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七十章 一个条件

第一百七十章 一个条件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

    雪又下了起来,铺撒在宁霄城的街道上。

    衡珞街与浔阳街交接的十字路口是整个宁霄城最繁华的所在。

    道路的中央,那座翰星碑赫然耸立,一万个姓名在石碑上闪烁,那些名字代表着宁州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们是宁州的青年才俊,也是宁州的未来。

    十字路口的两侧坐落着这宁霄城中近半数的酒肆,飞雪、温酒、再与三五朋友相约,谈天说地。这当然是极为惬意的一件事情,而事实上,这十字路口周围的酒肆中也确实不乏享受这这份惬意的酒客。

    但坐在名为开同酒庄临窗座位旁的那对男女却显然并没有欣赏这满天飞雪的心思.

    一身红色长裙的女人把玩着手中的瓷做酒杯,看着上面所勾画的粗糙山河之景,却像是见到了极为稀奇的东西一般,瞪大了眼珠子,好奇的看个不停。

    “你会喝酒吗?”穿着一件造型夸张的蓝色绒衫的男子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然后神情古怪的看着少女,嘴里如此问道。

    “不会喝酒就不能来酒肆吗?”女子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当然,不然你来酒肆做什么?”男人理所当然的应道。

    “是吗?”女子的眉头微挑,不经意间却有风情万种。

    她的一只手伸出,葱白如玉的手指微翘,已到红光闪过,指尖猛然有火焰升腾,随后一只周身燃着烈阳的火雀从火焰中显现,火雀双眸光芒灵动,颇有灵性,女子也不惧怕它周身燃着的火焰,伸手便轻轻抚摸着火雀的身子。火雀的双眸眯起,在女人的手指下摇晃着自己的身子,一副极为享受的惬意模样。

    “可赤蟒它喜欢喝啊。”女子在那时抬头朝着男人笑了笑,另一只手便端起了酒杯,轻轻放在了那火雀的跟前,于是乎火雀便开始低头一下一下的品尝起杯中的美酒,随着清酒入腹,火雀的嘴里发出阵阵嘤嘤的轻唤,而它周身的火焰也随着心情的愉悦而愈发的炙热起来。

    男人却好似未有听见女人所

    言之物一般,他的目光在那一瞬间被那只火雀所吸引,所拉扯,动弹不得。他像是想起了某些久远的故事,喃喃自语道:“赤蟒……青虎……”

    他的声音很轻,而眼前的女人也未有细听,并未察觉到男人在那时嘴里所吐出的字眼。只是男人的恍惚,让女人有些奇怪,她问道:“他们说咱们见过很多次了,按理来说你是知道赤蟒的……”

    “当然。”男人在女人的询问中回过了神来,然后他点了点头,但不待女人脸上的疑惑荡开,男人便又言道:“但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也是这么问的。我想试试再来一次,你会不会再喜欢上我。毕竟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可初七还是那般英俊潇洒,没有女人能够拒绝我的魅力。”

    女子的眉头蹙起,不知是男人的轻浮还是某些她自己也说不真切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将她激怒。

    她伸出手的手猛地一握,火焰升腾,名为赤蟒的火雀消失,她盯着初七,声音冷了下来:“这次来,我带着斩尘剑。”

    “你的那位同门,应当告诉你了。”

    男人不觉有他,当下便点了点头,轻松的应道:“嗯。”

    “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是来做什么的,收了你的法门,否则斩尘剑落下,你断无生机可言。”女子的声音更冷了几分,一双美目之中,亦有杀机升腾。

    男人却忽的举起了自己案前的酒杯,仰头饮下一杯。然后他看向周身气机变得冷冽起来的女子,目光古怪,饶有兴致:“不是说红尘一斩,因果尽除,自此无喜无悲,唯道唯我吗?你这样可不像是无喜无悲的样子啊?”

    也不知是不是被男人的话所提醒,女子眸中本来隐隐荡开的杀机在那一瞬间忽的收敛。她再次平复下了自己的情绪,轻声言道:“我的确学艺不精,七情六欲尚未完全根除,时不时亦会有些不必要的情绪左右我的思绪,这是我因果未有斩尽,红尘之中尚有牵连的缘故,而这次来,我就是为了了结这份牵连的。”

    女子说到这里,目光再次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却还是一副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的意思,他盯着女子,继续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当然。”女子的回答,果决又笃定,不带哪怕半刻的犹豫。

    “师尊告诉我,自我斩尘之后,我们依然有过数次见面,但每一次你都试图阻拦我修行大道,我无心红尘之事,故而每次与你见面之后,我都会斩掉那份新生的因果。”

    女人说得自然平静无比,就好像这些从她口中吐出的话语就是不争的事实一般。可男人在听闻这番话后,却眉头一挑,像是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物一般:“你在怕我。”

    “嗯?”女人皱了皱眉头,神情不解。

    “你若是不怕我,为何一定要斩断每一份有关于我的记忆?你分明就是心底有鬼,见我便春心荡漾,当年你就是这样,见到我后便对我死缠烂打,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可就是心善,见不得你寻死觅活,这才勉强接受了你。你看,哪怕你使了这斩尘之法,依然对我情有独钟,可见你对我用情至深。”

    “初七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些年虽然你待我冷漠了些,颇有失妇德,但我大度一些,就当这些没发生过,咱们择日不撞日,今天便把亲事办了,从此你在家相夫教子,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女红手艺,再给我赚些酒钱,我呢,就负责在外花天酒地,但我保证,子时前我一定归家……”

    初七依然是那副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这一点即使在这女人的面前也未有半点改变的意思。

    但这样一番胡言乱语,得来的却不是女子的呵斥亦或者冷眼相信。

    女人只是平静的看着他,问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初七停下了自己的自言自语,耸了耸肩膀:“那得看你对死的定义是什么了。”

    女人沉默,低着头似乎在思虑着些什么,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初七笑了笑,于那时再言道。

    “一个条件。”

    “答应我,从此你便不会再受到半点关于我的困扰。”
友情链接:成功彩票官方网站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at彩票  139彩票  平安彩票  360彩票网  盈多多彩票  555彩票官网  彩神彩票  头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