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泼妇尔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泼妇尔敢!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姑娘,叔叔可不是坏人咯。”

    “叔叔啊是东边百鹿国玉罗山的执事,不远万里来这宁霄城便是为了寻到与我玉罗山有缘之人,收入门中。”

    “小姑娘你方才与你那位弟弟一走入这客栈,我便觉察到,你们与我玉罗山有缘。”

    “小姑娘或许没有听说过玉罗山,咱们虽然比不得诸如天阙界、无涯学院之类的庞然大物,但怎么也算得上是北境有名有姓的神宗。”

    “以小姑娘与这位小兄弟的潜质,加上叔叔我在玉罗山的面子,进山之后,修行个三五载便可获得准圣子之位,若是能通过大比,成为我玉罗山新一代的圣子也绝非没有可能。”

    “况且我玉罗山素来秉承着师徒一家亲,宗门内外共繁荣的理念。不仅是二位,二位的父母我们也可接到宗门之中,给予供养,兄弟姐妹甚至配偶但凡有修行之心,我宗门皆可教导,若是不愿,我宗门也可为他们在百鹿国谋得一份好的差事,绝无后顾之忧。”

    钱浅紧紧的拉着自己弟弟钱岳的手,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位正一脸和善笑意的中年男人。

    她记得离开前薛行虎嘱咐过她的话——凡事要多留心眼,勿要相信陌生人的话,一切按照计划行事,千万……千万不能出了岔子!

    作为玉罗山执事的孟童自然也看得出眼前这对姐弟眉宇间的警惕之色,那时一种装不出来的模样,一看便是第一次离开长辈走出家门涉世未深的模样。这样的家伙在孟童看来自然是最好的对付的,他摆出了一副足够和善的架势,又在自己的脸上努力堆砌出他所能展现出的最和善的笑容。

    在说完那番堪称北境神宗最为贴心的门徒待遇后,玉罗山便维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看着眼前年纪不大的姐弟二人。

    平心而论今日的遭遇对于孟童以及孟童背后的玉罗山来说决计称得上是意外之喜。

    半个月前玉罗山收到了确切的消息,言说这北境素来以积弱著称的燕地竟然做出了要以自己疆域之内的气运为引帮助天阙界洞开山河图的事情。

    哪怕直到现在孟童在心底也闹不明白这燕地的朝廷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哪怕是个傻子也该明白气运对于王庭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个王庭做出这样的事情,与自掘坟墓又有何异?

    不过这些疑问对于孟童说也只是偶尔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感叹罢了,他自然不会真的去关心这与玉罗山相去数十万里的燕庭的存亡。事实上若非山河图将在一个月后的翰星大会结束之后打开,说不得这一辈子他孟童也不见得能有踏足这偏远燕地的机会。

    但就与在这一个月的光景中忽然从北境各处涌入宁霄城的各方势力一般,带着两位门中早已定下的准圣子来到此处的孟童一心想着的是怎么让自己带来的这两个后辈参与到翰星大会之中,搏得一个名次,争取在山河图中寻到一份属于他们自己的造化。至于名义上要在宁州翰星大会摘选弟子的说法,孟童对此并不抱有任何的期望。

    但就如说书先生最喜欢念叨的那句诗一样——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不,孟童方才带着两位后辈在这已经人满为患的宁霄城中寻到一处尚且还有空房的客栈,交了房钱正要去翰星碑处报备二人参赛的资格,迎面便走来了一对姐弟。女孩十二三岁的模样,而男孩比起女孩还要稚嫩几分,二人的眉眼颇有些神识,一看便是一对同胞姐弟。

    孟童对此本并不在意,但那对姐弟却在询问过掌柜之后,知晓客栈最后三间厢房都被孟童定了下来。那对姐弟似乎也在这宁霄城中找了许久的住处,故而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那位姐姐硬着头皮叫下了孟童,希望孟童三人能够均出一间房间给他们姐弟二人。

    女孩态度客气诚恳,加上那两位门徒都是男儿身,倒也不存在什么忌讳,孟童微微思量,本着与人为善便是与己为善的原则便要应下此事。

    可就在这时,他忽的察觉到了这对姐弟周身流转的气息的古怪。

    气血旺盛

    ,那是第一境武阳神门被推开的标志,并且以二人周身血气之力浓郁到几乎外泄的程度,恐怕推开神门之时所凝聚出来的神血数量起码在九枚以上。而同时他们周身隐隐又淡淡灵气升腾萦绕,那时灵炎青极近紫之后方才能有的异象……

