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宁州铁壁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宁州铁壁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包括骨兀朽自己也都知道,魏来挑战拓跋成山根本就不是为了翰星大会的名次,更不提什么友好切磋,什么相互交流。

    他从一开始便是本着为徐余年报仇去的!

    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魏来报仇的方式竟是如此的狠辣,以至于那拓跋成山哀嚎良久,从他双臂两侧涌出的鲜血已经将他脚下的地面完全侵染之后,骨兀朽方才反应过来。他一个闪身落在了擂台上,来到了那拓跋成山的身旁,焦急言道:“王孙莫急,在下这就帮你。”

    说着一道灰色的灵力涌聚在他的双指之间,他的目光一凝,双指便在那时摁在了拓跋成山的眉心之间,那股灰色的灵力随即顺着拓跋成山的眉心涌动到他的周身,于此之后那些灰色的灵力猛地一闪随即又隐没于拓跋成山的身躯之中。那时拓跋成山脸上近乎狰狞的痛苦之色渐渐平复下来,就连肩膀处喷涌而出的血液也开始渐渐收敛,竟是在短短数息之间止住了流血之势。

    随即拓跋成山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脑袋一歪便昏死了过去。

    这番变化周遭的百姓们看在眼中,却无人去感叹骨兀朽手段的神奇,反倒心悸与此刻这位鬼戎谋臣脸上几乎难以遮掩的阴桀之色。

    一位王孙,哪怕是排名在鬼戎众多亲王之中近乎末流的王孙,但毕竟是身为鬼戎皇族,在这燕地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砍断了双手,这便是在打鬼戎皇族的脸。

    “阁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呢?”骨兀朽站起了身子,他盯着魏来,脸色阴沉,语气阴桀的问道。

    收刀归鞘的魏来面色如常的站在骨兀朽的身前,听闻此言反倒一脸奇怪的看向骨兀朽问道:“阁下要什么交代?”

    “阁下小小年纪,心肠却如此歹毒,这不是搏命之所,这是你宁州的翰星大会,胜负既然已分,为何还要断我王孙双臂!?”骨兀朽咬牙切齿的怒问道。

    却不知这番问责,正中魏来下怀。

    魏来嘴角上扬,笑容璀璨:“高手过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怎知他有无后手?不一击制敌,难不成要让我等着他出手伤我?若是怕死,那便应该让他直接认输,上了擂台,刀剑无眼,本就应该生死各负。还是说,你们鬼戎的人都是如你这般,既打不过,亦输不起?”

    这番话出口,骨兀朽还在发愣,但台下那些宁州百姓们却蓦然发出一阵高呼,阵阵叫好声不绝于耳,骨兀朽于这时方才反应过来,这番话在百息之前正是魏来问责拓跋成山时,拓跋成山给予的回应。

    骨兀朽念及此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而周围那些百姓的欢呼声于他来说更像是一道道巴掌一下又一下的扇在他的脸上,他怒火中烧,却又无地自容。他当然向为自己的王孙讨回一个他所谓的“公道”,但此刻身处敌营,这家伙又是江浣水的外孙,想要动他绝非易事,况且拓跋成山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双臂斩落,若不及时治疗,恐怕这位王孙这一辈子便彻底毁了。

    想到这里骨兀朽又愤懑的看了魏来一眼:“阁下教诲骨兀朽与鬼戎毕生不忘!”

    他这般说罢,一只手豁然伸出,朝着脚下一摄,那两只断臂便猛然飞入了他的手中,随即他的身形一顿,抱起了昏迷的拓跋成山便于那时朝着远处遁去。

    ……

    骨兀朽的离去让这擂台周围再次陷入了短暂的静默,但数息之后愈发热烈的高呼声响起。

    “魏来!”

    “魏来!”

