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佑宁州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佑宁州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一个。”

    是的,饶是已经这样艰难的战胜了胡顾贤,等待着萧牧的还有下一个,再下一个,再下一个……

    源源不绝,足足八十位天阙界的门徒在等待着萧牧,他们会一个比一个强,就像是饥肠辘辘的恶狼,在等待着将萧牧撕成碎片。

    周围的百姓知道这一点,萧牧同样知道这一点。

    但那个男人脸上却并没有因此而露出半点的畏惧,他立在那处,面色冷峻,一如他所言那般,宛如山岳,宛如坚盾。

    众人缄默,心情都不免有些复杂,又莫名的热血沸腾,又有说不出的悲凉。

    新的天阙界门徒再次上场,而面对此刻已经浑身污血的萧牧,那位门徒却没了之前二位的嚣张跋扈,倒并非因为之前的失利让他有所警惕,只是在他的心中身为天阙界之人,竟然需要以车轮战的方式连战三人才可将对方击败。

    这是耻辱……

    而比起这更耻辱的是,数百息之后,男人迎着他的剑锋,任由他的利剑洞穿胸膛,硬生生用手中的刀斩断了他握剑的手,然后将他一脚踹下了擂台。

    接着,浑身已经彻底被鲜血侵染的男人,一把扯下了那插入他胸膛的剑,重重的抛下,嘴里再言道:“下一个。”

    ……

    接下来的时间,擂台外愈发的安静,只有那男人的刀与剑、与刀、与枪,与一切或可名状或不可名状的事物碰撞、厮杀的声音响彻不绝。

    “下一个。”

    “下一个。”

    “下一个。”

    ……

    男人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这样的话,每一次这样的声音响起,便标志着一次胜利,但也代表着他身上的伤更重了一分,可他眸中的目光却因此更加的坚决,更加的不可动摇。

    他的脚下流淌的血越来越多,每一次的取胜都比上一次来得更加艰难也更加漫长。

    起初,还有百姓们为他的胜利喝彩,为他击败一位天阙界的门徒而欢呼,而到了后来,这样的欢呼不再响起。他们看着那萧牧身上越来越重的伤势,他们的眼眶开始泛红,愤怒、不甘、悲伤,这样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

    当然还有那么一丝丝不解与困惑。

    他为什么还要坚持?

    是为了翰星榜首的虚名?还是为了宁州的颜面?亦或者是那天阙界的机缘?

    可这些有那么重要吗?有他的命重要吗?

    他们不懂,所以他们困惑。

    而魏来却懂,所以他的双目血红,双拳紧握,身子因为愤怒而颤抖。

    萧牧不认输,是因为他的身后是包括魏来在内的仅存于翰星榜的九十余名宁州子弟,他一旦战败亦或者认输,依照着袁袖春修改的规则,那八十余名天阙界的门徒,会依次在翰星榜上从头名排下他们的轮次,而大都落在一百五十余名开外的宁州弟子们的排名会在瞬间下落八十位,如此一来他们便落到了这前三百二十五位的末尾……

    还有三天擂台挑战之争,虽然之后的几天,赛制对于守擂方有所照顾,但在还有诸多恶狼一般的外族弟子的虎视眈眈之下,宁州的弟子们恐怕最后会全军覆没。甚至因为有了今日的前车之鉴在,他们只需要寻到一人不断的发起挑战,便可让自己的名次轻松的挤入翰星榜的前列。

    而那些人会在四日之后满目春光的走入山河图,走入用宁州的未来开启的山河图中,去寻找他们的机缘,留给宁州的却是满地的尸骨与看不到光明的明天。

    萧牧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要守下今日的翰星榜这样一来方才能有足够多的宁州子弟能留在翰星榜的前列,能在四日之后参与道山河图中,他们会是宁州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里,指引宁州熬过黑暗的光明。