    这样的修为程度虽然罕见,但也只是堪堪到达寻常神宗准圣子级别的程度。但让孟童真正惊掉大牙的时,眼前这对姐弟的年纪……

    在一不动声色的攀谈中孟童知晓这二人,姐姐十二岁,弟弟十一岁,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就是他玉罗山中圣子在这个年纪也不见得能有这番修为。在确切的知晓二人并未投身于任何一座宗门之后,孟童顿时换上了一副怪叔叔的嘴脸,开始大力游说起了二人,想要将这一对姐弟招入他玉罗山中。故而也才有了方才那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

    只是,孟童虽然极力让自己看上去足够的和善,但在钱家姐弟的眼中,却已然将这个忽然热情起来的中年陌生大叔给定了性。

    钱岳怕生生的躲在了自家姐姐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盯着孟童,钱浅也有些胆怯,但想到自己在爹娘的墓前发过的要保护好弟弟的誓言,鼓起勇气挺直了腰身,正要拒绝对方在一番长篇大论后的邀请——事实上钱浅根本没有心思去细听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本能感到害怕而已。

    “哟!远远的我便听到有人在这里招摇撞骗的声音!还以为是哪家不长眼的小毛贼,这近了一看才知原来是玉罗山的孟执事啊!”但这话还未来得及出口,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忽的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侧头看去,却见一位穿着红色长衫,妆容妖魅的女子正摇曳着身姿一步步的朝着此处走来。那女子的年岁看上去已经过了四十,虽然她已经在自己的脸上用尽各种解数,堆积了厚厚一堆胭脂,却依然遮不住她眼角的鱼尾。

    女子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年轻男子,模样俊朗,但眉宇间却流露着一股让人的阴桀之感。

    女人的到来让孟童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皱了皱眉头,寒声言道:“邢鱼非,你们景华府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这样说着,孟童不动声色的移了移自己的身子,将那钱家姐弟拦在了他的身后。

    但这时这样的做法却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名为邢鱼非的女人眉头一挑,歪着头看向孟童的身后,浅笑道:“怎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这话说罢,那女人的身形一闪,便要越过孟童去向孟童的身后,孟童的脸色一变,赶忙张开自己周身五道神门,在磅礴的灵力的加持下,他的猛然出手,轰响冲来的邢鱼非。

    邢鱼非却也绝非省油的灯,她对于孟童的出手早有预料,身形一侧便夺过了孟童的攻击,身子却继续向前眼看着就要越过孟童。那两位与孟童同行的玉罗山弟子见状赶忙也在那时运集起周身的灵力,三道神门纷自浮现在二人的周身,想要出身帮助自家的长辈。但与邢鱼非同来的那位年轻男子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眉头一挑,周身四道神门涌现,神门之间,轮盘外围的纹路流转,赫然连成一片,化作了一道盘膝而坐的神人之相。随着那年轻男子猛地一跺脚,那神人之相的紧闭的双眸豁然睁开,一股浩瀚的气势裹挟着翻涌的气浪朝着四周席卷开来。

    客栈大殿中的桌椅被掀飞,酒客们哀嚎,柜台上的酒水账单飞扬倾落,落了个满地狼藉。而两位玉罗山的弟子也被年轻男子的这一脚所激发的气势所震,方才在自己体内凝聚起的气机在那一瞬间崩散,脸色一白,身形都有些摇晃,显然虽然双方都同为各自宗门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但彼此之前的差距却不可谓不巨大。

    而虽然这客栈中因为那年轻男子的这番手段而变得鸡飞狗跳,但也依仗于此,那位景华府的邢鱼非也如愿以偿的来到了孟童的身后,看清了他身后藏着的到底是一份怎样的秘密——一对年纪尚小的姐弟。

    邢鱼非一愣,正疑惑于这对姐弟到底有何与众不同时,她忽的,瞥见其中那位少女周身正有灵力外放,将她与自己的弟弟包裹在一起,以此抵御方才她门下的那位弟子

    施展手段时荡开的灵力波动。

    看清这一点的邢鱼非顿时脸色一变,一般来说想要灵力外放,需要推开第二道神门又或者将灵台上的灵炎催生到紫炎的地步方才可能外放些许灵力。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以眼前这位少女的年纪来看,这样的事实都是极为骇人的。加上之前远远听见的那些从孟童嘴里说出只言片语,以邢鱼非的聪明,自然很快便想通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她的眉头一挑,看向钱浅姐弟二人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

