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朝暮

第二百一十三章 朝暮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临阵破境,自然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但比起破境,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区区三境的魏来竟然能以这样的方式击溃一位六境修士。这是何等惊世骇俗的事情,翻看北境近千年来的记载中,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只是宁州的百姓们忙着沉浸于魏来获胜的喜悦,并没有多少人去真的细究一位三境修士是如何击溃一位六境修士的。

    但大多数人不去想,不代表就真的没人去想。

    譬如那酒肆包厢中的魏锦绣,从她说完那句让徐玥模棱两可的“他来了”之后,她的目光便已落在了魏来身上,一刻不得偏移。

    徐玥将她的异状看在眼里,心底暗暗疑惑,只是因为魏来当时在处于恶战之中,徐玥的心思尽数挂在魏来身上,故而来不及多想,此刻魏来获胜,她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而之前的疑惑也随即涌上,她看向依然沉浸在某些心思中的魏锦绣,眉头皱起。

    在一刻钟前的对峙中,她感受到了自魏锦绣周身溢出的气息,那分明就是无垢神躯铸成之后才能散发出来的气势。

    而铸成无垢神躯便意味着修士已经斩断了所有红尘,于此之后心无旁骛,一心向道。

    但显而易见的是,此刻魏锦绣正被某些事情所困扰。

    “师姐?”她轻声唤了一句。

    魏锦绣犹如从睡眠被惊醒一般,身子一颤,方才回过神来。

    她转身看向徐玥,脸上的惊骇之色仍未有散去,她问道:“你感觉到了吗?他来了。”

    “他?谁?”徐玥不解道。

    “那个从大湮之下活下来的人。”魏锦绣应道。

    徐玥暗觉此言无稽,但魏锦绣此刻的状况着实令人堪忧,她不得不轻声安慰道:“师姐想多了,擂台上自始至终就只有阿来和韩谷幽二人,哪来的旁人?况且又有谁能从大湮之法下活下来呢?”

    魏锦绣想也不想的反问道:“你觉得单凭他自己能够战胜一位六境的修士吗?方才那浩大剑意是一个三境的修士可以激发出来的吗?”

    这两个问题让徐玥心中笃定的念头出现了些许动摇,她愣了愣,追问道:“可不是阿来,又能是谁呢?”

    魏锦绣听闻此问,身子顿了顿,似乎自己也陷入了某种困惑之中,她沉吟了良久,过了好一会之后方才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冰冷的字眼:“幽灵。”

    ……

    “这……”而这时,远在那翰星碑下的左鸣亦是瞠目结舌,他大抵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最后回落到这般地步。

    他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少女,多少有些不知所措。

    而名为桔宁的少女眉头也同样皱起,她于此之前做过断言,魏来无法破境,更言说即使魏来破境也无法与一位六境修士为敌。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疑是重重的打了她的脸,可少女却并未为此生出太多的恼怒,她只是陷入深深的困惑中。

    这世间的一切自有其定数,有违此数者,必为妖孽!

    “告诉袁袖春,让他们不用打了,明日所有人一同进入山河图。”念及此处少女忽的言道。

    左鸣闻言却是一愣,他将之理解为少女忌惮于魏来所表现出的实力,害怕对方继续打下去会把整个天阙界的弟子都落下马来,只是让他疑虑的是此刻整个宁州士气大振,有六境的萧牧,也有堪比六境的魏来,还有一个楚侯之后,三人打下去不敢说能让天阙界的所有弟子都败下阵来,可却足以让天阙界损失惨重,对方是否会应允天阙界的这次让步都是未知之数。

    似乎是看穿了左鸣的疑虑,少女又言道:“打下去他们或许能赢,但却是惨败。明日他们又拿什么去山河图中寻找他们想要的机缘呢?他们是聪明人,自然会做出聪明的选择。”

    少女说罢这话,再无半点与左鸣多言的兴致,转身便迈步离去。

    ……

    今夜的宁霄城张灯结彩。

    百姓们大都自觉的走上街头,欢呼雀跃,那气派宛如年关到来。

    于此之前,大概任何都没有想到这次的翰星大会会以这样的方

    式落幕,能让天阙界折戟沉沙,做出让步,今日之后,宁州之名必将响彻北境。

    魏府之中,同样弥漫着欢声笑语。

    “你说那山河图中到底有撒东西?金银财宝还是绝世功法?”酒桌上喝得醉眼朦胧的孙大仁一只手搭在了徐余年的肩上,嘴里随口问道。

    伤势还未痊愈的徐余年,被孙大仁触碰到伤口疼得那叫一个龇牙咧嘴,嘴里更是没好气的言道:“俗不可耐!”

