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君臣(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君臣(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章六千字,算两更吧,以后每天都会争取保证这样的更新量,然后在提高质量的前提下,争取加更。)

    书生已经年迈,与之相应的,当年那位予过他知遇之恩的公子,也同样满头华发。

    君臣在御合殿前对视,殿外风雪正盛,殿内浮光摇曳。

    “你来了。”那君王问道,话音一落嘴里便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书生看了看他,那件金色的龙袍依然华丽、艳绝,金碧辉煌又璀璨夺目。然而那龙袍下所包裹的人儿,却早已不复当年的英姿勃发。他身形佝偻,满鬓霜雪,岁月一刻不停在他与他身上割开了一道道伤口,然后永不愈合。书生用了足足十息的光景方才收敛起在那一刻心头忽然翻涌起的思绪。接着他幽幽的将当年二人的誓约诵背了出来:“君求国策,吾谋圣位。他年再遇,为臣为君。扶此大厦,匡此黎民。”

    那声音回荡于御合殿中,久久不息。

    年迈的君王目光闪动,似有动容,也似有追忆,却远不止于二者,此刻充斥于他眸中的情绪是复杂得笔墨难以形容的东西。就像二者之间的关系,曾是知己、朋友,也曾是相互守望的君臣,同存大志的战友,亦是不可避免的师弟,却又惺惺相惜。君王闭唇不语,他低头盯着台下同样已经年迈的书生,看着他的满头白雪,他想,这四十年宁州的风雪比起泰临城同样不遑多让。

    相比于那位君王复杂翻涌的思绪,书生却要坦然得多,他在说完那话之后,又朝着台上的那人拱手一拜——那是极为僭越之举。那样的叩拜并非君臣之礼,而是君子之礼。

    他说道:“袁兄,当年絮水河畔之诺在下已经完成,今日前来还诺了。”

    那用慢悠悠的语调说出的一番话落入君王的耳中,君王的身子一震,他眸中闪动的光彩愈发的复杂。

    二人相知相识,如今却又相互背离,却没有谁真的背叛过谁,只是大势之下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道推着二人,终究得有一人落入那无底的深渊。

    而书生则在此之前做出了选择,独自一人来到了龙骧宫。

    台上君王看着他,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那絮水河畔策马而去的身影,他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过去,变得不堪的只是自己……

    然后,他开口言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君王的声音在御合殿中回荡,绵绵不绝,经久不息,宛若鬼魅在夜中低语。书生抬起头,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无数功高盖主不得善终的故事都早已将明白了他的下场。他点了点头,言道:“我知道。”

    “所以你想一死,以还大燕安宁,对吗?”君王又问道,话音一落,他的嘴里又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书生再次点头,却又摇头:“苍生大义,不敢有负;知遇之恩,亦不敢相忘。”

    听闻此言那君王面色阴沉,他又低头盯了那台下神情坦然的书生许久,然后他终于下了决心,厉喝一声,无数早已在殿门外埋伏好的甲士鱼贯而入,将年迈的书生包围、控制,然后押入了天牢。

    ……

    宁州的州牧被关押在了天牢,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但燕庭的朝堂上却并无一人敢提及此事——陛下不说,旁人便不敢问,这么多年来,那位皇帝陛下靠着苍羽卫与黑狼军已经将整个大燕的权柄牢牢的握在了手中无人能够撼动。

    一晃半个月的光景过去,那位州牧依然被关押在天牢中,皇帝陛下对其只字不提,更没有半点要处以他极刑亦或者追究他罪责的意思。所有都弄不明白这位皇帝陛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是要将江浣水作为人质,一直关押下去,威吓宁州,还是顾念旧情迟迟下不去手,这些揣测不觉,但却没有一人敢笃定那位皇帝陛下的心头到底在作何想。

    直到数日后的一天,鬼戎的使臣来访,而召楚侯进京的圣旨也被人快马加鞭的送往茫州时,众人才回过些许味来——从茫州收复以来,楚岚天便带兵驻扎在茫州,凭借着朝廷不得已之下册封的候位,以及只身一人恢复茫州的威望,他几乎就已经成了茫州真正意义上的“州牧”。而这样的存在自然是朝廷的心腹大患,这几年,鬼戎也渐渐平复了内乱,鬼戎内部将数年前楚岚天只身一人夺回茫州之事一直视为国仇家恨,王庭内部不乏再起兵戈的意思。而随着鬼戎使臣的到来,显然朝廷是有了更好的办法却缓和双方的矛盾。

