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两百零八章 宁州弟子请诸君赐教

第两百零八章 宁州弟子请诸君赐教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死一样的静默笼罩在翰星大会的现场。

    魏来却无心关心众人的心思,他手中的白狼吞月一震,刀身之上的血迹抖落,他眯着眼睛朗声言道:“下一个该谁了?”

    一旁的文官早已被魏来的狠辣吓得手足无措,听闻此问断是不敢再有半分迟疑,当下便舌头打结的应道:“第……第三百二十一位邱通请……请于半柱香的时间内,赶往擂台……否则,否则当视为弃权认输。”

    周遭众人的心底泛起阵阵恶寒,放在以往他们着实难以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与冷血的刽子手联系在一起,而正因为这样的组合过于荒诞,当他们二者真的联系在一起时方才显得如此可怖。

    一道身影在那时落在了魏来所处的擂台上,那是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身材干瘦,眼眶深陷,他盯着魏来,眸中的杀机奔涌。

    “嗯?翰星大会什么时候有阁下这样年纪的参赛者了?还是说阁下少年老成,长得显老了一些?”魏来对于对方眸中的杀机视而不见,反倒神色轻松的调侃道。

    “老朽乃是长水门执事绵不惑!”老人却显然没心思与魏来调笑,他冷哼一声,厉声说道。

    “不认识,阁下要做什么?这可不是老头子们应该呆的地方?”魏来笑着反问道。

    那绵不惑见魏来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心头的怒火更甚,他不得不花去极大的力气方才让自己压制住自己体内的这股怒火,然后再次咬牙切齿的言道:“阁下方才所杀之人,便是我长水门的弟子。”

    “哦?”魏来一脸恍然大悟之色,随即他诚恳言道:“那老先生还不赶快给这位仁兄收尸?最近宁霄城来了很多寻着肉味赶来的恶犬,先生动作不快上一些,小心你弟子的尸首被那些恶犬啃了去。”

    这话粗陋,那名为绵不惑的老人尚且不提,周遭那些围观的众人中便有不少变得面色难看,魏来话里所言的恶犬所指是谁自是不难猜到,只是对于这些北境各个神宗说来的门徒们,被一个蛮荒之地的少年如此当众羞辱,却是一件让众人心头无比恼火的事情。

    只是此刻终究轮不到他们来发难,一时间那些北境别处所来的众人们纷纷将目光投注在了绵不惑的身上。魏来杀了绵不惑门下的弟子,这老人有足够的理由对魏来出手,甚至取下他的性命。

    “小子!”而不出众人预料的是,在听闻魏来的满口胡言之后,那绵不惑当下便发出一声暴喝,六道神门顿时于他的周身显现,浩大的气势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笼罩在魏来的身形之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在那一刹那魏来的身形一颤,额头上甚至开始弥漫出密密的汗迹。

    “我那徒儿被你断了双臂早已没了抵抗能力,你已经获胜却依然不愿意放他一条生路。你年纪虽小,却如此残忍嗜杀,若是放任你继续成长下去,他日比为祸我北境苍生,今日老夫便要替天行道,除了此獠!”

    “对!杀了他!”

    “此子太过狠毒,留之不得!”

    “此子实乃我北境之祸!人人得而诛之!”

    而随着绵不惑的此言一落,周围那些外族之人顿时纷纷应和,一时间群情激奋,似乎恨不得当场便将魏来诛杀。

    可无论是自老人周身弥漫开来,笼罩在魏来身上的浩大气机,还是周围那些外族人的喝骂,都并未让魏来的脸上露出半点惊恐之色。

    “刀剑无眼,生死自负,阁下也好,在场即将死在我魏来刀下的诸位也好,若是连这个觉悟都没有,又何必万里迢迢来参加我宁州的翰星大会?诸位若是敢打那便挨个上来,魏来一一接住,若是不敢打,就快些认输,不必浪费大家时间!”说罢这话,魏来转头看向那擂台下有些惊恐的文官,又冷声问道:“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吗?”

