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到他与它们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到他与它们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距离翰星大会只有三日的光景去了,魏来虽然已经破境,但以他三境的修为想要对抗来自北境各方的天才妖孽,魏来并不觉得自己稳操胜券。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修为境界并不能以常理来衡量,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魏来还是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一大早吃过了早饭便又来到了聚灵塔中。

    周遭的灵气奔涌,魏来今日用了比往日足足多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方才让自己进入那身合天地的奇异状态——今日说不上为什么,他总觉得心神不宁,就像是自己忘记了些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一般,可无论如何他都记不起那件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这中感觉让魏来莫名的烦躁,又莫名的不安。

    他内视自己的体内,所谓幽海境,便是修士在自己的神门深处开辟一道力场,将其中融入灵力,当灵力磅礴可以填满自己整个幽海时,便意味着幽海境大成,可以推开第三道神门。魏来本以为以自己第二境足足开辟出八十二道灵台的可怕修为,自己的第三境恐怕也得拥有八十二道幽海,但事实上他的幽海也只有一道,只是那道幽海却大得出奇,仿若望不到边际一般。

    修士的幽海大小本就不是一个可以被主观衡量的存在,每个人内视体内所能得到的观感都并不一样,因此无法如第一境的神血数量亦或者第二境灵炎的强弱来衡量第三境修为的区别。但在已知的记载中,修士因为修为天赋的不同,在第三境幽海境所表现出来的差异却是确实存在的东西,魏来无法确定自己的幽海到底有何不同,但那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架势,想来一定会比寻常修士强出不少。

    但福无双至的道理却始终在魏来的身上应验着,庞大的幽海让魏来想要填满这幽海境需要花去的时间远非寻常人可以想象,这破境以来的几日光景,魏来得空便于这聚灵塔中吸纳灵力,其效率比起世上大多数修士都强出不是一星半点,但几日下来那幽海之中只有深处出现了些许灵力化作的水洼,相比于这浩大的幽海,那点灵力说是沧海一粟都显得有些夸大其词。

    而更让魏来奇怪的是,他的幽海之中灵气化作的幽水并非世间长剑的白色,而是漆黑之色,与那八十一道灵台正中燃放的黑色灵炎如出一辙,魏来摸不准其中就里,但终归那黑色灵炎也未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魏来也就只能暂时将这般疑惑压下。

    在身合天地的奇异状态下,魏来有足够的精力一心多用,在运转好吸纳灵力的法门后,魏来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份古籍。

    那是一本封页上写着一道《殃》字的泛黄古籍,不知是岁月太过久远还是保存不善的缘故,一些书页的边角甚至出现了破损的痕迹。

    这是曹吞云在前些日子赠与魏来的剑阵古籍,书上记载着九霄、冥城、在劫三道剑阵,威能巨大,但同时却也生涩难懂,魏来这些日子修行的同时也往往会分出一缕心神参悟这剑阵法门,两个月下来虽有所得,但一些症结关键之处,却还是难以完全融合贯通。

    魏来本想着今日继续如以往一般分出心神参悟这剑阵,毕竟大战将至,多出一道手段,便多出一分胜算。

    但事到临头魏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沉下心神,那股说不明道不清的不安从一大早便一直萦绕在魏来

    的脑海,这让他的几次尝试都无疾而终。

    魏来索性停下了对着剑阵的参悟,目光一沉一只手豁然伸出,朝着不远处一摄。

    到了三境之后,修士便有了内力外放的本事,虽然这样的内力外放还不足以做到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那般骇人的地步,但隔空摄物却也并不困难,灵塔角落中的数道事物便于那时飞出,落在了魏来身前一字排开。

    六枚古怪的黑色碑文,三枚颇为巨大的鳞甲状事物,以及一把藏锋于鞘的剑。

    那是在魏府中毫无征兆被烧毁的房门中所发现的东西,且不说房间内的一切被烧成了灰烬,众人毫无所觉,单单这忽然出现的三样事物其中便透露着让魏来难以揣摩清楚的古怪。魏来粗略的打量了一番,这三样事物都绝非凡品。

    鳞甲坚固无比,更像是从某种蛟类亦或者龙种身上剥离下来的鳞片,鳞甲周身萦绕着的气机强大,包裹的威能不可小觑。而那六枚黑色碑文更是古怪无比,魏来尝试着用灵力攻击这碑文,以他那体内强大力量,即使全是施展也无法在碑文上留下半点痕迹,这碑文之中似乎包裹着一股强大而有隐秘的力量,但那股力量对于魏来出奇的并不排斥,反倒隐隐透露着亲近之意。但这些东西来历不明,魏来不敢去轻易触碰,害怕其中有什么古怪亦或者算计。毕竟平白无故获得些天材地宝,怎么看怎么像那些志怪小说中的主人公才能有的际遇,以魏来这十多年的际遇来看,他似乎并不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家伙。

