈项上。

    “橙儿?!”袁袖春一愣,那因为某些狂热的念想而通红的双眸,在望向身旁的橙衣女子时,恢复了些许清明,但清明之后,却是更多的不解与愤怒。

    “殿下!此事遗臭万年,万不可为!”阿橙低声言道,脸上的神情悲戚,嘴里的语调决然。

    “他们要反!你也要反吗?!”袁袖春高声怒斥道,眸中的神色愈发的张狂与炙热。

    面对袁袖春几乎失心疯一般的质问,阿橙脸上的神色平静,她盯着眼前那双充血的双眸,言道:“阿橙的命是娘娘给的,阿爹的尸骨是娘娘帮忙收的。天下所有人都会反殿下、害殿下,唯独阿橙不会。”

    袁袖春听闻这话,目光忽的转向那已经被阿橙架在了颈项上的长刀,他压低了声音问道:“若我一定要这么做呢?”

    他说着被昼明阻隔的手又往前伸了伸,似乎是想要挣脱阿橙的阻拦。

    “阿橙的命是殿下的,阿橙若是无法拦着殿下往死路上走,那就让阿橙先行一步,去泉下,向娘娘恕罪吧。”阿橙这样说罢,架在她颈项的长刀被她微微用力,一道血痕就此浮现。

    袁袖春瞥见此景,不免心头一紧,他终究在那时还是有了些动摇。

    “我……”袁袖春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

    “你说你在泰临城受金家左胁迫,一身报复本事无从施展。来了宁州就要一展拳脚,怎么?到头来还是要听他人之言,就这本事,我看不如将你这太子之位还给你弟弟得了,反正都是受人钳制的傀儡,不是吗?”可这时,那站在一旁,从这场变故开始以来便一直缄默不语的那位天阙界少女忽的张开了嘴,用她清脆甚至有些稚嫩的声音,轻声言道。

    这话一出,无疑戳中了袁袖春的软肋,他眸中再次泛起红光,那分明有所软化的他态度于那时再次变得坚决。

    “我是大燕太子,勿需你来教我行事!”他这般低语道,一把拍开了拦在他身前的长刀,伸出的手就要再次按向翰星碑上。

    翰星碑的台阶下,黑狼军与三霄军眼看着就要短兵相接,周围的百姓们没了一开始看热闹的心思,惊呼着便要逃窜,袁袖春的手缓缓的按向翰星碑,这一次,似乎再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这位太子殿下的决意。

    绝望之色终于漫上了阿橙的眉梢,她的性子刚烈,没有诸如三霄军那般的顾虑。

    素来言出必行的阿橙在那时几乎没了半点犹豫,她握着昼明的手猛地一紧,就要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那是决然的一刀。

    对于阿橙来说,她并不留存任何的恐惧与不甘。

    她说她的命是凌照娘娘给的,现在她将这条命还给她的儿子,这很公平,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很公平。

    她等待带着昼明割开喉咙时的薄凉,与鲜血奔涌出她颈项时的炙热。

    她想起了很久之前,他爹曾对她说过。

    楚家的人,生来与刀为伴。

    握得住刀,就握得住自己的命。

    她爹终究在泰临城一道接着一道的诏令下放下了自己的刀,然后,他便丢了自己,也丢了整个楚家的命。

    而现在,她握着当年她爹握过的刀,准备了解自己的命,自己那条本该死在十多年前,却幸运又不幸的被捡回来的命。

    她觉得她爹说得不对。

    刀和命不一样。

    每个人都可以握住自己的刀,但却没有人能握住自己的命。

    她坦然接受某些即将到来的命运。

    但命运却在那时拒绝了她的“皈依”。

    ……

    就要割开她颈项的昼明忽的倾斜,某种巨大的力道袭来,将那把她到死都依然紧握的刀从她的手里拉扯了出来。

    阿橙有些恍惚,她抬起头看向头顶,却见昼明飞向穹顶。

    然后一声声惊呼响起,阿橙转过头,看向台阶下,无论是黑狼军还是三霄军,都在这时有了与阿

    橙一般的遭遇,他们手中的刀剑都被那股忽然涌出,又强大无匹的力量所牵引,纷纷脱手而出,飞遁向了天际,悬在了半空中。

    所有人在那时都是一脸的惊魂未定,亦都在那时抬头看着天际。

    左鸣的眉头皱起,论修为他是在场众人之中首屈一指的存在,他显然从这番变故中感受到了更多,他抬头看向天际,眉宇间的神色凝重。

    而萧白鹤三人也在那时抬头看向穹顶,他们顶着那悬着半空中的刀剑,眸中的神色变幻,似乎与左鸣一般都在那时感受到了一些东西,但不同于左鸣此刻眸中的震惊与凝重的是,三人的眼中闪动着的是眸中炙热的期待与对于那期待未有得到确定前的惶恐。