    魏来大概猜到了萧牧的心思,就像几日前在那酒肆之中萧牧所做出的承诺一般。

    三霄言出必行。

    三霄永不相负。

    魏来忽然有些理解那常常被宁州百姓挂在嘴边的话背后的重量了。

    轰。

    一声闷响传来,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女浑身污血的重重摔在了魏来的面前,头顶又传了那男人低沉的声音:“下一个。”

    他说得那般坚决,那般无所畏惧。

    魏来在心底数了数,这是第八个倒在他脚下的天阙界门徒了。他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擂台上的男人,不敢去看他浑身上下又惨烈了数倍的伤势,也不愿去对上对方那决然的目光。

    “萧……萧牧胜。”那位文官颤颤巍巍的宣读着比斗的结果。

    “天……天阙界……童不破挑战榜首……萧牧。”然后他不得不再次念出新的挑战者的姓名。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些许不争气的哭腔,他当然不是与周围那些百姓一般在为萧牧的坚守而感动、而震撼,他只是感受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随着萧牧的顽强,有那么些人,将带着怒意的目光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他预感了此番过后,或许他便会在这宁霄城中,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他的身后站着大燕的太子,于他来说,这是件进退维谷的事情,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完成这烫手山芋一般的差事。

    “请……双方在半柱香的时间内抵达擂台。”

    他咬着牙说完这番

    话,便低下了头,不敢去与任何人的目光对视。

    ……

    第九位天阙界的门徒跃上了擂台。

    他并未如前几位那般盛气凌人,高高在上。

    他有些悲悯的看着眼前不得不以刀杵地方才能站直身子的男人,轻声言道:“放弃吧,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

    童不破有着必胜的把握,虽然前几位天阙界的门徒在开战之前都是这样认为的,但他与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说完这话之后,他周身的气势一震,五道幽绿色的神门亮起,他是五境修士。

    天阙界被称为北境第一神宗,又有天阙仙国的称谓,这样的名头绝非浪得虚名,之前的八位门徒在天阙界中都还算得上中上之资,而又有天阙界独特修炼功法的支撑,四境的他们几番酣战下来,便已将五境的萧牧逼到这份境地。这并非萧牧孱弱,事实对于天阙界的门徒来说,越境而战并非什么难事。四境的他们本就拥有超越寻常五境修士的战力,萧牧能连斩八位门徒,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不凡。

    但童不破知道,萧牧也只有到此为止了。

    他并不愿再打下去,倒并非出于怜悯,只是暗觉胜之不武罢了。

    但萧牧却对童不破所言充耳不闻,只是艰难的将自己手中的刀再次提起,横在胸前,目光决然的盯着对方。

    这便是萧牧的回答。

    童不破皱了皱眉头,不喜于萧牧的冥顽不灵,更暗暗咒骂着自己那些同门尽是酒囊饭袋,最后竟然还需要他来出手料理这满地狼藉。

    “再打下去,你会死的。”童不破试图进行最后的劝解,毕竟以萧牧此刻的伤势,他并不确定自己这一招出手之后,对方还能否有生机可言。而在宁州的翰星大会上,杀了宁州榜首,这会引起宁州本土多大的反弹,他也说不真切。山河图之事事关天阙界一步重要的谋划,若是因此让这个计划受阻,宗门的怒火却远不是他童不破能够承担的。

    萧牧似乎看出童不破的迟疑,他的嘴角咧开,似乎是在笑,但鲜血却抢在笑意之前从他的嘴里涌出,让他脸上神情看上去有了那么几分狰狞可怖的味道。

    “你不敢杀我?但我却敢杀你。”萧牧这样说着,五道神门再次在他的周身亮起,神门之上的光芒微薄,就像是将要燃尽的蜡烛,在负隅顽抗。

    他双手紧握着刀柄,身形猛然上前,浩大的刀意与磅礴的灵力汇集于刀身,无数虚影在他的背后涌现与之一道朝着童不破挥出刀刃。

    那看上去当然是气势十足的场面,就如之前萧牧击败那数位天阙界门徒一般。

    但这样的一刀落在童不破的眼中,却是破绽百出。

    气势尚足,力道与速度却有所欠缺,只剩其形而无其力,看得出此刻的萧牧亦是强弩之末,挥出这样的一刀恐怕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