    从围观的百姓到周围擂台那些宁州弟子,他们都在那时高呼着魏来的名字。

    这不仅是一场复仇,也是让沉闷了一上午的宁州百姓扬眉吐气的一场胜利。

    魏来轻声一跃落在了擂台之下,负责这方擂台的文官如梦初醒宣读魏来获得此次挑战的胜利,但名次是否变化他却有些拿捏不准,魏来也懒得理会对方,径直便走到了徐玥的身旁,歉意言道:“对不起……”

    方才他徐余年站在一起,但拓跋成山隐藏了实力,以至于在那对拼的刹那魏来虽然意识到了不妙,却终究没有来得及出手相助。他不免觉得自己有失职之嫌,对徐玥也有些愧疚。但徐玥却笑了笑,说道:“让他涨涨记性也好,空有一身天赋,却总喜荒废,今日不受挫,他日说不得就得赔上性命。”

    魏来点了点头,从徐玥这番态度中魏来也猜到徐余年应当并无大碍,他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这下倒好了,你成了救世主,周围看你的目光可多出了不少。”徐玥又浅笑着说道。

    魏来一愣,随即便领会到了徐玥的意思——周围的百姓还在欢呼着魏来的名讳,但于此同时那些外来者们也将目光落在了魏来身上,那些目光或诧异于魏来强悍的实力,能以三境修为如此轻易的击败一位四境强者,加上魏来并不大的年纪,想要在大多数北境宗门中混得一个圣子之位绝非难事;或惊骇于魏来狠辣的手段,亦或者还有那么些淡淡的欣赏。但无论出于哪一种,对于今日的翰星大会来说,成为焦点绝非一件好事。

    魏来感受到这一点,微微有些苦恼,但也并不将之太放在心上,他摇了摇头,笑道:“看就看吧,眼睛毕竟长在他们脸上。”

    谁知这时徐玥的话锋一转语气顿时变得古怪了几分:“是吗?我看好些个姑娘看你的眼睛里可都泛着光呢。”

    徐玥就是这一点让魏来最难以招架,平日大多数时候不苟言笑,却总能在魏来需要的时候,温柔宽慰,又能在魏来想不到的时候耍些无关痛痒的小性子,时不时便会撩拨得魏来心跳加速。

    但魏来却着实没有太好的与之回应的经验,只能一个劲的苦笑。

    徐玥倒也明白魏来的性子,并不一味纠缠,在那时她的面色一正,目光忽的看向不远处,又言道:“你的那些小兄弟似乎比咱们预想的还要抢手。”

    魏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处正是那位于排名末尾的擂台所在之处,此刻时间已经到了接近正午,众人也结束了一开始的小心试探,各个擂台上的比斗都趋于白热化,而来自金牛镇的诸位孩童也在薛行虎的安排下陆续开始了各自的比斗,这样一批天赋卓绝而年纪又不大的孩童自然很快便吸引了一大批来自各方势力的目光,魏来远远看去,便见有那么些打扮并非宁州本土人士的家伙围在那几座擂台外。

    “过去看看?”魏来从笛叔的手中接过了徐玥的轮椅,笑着问道。

    “可要是等会有人再挑战你呢?你不怕丢了这翰星榜上的名次?”徐玥反问道。

    魏来侧眸扫视了一圈,那些之前落在魏来身上的目光纷纷退避,得见此景的魏来轻声言道:“他们不敢。”

    言罢便不由分说,推着徐玥便慢慢悠悠的朝着那排名末尾的擂台方向走去。

    ……

    属于第二百九十位至三百二十五位的三道擂台上,三方人马激战正酣,有魏来熟识的龙绣以及刘青焰,二人的对手分别是两位三境的修士,双方你来我往,二境的龙绣渐渐占领上风,而刘青焰更是手段诡诞,打得对方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在这些日子以来曹吞云的调教下,刘青焰渐渐掌握住了她体内那股奇异力量的使用法门,她对水有着天然的亲和力,寻常修士根本难以与之对敌,而周围围观她的各方人士亦是数量众多。而另一座擂台上,却是一位名为李绪的少年正与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打得难舍难分。

    魏来对于李绪的印象还是颇为深刻,他的年纪已经十四,比他小不了多少,在金牛镇的诸多孩童之中年纪已经算是较大的家伙了,加上此前他家境并不如意,身子也较为虚弱,魏来听薛行虎说起过,这家伙修行的进度在众多孩童之中算是最慢的,不过他极为努力,薛行虎常常看见他大半夜一个人在院中练武,为此他还呵斥过李绪几次。怕他因小失大累坏了身子,但这家伙却极为坚持,每每都是表面应承,暗地里又会在薛行虎睡过去之后又偷偷爬起来。久而久之薛行虎也只能对其听之任之,只是会尽可能的多给他些帮助。

    此刻李绪的对手攻势猛烈,一手长剑如毒蛇一般从各个刁钻的角度袭来,李绪左突右挡,艰难支撑。

    但毕竟无论是修为还是对战经验都差上对方一截,在如此交手了百个回合之后,李绪终于还是一个不慎被对方撤剑时的佯攻所骗,被其一掌拍在胸口,心有不甘的飞出擂台落败了下来。

    “这家伙不错。”在一旁看完了整个比斗过程的徐玥忽的轻声言道。

    魏来却是一愣,不免问道:“何以见得?”