    那文官一愣,然后面露苦色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魏来问道。

    文官有些为难,但就是这短短数息不到的迟疑被魏来所见,魏来的双眸一眯,一道杀机奔涌。

    文官的脸色顿时煞白,即使心底觉得有千般万般不愿,却只能在那时吊着嗓子,朗声言道:“邱通半柱香内未有上台,视为弃权认输,移出排名,此战魏来胜。”

    对于宁州的翰星大会来说,无论是前四日的攻守擂战,还是这最后一日的排位战,一旦弃权或者不战而降,便都会如当初的萧牧亦或者阿橙一般,视为放弃翰星榜上的名次,而随着那个叫邱通的修士被除名,魏来以及排在魏来身后的众人都顺势上位一名。于是乎第三百二十五位处,又换了一个新名字——阿橙。

    ……

    那文官的宣读落下,周围外族的修士们面色一变,那位长水门的长老绵不惑已经气势汹汹的杀到了魏来的面前,一副要与之搏命的架势,可魏来不仅丝毫不把他放在眼中,甚至还趁着与之对话的空档,拖过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让那位排名在三百二十一位邱通就这样失去了自己在翰星大会上的排名。

    起先众人还以为魏来与那长水门的绵不惑调侃对话只是为了羞辱长水门与这些外族子弟,此刻看来他们却是低估了眼前这少年,他不仅有强悍的得与其修为境界极为不符的实力,残忍无匹的杀伐果断,而在除此之外,他似乎还有狐狸一

    般的狡猾与诡计多端。

    那位遭受到“无妄之灾”的邱通同样脸色一变,在见识过排名落在自己身后的两位修士的可怕遭遇后,邱通对于魏来的邀战那可谓是闻声色变,心底本来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却见长水门的长老绵不惑出手为自家枉死的门徒出手。邱通的心头一喜,暗以为可以渔翁得利,最后无论是魏来服软还是那绵不惑强势将其镇压,他都可逃过此劫,故而便按捺住了自己,在一旁静观其变,并未上场。

    直到,那文官的宣读之音响起,邱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如意算盘不仅落了空,更是就这般轻易的葬送了自己去往山河图的机会。

    “我……”邱通心有不甘的在那时张开嘴朝着场中想要高声说上些什么。但话方才出口,那绵不惑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小子,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绵不惑怒目圆睁的盯着魏来,深陷的眼眶中怒火喷涌,像是要将魏来燃尽一般。。

    他这话说罢,没有再给魏来半点反应的机会,一只手豁然伸出,他周身的六道神门闪烁,墨绿色的光芒笼盖擂台,一只巨大的由枯木组成的手掌猛然出现在魏来的头顶,带着遮天蔽日一般的气势,朝着魏来压下。

    六境修士所激发的手段自然是强悍无比,单单的是外泄的气息便让周遭那些围观之人脸色难看,暗觉呼吸不畅,而处于这风暴中心的魏来就更应该是毫无抵抗之力。但偏偏,魏来的面色不变神情平静的立在那处,眸中甚至依然带着那抹淡淡的笑意。

    “徐某人的女婿你也敢打!?”一道粗壮的声音忽的响起,徐陷阵不知从何处飞身而出,稳稳的落在了魏来的跟前,巨大的力道让整个擂台都为之一颤。

    他高大的身形背对着魏来,双手豁然伸出张开,直直的迎向那道巨大的手掌。

    轰!

    一声闷响荡开,徐陷阵的手与那巨大的手掌相撞,徐陷阵的身形在那时一矮,双脚所踏之地的地面凹陷,裂纹如蛛网般漫开。

    “就这?”他从牙缝里挤出这样一道声音,眉心、双手、胸前、背后、以及双足处七道神门依次亮起,每一道神门的浮现他周身的气势便拔高一分,矮下的身形就挺直一分。待到七道神门完全显现,这位赤霄军的大统领的身形已然直挺了起来。

    “雕虫小技,也敢来我宁霄城献丑!”这时,徐陷阵又发出一声暴喝,他的双手忽然抓住了那巨大手掌的两根手指,然后他周身的七道神门之上耀眼光芒猛然亮起,强大的力量顺着神门涌入他的周身,他浑身上下的肌肉如小山一般高高隆起,而就在一瞬间她猛然发力,那看似巨大的手掌在他的手上就如小鸡一般被他拉扯着调转了方向,被他狠狠的抛飞,砸向那位长水门的长老绵不惑!