    童不破暗暗叹了口气,心里翻涌出些自怨自艾,这苦差事终归都要轮到自己。

    他这样想着,周身的五道神门猛地一震,他的一只手忽的伸出。

    那看似不经意间的一次动作,竟然是不偏不倚的握住了杀来的萧牧的颈项。于是乎萧牧的身躯在那时一顿,漫天的甲士虚影随即烟消云散。

    童不破的眉宇低沉了下来,他转过头,眯着眼睛看向那被他扼住颈项的男人,困惑着低语问道:“为什么要寻死呢?”

    但还不待萧牧回应,他的声音陡然变得高亢:“活着,做一条丧家之犬不好吗?!”

    他这样说罢,握住萧牧颈项的手猛地用力了几分,萧牧的脸色开始呈现出诡异的红色,一股窒息感涌上,让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

    “贱民就应该贱民的觉悟,你觉得你是英雄?你觉得你可以为那些同样的贱民伸张正义?”

    “不!你错了!”

    “我们本打算留给你们一两个山河图的名额以作施舍,但今日你所做的一切触怒了你不能触怒的东西,这山河图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记住了,在天阙界面前……”

    “顺我者得苟安,逆我者九族殃!”

    ……

    童不破以审判者的姿态宣读着他的决定,他捏着萧牧颈项的手又在那时用力几分,隐约间似乎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现在,做出你的决定。”

    “认输,还是死。”他这样说着,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这样的决心,握着萧牧的手上的力道再次加大。

    萧牧的面色紫青,呼吸困难,他没有回应童不破的问题,而是艰难的转过头看向擂台之下。此刻擂台下依旧围聚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中有寻常的百姓,也有外族的弟子,更有那些在今日同样受到了数次外族弟子挑战而大都落败下来的宁州子弟们。

    而这些人显然更能对萧牧的境遇感同身受,更明白萧牧的以命相搏为的是他们。

    “萧将军!”在萧牧目光递来的刹那,那些年轻的宁州子弟们终于难以再扼住住自己心头翻涌的情绪,他们纷纷高呼着萧牧的名讳,眼眶泛红的言道:“已经够了,萧将军!”

    “已经够了!”

    他们重复着这样的话,眼眶开始泛红,嘴里吐出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哭腔。而周遭的那些百姓们也是情绪激动,显然都不忍心再看着萧牧搏命下去。

    童

    不破将这样的情形看在眼中,他嘴角的笑意更甚,盯着已经几乎要昏厥过去的萧牧言道:“怎么样?”

    萧牧的目光依然盯着那些宁州的子弟们,他的声音沙哑而沉闷,他艰难地说道:“别……”

    “别认命。”

    那三个字眼来的模棱两可,来得让台下的百姓与台上的对手都为之一愣。

    接着,他忽然握紧了手的刀。

    浑身的气力在那一瞬间被他灌注于自己的刀身之上,刀锋一荡直取童不破扼住他颈项的手臂。

    童不破未有料到这时的萧牧竟然还有反击的力量,他的心头一惊,却来不及再运气内力抵御,不得已之下,只能松开抓着萧牧的手臂,脚尖点地,身形退避。

    他的反应已经极快,在察觉到萧牧意图的刹那,便猛地退避,但如此的做法虽然躲过了被斩断手臂的悲惨际遇,但手背之上依然因为速度慢上了些许,而被刀锋割开了一道血痕,鲜血不住的流淌。

    童不破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洁白的手背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血红色的鲜血流淌,映照在他的双眸之中,他的瞳孔也在那时被血光所浸染变得赤红。

    他转过头看向那以刀杵地,狼狈站起身子的男人,怒火在他的胸中翻涌。周身的五道神门共振,幽绿色的光芒荡开,一尊尊身高三丈手握绿色长刀的事物从虚空中显现,杀气凛冽的盯着萧牧。

    是大孽界!