    当然,这样的办法需要一些展现诚意的礼物,譬如某位始作俑者的人头……

    只是楚岚天之于茫州,就如江浣水之于宁州,而楚岚天并不见得能有江浣水这般自投罗网的“愚蠢”。但楚岚天是江浣水的旧部,以他为胁,将之召入泰临城中,并非不可行之策。

    江浣水带出来的人似乎都有着这样的毛病,不会审时度势,又或者说总被某些在大多数人看来并不重要的“大义”所牵绊,召楚岚天进宫的事情除了一开始引起了宁茫二州的反弹,之后便出奇的顺利,甚至那个家伙还帮着朝廷喝阻了二州之地已有毛头的叛乱之相。而随着楚岚天入了泰临城,之后的事情便显得简单了许多。

    楚侯被按上了一个莫须有的谋逆叛国之罪,被斩于泰临城午门外,哪怕那一天,泰临城城中跪拜着为楚岚天求情的百姓从龙骧宫门口跪到了白雀街的街尾,却终究没有改变楚岚天将死的命运。

    ……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年迈的皇帝陛下独自一人来到了关押书生的地牢。

    书生似乎等候他多时,对于他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站在冰冷的铁门内盯着他,那是一道比铁牢更冰冷的目光,哪怕是之前在御合殿中,明知自己的下场是必死无疑,书生也不曾露出这样的目光。

    君王莫名有些发憷,但转瞬却又压下,直视向对方。

    “为什么?”然后,书生的声音响起,在幽暗的天牢深处回荡,阴冷无比。

    他当然知道在他被关在大牢中的一个多月以来,大牢外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为此感到愤怒,无比的愤怒。

    但于愤怒之后,更多的却是

    不解。

    他已经将自己送到了他的面前,也早已安抚好宁州各部,确保无论发生了什么,宁州众部都并不会发生叛乱,而至于茫州,多年来被鬼戎所挟制,所能凝聚出来的力量决计无法与大燕抗衡,他不明白眼前这个曾经被他视为自己的家伙为什么非要如此赶尽杀绝。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燕地想要安稳,你我只有一人能活。”同样年迈的君王平静的看着眼前与他一般的老人,平静的说道。

    很难想象当年絮水河畔义气风发的两个年轻人,会以这样方式,在这样的地方,进行他们之间最后一场对话。

    “既然你也明白,那为什么还要杀了楚岚天?”书生气急败坏的问道。

    这是这位帝王平生第一次见到书生这番模样,他叹了口气,在书生的身旁坐了来,隔着那冰冷的铁牢,言道:“三日后,我会放你离开,你还是宁州的州牧,也可以继续执掌你的三霄军,一切照旧。”

    “你就不怕我带着三霄军与楚岚天在茫州的旧部,反了你这大燕朝廷?”书生反问道。

    帝王面色平静的看向书生,笃定的言道:“你不会。”

    书生的面色一变,帝王却依旧平静自语着:“你在青冥学宫学过你的治国之策,我在泰临城尔虑我诈这么多年,可也没闲着。帝王心术我看得太多,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便是识人之明。”

    “奸臣、贤臣、直臣、庸臣,每个人都有他的用处,关键是你会不会用,懂不懂用。”

    帝王说着侧头看了一眼牢中的老人,对方的目光与他想象中的并无差别,那是一种怜悯、惊讶还带着些许厌恶的目光。他笑了笑,坦然以对:“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在想物是人非,也在想人心易变。”

    “但这不对。”

    “江兄,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造物弄人,这叫世事逼人。”

    “我不学这些,不懂这些,我就拿不到这王位,也压不下朝堂的反对之声,将你送到州牧之位,我不学这些,便握不紧这大燕权柄,就没办法在那些年将国库的半数开支尽数送往宁州,也就没了如今的大燕盛世。”

    “但同样我学的这些,也告诉我,你是重臣也是权臣,你功高盖主,是不得不除之人。”

    “或许你今日不反,明日不反,可未来呢?没人说得清未来。”

    牢房中的老人听着眼前帝王的自语,神情不免有些复杂,但还是沉眸问道:“那就杀了我,为什么要杀楚岚天呢?他与茫州根本对燕庭没有威胁,我死之后,你有的是时间削藩,安抚,慢慢的收回宁茫二州的权柄,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最善这帝王心术,这难不住你。”

    年迈的君王苦笑着又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回眸看向老人,应道:“因为,我快要死了。”

    书生的身子一颤,他想过很多可能,但唯独没想到这一点。

    他身子僵在了原地,目光有些呆滞:“什么?”

