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仅此而已

第一百四十五章 仅此而已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沉眸,凝神,吸气,然后伸出手,推开了门。

    门中,老人早已站起了身子,佝偻着背脊,站在书架与书桌之间笑眯眯的盯着魏来。

    “来了。”老人说到。

    “嗯。”魏来点了点头,回应有些沉闷。

    老人出奇的有些手足无措,他在原地愣了愣,数息之后方才又问道:“吃了没?要我让下人弄些……”

    老人的提议显得有些突兀又无逻辑,像极了一个给予表达善意却又无从下手的孩子。

    “不用。”魏来还是果决的拒绝了这份善意,倒并非他有意为难,只是多年来积攒下来的生疏,让他出于本能,甚至下意识的便拒绝了老人的示好。而这般不假思索的言语,也让魏来在出口之后,暗暗有些懊恼。为老人不同领域印象中的笨拙,也为自己心底忽然升起的恻隐。

    被打断的老人又是一愣,好一会之后方才点了点头:“也好。”

    他这样说罢,又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木椅,言道:“坐吧。”

    魏来依言坐下,老人则慢悠悠的从自己的书桌上取来一壶茶水,来到魏来的跟前,为他倒上一杯,自己亦在魏来身旁坐下,嘴里言道:“雪来春,产于北境东部的茶树。早年我曾有幸得到过几株,便移栽于体府中。但燕地气候终于与北境东部相差甚大,几株雪来春到最后也只有一株存活。这可是燕地不可多得的好茶,市面上已经买到了三百两一两。你娘的性子跳脱,从来都不喜这读书饮茶,可嫁给你爹之后,却忽然转了性子,时不时便问我讨要这茶叶。”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顿,他看向前方,浑浊的眼眶着似乎有某种深邃的色彩闪过。他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放在唇边轻抿一口,又才言道:“后来我才知道,是你爹太喜资助他人,又不善管理家中财物,这才致使家中入不敷出。你娘呢?刀子嘴豆腐心,骂你爹最多的是她,可心疼你爹最多的也是她。”

    “雪来春就这样被她以各种由头拿了去,变卖了钱财,暗地里帮你爹填着窟窿。”

    “也是六年前出了那事,我那一株雪来春没了你娘的祸害,老头子我才又有了喝到这人间极品的机会。”说着老人又饮下一口茶水,唇齿蠕动,一幅回味无穷的享受模样。

    若是放在几年前,江浣水说出这样的话,魏来恐怕得勃然大怒,当场便要摔碗掀桌,然后指着江浣水的鼻子便骂道:“我爹娘的命难道还比不过你的一株茶树?”

    但现在的魏来或是经历了一些生死,也见过了许多他以往不曾见过的人与事的缘故,他多少能够听出一些江浣水话中隐晦却又浓郁的思念。

    “他们就葬在乌盘城西边的山丘上,若是真的思念得紧,你可以抽空去看看的。”魏来低声说道,大概是声音被他压得太低的关系,一时间很难由此判定此刻少年的心情。

    老人闻言,少见的一愣。但却并不回应魏来此问,而是有些奇怪的

    问道:“怎么忽然愿意让我见他们了?”

    魏来耸了耸肩膀:“你自己也说了,我爹心善,我娘心软,我再怎么不喜欢你,但他们我估摸着应该已经原谅你了。那是他们自己的安息之所,他们既然不介意,那我这个当儿子当然也没什么好介意的了。”

    说道这处,魏来又顿了顿,补充道:“当然,我只是指在看他们这件事情上。”

    江浣水笑了笑,那样的笑容牵动起了他脸上满是褶皱的皮肤,就像是一张放坏了的柚子皮,并不好看。

    而后,他忽的站起了身子:“你来这里,是为了山河图的事情吧?”

    魏来倒也不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思能瞒得过在大燕官场沉浮近六十年的江浣水,他索性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关心此事。”江浣水却发问道。

    魏来皱起了眉头,不解道:“什么意思?”

    “以你的修为想要挤入此次翰星大会的前三百名,并不困难,山河图洞开于你来说应当还算得上是一份机缘。你有什么立场来担忧此事?”江浣水挑眉问道。

    “山河图一出,宁州气运会被……”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他有些恼怒于老人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声音在那时不觉间大了几分。

    但这话方才说道一半便被江浣水所打断。

    “宁州气运会被掠夺一空,这样一来,乌盘江里的那条蛟蛇想要登临昭月正神之位,以身化龙的计划便会被继续耽搁拖延下去,这难道有什么不好吗?”江浣水这样说着,又一次笑眯眯的看向魏来。

    魏来的面色一沉:“若化身恶龙,才能屠戮恶龙,不过是换个人来做那头恶龙,那又有什么意义?”