    “要是靠着金银财宝就能坐稳北境第一神宗的座椅,那哪里轮得到他天阙界呢?”

    “那就是绝世功法啦?”孙大仁的性子素来大大咧咧,并未听出徐余年话里的讥讽,反倒是一脸求知欲的看着徐余年。

    徐余年自然是说不上来,却又不愿落了面子,只能支支吾吾半晌,却也说不个就里。

    “想那东西有什么意思?明日咱们就得去天罡山了,天罡山的功法可不比那劳什子天阙界差,到时候咱们把那些天阙界的家伙们踩在脚下,让他们再作威作福。”这时,龙绣也凑了过来,加入了二人的聊天。虽然因为魏来等人一路过关斩将的原因,龙绣与孙大仁等人也挤入了前三百二十五名,但曹吞云却下达了命令,让钱浅姐弟与龙绣还有孙大仁四人明日便与他一道返程回归天罡山,并不参与这次山河图之行。

    一想到自己的即将完成爷爷的夙愿,龙绣也是甚是开心,对于山河图丝毫不曾挂怀,她伸手推了一把孙大仁,问道:“叫你给钱浅他们准备的行礼准备好了没?两个小家伙身子单薄,曹前辈说了,天罡山上终年积雪,可得给他们多备些衣物。”

    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大仁,却有些驾驭不住龙绣的吆五喝六,他赶忙点头,应道:“都准备妥当了。”

    “这还差不多。”龙绣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少见的犹豫了一会,又问道:“那你的呢?”

    孙大仁不知为何,忽的语塞。

    “怎么?你还惦记着那百鹿国的百鹿仙子?”龙绣何等聪明一眼便看透了孙大仁藏着些猫腻,当下语气不善的问道。

    孙大仁一愣,赶忙摆手,言道:“怎么会?”

    “那明日都要出发了,你怎么还不收拾行李?”龙绣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主,当下便又追问道。

    孙大仁脸上的神色一暗,看了看满座欢腾的众人,声音忽的低了下来:“我在想……”

    “我们都走了……”

    “就剩阿来一个人在宁州……”

    “我有些不放心……”

    大概是平日里见惯了孙大仁大大咧咧的模样,此刻他忽然一脸认真,反倒让众人有些不适应。

    龙绣也是一愣,本想出言安慰几句,可却终究不善此道,只能强颜欢笑的说道:“这有啥好担心的,你看人家阿来,六境修士都给揍趴在了地上,这宁州还有几个人能伤到他,更何况他还有州牧护着呢!你留在这里只能给人家添乱。”

    孙大仁也知龙绣看似挖苦,实则是在宽慰他,他干笑两声,嘴里应道:“也对,也对。”

    可眉头却依然沉着,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魏来并无心思参与众人的晚宴,也将明日进入山河图如何行事的计划交给了阿橙与萧牧,由他们去组织宁州的子弟们共同行事。

    天阙界的忽然让步,其中应当还藏着些什么算计,魏来却同样没有心思去细想。

    他迈着步子漫无目的的走在魏府中,心底却思虑着今日在那擂台上不知真伪的幻觉……

    忽的不远处的木亭中,正有一位老者依靠着栏杆,正自饮自斟。

    是曹吞云。

    天色虽暗,可从对方手里的酒葫芦,以及一旁那只形影不离的黄狗身上,魏来一眼便看除了对方的身份。

    他微微思虑,随即便迈步走了上去。

    “曹前辈。”他恭敬的朝着对方拱了拱手。

    “唔。”喝得微醺的老人斜眼瞟了一眼魏来,点了点头,便没了后文。

    魏来习惯了对方这般性子,也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蹲下身子伸手抚摸着那吐着舌头的阿黄身上的毛发。