    “生老病死是天道至理,八门大圣逃不过,王侯将相也逃不过,虽然我不愿如此,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在五年前便已经病入膏肓,全靠着药物支撑到今日。”帝王这样说着,脸上再次荡漾起了苦笑。

    书生定睛看去,这才发现眼前之人体内的气机孱弱,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怎么回事?”书生问道,声音莫名大了几分。眼前的帝王虽然已经年过七旬,但以他洞开七门的修为就算是死,也不应是此刻这般气机孱弱得几乎到了湮灭的地步,至少他从未听闻过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病的存在。

    但那帝王却并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继续言道:“这大燕天下,你我都活着,天下不得安宁。但若是你我都死了,却同样也不得安宁。”

    “袁通那孩子当了足足二十八年的太子,他早就当得不耐烦了。我大概也能理解他的心思,毕竟那通天的权柄就在眼前,差之一步,却始终触摸不到,足足二十八年如此,恐怕换作谁都会按捺不住。”

    “但他玩弄的权柄的本事或许还算不错,可治国安邦却远不如你。你若一死,宁州的三霄军我倒是可以慢慢蚕食,削弱其的影响力。但我死之后,这燕庭便再无任何人能够压住三霄军与茫州旧部,知子莫若父,袁通没这个本事。到时候只需要有心人稍稍挑拨,打着为你复仇的幌子,三霄军必定群情激奋,燕地必定陷入内乱。齐楚等国也必然趁火打劫,届时我们燕地四十年前任人欺凌的境遇估摸着就得再来一遍了。”

    说到这里,那帝王顿了顿,又言道:“所以,你不能死。”

    “我要你回到宁州,为我继续执掌宁州,抵御外患,镇压大燕气运。”

    书生终于在这时,从听闻那个骇人的消息的惊骇中回过了神来,他神情冷峻的盯着对方,问道:“那之后呢?”

    “袁通岂不是还会视我如仇寇,如大敌,你以为你的儿子就能放心让我在宁州手握滔天权势吗?”

    帝王笑了笑:“楚橙,嗯,现在应该叫阿橙,那个孩子被我顺水推舟,让凌照救了下来,将她绑在了袁通的儿子身旁,茫州不再如以往一般与宁州铁桶一块。袁通若是脑子清楚,手握三州之地,加以经营,想来不会完全被宁州钳制,也多少能改变如今宁州与燕庭针锋相对的局势。”

    “当然,这是暂时的。那孩子对权柄的渴望与我比起来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日后免不了还要与之交锋……”说道这处,那位帝王再次陷入了沉默。

    “你我之间,无非当年知遇之恩,如今君臣之节。我杀了你的得意门生,你我知遇之恩了却,君臣之节也到此为止。”

    “日后种种于我无非身后事,我管不了太多。但我知道只有你能顾念苍生大义,给大燕百姓一个国泰民安……”

    “至于你如何做,怎么做,都是你的事,我静坐祖庙而观,但你记得,你不再欠我,欠袁家什么……”

    ……

    江浣水停下了他的讲述,转头看向屋中听得出神的魏来。

    魏来回过神来,眉头皱起:“所以,你回到宁州后

    ,袁晏也死了,可你终究没有选择给楚侯报仇,对吗?”

    “报仇?”江浣水的眉头一挑,“找谁报呢?”

    “袁家吗?”

    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并未回应老人的问题,只是盯着对方,目光困惑。显然那就是他在听完这个古时候,心中的答案。

    “举兵去向泰临城,周围虎视眈眈的齐、楚、鬼戎岂会坐视不理?恐怕燕庭还未推翻我燕地四州早已生灵涂炭。”江浣水同样看出了少年的心思,他苦笑着言道。

    魏来沉下脸色:“袁晏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放你回的宁州,你这么想便正中了他的下怀。”

    “袁晏说他最善帝王心术,这一点绝非欺人之言。你知道那是阳谋,我也知道那是阳谋。可阳谋之所以为阳谋,就是因为所谋之人即使明白这事,也的不得已的往局中跳。”江浣水苦涩言道,而说罢这话,他又看向魏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的问道:“你呢?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魏来一愣,一时语塞。

    他给不出答案,却又觉得江浣水的做法并不对:“可就算你隐忍下去,燕庭也没有放过你,如今的宁州是什么模样你比我更清楚。老蛟蛇吞噬着宁州的气运,袁袖春为了一己之力敢为天阙界开山河图,而朝廷对此几乎是默许的态度,这样到最后,宁州却成了你心中大义的牺牲品。你觉得燕地其余三州百姓是无辜的,不忍看他们生灵涂炭,可宁州百姓又何错之有呢?”