    在北境九国之中,百鹿国的国力大概也只能算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存在。

    而放眼百鹿国中,能称得上神宗之名的宗门不过五指之数,而其中最为强大的便是这景华府与玉罗山。大抵是这一山容不下二虎的道理,景华府与玉罗山也素来不对付,尤其近二十年来,随着玉罗山上一代三位圣子死于非命,以至于玉罗山陷入了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而景华府本着痛打落水狗的原则,这二十年来,没有少为难玉罗山。双方的关系愈发的紧张,甚至已经渐渐演变成了水火不容的态势。

    而此次邢鱼非带着门中的一位准圣子赶往宁霄城,其目的便是一来同样也为了尝试着在山河图中寻到一份机缘,而若是此行不利,再不济也要阻止玉罗山获取这份机缘。不过此刻眼前所见的这对姐弟,却让邢鱼非的计划有了些许变化。

    她眯起了眼睛,脸上方才面对孟童一行人时所显露的杀机与狠厉在那一瞬间尽数散去,她在自己的脸上尽可能的堆积起了和善笑意:“小妹妹小弟弟,你们身在宁州,大抵不清楚百鹿国的情况。玉罗山在百鹿国可谓臭名昭著,早些年便传出过门下弟子与魔门勾结,最后死于非命的事情。而这几年更是门中人才凋零,都快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那可不是你们这样乖巧孩子应该有的去处。但我们景华府就不一样了,钱财虽然是身外之物,但身外之物有身外之物的好处,可以让免去许多不必要的琐事,当然也可以为二位提供你们想不到的修行资源。我看小弟弟小妹妹长得着实可爱这第一眼便叫姐姐喜欢得紧,不若就跟姐姐一起回景华府吧,到时候姐姐带着你们,可没人可以欺负你们哦?”

    邢鱼非对于自己的亲和力颇为自信,说完这话之后,便眯着眼睛看着姐弟二人,一副等着他们点头应允的甲士。

    一旁的孟童岂能看着自己到手的鸭子被死对头以这种方式抢走,他顿时脸色一寒,沉声言道:“邢执事好大的本事,我玉罗山立宗三百余年,圣人大能无数,宗门是否中落岂是你一个外人可以评判的。况且……”

    说着,孟童看了一眼被这番变故吓得脸色煞白而抱在一起,退到了客栈角落的姐弟又言道:“况且这入门与否讲的是两厢情愿,邢执事倒好,直接闹出这样的阵仗,怎么?是要强买强卖吗?那可是魔门这等为正道不耻的宗门才能干出的事情!”

    邢鱼非哪能被孟童所言给唬住,她挑了挑眉头,笑道:“我可没有强迫谁,只是把咱们之间真实情况告诉给小弟弟小妹妹,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

    说着邢鱼非便又一次将目光落在了那钱家姐弟的身上,眯着眼睛问道:“怎么样,你们想好了吗?要跟姐姐走吗?”

    钱家姐弟哪曾见过这样的场面,他们的目光在邢鱼非与孟童之间来回游离,闪烁不定,其中自然也不乏畏惧之色。但响起薛行虎交代过的话,这次来宁霄城的行动对于魏来哥哥极为重要,念及此处,钱浅咬了咬牙,终于是鼓起勇气朝着邢鱼非摇了摇头:“姐……姐姐,我们不去……”

    这话出口孟童顿时松了口气,邢鱼非却是脸色一变,她眸中的光芒变得阴冷,恶狠狠的盯着那钱家姐弟,低语喝骂道:“不识抬举……”

    然后她的一只手猛地高举,握掌成爪,杀机于她眸中一闪而过,便在那时就要朝着钱家姐弟拍去。

    “泼妇尔敢!”

    而就在她动手的刹那,一声怒斥从不远处传来,一道雪白的刀光猛然亮起,直取那邢鱼非的后背而来!
友情链接:ag环亚官网  ag奔驰宝马  at彩票  辉煌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AG真人平台  秒速pk10彩票  大地彩票  99彩票平台  快三平台官网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