    “古来有言,勤能补拙,这孩子的心性坚韧,你看他在与对方过到第六十七招时,他体内的灵力便已耗尽,却凭着一口气硬是再撑了足足二十招,若不是最后欠缺些对敌经验被对方的佯攻所骗,说不得还能再坚持个十来招,这样的韧性,极为难得,可绝非天赋二字可以比拟的。”徐玥轻声言道:“修行之路,宛如登山,一次次叩门一次次被拒之门外,这世上那么多年少惊艳绝伦之辈,为何到最后大都泯然众人?无非便是前面的山路走得太顺风顺水,某一次忽的遇见了什么叩不开的山门,亦或者攀不上的山崖,便不由得心灰意冷。”

    “可观这世间的大圣,哪一个不曾在未登圣境之前遇见过这样亦或者那样的麻烦,这条路没有任何人能走得一帆风顺。那既然大家都会遇见麻烦,那天赋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反倒是这股韧性、这股屡败屡战愈挫愈勇的韧性会决定更长远的成败。修行界素来便有这么一句话,天赋决定着

    下限,而心性则决定着上限。”

    魏来暗暗思忖着徐玥这番话,暗觉对方所言却有其道理。

    “你看,识货的人上门了。”而他正想着这些徐玥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魏来一愣,他抬头看去,却见有那么几位衣着打扮看上去便颇为不凡的男女在那时围到李绪的身旁,一脸热络的询问其关于李绪的一切,在那样的热络之下,李绪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而很快一旁便有一位身着麻衣的中年男子迈步而出来到了李绪的身侧,与那些前来询问的男女交涉。

    那人是于此之前魏来便让笛叔抽调出来的暗霄军,专门负责这些来自金牛镇的孩童之事,毕竟筛选宗门是件大事,需要一个多少了解各个宗门状况之人在旁出谋划策,而这一切若是都让薛行虎出面,免不了会让有心之人生出怀疑,故而便抽调了一些暗霄军专门负责此事。

    魏来能够感受到那几位年纪都过了四十开外的男女周身所弥漫的气息都颇为强大,想来应当不是出自寻常宗门,魏来暗暗为其感到高兴,也对笛叔所派出的人手放心。而摸清楚状况的李绪也是心头一喜,方才落败的愤懑在那时散去大半,目光却恰好瞥见站在人群之后的魏来,小家伙顿时露出惊喜的神情,就要朝着魏来高呼,魏来却冷下脸色,李绪也回过神来,想起了来之前薛行虎的嘱咐,赶忙收敛起了方才在心头升起的惊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瞥见此景的魏来放下心来,又与徐玥在此地看了一会,几乎金牛镇所来的孩童们凭着自己的年纪与修为上的优势都取得不少的关注,前来寻觅的宗门执事络绎不绝,大有要将此间围堵水泄不通的趋势。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末尾擂台涌现出不少好苗子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从各方赶来的宗门亦是越聚越多。本着待价而沽的原则,魏来一开始便与薛行虎以及众多暗霄军的成员商议过了,不要急着在第一日便应允下任何的宗门,待价而沽等到第四日甚至第五日再做出决定也不迟。

    ……

    就如魏来所言的那般,在见识过魏来以狠辣手段击败拓跋成山之后,那些北境他处来的宗门弟子们再无一人敢对魏来发起挑战,一上午的光景过去,宁州的其他青年才俊都在外人的挑战下苦不堪言,败多胜少,唯有魏来却像是置身事外一般,到了最后甚至还颇有闲暇的带着徐玥寻到了周围一家茶楼悠哉悠哉的坐下饮茶。

    说来有趣的是那位茶坊的老板在看清魏来身份后,说什么也不肯收魏来付来的差钱,言说是魏来为宁州百姓出了口恶气,一定不能收魏来的钱。魏来坚持了几次,最后还是妥协了下来,随即在老板刻意的安排下,来到了一处临窗绝佳位置,与徐玥一边闲聊,一边看着各个擂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战。