    魏来的回答让江浣水脸上的苦涩之色稍缓,他看向少年的眸中竟然在那时泛起些许赞许之意。

    “或许是人老了的缘故,这些年我确实做错了许多事。”

    “袁通就如他爹说的一样,对于权柄的渴望超乎袁晏百倍不止。他登基之后,以雷霆之势镇压了各方,苍羽卫与黑狼军在他的手中更是成了铲除异己的鹰犬,他自然不会放任宁州的存在。譬如那头蛟蛇……”

    说道这处,老人的声音变得不那么平静,他藏在袖口下的双手忽的握紧,像是有某些被他压抑许久的情绪在那时就要从他的胸膛中奔涌而出了一般。

    在魏来的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老人露出这样的神情,他忽的意识到,六年前那场大水对于老人来说似乎远不像他想象中那样的无关紧要。

    “袁通解决了权力更迭时各方的问题后,第一时间便将目光锁定了宁州,减少军费,削弱三霄军军制,拉拢紫云宫,以及扶持金家都是他的手笔,而最为阴毒当属借由渭水之争,扶持乌盘龙王……这件事几乎到了动摇宁州根基。”

    “而于我所能想到的,既不起兵戈,又能让燕庭忌惮,维持燕地表面上和平的办法也只有一个……”

    魏来竖起了耳朵,盯着老人。

    老人眯起了眼睛,轻声言道:“登圣境。”

    魏来的心头一震,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看向老人的目光变了变。

    “我的前半生都在对抗齐楚鬼戎,修为之事耽搁不少,到了古稀之年才想着要推开圣门确实有些亡羊补牢的味道。我费了些时日方才摸到圣境的门槛,大概一直到六年前……”

    魏来的瞳孔陡然放大,六年前,那场吞没他爹娘的大水到来的六年前!

    “我终于寻到推开第八道圣门的机会,于是便闭入了死关。”

    “但就像我知道我一旦推开圣境,燕庭便拿我与宁州再无办法一般。袁通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在我闭入死关那几个月的光景里,他想方设法的阻挠着我。”

    “在宁州边境屯兵,以各色理由召我入泰临城,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但我算准他不敢在那时与我硬来,对此自然是置之不理。但我却没有想到……”

    老人说道这处再次顿住,魏来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在那时老人那干瘦的身躯似乎隐隐有些颤抖。

    “你是说你没有想到那头蛟蛇会杀了爹娘对吗?”魏来低语问道,他的双拳在那时死死握紧,眸中怒火奔涌。

    “嗯。”老人沉闷的点了点头。“其实那并非毫无预兆的事情,于此之前袁通已经给了你爹娘足够的警告,希望以此打断我的修行,但你爹娘……尤其是你爹的性子,你应该清楚。他不愿在那个节骨眼上,让我分神,也知道只有我的登临圣境才能换来宁州的安宁,所以他压下了此事……”

    老人再次停顿,事实在讲述起这故事的尾声时,老人停顿次数比起之前加在一起还要多出数倍,由此多少能看出老人对于此事的介怀程度。

    “我在江柔的身上放有禁置,一旦她遇到了危险我第一时间便能感觉到,只是当我感觉到她的危险时,她早已……”

    “我中断了自己的死关,神游于乌盘城,一眼便看见了被大水追逐的你,用秘法将你救下,放到了安全的地方,又前往了泰临城,跟那位陛下许下了永不登临圣境承诺,这才救下了你。”

    老人这时终于彻底停了下来,但魏来却无法完全消化掉老人的故事。

    他低着头,身子颤抖,他记得六年前的那个夜里,他不断的跑,不断的跑,直到精疲力尽,失去意识,但他醒来的时候,他躺在郊外的草地上。他曾以为是自己逃脱了那场大水,现在想想以那蛟蛇的本事,若是真心想要杀他,又怎么可能给他半点生机,想来说不定那时那大水一直追在他的身后,就是为了引江浣水前来。而可笑的是,他自己却不自知,这么多年来一直将这位默默保护自己的老人,当做大敌……

    老人沉默了许久,似乎终于从那番他并不如何喜欢的回忆中平复了下来。

    他走上前来,轻轻的拍了拍低着头的少年的肩膀,言道:“无论那些过去多么不堪回首,但终究已经过去。我们要向前看,为自己,也为他们。”

    “去好好想想,我刚刚问你的问题吧,如果你是我,在这样的处境下,你会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你得去想,因为……”

    “很快,你就会是这宁州的主人了。”
友情链接:彩8彩票  乐彩网  澳发彩票  双彩网  富贵彩票网站  三国彩票  宏发彩票  彩88彩票  众彩网  天吉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