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能有什么意思?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能有什么意思?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兄这是什么话?你是州牧之孙,义气用事坏的是大燕的颜面,切不可鲁莽!”袁袖春见自己的呵责落入魏来耳中竟被对方尽数无视,心底不免有些恼怒。他贵为大燕太子,却并无半点威信可言,尤其还是在今日这北境俊杰齐聚之时。

    这样的苛责平心而论已经有了些许软化下来的意思,但偏偏魏来却并不买账,他回眸看了袁袖春一眼,低语道:“殿下,你才是大燕的脸面。”

    在脸面二字上魏来有意咬了重音,一语双关,让袁袖春的脸色有些难看。

    “就凭你也能跟我打?”而擂台上的拓跋成山听不懂魏来话里话外的讥讽,他冷笑着言道。

    魏来却面色平静的言道:“你参加的是宁州的翰星大会,你可以挑战别人,别人也可以挑战你,你若是不敢打,那便弃了权,灰溜溜的滚回你的鬼戎,省得在此处丢人现眼。”

    “你!”拓跋成山何时受到过这般侮辱,他顿时脸色一变,双手怒不可遏的握紧。

    显然拓跋成山在这时已经对魏来动了杀心,几乎就要应下魏来的邀战,一旁的袁袖春脸色一变,他倒并不关心拓跋成山的死活,只是能让魏来难堪于他来说便是值得一做的事情,不过他也不好做得太过过火,虽然心头不郁,却也只能暂时作罢。

    “不妥吧。”可就在这时,一道带着古怪腔调的声音忽的响起。一位穿着兽皮毛绒制成的衣衫的男人迈步从人群之后走出,来到了众人跟前。

    男人一脸笑容,却莫名给人一股阴测测的感受,他朝着袁袖春行了一礼,但却并非中原礼节,而是一手握拳放于对侧肩头,然后低首一拜:“鬼戎七柱荒鹰王座之下,王帐谋臣骨兀朽参见燕地未来之主。”

    鬼戎的体制与北境诸国中的大多数都并不一样,鬼戎八州之地的共主谓之蛮天,意为最接近天的意思。蛮天之下设有七个国柱之位,位同大燕当年楚侯之位,执掌一州之地的军政之权,而荒鹰二字便是其中一位国柱的封号。而这位荒鹰国柱威名远播,这些年与大楚多有交战,胜多败少,可谓凶名赫赫,这样一尊连大楚都无可奈何的凶神,起在鬼戎境内的地位可想而知,几乎已经到了七国柱之首的地步。

    而所谓王帐谋臣,鬼戎国内共主蛮天行宫谓之王庭,而国柱行宫则谓之王帐。鬼戎阶级分明,国柱之下的各方的谋臣武将也有三六九等之分,而能入王帐参议谋士的谋臣其地位素来不低,几乎都算得国柱的亲信。

    身为大燕太子的袁袖春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一时间他看向骨兀朽的目光便是一变,迟疑问道:“不知先生大驾,有失远迎,不知有何赐教。”

    “殿下客气了。”骨兀朽操着那口让人颇为不喜的腔调言道:“我奉国柱之命,带王孙殿下前来参与燕地的翰星大会,一来

    是见识见识大燕的风土人情,二来便是奉国柱之命与殿下一晤。”

    如今的鬼戎蛮天贪图女色的名声北境皆知,哪怕如今已经年过八十,也依然不曾停下过在王庭之中“辛勤耕耘”的步伐。他子嗣无数单是成年王子便有足足近百位,而这位老蛮天也颇有意思,对于自己的子嗣们一视同仁,尽数册封为亲王,这也造成了如今鬼戎国内亲王多如牛毛的现状。所以袁袖春在知晓拓跋成山是什么六十八位亲王之子时心头对此毫不在意,可此刻骨兀朽抬出了那荒鹰国柱的名号后,袁袖春的心底便不免有些变化。

    “我素闻殿下有贤良之名,但观今日之事,殿下似乎有失偏颇吧?”而这时那位骨兀朽的声音再次响起。

    袁袖春的心头一凛,也暗暗猜到这位鬼戎谋臣这时出现应当就是为了此刻擂台上的争执,他沉了沉脸色,言道:“阁下所言何意?”

