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弃寒暑求朝暮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弃寒暑求朝暮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相传归元宫中有一神宫,名为斩尘。

    斩尘神宫之中,有一柄旷世神剑,名亦为斩尘。

    斩尘神剑,号称可一眼看透因果,神剑在手,斩尘神宫中的修士能施展一道法门,名为大湮。

    大湮之下,因果湮灭。

    遭受此法,生者的一切都会被抹除,他的言行、他经历过接触过的事,都会被人忘却。那是超越死亡的死亡,是最可怕的恐惧。

    但由于此法太过恶毒,斩尘神宫中从未有人施展过这道法门。

    可吾以为此言却是谬论!

    其一,大湮之后,受法者因果皆被斩断,施展此法之人与受法之人间理应同样存在因果,此法一出,因果皆断,施法者同样无法记得自己曾施展过此法,故斩尘神宫言说此法从未施展,并不可信。

    其二,大湮之法斩断因果,将受法者完全抹除,但吾以为,大湮之法的抹除因果并无不代表将受法者所行之事完全抹除。譬如,此人若为人父,父受大湮之法,子嗣是否会随之消失?那若是子嗣有子,子嗣之子,是否意会消失?再者言,若是受法者为恶贯满盈之辈,一生杀人无数,若受大湮之法,是否意味着被其斩杀之人都会复活呢?自古以来,哪怕是传闻中的东西境仙佛都绝无活死人生白骨的本事,大湮之法就是再神奇,也绝无可能做到这一点。故此,吾以为大湮之法的抹除因果,只是如斩尘之法一般抹除记忆,但受法者所行之事却不会被更改,只是会被一种笔者无法知晓的方式掩盖、扭曲。这样的抹除,说到底其实与掩耳盗铃无异。但这样的掩耳盗铃却是遮掩住了所有人的耳朵,在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之下,哪怕不是事实,可当无人记得这事实之后,谎言便成了事实。

    其三,之前所言二者,都是笔者自行臆想之事,而真正让笔者笃定大湮之法一定被使用过的原因却是……

    ……

    魏来缓缓放下了手中名为《斩尘浮想》的手札,他的眉头皱起,那些文字写到这里,字迹忽然变得模糊,像是一团乱麻一般被胡乱画在了一起,根本无法辨别其中的字迹。

    魏来很清楚自己父亲的为人,他做事素来认真,尤其是在对待治学之事上面,哪怕是随意撰写的手札,字迹着墨亦异常的公正,若有笔误处定然会将整页

    的内容重新撰写一边,而此刻这最关键的部分却忽然变得字迹潦草,污浊不堪着实让魏来觉得诧异。

    一时间,少年的眉头紧紧皱起。

    吱呀。

    这时,房门处忽的传来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徐玥出现在了门口。

    “阿来!大清早的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也不吃早饭?”徐玥颇有些娇责意味的问道,少女说着转动着自己的轮椅缓缓来到了少年的身旁。

    少年本能将手边的手札推开,横过身子拦住了徐玥的视线,嘴里言道:“不知为何,今日一早便觉得心底空落落的,便来这里做了做,看了些我爹以前留下的手札。”

    本来还有心戏弄魏来一番的徐玥听到这话,忽的身子一震,眉头皱起,在那时喃喃低语道:“说起来今日我起床的时候,也觉有些奇怪,不知是不是昨日雪大了一些,着了风寒。”

    魏来害怕徐玥发现自己还在研究与斩尘神宫有关的东西,他赶忙趁着徐玥发愣的档口,上前言道:“是吗?那我等会去给你买些药材……”

    说着魏来便伸手摁在了徐玥轮椅的扶手上,推着徐玥走出了房门。徐玥不觉有他,也收回了心思,嘴里笑道:“阿来好糊涂,我们都有修为在身,休息风寒动用灵力稍稍调养一番便无大碍,那里还犯得着去买药材。”

    本就是为了岔开话题而随意胡言的魏来自然不敢反驳徐玥的责怪,他讪讪一笑,便又言道:“我听玥儿身体有恙,一时也未有多想……”

    有道是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魏来这随口敷衍之言落在徐玥耳中,怎么听都透露出一股关心则乱的味道,少女的嘴角在那时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意,脸色也有些泛红。

    但大概是出于少女的娇羞,徐玥也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再纠缠下去,她又言道:“我听说衡珞街的一处宅院昨晚着了火,家里的一切都给烧成了灰烬,到现在屋中主人的尸首都没有找到,估摸着一道化成了灰。但偏偏住在一旁的邻居们都说昨日他们睡得很好,没有察觉到半点火灾的迹象。按理来说将整个宅院化作灰烬的火势应该很大,可周围的院落到毫发无损,单单将那处宅院烧成了灰烬。”

    魏来还在想着之前那份手札上的问题,听闻徐玥所言也不禁来了些许兴趣:“玥儿的意思是说

    ,是有修士在其中作梗?”

    这世上的修士万千,所修行的功法千奇百怪,但无一例外都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本事,这样的家伙在所辖之地犯下命案,往往是当地官府最为头疼的事情。

    “嗯,据说萧牧已经带人封锁了宅院,翰星大会将至,又出了这样的事端,估摸着他们有得忙了。”徐玥点头言道。

    二人正说着,却见前方一处房门前,孙大仁与钱家姐弟正对着门中指指点点。

    魏来暗地奇怪,便推着徐玥快步走上前去,走到诸人身旁问道:“你们在看什么呢?”

    正瞩目朝着屋中张望的孙大仁闻言犹如受了惊吓一般,他身子一个激灵,在回眸看清魏来模样时,方才松下一口气。

    “怎么了?”见孙大仁这般模样,魏来暗觉好笑,他这样问着,目光却同样朝着那房门中看去。

    在看清那屋中情形时,魏来不禁心头一震——诺大的房门中乌黑一片,到处都是被火灼烧后的痕迹。

    魏来记得真切,这间屋子与大多数内院中闲置的屋子一般都从来无人居住,但却也被打理干干净净,怎么会是这番被火烧过的模样呢?再者言,就是真的被火说过,他又怎会毫不知晓呢?

    魏来不由得想到了方才徐玥与他说过的发生在衡珞街的命案,暗觉二者之间似乎存在着些什么联系。

    “不会是闹鬼吧?”孙大仁问道,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魏来哪会理会孙大仁的胡言乱语,他正回头想要让徐玥把笛叔叫来问一问昨夜的情形,可化为出口,他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随后在诸人古怪的目光下,魏来皱着眉头走出了满是灰烬的房门之中,只见他来到一处木架燃烧坍塌的灰烬深处,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将上面的灰烬排开,只见那处左侧摆放了六枚漆黑的石碑,石碑上可有一些古怪的红色纹路;而右侧则放着三枚黑色的巨大鳞甲状事物,阵阵腥气正从那鳞甲上散开,令魏来腹中有些翻涌。

    而在这二者的正中,摆放着一把藏锋于鞘的剑。

    鞘身古朴看不出什么出奇之处,唯独那正中刻有的一行小字,莫名的拉扯住了魏来的目光。

    君卷红尘驾白鹤,我弃寒暑求朝暮。
友情链接:智慧彩票  永恒彩票  秒速pk10彩票  银河彩票平台  富贵彩票网站  秒速赛车官网  一品彩票app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105彩票网址  网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