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五十章 宁州宁州

第一百五十章 宁州宁州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从州牧府离开时,时辰已经到了丑时。哪怕是繁华的宁霄城,在这个时间点,街道上也早已是人迹罕至。唯独有一些喝得大醉的酒客还在踉踉跄跄的于街道上东倒西歪。

    魏来无心理会那些醉鬼,他有着他的心思。

    这样的心思让他即使在这样的深夜里也并无半点困意,他低着头,皱着眉头,缓慢的踱步。

    “去好好想想,我刚刚问你的问题吧,如果你是我,在这样的处境下,你会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你得去想,因为……”

    “很快,你就会是这宁州的主人了。”

    江浣水的话不断的在魏来脑海中回响,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魏来来说着实太过有冲击力了一些。

    他低着头想着那些,不觉间便已然回到了自己祖屋的府门前。

    他本欲迈步拾阶而上,可步子还未迈开,却忽然察觉到了异样——一道身影忽的从某处飞遁而下,落在了他的身前,挡在了他的去路上。

    魏来的眉头一皱,顿时心生警惕,他的身子退去一步,体内的气机在他的牵引下开始涌动,同时抬起头目光阴冷的看向那道忽然拦在他身前的家伙。

    双刀、橙衫、马尾。

    魏来一愣,周身方才催动起来的气势在那时收敛,他嘴里略有诧异的言道:“阿橙姑娘?”

    ……

    平心而论,在这样的深夜,孤男寡女迈步同行,多少有些让人想入非非的旖旎味道。

    尤其是,这样的要求还是女方提出,尤其是提出这要求的女方还是这般美丽的女孩。

    想来不会有任何男子有魄力去拒绝女孩的要求,当然,魏来也不能免俗。

    只是并肩走在宁霄城深夜的街道上的二人,却都无心去感受这份旖旎。

    魏来想着今日从江浣水那里听来的关于楚侯的故事,他不清楚阿橙到底知不知道她如今的处境只是那位中兴大燕的先帝为他儿子布下的局,他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将这个故事告诉对方。

    阿橙显然也有她的心思,不过却没有那份如魏来一般的纠结。

    所以,在这样步行百息之后,她率先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魏公子。”她这般唤道,声音很轻,带着犹豫,也带着担忧。

    “嗯?”回过神来的魏来转头看向少女,可那素来洒脱决绝的少女此刻却低着头,让魏来难以通过她脸上神色去推断她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思在这样的深夜前来寻到他的。

    而在这一声轻唤,阿橙便又沉默了下来。

    她双手抓着她那件橙色的长衫,有些用力,橙衫发皱,她的指节发白。

    魏来感受到了些什么,并未催促,只是安静等着少女的下文。

    这个时间并不算长,但对于少女来说似乎颇为难熬。

    但终究她还是鼓起了勇气,蓦然停下了自己的步伐,抬起头直视向魏来。魏来在那样的目光莫名有些不适,但不待他完全适应下来,少女躬下了身子朝着魏来一拜,然后言道:

    “请公子救救太子殿下!”

    魏来没有想到会是阿橙会说出此言,他皱了皱眉头,随即应道:“姑娘说笑了,太子殿下好端端的活着,怎么会需要在下去救呢?”

    “公子知道阿橙在说什么……”阿橙紧紧的盯着魏来,再次言道。

    魏来眸中的目光随即阴沉了下来:“我确实知道姑娘在说什么,但姑娘好像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阿橙一愣,同样皱起了眉头:“公子这是何意?”

    魏来沉眸应道:“姑娘要我救你的殿下,那姑娘倒是说说,姑娘以为怎样才能救你那位太子殿下呢?”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魏来有意在“你的殿下”四字上咬了重音,而阿橙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但她却无心在这件事情上多做计较。

    “宁州!公子只要让宁州支持……”

    阿橙这样说着,但话未说完便被魏来打断。

    “我以为姑娘是个聪明人,却不想也会在乱了分寸后,胡言乱语,昏招频出。”魏来说着,语气带着一股莫名的遗憾,而看向阿橙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斥着一股怜悯的味道。

    阿橙的面色有些难看,她盯着魏来沉声言道:“什么意思?”