    “这是……”孙大仁哪曾见过这样的场景,他抬头看着脸上写满了毫不遮掩的震惊。

    周围诸如龙绣徐余年之流亦都依然,只有那位初七平时着前方,双手环抱于胸前,嘴角却忽的上扬似笑非笑。

    坐在轮椅上的徐玥转头看向一旁的魏来,二人的目光对视,大抵都从对方的眸中看见了一样的神色,二人的心思想通,勿需多言都明白了对方所想与自己如出一辙。魏来更是那时低语道:“他来了。”

    ……

    袁袖春当然也感受到了这般异样,他回眸看向身后,神情张扬,他朗声言道:“大燕太子在此!何人放肆!”

    半空之中刀剑摇曳,却并无人回应他的怒斥。

    袁袖春眸中煞气涌动,他猛地一跺脚,身后的龙相身形猛然陡增数倍,金龙仰天长啸,一股帝王闻言荡开,席卷全场。

    “大燕护国阴神何在,听我敕令,捉拿逆犯!”

    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此言一落,他背后的龙相再次仰天长啸,随即已入夜幕的穹顶之上,有数道如星辰一般的璀璨光芒亮起,那些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亮,也愈来愈近,转瞬便裹挟着无边的威势,如流星坠落一般,带着巨大的轰响落在了袁袖春的身侧。

    那是足足八道身影,亦分立袁袖春身侧八方,皆身着金色甲胄,背负刀剑枪戟,他们单膝跪拜在地,落地之处的地面裂开如蛛网一般的裂纹。

    “御前八将拜见殿下!”那八道身影朗声言道,此言一出,周围那些被刀剑悬空的异象所吸引的百姓们听闻此言纷纷发出一阵惊呼。

    御前八将是大燕太祖亲自册封的八位开国重臣,将之身为引入祖庙,以为护国阴神,即使到了近百年后的惊天,御前八将的后人依然在大燕朝堂中拥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而作为大燕祖庙中少有的异姓阴神,御前八将的实力自然勿需言说,再没有帝王手谕的情况也只有当朝太子能有权调动……

    “去!于我拿下那故弄玄虚的恶徒!”袁袖春怒斥道。

    “是!”

    那八人低声应道,随即站起身子,面朝那刀剑悬空的天际,他们背后金色的刀剑枪戟于那时被他们取下,纷自握在手中,浩大的气势自他们体内荡开,金色的光芒暴起,化作八道巨大的光柱直冲天际。

    “何方魑魅魍魉!藏首宵小!速速出来受死!”八人于那时同声厉声喝道,那八道金色光柱如得敕令一般猛然绽开一股浩大的气息,弥漫涌向那漫天悬空的刀剑。

    而就在金色的光芒蔓延触及到那刀剑的边缘时……

    吼!

    一声长啸从远处传来,漫天的刀剑锋芒一转,纷纷指向地面上的八尊阴神。

    而随着这声怒吼的音浪袭来,那八尊阴神,身形摇晃,竟有些摇摇欲坠之感。身为护国阴神的八人互望一眼,都从彼此的眸中看到浓郁的震惊之色,他们的面色一沉,再次喝道:“何方妖孽,可敢现身一见!”

    翰星碑前的衡珞街上拥堵慌乱的人群在那时忽的停止自己的躁动,百姓们开始极有序的朝着两侧退开,像是要给某些人让出一条道来一般。

    那八尊阴神也似有所感,在那时顺着那条人群自觉让开的通道望去。

    他们看见了一道佝偻的身影,弯着腰,负着手,慢慢悠悠的朝着此间走来。

    忽起的夜风扬起了老人长长的胡须与鬓角的白发,他抬起头笑眯眯的将自己的目光与那八尊阴神对视。

    阴神们的身躯随即一颤,在那一瞬间,他们恍惚看见了老人佝偻得有些孱弱的身躯背后,有一双巨大的眸子正透过夜色与风雨,穿越时间与空间,从千年以前又万里之外注视着他们……

    那是一双……

    狮子般的眼睛。
友情链接:恒大彩票平台  致富彩票  恒大彩票平台  618彩票  众彩彩票平台  幸运赛车官网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9彩彩票平台  博悦彩票平台  3d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