    轰!又是一道轰响!

    在那时绵不惑惊恐的目光下,自己所激发出来的巨大手掌在那时重重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身形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数步,虽然躲过了被自己的招式砸在自己面门上的尴尬境遇,可依然受到了余波不小的冲击,衣衫之上多有破损,就连束发所用的发簪也在这余波之中被撞裂成了两半,一头白发散落,模样极为狼狈。

    “阁下又是谁?”绵不惑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沉眸盯着徐陷阵,寒声问道。他尽可能在自己的脸上撑起平静的神色,可眸中的凝重却依然将他此刻心中对于徐陷阵的忌惮展露无遗。

    “徐陷阵。”徐陷阵倒也坦然,于那时昂首应道。

    绵不惑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当然听说过徐陷阵的名讳,事实上即使是放眼整个北境,三霄军亦是凶名赫赫,虽然近十年来宁州边境安稳,三霄军也有些年头未有再向北境世人展露他们的锋芒,但余威犹在,足以让寻常人听闻色变。

    绵不惑的心头泛起了苦涩,但还是不愿就此服软,在那时再言道:“阁下既然身为赤霄军统领,也是我北境有头有脸的人物,怎可助纣为虐?”

    “此子心狠手辣,动则杀人,阁下岂能放任?”

    面对这绵不惑的斥责,徐陷阵朗声笑道:“擂台之上刀剑无眼,双方为夺名次,本就是以死相搏,岂能留手?”

    “生死乃是常有之事,阁下的弟子既不敢赌上性命,又学艺不精,那就该好生劝诫门下弟子不要参与这样的比试。先贤有言,教不严师之惰,你弟子今日赔上性命,阁下回去得好生反省。依我看,最后再在你这位徒儿的坟前叩上几个响头,以此谢罪。”

    “你!!”绵不惑不成想着赤霄军的大统领竟然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胡言乱语,他的面色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伸手指着徐陷阵竟是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直到好一会后,他方才又言道:“那依阁下的意思,你就要让这小子一个人继续杀下去?”

    听闻这话的徐陷阵面露困惑之色,他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对方,问道:“什么叫一个人?”

    “嗯?”绵不惑一愣,但还不待他想明白徐陷阵话里的意思。

    两道身影忽的从人群中跃出,纷自落在了此方擂台两侧的擂台上。

    只听二人于那时朗声言道:“宁州阿橙挑战翰星榜三百二十位许别宽!”

    “宁州萧牧挑战翰星榜

    三百一十九位汪湫!”

    ……

    这浔阳街与衡珞街交界的十字路口,人越聚越多,本以为已经失去悬念,或者说与宁州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最后一日的排位战,因为魏来的出手而发生了一些于此之前任何人都未又想到的变化。

    唐洞的被杀,邱通的弃权,让前三百二十五位名额空缺出了两个,于是乎排在三百二十六位与三百二十七位的萧牧与阿橙顺位而上,并且依照着魏来的做法对于上位者依次发起了挑战,到了这时,就是再蠢的人也应该反应了过来,魏来等人想要做什么。

    先是示敌以弱,认输跌出翰星榜,免除了第一日那般萧牧一个人便得面对数十人挑战的境遇。随后在第四日的最后时刻,抢下三百二十五位之后的排位,再在最后一日由魏来发难,接连以残忍狠厉的手段斩退数人,以此将萧牧与阿橙拉上了前三百二十五名之内。而犹豫排位战的规则,上位者是无法挑战低位者的,那些天阙界的门徒此刻大都位于翰星榜排名的前列,根本无法对魏来等人的行为作出任何干涉,如此一来以魏来为首的宁州子弟们便转守为攻,彻底掌握了这次排位战的主动权。