    “姑娘觉得我会帮那位太子殿下吗?或者说,姑娘举得那位太子殿下,值得我帮吗?”魏来反问道。

    阿橙的身子一颤,显然也明白魏来话中所指。但她依然不愿意放弃,便又言道:“我知道殿下近来有些举动让公子不喜,但公子也请明白殿下的处境。”

    “殿下心有大志,但这些年处境艰难,虽有太子之名,却屡屡被金家所制,此番宁州之行是殿下唯一的机会,但公子回绝殿下之后,殿下……”

    “我爹刚到乌盘城做知县时,曾遇见过一桩命案。”魏来将自己的声音拉得好高,打断了眼前女子的话。

    “一个男人,买了房产,将多年的积蓄一并投到一桩生意上。”

    “那生意对他很重要,那几乎关系到男人下半辈子的活头,只要赚了钱,他可以换回抵押的祖屋,也可以完成他娘的心愿,取一房媳妇,生好些个大胖小子。”

    “但遗憾是,那场生意终究是亏了,还是那种血本无归的亏。”

    “男人从此一贫如洗,他娘也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心力交瘁之下,撒手人寰。”

    “男人没了钱,没了房子,每日都浑浑噩噩的游荡在街上,饿了就在饭馆捡旁人吃剩的的残羹冷炙,困了便寻个街角昏昏欲睡。”

    “可他终究心有不甘,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不幸。而这样的怒火在他的心头堆积,一日胜过一日,他终于在某一天夜里闯入了一间宅院中。杀了熟睡中的一家三口,夺了他们的钱财……”

    “姑娘觉得他无辜吗?”

    魏来问道。

    阿橙一愣,她听明白了魏来的言外之意,当下皱着眉头言道:“殿下和他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魏来的声音陡然增高。

    “那个男人遭受了不

    幸,选择杀了一家三口,来将自己的不幸转嫁给别人。”

    “而你的太子殿下遭受了不幸,选择的却是让宁州三百万户百姓为他陪葬!”

    “一个是屠人满门的恶徒,一个是将三百万户人推入火坑的恶魔!怎么能一样!?”

    魏来说着这些,他的双目瞪得浑圆,眸中的火光升腾,于那时直直的盯着阿橙,仿佛要用眸中的火焰将眼前的少女燃烧成灰烬一般。

    阿橙有些不适,或者说有些难以招架魏来的质问。

    她还是回应道,只是声音小了许多:“可如今天阙界开山河图已成定局,公子应该比我更清楚在山河图与那蛟蛇的吞噬下,宁州的气运会被席卷一空。公子若是此刻去向殿下示好,或许还有转机更改此事,否则宁州危矣!”

    “然后呢?”魏来听闻阿橙这番话,冷冷的反问道。

    阿橙一愣,面色不解。

    “就算我今天真的如姑娘所言,以姑娘口中的大局为重说动外公靠拢太子,太子也真的如姑娘所愿与天阙界决裂,那之后呢?”魏来寒声问道。

    阿橙敏锐的察觉到魏来对于江浣水的称呼的变化,这是她印象中凭生第一次听见魏来如此称呼那位老人,但显然此刻她并没有时间与心思去细究这看似不起眼,实则很可能带来些巨大变故的变化。

    “殿下心有大志,若得了宁州支持,或可……”阿橙顺着魏来的问题继续说道。

    “或可登上九五之尊之位。”魏来笑道:“姑娘想说的是这个对吧?”

    “可姑娘有没有想过,今日他可以为了拉拢天阙界放弃宁州,那未来的某一天,他会不会为了拉拢别的什么界,而又一次将宁州推入深渊,又或者将楚侯以命守护的茫州割让给谁呢?”

    魏来最后一段话带着一股明显的挑衅味道,阿橙的脸色在那时一变,神情有些不郁。但她还是摇着牙言道:“怎么会,殿下此举也是一时冲动,日后他定会以此为戒……”

    “姑娘记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况且,我又凭什么去相信一个可以将宁州三百万户百姓当做物品交易出去的家伙,可以在未来给宁州一个安稳呢?”魏来的反问的语气极为尖锐,让本就落了下风的阿橙愈发的哑口无言。

    但不善言辞的少女依然不愿意放弃,还想再说些什么:“可除了太子,宁州别无选择,难不成公子觉得金家就能救得了宁州吗?”

    魏来听闻此言颇为奇怪的看了阿橙一眼,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是金家亦或者你的太子殿下?”

    阿橙却露出了比魏来更加困惑的神情:“难道还有哪位皇子能有夺嫡的可能吗?”

    魏来摇了摇头:“姑娘高估在下了,我可没有时间去了解他袁家的后人,哪一个有本事,哪一个没本事,也更不关心到底谁能成为这燕庭未来的皇帝。”

    “那……”阿橙还要发问。

    魏来的微笑着看向女子,轻语道:“宁州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

    “换句话说……”

    “只有宁州自己能保护自己。”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ag捕鱼王  幸福彩票  七天乐彩票  中国福利彩票网站  170彩票官网  希望彩票平台  快三彩票登录  ag奔驰宝马  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