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孟悬壶

第一百七十七章 孟悬壶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霄城蓦然被恐惧所淹没。

    那巨大的由雷霆与劫云所组成的手掌如泰山压顶一般缓缓落下,一股令人窒息压迫感随即席卷而来。

    诺大的宁霄城在那股威势之下开始晃动,百姓们乱作一团,却又偏偏避无可避,只能抱头逃窜,但那样巨大的事物压下,逃避显然是下策,或者说是无用之举。

    六道在方才阻拦了那粗大雷霆的剑光再次亮起,于此之后冲天而起,只面向那裹挟着雷霆与劫云的巨手。

    二者相撞,一声闷响荡开。

    六柄神剑的剑身轻颤,显然是难以抵御那股从巨大手掌之上所倾泻而下的力道,六道剑芒的光芒在劫云与雷霆的摧残下渐渐变得暗淡,就连剑身的颤抖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息强烈过一息。如此下去,溃败显然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样的景象也让那些不明所以的百姓们心头的恐惧更甚,哀嚎声、求饶声于那时不绝于耳的响起,笼罩在整个宁霄城的城头。

    “阁下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可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那声音并不大,平静得就像是行将就木的老者在喃喃低语。但奇怪的是,那声音又偏偏盖过了漫天的雷霆与满城的哀嚎,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是州牧大人!”也不知是谁忽然醒悟到了什么,在那时惊呼言道。

    人群顿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改换了码头,又高声言道:“州牧救我!州牧救我!”

    “我所行乃为天道,天道之下万物皆为刍狗,逆天而行,恶果牵连,不足为惜!”冥冥之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后那巨大的手掌再次倾落,俨然已经来到了宁霄城的城头,在那巨掌之下,众人无处可逃。

    但却也就是在这一刹那——

    吼!!!

    一声震慑天地的怒吼升腾而起,在那些绝望的百姓们惊骇的目光中,一头浑身雪白的狮子猛然在天地间浮现。

    那狮子仰天长啸,声震寰宇,它的巨大的身子在那时弓起,直直的迎向那落向城头的巨大手掌。

    所有人或曾见过,又或曾听闻过关于北境雄狮的名号,但却很少有人真真正正的见过那头震慑的北境的狮子。

    说不上是不幸还是万幸,今日宁霄城中的百姓有幸目睹了那头巨大的雄狮,也目睹了它以一己之力,用自己的背脊生生的扛起几乎要将整个宁霄城碾碎的劫难。

    这是如出一辙,在那个书生来到宁州大地后,反复上演的情景,只是那之前的无数次书生用脊梁抗下劫难的故事早已被淹没在时间与岁月中,而这一次,恰恰直观的被人所见而已。

    “老头子不懂得什么天道,只知祸我宁州者,万死亦不足惜!”

    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那雄狮支撑着巨大手掌的背脊渐渐停滞,伴随着老人此言一落,雄狮仰天一声怒吼,那巨大的手掌被猛然震碎,唤作紫色雷霆与稀薄劫云朝着四周天际散去。

    ……

    荣和府已经彻底破败的院落中,初七与魏锦绣终于完成了第二拜。

    曹吞云与江浣水在同一时间收敛起了自己周身的气势,二人在那时互看一眼,大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深深的惊骇与疲倦。显然,即使他们击退了远在数万里之外的那位斩尘宫宫主,但对方强大的实力给他们带来的震撼与内息慌乱同样非一言可尽。

    “谢过二位。”初七朝着二人轻声言道,脸色苍白的同时,神情却极为诚恳。

    “哼!”曹吞云一摆手,六柄飞剑遁入背后的剑匣,老人脸上疲态纵横,却依然强撑着一脸肃然之色。他冷哼一声,不满的看着满脸苍白的初七:“好端端的活路你不走,非得往这死路上寻。”

    “老子看着你从裤腿大小,长成现在这人模狗样,你就是要走死路,那也得自己走到崖边,再自己跳下去,哪能由别人说三道四!他孟悬壶是个什么东西,给老子讲天道人道,去他娘什么道,这世上只有我天罡山的剑才是大道!”