    一日的光景很快便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破天荒晴了一整日的宁霄城又一次下起了小雪,但雪与夜色却丝毫不能遮掩围观百姓的热情,更不能让这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翰星大会停下来半分。

    这一日光景过去,魏来的排名一跌再跌,一路从九十七位落到两百五十三位,这意味着在魏来排名之前的九十六人大都落败了两次以上,当然有那么些极个别的倒霉蛋可能已经落败的次数远不止于此。

    负责宣读翰星大会规则的文官看了看翰星榜旁放着的计时所用的沙漏,此刻最后一缕黄沙缓缓落下,他朗声言道:“今日挑战报名截止!诸位未有报名之人明日再来!”

    这话出口,人群中不免响起一阵高呼,有暗暗松下一口气的,也有为此叹息恼怒的。毕竟今日名次争夺虽然激烈,但只要报名便可与擂主进行一对一的对决,而到了明日想要再挑战擂主变得击败一位同样的挑战者方才有此资格,有些人观摩得太久错失了良机,有此懊恼却也不足为奇。

    但报名截止并不代表今日的翰星大会就此结束,毕竟每个擂台上都有数位擂主,亦或者一位擂主同时有数位挑战者,许多比斗无法在同一时间进行。魏来暗暗估算着以今日翰星大会火爆的程度来看,起码还得再打上一两个时辰,才会结束,而届时翰星榜上的排位将大抵定格于此,后面几日虽然还会有所变动,但随着赛制的更改,更偏向擂主一番的规则会让大多数挑战者铩羽而归。

    魏来暗暗算了算,自己前面的近百位宁州本土的青年才俊虽然在今日受到了不小的挫败,但凭着一开始本就极高的排名,也算是堪堪守住前三百二十五的名次,有了能去往山河图的机会,至于自己后面位置的众人早已被轮番换了个遍,整个宁州翰星榜算不得全军覆没,但也是损失惨重。

    “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他身旁的徐玥似乎感受到了魏来此刻心底的情绪,于那时伸出了手握住了魏来的手,轻声言道。

    魏来沉闷的点了点头,心底也确实明白这几乎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宁州本就地处偏远,在经历了几次大战之后,本就积弱,加上朝廷的压制,让宁州大地这些年来的灵气稀薄了不止一筹,在这样的内忧外患之下想要与北境的诸多青年才俊一较高下着实有些痴人说梦的味道。

    他正想着这些,那翰星碑方向忽的再次传来了那位文官的高呼:“天阙界弟子修龙平挑战翰星榜首萧牧!”

    “请双方在半柱香内就位!”

    ……

    这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衡珞街与浔阳街都在那时响起了阵阵惊呼。

    整整一日下来,虽然宁州的青年才俊们在对抗北境众多年轻一辈时屡屡落败,但唯一让众多百姓们心底安慰的是,自始至终都并未有人对翰星榜前三甲的三人发起挑战,这终归是如今宁州最后的颜面,而在这今日大战的尾声,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对萧牧发起了挑战。榜首之争素来让人心驰神往,却又不免让人暗暗有些担忧。

    魏来也在那时与徐玥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目光中瞥见了一丝担忧,当然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们的担忧不仅仅是因为萧牧受到了挑战,更多却是天阙界今日似乎并无任何动作,而到了今日翰星大会的尾声方才有所行动,徐玥与魏来都摸不清天阙界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二人起身与那茶馆的老板辞别,随即便与人群一道快速的朝着那最高处擂台所在地走去。

    此刻那位名为修龙平的天阙界门徒已然落在了那擂台之上,那是一位看上去约莫二十五六的男子,穿着一身白色长衫,衣衫白净,面容儒雅,看上去像极了一位读书人,但偏偏他立于那处,周身却又凌冽的剑意涤荡,鼓动衣衫亦扬起鬓发。而在他的对面,萧牧寸步不离的一直站在这属于他榜首的擂台之上,对于对方的到来并未露出半点或恼怒或不屑的神情。

    “早闻萧将军大名,今日得缘一见甚是幸会。”那名为修龙平的男人见萧牧如此,却还是微微一笑,保持着自己身为天阙界门徒的风姿,甚至还主动朝着萧牧拱手一拜,如此言道。

    但这番客套之言,却并未得到萧牧的回应,萧牧只是侧头看向台下负责这擂台的文官,问道:“开始了吗?”

