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两百章 对吗?

第两百章 对吗?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下明白了,也请现身转告桔姑娘明日之事,在下依然会全力配合,袁某永远是桔姑娘与天阙界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太子的行宫中,袁袖春一脸笑容的说道。

    “殿下的心意左某自然会转达,天阙界亦会记住今日殿下的帮助。”左鸣点了点头,站起了身子,又朝着袁袖春拱了拱手,说道:“明日之事就摆脱殿下了。”

    左鸣说罢,便在袁袖春的连连应和下,转身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门。

    袁袖春满脸笑意的目送着老人离去,这样的笑容一直持续到老人的脚步声远去,直至消失。

    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笑意收敛,沉眸看向身旁的黑甲甲士。

    “那个萧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如此问道,脸色阴沉得可怕。

    韩觅也皱起了眉头,但嘴里却忍不住感叹道:“临阵破境,这个萧牧……前途不可限量啊。”

    “临阵破境。”袁袖春叨念着这四个字眼,心底暗暗思虑着在那擂台前的所见,之前他还未有细想,此刻听了韩觅之言,这才将萧牧当时的状况与韩觅所言的四字对应了起来。而这样的明悟,让袁袖春本就并不好的心情此刻愈发的阴郁。

    他应下天阙界的要求,私自修改了翰星大会的规则,而便是从那刻起,他便注定彻底失去宁州的民心,他拉拢宁州的计划在那一刻也彻底破产。但饶是他已经做出了这样大的牺牲,天阙界的计划依然失败了,他无法预料若是天阙界在宁州的计划彻底失败,会不会因此迁怒于他,将之前许诺给他的种种都彻底抹去,若真是如此,那袁袖春就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有着这样的担忧,而方才左鸣的到访让他的不安稍稍的缓和了些许,但却也坚定他将自己彻底绑上天阙界战车的决心,毕竟走到了这一步,他早已没了退路。

    “翰星大会之后,萧家若是离开宁州那便罢了,若是执意留下,这个萧牧……”袁袖春说道这里忽的一顿,侧眸看向身旁的男人声音压得极低的问道:“你有几分把握杀了他?”

    韩觅的眸中好似有一道凶光亮起:“杀他容易,但想要无声无息的杀他,就……”

    咚。

    咚。

    话未说完,房门外却忽的传来一阵敲门声。

    二人默契的收起了谈话,袁袖春更是正襟危坐,朝着房门外言道:“请进。”

    房门在那时被应声推开,一位身着橙衫梳着马尾的少女迈步而入。

    袁袖春的脸上又堆起了笑意,他笑道:“阿橙来了。”

    “嗯。”少女低着头,闷声应了一句,便再无下文。

    袁袖春将她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侧头看了身旁的黑甲甲士一眼,根本不待袁袖春说出些什么,韩觅便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他上前一步躬身言道:“殿下,在下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先行离去了。”

    袁袖春点了点头,应道:“将军请便。”

    得到应允的韩觅又朝着阿橙行了一礼,方才缓缓迈出了房门,临走时还不忘将房门合上。

    转眼诺大的房门中,便只余下阿橙与袁袖春二人。

    袁袖春站起身子,快步迎上,关切问道:“橙儿这么晚来我这处有什么事吗?”

    阿橙闻言沉默了一会,然后她低头咬了咬银牙,方才抬头看向袁袖春,神情复杂的问道:“殿下,今日之事,真的是殿下所行吗?还是天阙界威胁了殿下……”

    袁袖春听闻此言,脸上的笑意收敛,他的心头莫名有些恼怒,是那种有负罪感滋生出的恼怒。

    他说道:“为什么要天阙界威胁我?难道我自己就不能做出决定吗?”

    阿橙并未听出袁袖春话里的不悦,她只是沉浸自己的担忧与困惑之中,当下便又言道:“可是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殿下知道今日之后宁州的百姓会怎么看殿下吗?大燕的百姓又会怎么看殿下?”

    放在以往,袁袖春大抵会耐着性子与阿橙说明白其中的利弊关系,但此时此刻的袁袖春或许是因为心头某些他自己也说不真切的情绪的缘故,并不愿意与阿橙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缠。

    “他们怎么看我,与我何干?我做的是对的事情,得不到天阙界的支持,我们拿什么与金家斗?金家若是尚未,我燕庭到底是姓袁还是姓金?我没有选择啊,橙

    儿!”袁袖春这般说着,双手伸出,似乎想要将阿橙揽入怀中。

    但阿橙却本能的退开一步,避开了袁袖春的双手。

    她的眉头皱起,语气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沉闷,反倒带着些许质问的问道:“殿下还记得以前跟我说过的话吗?”

    “谋皇位是为了治天下,是为了苍生,也为了社稷,可殿下好生看看,你现在在做些什么?”

    “宁州的气运先是被敖貅洗劫大半,再是那山河图,宁州在这样的蚕食之下,早已没了未来,殿下可有想过宁州百姓何错之有?”

    这话像是刺中袁袖春的痛处一般,袁袖春的面色顿时一变,声音也陡然增大了数分:“我给过他们选择!”

    “江浣水也好,三霄军也罢,甚至你嘴里那位魏公子,我都给过他们选择,可他们一意孤行,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阿橙的身子又退去一步,却并不是因为袁袖春这忽然拔高的声线而有所畏惧。她只是觉得可怕,也觉得困惑,她不明白来宁州不过短短数个月的时间,到底是什么将眼前这个男人变成了这样,她甚至开始怀疑,到底是一开始他便隐藏了真正的自己,还是说真的是这群狼环视犬牙交错的宁州将他变成了如此陌生的样子。

    “殿下……”阿橙又张开了嘴,但从嘴里吐出的声音却有些干涩。

    而她并没有将心头所想宣之于口的机会,那话方才出口,袁袖春便极为不耐烦摆了摆手,言道:“不必多言了。”

    “你记得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明天不要出纰漏就行。”

    “今日先到这里吧……我有些困了。”

    袁袖春说罢这话,便自顾自的在一旁坐了下来,不再理会阿橙。

    阿橙缄默收声,在迟疑了数息之后,她终是点了点头,沉默着退出了房门。

    阿橙走后,房门之中再次陷入了静默,袁袖春有些颓然的靠在了太师椅上,他的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看着那摇曳的烛火,目光恍惚,嘴里喃喃自语道。

    “娘……袖春……没有做错……”

    “对吗?”
友情链接:7星彩票官网  PK彩票  网信彩票平台  恒大彩票网  188体育  爱乐透彩票门户  中华彩票注册  幸运28彩票  秒速赛车走势图  bbin真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