    说到这里,满脸潮红的曹吞云却又忽的沉默了一会,当他再次看向初七时,老人的脸上多出些许难以名状的神情,魏来一时难以将那些裹挟在老人脸上的情绪都一一读懂,但却感同身受的觉察到一股对于即将到来的诀别的不舍。

    魏来于此之前便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不安,但此刻这样的不安终于是在曹吞云的身上得到了确认,魏来的心底翻涌起了诸多情绪,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江浣水的声音却抢先一步响起。

    “朝闻道,夕死可矣。只要阿七求仁得仁,曹老也不必伤怀,世人终有一别,早晚而已。”

    江浣水的宽慰之言却并未得到曹吞云的认可,曹吞云在那时又一拍桌面,冷哼道:“我早就烦透他了!岂会伤怀?”

    对于曹吞云的死鸭子嘴硬,江浣水并不放在心上,他摇了摇头,便将目光从曹吞云的身上移到了一旁的魏锦绣的身上。他的深深的看了女子一眼,而后又微笑着看向初七,意味深长的言道:“小家伙,但愿你没有骗我。”

    初七一笑:“岂敢,岂敢。”

    “那这就是老夫该做的事情。”老人言道,而后话锋一转,“那就继续吧,老夫已经等不及要把你们送入洞房了。”

    初七点了点头,转眸看了看一脸困惑之色的女子,伸手将她的双手拉起,与之面对而立,而后又朝着身旁那位神秘的老人点头示意。

    那老人亦是笑眯眯的点头回应,而后他周身的衣袍与长须再次鼓动,随即气息一沉,朗声言道。

    “夫妻对拜!”

    ……

    大楚,疆域万里,有名山大川纵横,神宗遍布如雨后春笋,其中诸如无涯学院、青冥学宫、归元宫、天罡山之流的北境有名有姓的神宗尽数坐落于此。其中以占据着大楚以南,百萝山脉的归元宫最为让世人津津乐道。

    归元宫与无涯学院并立北境十大神宗榜眼之位,宫中分立七座神宫,各有传承,却又同为一体。其中斩尘神宫之宫主孟悬壶近年来异军突起,大有成为七宫首座的架势。其门下弟子寥寥数人,但无一例外都有问鼎圣境之姿,其余几宫弟子都为此艳羡不已。

    今日的百萝山并不太平,坐落于东仙峰的斩尘神宫之上雷霆搅动,风云变幻,似有天罚降临,莫说山下的百姓,就是大多数门中弟子都并不知晓斩尘神宫之中到底有何事发生。但在百来息的天地异象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寻常人只当是仙人做法,威能骇人,于此除了心底多出几分敬畏之外,也就只当其实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但无人知晓的是,在那异象收敛的刹那,斩尘神宫中的那位盘膝静坐在蒲团上的黑发仙人身子一颤,一口鲜血猛地自嘴里喷出。

    孟悬壶。

    号称大楚立国以来最有天赋的修士,以斩尘无垢之法在短短三十年间便在归元宫中开辟了第七座神宫,哪怕如今的归元宫宫主也不得不与这比他足足年轻六十岁的家伙平辈而称。而他却并非世人想象中那般长须白发的固有仙人形象,他更像是一位堪堪年过三十的青年男子,容貌普通,唯有那身绣有日月星辰的锦袍扎眼得紧。

    一口鲜血喷出之后的孟悬壶在原地呆立而坐了数息的光景,他并未露出半分怒色,只是紧皱着眉头好似在思量着些什么。

    而后,他站起了身子,慢慢的擦干了自己嘴角的血迹,随即便迈步走向宫门的深处。

    斩尘神宫的规模并不算小,但布局却极为简单,只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长廊,越往深处走,烛火便愈发稀薄,但并非未点烛火,而是神宫的深处好似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即使烛火并排而燃,却依然无法照破那笼罩于此的幽深。

    孟悬壶迈步而行,他穿过一道又一道长廊,推开一座又一座宫门,绵延的门楣宛如没有尽头一般,无休止的朝着远处延伸,直至归于深不见底的黑暗,唯有他的脚步声在长廊之中来回作响。