    那文管一愣,赶忙点头:“双方上场,比斗便即可开始。”

    “好。”萧牧的嘴里吐出这样一道字眼,下一刻在在场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档口,他的身子便猛地爆射而出,直直的冲向修龙平。

    萧牧是宁州翰星榜首,亦是紫霄军统领萧白鹤之子,在宁州甚至北境都颇负盛名,在修龙平看来这样的人物多少得讲究一个脸面,大家互报家门,再行比斗,才是正道。可对方却不宣而战,直直的便杀了过来,这让修龙平的心中是又惊又怒,却顾不得其他只能赶忙催动自己体内的灵力,顿时四道神门显现,分置于他的眉心、胸口、后背以及左臂之上,神门轰鸣气机连成一片,一道青色的光芒在四道神门之上流转,他的背后便于那时浮现出一道与他人齐身高的巨大青色月刃。

    修龙平眸中的神光一凝,那月刃旋转着便脱体而出,直直的迎向杀来的萧牧。

    叮!

    一声轻响随即荡开,名为雨幕的长刀出手,刀身在萧牧手中一阵,一股浩大的灵力与刀意便裹挟在了那刀身之上,与那道巨大的月刃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轰响荡开,巨大的气浪铺散开来。

    双方各自退开数步,修龙平的额头上浮现出些许汗珠,他召回月刃,看向面色冷峻的萧牧:“阁下不宣而战,传出去不怕被世人耻笑吗?”

    “耻笑?”萧牧面色冷峻的侧眸看向身下,那处负责此方擂台的文官在感受到萧牧目光时,猛地身子一颤,赶忙便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萧牧的目光继续流转,又落在了那文官身后的袁袖春身上,这位大燕太子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亦是面色有恙。

    但萧牧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修龙平,他冷峻的脸上在那时露出了笑意。

    “萧某人自幼耳力过人,自修行以来此番过人之处不增反减,一里之内针落蚊啼,皆逃不过这双耳朵,方才殿下与你那位长辈所言在下一字一句尽数听在耳中,若说耻笑,今日过后,天下人要耻笑的也只是你天阙界而已。”

    萧牧此言说罢身形再次爆射而出,手中长刀雪亮,刀身轻颤,急促的脆响不绝于耳,宛如暴雨倾盆。

    听闻萧牧此言的修龙平面色有些难看,他不敢轻敌,眸中青色光芒亮起,衣衫猛地鼓动,周身四道神门轰鸣不息,一股浩然的气势猛然自他体内升腾而起。他背后的月刃随即围着他的身躯开始疯狂旋转,随即一道道弯月状的刃芒从月刃之上脱体而出,绵绵不绝的杀向萧牧。

    每一道刃芒之中所裹挟的威势都极为浩大,所过之处,强大的锋

    芒将擂台上铺就的石板层层掀开,从地面上扬起,又被锋芒搅成粉碎。

    而面对这样的杀招,萧牧却不闪不避,他直直的向前,手中的长刀在灵力与刀意的裹挟下,一次又一次的斩出,将那些在旁人看来已经极为骇人的刃芒一道接着一道的斩成两半。

    眼看着自己的招数似乎并不能阻拦萧牧前进的步伐,修龙平额头上的汗迹更甚,几乎密布了他的整个额头。

    他在那时一咬牙,像是做了某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双手忽的合十于胸前,一道道手印被他结出,只听他嘴里肃然言道:“夜笼千秋,星辰为盘,月神为尊。”

    “请君下临,铸我灵刃,除魔歼邪!”

    这话一落本已昏暗的天色又暗下了几分,穹顶之上一道月华忽的自那高悬的月亮之中落下,直直的倾落在修龙平的身上。

    而修龙平的身形笼罩在那月华之下,周身光芒璀璨,竟隐隐显露出几分出尘之相,他的面色肃然,手中结印猛地停住,他的双眸一闭一睁,漆黑的瞳孔深处似乎有两道月牙闪过。

    “镇。”

    他的嘴里吐出一道清音,本该微不可闻的声音却好似带着某种魔力一般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他身前旋转的月刃停了下拉,青色的月刃之上折射这月华,显露出神圣无匹的光辉,而随着修龙平此言一落,那月刃一颤,竟然是在那时化为了无数道只有人拳头般大小的月刃。而下一刻那密密麻麻的月刃猛地爆射而出,再次袭杀向萧牧。