    “这话是谁教你的?”

    “虞家的小侯爷?还是天罡山的哪二位?又或者……”江浣水说着,脸上挂起了意味不明的笑意:“亦或者是那位前朝阴神?”

    魏来的心头一震,虽然那日在见识过暗霄军强大的情报能力后,魏来便隐约觉得他在乌盘城这些年的境遇恐怕也极有可能以某种他自己都无法知晓的方式被眼前的老人所知晓,但当老人吐出这句话时,魏来的心底还是免不得有惊骇与……怒火翻涌而起。

    但他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尽可能平静的看向老人言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六年前要看着他们死去,哪怕你知会一声,现在他们也不会只能躺在一座连姓名都不能被刻上的土丘之中!”

    来之前,魏来不止一次的在心底暗暗告诉自己,不要再在过去的事情上多做纠缠,他的爹娘已经死了,说得再多,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而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做任何事情对于魏来来说都是毫无意义。

    但可惜的是,与这世上大多数的事情一样。

    道理

    这东西永远是说得容易,做得却无比困难。

    他当然不会谅解自己的外公会在六年前作壁上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与女婿是在遥远的乌盘城。但他却可以揣测,或许是自己的外公在当时也有些不得已的理由,譬如他不曾知晓此事,又譬如他只晓得太晚……

    可现在,老人简单的言辞中便已经透露出了足够的讯息。他有能力知晓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乌盘城中发生过得一切,以某种魏来无法知晓的手段。那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尝试着去做些什么?哪怕知会一声,现在或许他的爹娘就不会躺在那土丘内。

    而那场六年前的大水也不会成为魏来以后的每个深夜中,令他辗转反复难以入眠的梦魇。

    甚至,在此时魏来方才意识到,他怀揣着不曾表露的怒火敲开这州牧府的大门,实际上亦是因为他还是从未从对眼前之人的怨愤中走出的缘故——他也曾问过吕观山,为什么他的外公会对此无所作为。那个男人面对这个问题语焉不详,只是说有些事,非人力可达,师尊亦有师尊的苦衷。

    魏来将之下意识的归咎于江浣水或许需要顾全大局之类的有缘,毕竟哪怕对其心存怨恨,魏来也不愿将自己的外公完全划归为与那些以人命为食的家伙一般的恶徒。

    但今日,当江浣水那般轻描淡写的应下袁袖春打开山河图的要求时,魏来对于江浣水最后一丝幻想也随即轰然崩塌,所以他才会在此时此刻来到了此地。

    江浣水的眼光何其毒辣,当魏来问出这番话的刹那,老人便有所觉察,他盯着魏来,慢悠悠的言道:“所以,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对吗?”

    “那是我的爹娘,我不能问吗?”魏来索性也豁了出去,声音于那时变得更大了几分。

    “当然有。”老人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肃然了起来:“但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

    魏来满脸的困惑不解:“什么意思?”

    “你的心底早就预想好了答案,你也恨我,却又不愿意这样恨下去,你处于某种复杂的煎熬之中。”

    “所以你来到这里,想要从我嘴里得到一个答案。一个要么可以让你放下仇恨,要么可以让你毫无愧疚的继续憎恨我的答案。”江浣水不紧不慢的说着,他的目光再次投注在了魏来身上。那眯起的眼睛中某种光芒闪烁,仿若要将魏来看得通透一般。

    “不……”魏来下意识的便要反驳,可话还未出口,就被老人所打断。

    “可世间事永远不是简单的非白即黑,我确实可以救他们,无论是你爹娘还是吕观山都是如此。”

    “但那个代价着实太大,大到我不能承受,他们也不能承受。所以……”

    “我并非你想象中那般无情,但也绝非你以为的那般如此迫不得已……”

    “我只是一个在踌躇间错失了救下自己女儿女婿机会的糊涂老头。”

    “仅此而已。”
友情链接:众彩网  777彩票  520彩票网  大象彩票  南国彩票平台  希尔顿线上娱乐  秒速快三官网  7星彩票官网  大象彩票网  99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