    阿黄显然很享受这样的待遇,它的双眸弯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里时不时发出阵阵“呲呲”的闷哼,最后更是仰卧在了地上,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

    一旁的老人也被这一人一狗的架势所吸引,再次侧头看向魏来,嘴里忽然有些感叹的言道:“这才半年不到的光景,你小子就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若是你爹娘泉下有知,想来也该安息了。”

    魏来闻言抬头看向老人,微微一笑,说道:“前辈一路多有照料,先赠我黑蟒,又授我剑阵,否则又哪有今日的魏来。”

    曹吞云闻言连连摆手:“黑蟒那是我家阿黄贪吃,吞了你的铭血丹的赔礼。至于剑阵嘛……老夫自己都未有看过,你能修行到那般地步,全凭的是你自己的悟性。”说道这处,曹吞云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言道:“说起来,你小子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便将这剑阵参悟,也算得剑道天才,真的不考虑和我一道回天罡山吗?这宁州日后可算不得太平啊。”

    “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但晚辈心有牵挂,着实无法随前辈离去。”魏来恭敬应道,末了犹豫了一会,又忽的问道:“不知前辈这剑阵到底从何而来,又是否还曾借于旁人参详?”

    这个问题让曹吞云的脸上露出了苦恼之色,他皱着眉头思虑了一会,方才应道:“这剑阵在何处得来我自己都记不真切,那日你与我说过想要修行剑阵,我便在自己的杂物中翻找了一阵,忽的寻到了此物,才交由给你。我连他的出处都说不真切,又如何知晓旁人是否习得呢?”

    曹吞云这番话说得极为认真,魏来自是深信不疑,自是那今日在擂台上出现的身影又如何知晓这剑阵的呢?他很确定那人的存在绝非他的幻想,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不过,那般浩大的剑意哪里是他凭自己本事能够催动出来的东西?

    但未有在这里得到想要答案的魏来,心底不免又有些动摇,他忽的心头一动,像是想到什么,一只手朝着头顶举起,凭空一握。

    那时一把长剑飞遁而来,落入他的手中。

    是那把他在魏府一间莫名起火的房门中发现的剑,与它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已经融入魏来第三道神门的黑色碑文,以及三枚龙内的鳞甲。今日那个来历不明之人便曾催动起此剑,张开了剑阵,将韩谷幽镇杀。而曹吞云毕竟来自天罡山,出自这剑道神宗的他向来应该对世间名剑都有所了解,或许魏来可以从以剑作为线索寻到些许有关于那位神秘男人的蛛丝马迹。

    魏来这样想着,便将长剑递到了曹吞云的手中,问道:“前辈见多识广,不知可否知道此剑的来历?”

    “嗯?”曹吞云闻言一愣,但下意识的还是伸出双手接过此剑。

    剑一入手,一股凌冽的剑意便从剑身之上奔涌而来。

    曹吞云脸上那酣饮之后的些许微醺之意瞬间散去,他的面色一正,终是沉目看向眼前这把剑。

    木制的剑柄上刻有一行小字:“君卷红尘驾白鹤,我弃寒暑求朝暮。”

    铛!

    随即一声脆响,长剑出鞘,雪白的剑身绽放出一抹耀眼的寒光,盯着此剑的曹吞云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紧皱着眉头,一直看了十余息的光景,却依然没有收回目光的意思。

    “前辈可有看出端倪?”一旁的魏来瞥见对方这般异状,不由得小声问道。

    听闻此言的曹吞云这才转头看向魏来,神色肃然的问道:“你从何处得来此物?”

    魏来不疑有他,当下便将发现此剑经过一一道来。

    可听闻这番话的曹吞云脸上的凝重之色不减反增,让魏来都有些摸不清门道。

    “前辈看出此剑根底了?”他又追问道。

    “嗯。”曹吞云闷声应道。

    “那……”魏来还要发问,但这一次却被曹吞云所打断。

    只听老人沉声言道:“这是我天罡山三十年前便失落的神剑……”

    “朝暮。”
友情链接:福德彩票  南方双彩网  平安彩票  彩客彩票网  快三平台官网地址  u9彩票  澳发彩票  爱乐透彩票门户  大奖彩票网  茗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