    萧牧的脚步不停,刀锋舞动,似乎准备以一力降十会的办法破解对方的法门,但这一次变得细小的月刃威势却不减反增,它们密密麻麻的从四面八方袭来,萧牧不得不花费比之前更大的精力方才能与这绵绵不断的袭击,但与方才对方所激发的刃芒不同的是,这些细小的月刃不仅攻势更加凌冽,更像是带着某种灵性一般,被萧牧击退之后,很快便重振旗鼓再次加入战场。

    月刃们不知疲倦,但萧牧手中的长刀却没有这等天材地宝的实力。

    在月刃不断的冲击下,哪怕是有萧牧庞大的刀意与灵力加持,那刀身之上却依然免不了开始浮现出一道道裂纹,似乎处在崩溃的边缘。

    “哼!什么宁州榜首,我看也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见萧牧受挫,那修龙平顿时面有得色,他冷笑一声,一只手伸出,朝着虚空一握,那些盘踞在萧牧周身宛如蜂潮一般的月刃们如得敕令一般,各自气机相连,在月刃的凹口处相互堆叠,竟然化作了五道月刃组成的刃墙。

    随着修龙平一手紧握,那五道刃墙猛地从四面以及萧牧的头顶压下,似乎想要将萧牧困于其中。

    萧牧当然意识到了对方的心思,他举起雨幕,肆意挥砍,想要冲出那步步紧逼的刃墙,那道谢月刃受到了方才月华的加持,坚固无匹,萧牧体内所激发的强大的灵力与刀意落在那刃墙之上却如泥牛入海一般激不起半点风浪,那五道刃墙转眼便已到萧牧的跟前,将他的身形包裹其中。萧牧见状眉头一皱,还要再次挥刀,但这一次那刀锋落在刃墙之上,本已布满裂纹的刀身似乎再也发出承受这样强大的灵力碰撞,发出一声轻响,在触及到刃墙的一刹那尽数崩碎。

    雪白的刀身裂开,化作无数碎裂四散开来,萧牧的面色终于一变,但不待他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五面刃墙从各个方向袭来,终于彻底闭合,将他的身形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其中。

    周遭围观的百姓本就因为之前萧牧落入颓势而屏息凝神,此刻见那月刃将萧牧的身形彻底包裹,再无一点动静,场面上更是瞬息静默了下来。

    修龙平的面色有些发白,似乎激发这等杀招对他来说同样消耗巨大,但萧牧受擒,终究是让他完成了宗门交代的任务,单凭这一点,便宗门那边便少不了他的好处,想到这里修龙平苍白的脸上便有些许笑意荡开。

    “什么虎门将种,什么宁州榜首,不过如此。”他冷笑着再言,目光却在那时落在台下那位文官的身上,“还不宣读胜负?难道要让我把你们宁州的榜首杀了才能作数?”

    这话里的讥讽与轻挑之味浓重,而周遭的百姓听闻此言更是面色愤慨,却又纷纷敢怒不敢言。

    那文官闻言如梦初醒,他连连点头,正要宣读胜负。

    砰。

    可这时一道轻响却忽的传来,那声音不大,但在此刻静默的场地上却显得尤为突兀,众人皆在那时循声看去,却见发出那声音的赫然是那五道刃墙所组成的密不透风的月刃牢笼。宁州众人的眼前一亮,修龙平却不免眸中露出异色。

    “嗯?”他发出一声疑惑的轻吟,但还不待他想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差池。

    砰。

    砰。

    ……

    那样的轻响却开始源源不断的从那刃墙之中响起,一声接着一声,很快那声音便连成一片,不断的响彻。

    而这一次,修龙平终于听得真切,那声音究竟是何物——是肉身撞击在刃墙之上所发出的声音。

    他的脸色一变,暗道不好,可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那铸成牢笼的五面刃墙之上便开始不断出现隆起之相,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这牢笼,要从中破笼而出了一般。

    但那是什么东西呢?

    答案显而易见。

    修龙平自然不愿意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双手伸出,就要再次催动自己体内的灵力加固这牢笼,可灵力方才被他激发。

    轰!