    “燕庭敞开国门,让各方青年才俊汇聚一堂,这本该是千载难逢的盛事,但这位台上的公子却为了些许小事义气用事,如此下去是不是我们王孙赢了张三便会上来李四,赢了李四又会来个王五?殿下也看到了,我家王孙经历了一场恶战,已经有伤在身,这样打下去,可不是殿下该有的待客之道。更何况……”骨兀朽说道这处眼珠子一转,目光笑盈盈的看向不远处的翰星碑:“更何况这位公子的排名似乎在王孙之上,这下位挑战上位搏个名次也还说得过去,上位挑战地位又是为何?”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周围那些本来已经满心愤慨的宁州百姓们纷纷脸色一变,这世上事最讲究一个名正言顺,站不住道义二字,做下去坏的就只是自己的名声。

    “魏兄你听到了吧?还不快快下来,你再如此胡闹下去,莫怪我不念旧情,消了此番参赛的资格,错过了此番机缘,于你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袁袖春亦在那时高声言道。

    他的面色冷峻言辞犀利,但心头却暗暗冷笑,这骨兀朽的出场倒是给了他发难的由头,魏来服软他可收获这骨兀朽的好感,届时在与之料谈一番说不得还可获得他背后的那位荒鹰国柱的支持,而若是魏来强行倒行逆施,于骨兀朽这边他亦有了交代,更有借口让魏来退出此次翰星大会,如此一石二鸟的美事对于袁袖春来说可算得意外之喜。

    而正如他所想的那般,随着他这话出口,以及周围百姓态度的转变,魏来的脸色也确实变得有了几分难看。

    不过这少年似乎并没有服软的打算,他握刀的手又紧了几分,眸中的杀机不减反增。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袁袖春眸中顿时有笑意涌现,他暗暗朝着周围的甲士们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魏来一旦动手他们便要在第一时间将之擒下。可就在他将一切安排妥当之时,一道金光忽的从不远处涌来,直直的扑向擂台上的拓跋成山而去。

    这道金光来得太快也来得太过突兀,以至于无论是袁袖春还是骨兀朽在那时一惊,反应过来之时,那道金光已然落在了拓跋成山的身上。

    众人惊骇,但还不带他们从这样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却见随着那道金光的入体,拓跋成山胸前因为之前那与徐余年的大战而被割开的那道伤口于那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修复,只是眨眼的光景,拓跋成山胸前的血肉便恢复得完好如初,就像是从来未有被任何东西所伤到过一般。

    本来心头惊怒的骨兀朽剑道这番变化,似乎想起了什么,眸中闪过了一道神光,于那时侧头看向那道金光方才射来的方向,只见那处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正在被一位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缓缓推到了此处。

    “他的伤势与他体内损耗的力量已经被我修复了。”不待众人发问,女孩便抢先言道。

    骨兀朽闻言,赶忙朝着女孩行了一礼:“阁下便是归元宫孟仙师的弟子,徐玥姑娘吧?在下早闻姑娘大名,今日得见,姑娘不禁生得闭月羞花,还如此宅心仁厚,着实令在下钦佩。”

    骨兀朽这般说着脸上荡漾开笑容,此番前来燕地,明面是护送拓跋成山参与此次翰星大会,但暗地里他却有其他的任务,鬼戎这些年来频繁的对外发动战争起包藏的祸心可谓昭然若揭,但虽然对外战争胜多败少,但最后北境九国除开位于最北方的流萤国外,其余七国都或多或少依附于大楚,而大楚自诩上国,时常在关键时刻出手救援诸国,让鬼戎数年来的多次战争最后都铩羽而归。其中骨兀朽的主人荒鹰国柱便试图改变鬼戎素来蛮横的办法,尝试从内部瓦解七国之间相对紧密的关系,而在听闻大燕太子竟然为了得到天阙界的支持而动用宁州气运洞开山河图后,骨兀朽便将目标锁定在了身处宁州的袁袖春身上,毕竟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只要投其所好,便没有不能达成的协议。而在方才的试探中,骨兀朽也很高的感受到了这一点,这位大燕太子已经在不经意间展露除了他拉拢骨兀朽的意思。

    至于这后面出现的徐玥,他当然听说过她的名讳,而对方既然出手相助,那想来应当也对鬼戎心存好感,若是能借此再与归元宫拉上关系,那此行归去后,必然会受到主上的嘉奖,念及此处的骨兀朽脸上的笑意更甚。

    但他充斥着善意的问候,换来的却是徐玥冷冰冰的回应:“这样一来,就算不得车轮战了吧?”

    “嗯?”骨兀朽在听闻此言的瞬间脸色一变,脸上的笑意瞬息收敛,于那时问道:“姑娘这是何意?”

    徐玥低眸看着对方,冷冷的言道:“你们刚刚打伤的人是我的胞弟。”

    “而现在站在擂台上,被你们说得一无是处的家伙,是我未来的夫君。”

    “你说,我能有什么意思?”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彩运网  新华彩票  JDB彩票  爱乐透彩票门户  彩盈彩票  澳客彩票网官网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V8彩票  淘宝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