    终于,他抵达了那最黑暗的深处。

    那时一处圆形幽闭的空间,他在那空间的中心盘膝坐下,在短暂的闭目沉神之后,

    他的双眸猛然睁开,而后他那一身锦绣长袍之上光芒亮起,耀眼的光芒升腾,将这幽闭的圆形空间也照得明亮无比。

    周遭圆形的画壁被人雕刻着日月星辰,若是细细观之不难发现那些星辰日月与孟悬壶那身锦绣长袍上所绣着的星辰日月竟一一对应。而更为的神奇的是,随着孟悬壶秘法的催动,他锦绣长袍上的星辰日月光芒亮起,而那些光芒亦无一例外的被一一对应着注入到了圆形画壁上所铭刻的星辰日月之中。一时间方才幽暗无匹的空间中光芒璀璨,立于其中,宛如置身星空。

    而随着那圆形画壁上的星辰日月便光芒所填满,那些星辰日月宛如被激活了一般,愈发璀璨的光芒从他们各自的身上亮起,然后光芒倒射如孟悬壶的身上,沐浴着那些光芒,孟悬壶的身子忽的一颤,他周身所弥漫的光彩愈发的璀璨,而这些光芒顺着他那身锦绣长袍不断的上涌,穿过他的颈项,越过他的双唇与鼻梁,直抵他的双眸!

    孟悬壶身子的颤抖在那时愈发的剧烈,从颈项处开始,一道道凸起的血管如毒蛇如蛛网一般蔓延看来,密布了他的整个脸庞,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极为狰狞可怖。

    接着,金色的光芒从那些血管之中亮起、蔓延,亦随着那些血管游走于孟悬壶的整个脸庞,最后涌入他的双眸,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高吼,两道金色光芒从他的眸中射出,那金光交错之下,一道虚无得几乎看不清模样的身影在那金光之中缓缓浮现。

    “孟悬壶,第七具神躯出了什么问题?”

    一道森严的声音响起,在幽闭的空间中回荡。

    “禀告上人,是魏锦绣那道未有斩尽的红尘。”在外人看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孟悬壶面对那道由他双目金光所凝聚而成的身影却表现得极为恭敬。

    “又是他,我不是让你祭出斩尘剑了吗?”森严的声音再次响起,语调中裹挟着浓郁的不满与质问。

    孟悬壶小心翼翼应道:“我一切都是按照上人吩咐行事,只是魏锦绣自己擅自做了些什么决定,这才出了岔子。我有心阻拦,但奈何此刻她距我有数万里之遥,我的天道法相在那处所能显现出来的威能有限,被恶徒阻拦,故而不得不求助上人定夺。”

    “哼!北境的蝇营狗苟你都周旋不过来,还妄图在东境谋得一席之位,孟悬壶,我对你很失望。”金色的身影冷哼言道。

    孟悬壶低下了头,不敢反驳,闷声应道:“弟子无能,令上人蒙羞,愿受责罚。”

    “哼。”那金色身影又是一声冷哼:“但好在你这人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什么事情能瞒,什么事情不能瞒,今日之事你告知于我事情还有回旋余地,如若你畏惧上罚,而隐瞒不报,那才是真正的令我蒙羞。”

    “谢上人垂怜。”孟悬壶赶忙言道,随即又问道:“那上人以为如今当如何做?”

    “你无须多管,安心培育剩下两具身躯,东境上神之争已经如火如荼,北境会是诸方博弈的关键所在,经营好你的营生,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至于那第七具身躯我会派神人入主……”

    “这……”孟悬壶闻言脸色一变,赶忙言道:“可魏锦绣红尘未有斩尽,无垢神躯尚未铸成,上神降临恐对……”

    “总比失去一具神躯来得划算。”那金色身影在言道,“我没有记错的话,有一位东境仙人便转世于北境,这几百年来,此人行踪飘忽,以各个身份游走于南北二境,图谋甚大,若是被他寻到了神躯所在,恐得不偿失,倒不如挥刀斩了这乱麻。”

    “还有,我听闻渭水神国的主人将逝,你给我好好物色人选,渭水的气运,我志在必得。”

    那金色身影所言之物孟悬壶听在耳中,心底暗暗诧异,但却不敢有所反驳,只能低头再次应是。

    “做好你该做的事情,东境不会亏待你的。”

    那金色身影见状,如此言罢,身形便缓缓散去,而这幽闭空间中的星光也随即熄灭,归于寂静。
友情链接:东方彩票官方网站  智胜彩票网  vip彩票  99彩票平台  新天地彩票网  天天彩票注册  平安彩票官网  秒速赛车走势图  平安彩票平台  乐福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