    一道巨大的轰响声却猛地在那月刃铸成牢笼处升腾而起,月刃铸成的牢笼崩碎,无数月刃在那时倒飞出去,就连那擂台所在的地面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所震碎,层层碎粒扬起化作尘埃僵此处遮掩。

    修龙平的面色愈发的难看,他将那些四处飞射的月刃再次召集,于他身前层层叠叠的铺开,化作一道巨大的刃墙,气势骇人。但他的目光却阴沉无比的盯着眼前那扬起的尘埃,那眸中的凝重之色,再也没有半点方才的轻松写意。

    但他并不愿意承认此刻内心翻涌起的胆怯与不安,他厉声言道:“那又如何?挣脱了我的镇魔月刃,你早就精疲力尽,管你什么虎门将种,什么宁州榜首,今日都得跪倒在我修龙平的脚下!”

    修龙平的怒吼响彻,漫天的尘埃却渐渐散去,一只脚在那时从尘埃伸出,轻轻的落在地面上。

    “虎门将种也好。”

    而萧牧那平静又低沉的声音却也随之响起。

    “宁州榜首也罢。”

    萧牧说着另一只脚也从尘埃中踏出,他的模样再次显露在众人眼中,而令修龙平与众人惊讶的是,此刻的萧牧并无半点他们想象中的精疲力尽,反倒依然一副亘古不变的平静之色。

    “都是虚名。”

    他继续说着,眉心、胸前、后背以及双臂之中,五道神门相继亮起,神门之中血光的光彩连成一片,一道浩大的气机荡开,于是乎,尘埃深处又有一只脚伸出,然后……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越来越多的脚从尘埃中伸出,越来越多的身形在尘埃中显现,那是一道道身着三霄甲胄,容貌模糊的身影,他们数量庞大,随着尘埃的散去,众人惊骇发现,萧牧身后的擂台上每一寸地面上都站立着这样一道道身影,远远看去密密麻麻,足有数百之数。

    “只有我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谁。”

    萧牧却并不理会旁人惊诧的目光,他自顾自的言道,脚步却再次迈出,身后的众多虚影也在那时迈出了脚步。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步,但仿若泰山压顶一旁的气势却在那一瞬间朝着修龙平涌来,让这位自诩为高高在上的天阙界门徒脸色煞白。

    “我是萧牧。”

    萧牧说着,他的脚步越来越快,由迈步变作了奔跑,他身后的众多甲士虚影也随即奔跑了起来——他们的速度极快,气势骇人,奔跑这样的辞藻似乎并不恰当,准确的说,他们是在冲锋。

    就像是曾经那些在宁州边关为了捍卫故土与家人一次次朝着强过他们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敌人发起冲锋的三霄甲士一般,那些虚影也开始了他们的冲锋。地面在颤抖,周遭的场景变得模糊,周围的众人恍惚间置身于一处尸山血海堆积的战场,烈火与断壁残垣之间,一队甲士奋勇向前,舍生忘死,只进不退。

    萧牧的双目泛起了红光他的一只手朝着虚空伸出,他身后的诸多甲士也在那时朝着虚空伸出了手,地面上在那时亮起一道道晶莹的光芒,那些晶莹的光芒闪烁,纷纷落入了那些甲士与萧牧的手中,若是这时有人瞩目看去,会发现那些闪烁着晶莹光彩的事物赫然便是之前在与修龙平交战中崩碎的雨幕刀刀身的碎片,那些碎片落入众人手中,一道明亮的华彩爆开,竟然在那时猛然化作了一把把完整雨幕。

    手握此刀萧牧,周身的气势再次升腾,而这时他也杀到了修龙平的身前,这位紫霄军的少将军在那时没有半点犹豫,他迎着那道在修龙平身前铺开的月刃高高跃起,将手中的刀举过了头顶,以力劈华山之势,猛然斩下,而他身后那数百道虚影亦于那时如法效之。

    无数道虚影在那时遮天蔽日的跃起,无数道刀光割破夜色决然而来。

    修龙平的面色惨白,他双目被漫天刀光所遮掩,耳边响起了萧牧的怒吼。

    “我是萧牧!”

    “是紫霄之悍卒……”

    “亦是宁州之铁壁!!!”
友情链接:大象彩票网  百姓彩票  ag体育平台  澳客彩票网官网  极速飞艇官网  乐福彩票  宝赢彩票  AG真人计划  ag奔驰宝马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