    至于那把长剑就更加古怪了,他尝试拔出过的那把剑,剑身雪白透亮,并无出奇之处,但魏来的灵力只是轻轻触碰,那剑身便颤抖不已,仿若有什么东西要从剑身之中倾巢而出一般,魏来同样心存警惕不敢托大,于那时赶忙收回了灵力。

    此刻魏来再次端详起眼前的事物,心底总不免有古怪之感升腾,他觉得那场无名之火似乎是什么人有意为之,而目的则是为了掩盖住某些事情。可那些事情是什么?魏来说不真切,只是莫名觉得那些被遮盖的事情与他今日心头的不安,存在着某些必然的联系。

    魏来的心底愈发的烦躁,就连身合天地的状态都受到了影响,吸纳灵力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魏来索性收敛了周身气机,从身合天地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毕竟他方才破境境界尚未稳固,此刻心神不宁,若是强行修行,事倍功半是小,要是坏了根基那就损失甚大了。故而魏来收敛气机之后,便站起了身子迈步走出了灵塔。

    他想着既然无心修行倒不如出去走走,缓解一下心头的不安与烦闷。

    但方才走出灵塔,便将灵塔外一道背负剑匣的身影正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他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身旁一条黄狗蜷缩着蹲在一旁小憩。

    魏来看了看天色,才过午晌,按照曹吞云的性子,此刻他应该正带着孙大仁等人修行,今日出现在这处,却是有些出乎魏来预料。

    这样想着,魏来走到了老人的身旁,在那处坐下,嘴里笑问道:“是不是孙大仁又惹前辈生气了?”

    曹吞云似乎在想着些什么事情,听闻魏来的声音侧眸看了一眼,在看清魏来容貌之后,老人冷哼一声,言道:“

    就那不成器的家伙,也能惹我生气?”

    魏来倒也清楚曹吞云这嘴硬的性子,自然不会去与之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微微一笑,又问道:“那前辈今日怎么这么好的雅兴,一个人在这处饮酒赏雪?”

    曹吞云听闻此问,愣了愣,他手中的酒葫芦在半空中停留了一会,随即蓦然叹了口气:“不知道。或许是年纪大了,这些年又东奔西走搜寻天罡山的失剑,今日一起床,看见这满天飞雪,莫名就有了些惆怅,想要喝口小酒,却越喝越是说不出的难受。”

    “可他娘的奇怪的是,我就摸不清自己到底在为什么难受……”

    有些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魏来的心头一跳,脸色莫名一变,在微微迟疑之后,他忽然问道:“前辈……你说有没有可能一个人忽然就忘了另一个人,然后怎么也想不起来?”

    曹吞云闻言又是一愣,然后他咧嘴言道:“那怎么可能,你爹欠我三顿酒钱,我到现在还记得真真切切,老头子我可从不吃亏,啥事都忘不了。”

    “那你记得那本剑阵你从哪里得来的吗?”魏来又问道。

    曹吞云的脸色一滞,当初赠与魏来这剑阵时只是他翻看自己旧物时忽然找到的东西,他一时也记不得从何处得来此物,只是当时魏来言说自己想要修行剑阵,他便将此物随意扔给了魏来。此刻魏来提及此事,明显就是在拆他的台,曹吞云不免有些气结,却又不知当如何反驳。

    曹吞云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脸色也颇为难看,魏来倒也不愿让对方下不得台,当下便又言道:“实不相瞒,今日我也总觉得心神不宁,莫名有些烦躁,就像是忘了些什么不该忘的东西一样,可怎么努力都记不起来……”

    本来还满心想着当如何保住自己的面子的曹吞云听到这话,眸中的光芒一凝,之前他的心底也一直烦躁不安,却说不真切到底是为何,此刻听闻魏来之言,反倒觉得魏来将自己心底的那股不适之感说得透彻,好似一语中的、醍醐灌顶一般……

    他盯着神情有些苦恼与落寞的少年看了一会,忽然将手里的酒葫芦递了过去。

    莫名被塞入一个酒葫芦的少年从自己的情绪中被拉扯出来,他抬头有些迷茫的看向曹吞云,不解于对方此举何意。

    “我天罡山的三十六柄神剑,散落人间,我不知道它们在何处,但我踏遍每一处土地,一寸寸的去找,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都一一找到,带回天罡山。”

    “而你,若是真的觉得那被你忘记的东西,是人也好,是事也罢。只要你觉得那东西足够重要,那就努力的去想,总有一天,你也会记起的。与其苦恼,不如寻找,这就是我能教给你的道理。”

    魏来眨了眨眼睛,有些错愕的听着老人所言的这一番话。

    “来,举杯敬那个被咱们忘记的家伙。”老人说着便示意魏来举起手中的酒葫芦。

    大抵是被老人的态度所感染,魏来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他索性便依言将自己手里的葫芦高举起,粲然一笑。

    “也敬那些散落的剑!”

    “无论他与它们在哪个天涯海角,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他们!”
友情链接:淘宝彩票官网  头彩彩票官网  甘肃快三  彩都会平台  新天地彩票网  360彩票网  竞彩258平台  创世彩票  南国彩票官网  9彩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