    魏来一眼便认出了这功法,他曾在那位死在他手下的天阙界世子宋斗渊的手中领教过这法门。只是相比于宋斗渊这位童不破所施展的大孽界显然强出不止一筹。

    “你得死!你得为你的顽固付出代价!”童不破盯着那连站立都成问题的男人寒声言道。

    但男人还是没有在他的身上驻足半点的目光,他依然看着那些台下的宁州子弟,幽幽低语道。

    “六十年前,茫州被割让,宁州三面环敌。鬼戎当我我们是待宰的羔羊,齐国将我们视为可任意拿捏的玩物。朝廷弃我们如敝履,只想着固守宽固二州。”

    “但宁人不愿做亡国的奴隶,不愿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上被外人的铁蹄践踏。”

    “所以有百万三霄军在边关埋骨,有无数将军侠士以身殉国。”

    “他们不认命,所以才有了诸君今日短暂的太平,才有了让燕庭朝堂歌舞升平的短暂盛世。”

    说道这处,男人瞟了一眼一旁面色难看的袁袖春,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似乎多看上一息,他都觉得恶心一般。

    “燕庭忘了他们的太平盛世是何人给的,是多少条和他们一样的性命填起来的。”

    “但我们不能忘,我们曾与他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拥有同样的一草一木,我们的祖辈曾与他们一同在边关奋战,寒便同袍,死便同穴。”

    “他们不曾认命!”

    “所以诸君也不能认命!”

    男人这样说着,他的身子再次站直,他咬着牙忍着剧痛挺直了自己的腰身,亦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刀。

    他看向那些虎视眈眈的孽灵,眸无惧色,刀无退意。

    “今日我为诸君死战,诸君有心,承我此志。”

    “管他燕庭浑噩,北境虎狼,诸君志存,天必佑之!”

    萧牧说罢这话,身形猛地杀出,手中的长刀挥舞,斩向那些孽灵。

    宁州的子弟扑通跪下,身旁那些宁州百姓也随即跪拜在地。

    他们的身子颤抖,他们的眼眶泛红,但目光却直直的注视着那握着已经钝开的刀刃,却依然奋力搏杀的身影。

    “天佑宁州!”

    不知是谁忽然发出这样一声高喊,人群的情绪像是被点燃了一般,于是乎一声声“天佑宁州”的高呼在人群之中,在这翰星碑前不住的荡开,又汇聚在一起,山呼海啸一般,响彻不惜。

    魏来咬紧了牙关,盯着萧牧,他看着对方一次次被孽灵所击退,又一次次站起身子。看着他握刀都在打颤的双手,看着他流淌一地的血迹。

    他终于无法在按捺住在他心头翻涌的情绪……

    去他娘的翰星大会。

    他在心底这样骂道,就要不顾一切的冲上擂台,可他方才调集起自己周身的灵力,身子却忽的一震。

    他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气息在人群中铺散,他不禁沉眸看去,那铭刻着佛魔之相的第一道神门不由魏来自主的运转开来,一道气机涌入魏来的眉心,魏来的双眸中泛过一道金光,在那光芒加持下,魏来看见了一些旁人无法看清的东西。

    “天佑宁州”的高呼在响彻,百姓们在跪拜,而随着那一声声高呼,一道道微不可察的金色光点从那些百姓们的体内溢出,缓缓的飘向擂台之上,那些金色光点极为稀薄,但数量却太过庞大,他们汇集在了男人的头顶,化作一道耀眼的金色海洋,金色海洋之中,一道金光照下,源源不断的注入男人体内。在那些金色光点的注入下,男人本已迟钝的攻势渐渐变得凌冽,胸前五道黯淡神门又一次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甚至在男人的左腿处,一道闪着光芒的轮盘在金光滋养下开始渐渐凝聚成型。

    魏来的心头一震,他骇然的盯着这一切……

    他意识到……

    他要破境了。
友情链接:彩8彩票  荣鼎彩官网  乐赢彩票网  大众彩票  520彩票网  新生彩票  快三平台官网地址  新生彩票  永恒彩票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