    而若是有心之人再好生看上一看,会发现此刻排在三百二十五名之后的那些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宁州子弟。加上萧牧与阿橙出手所瞄准的对象,若是他们也依照着魏来那般狠辣的手段打下去,那些宁州子弟很有可能也会得益于此,挤入山河图的名额之中。

    意识到这一点的宁州百姓们再次燃起了希望,这个消息也在刻意与不刻意间在宁霄城中传开,于是乎越来越多的宁州百姓再次朝着此地涌来。

    宁州百姓们热情高涨,可那些外族子弟,尤其是排名靠后的外族子弟们却是人人自危。

    魏来于此之前在北境声名不显,但随着之前对抗拓跋成山以及今日的战绩,众人都看得明白,这个少年的实力极为强悍,而萧牧更是不必多言,四日前那场以一敌十的血战已经注定了萧牧于那之后会名扬北境。至于阿橙,但凡有些见识之人都应当听说过这位少女的身世。她是当年楚侯楚岚天之女,三境修为便凝出了一道完整的灵纹,这便是圣人之姿,北境早有共识,认为能有如此天分之人,只要修行途中不遭遇不测,他日必临圣境。前些日子更是传出她已经推开了第四道神门,其间不知有多少神宗上门给出了圣子之位,希望阿橙能够加入自己的宗门,但都被其一一拒绝。这三人,对于寻常的四境修士都有近乎碾压似的的战力,当他们对那些排名末尾的修士发起挑战时,对于这些修士来说可谓是灭顶之灾。

    并且最为让那些外族子弟们头痛的是,无论是之前的魏来还是此刻的萧牧与阿橙,周身都弥漫着浓烈的杀机,显然他们并不打算进行一场简单的比斗,他们是想要让这些外族子弟交出他们手中的山河图名额。若是应允,变得认输,若是不允,那宇尘光与唐洞便是摆在面前的前车之鉴。魏来已经很好的向他们证明过了,他有杀他们的能力,更有杀他们的决心……

    绵不惑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那些外族子弟们亦是同样神色有恙。

    没有人愿意放弃这到手的机缘,可也同样没有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上一把眼前这几人的凶戾程度。

    “你们……”绵不惑咬着牙冷声言道:“你们这是要与整个北境为敌吗?”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引线一般,彻底点燃了擂台周遭那些外族子弟心头所积攒的怒火。

    “狂妄!”

    “果真是未开化之地的蛮夷!”

    “不堪教化,夜郎自大!”

    “嗜血成性!穷凶极恶!”

    那些外族子弟们纷纷愤声叫骂,一时间整个翰星大会的擂台周围嘈杂一片。

    “诸位皆以为我宁州是蛮夷之所,宁州百姓是未得教化之民……”

    可就在这时,魏来的声音忽的响起,他运集起了内力,将自己的声音提得很高,压过了场面上所有的声音。

    “我不知道自北境各处而来的诸位到底是生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我宁州或许比不得各位家乡的土地肥沃、人杰地灵。”

    “但我们是人!宁州的百姓也是人!”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山河图是天大的机缘,没有错,诸位千里迢迢而来,为寻机缘也没有错。但山河图的气运是由何而来?诸位也应当明白!”

    “那是宁州的未来,也是宁州的希望!”

    “未有开化也好,与北境为敌也罢!我们不在乎,因为今日一败,等待着我们的就是黯淡无光的未来。我们输不了!”

    “所以,今日宁州会奉陪各位到底,我们会打下去……”

    “打到诸位认输,亦或者……”

    说到这处,魏来顿了顿,然后他沉着目光扫视了周遭一圈,又厉声言道。

    “我们死!”

    ……

    这话一落,满座哑然。

    而人群之中却又数十道身影迈步而出,这些人都是数日前在翰星大会的攻守擂中认输的宁州子弟。此刻他们的面色肃然,在同一时间,朝着身前的外族子弟们拱手言道:“宁州弟子请诸君赐教!”
友情链接:正好彩票网  163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神灯彩票  c07彩票官网  新华彩票  新橙彩票  博乐彩票  吉林快三  平安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