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惊变

第二百一十四章 惊变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值戌时宁霄城的白马学馆中,依然灯火通明,一干宁州子弟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明日山河图中的事宜。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满脸兴奋之色,那可是天阙界的山河图,传闻中拥有无数机缘的所在,只要能在其中获得一星半点的好处,对于他们来说都称得上是受益无穷。而这一切都是此刻站在人群前的萧牧与阿橙以及那位未有到场的魏来给他们带来的,众人看向二人的目光不免裹挟着浓重的炙热之色。

    感激、憧憬之内的情绪,可谓溢于言表。

    虽然因为商议明日计划的缘故,众人都还未有来得及吃晚饭,但却并无任何人对此发出半点抱怨,反倒都热情高涨,尽可能对于明日行事提出自己的见解。

    萧牧瞥见这番情形,心底暗暗欣慰,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看见这样的宁州了——齐心协力,众志成城。

    这十余年来,朝廷重压,州牧的退让,让宁州在对抗外族时所聚起的那股气散去大半,而今日的萧牧又仿佛看见了曾经那以死卫江山的宁州,他以为,只要有这股气在,宁州便永远还是那个宁州。

    想到这里,萧牧的心头不免有些热血翻涌,他沉了沉眸子,言道:“诸位!”

    还在热络的讨论着明日之事众人闻言,纷纷静默收声,看得出,此时萧牧在众人心中已有足够的威信。

    “关于明日山河图行事的计划我与诸位已经商议出了数个,在下在这里先为诸位总结一番,诸位若有什么异议,稍后可以提出,我们再做讨论。”

    “首先,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每一次山河图的开放,里面的环境都会发生变化,据说可能是将众人传入某个上古遗迹之中,供众人寻找机缘。而最为关键的是,每个人所处的位置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能确保大家都能在同一个地方出现。”

    “而天阙界那边,这一次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很可能拥有一些法门可以在山河图中取得联系从而汇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尽可能的避开天阙界的弟子,然后汇合在一起,防止被其逐一击破。”

    “那么如何汇合,目前有两种方案……”萧牧认真的说着,将众人所总结出来的办法尽可能的以大家都能理解与执行的方式讲解出来。

    可说道这时,他的眉头却忽的一皱,目光看向人群后的某一处。

    那里一位家奴模样的男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人群中,附耳在一位宁州子弟的耳畔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位宁州子弟闻言后脸色一变,下意识抬头看向萧牧,二人的目光相触,那宁州子弟脸上涌出些许犹疑之色,但数息后他一咬牙便做出了决定,转身随着那家奴退出了人群,头也不回的离去。

    那位宁州子弟在众人之中,无论修为天赋还是家世都并不出奇,他的离去与否对于明日计划并无太多影响,但萧牧的心头却升起了些许不安。他侧头看了一眼一

    旁的阿橙,却见女子的眉头同样皱起,显然也有与萧牧同样的担忧。

    但此刻,萧牧终究不好将这样的心思表露出来,他沉下心思,正要继续方才的讲话。可这时又有数位家仆从远处走来,步入人群后寻到各自家中的公子小姐,附耳同样轻言几句,那几人顿时露出了与之前离去之人如出一辙的犹豫神情,然后做出同样的选择,带着或歉意或不舍的神情低头离去。

    而这一切似乎只是开端,很快更多的家仆与一些江湖人士打扮之人到来,他们寻到各自的诸人亦或者那些金牛镇来的孩童,或好言规劝,或言辞犀利,而最后他们也都如愿以偿的将众人带走。不过一刻钟的光景,方才还拥挤着近两百人的学馆中,此刻却只余下了寥寥数十人。

    萧牧在这样的变故开始之后,便静默收声,既未有阻止众人的离去,也未有发声询问他们此举的缘由。

    他很明白,无论什么原因,既然他们选择了在此时此刻不辞而别,那便表明他们的立场。

    而这样立场的背后,也意味着某些方才还在萧牧心头翻腾的东西,此刻到了冷却下来的时候了——依靠着利益拉起的团结,在更大的利益面前,注定瓦解。

    至于剩下的那些宁州子弟,相比于萧牧的冷静,倒都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他们亦或着相互观望,都不解于在这一刻钟的光景中都发生了些什么。

    “现在,还有人要离开吗?”这时,萧牧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沉着目光环视身前的众人,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众人纷纷静默,可就在这时,一道甲胄碰撞之音传来,一位身着三霄军甲胄的士卒迈步来到了萧牧的身旁,朝着萧牧行了道军礼,于此之后便言道:“将军,家主请你回家一叙!”

    ……

    “这是在下的辞呈。”

    “这是在下为官三十余年来各种收入的账目,以及军饷遗留的账单,当然还有银票。”

    “这是青霄军的统领军印,三万青霄军尚且驻守在蛮鸿关,这帮崽子们听话得很,州牧只要派人前去接替,想来不会生出变故。”

    州牧府中,昏暗的书房内。

    穿着一身儒衫的宁陆远一边有条不紊的说着,一边将一干事物一一呈到了江浣水的身前。

    而做完这些之后,他便退到一旁,恭敬的低下头,安静的等待着老人的回应。

    身材干瘦,头发花白的老人,目光扫视了一番眼前摆着的数道事物,好一会之后,方才问道:“什么时候走?”

    宁陆远的头低得更深了,语气恭敬的应道:“过了亥时就动身。”

    “这么急吗?”老人再问道。

    “小川那边传来的消息,龙鼎山已经帮我们安排妥当了,腾出一处地界给我们陆家安身,既然迟早都要走,不如早些去那边,早一日安顿下来,便早一日

    带着族人休养生息。”宁陆远再次应道。

    “唔。”听闻此言的老人点了点头,“也好,到了那处安顿下来后,记得来信道声平安。”

    老人平静的声音回荡在书房之中,听不出悲喜,更难以由此看出他此刻的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宁陆远的眉头皱起,这是江浣水最让人害怕,也最让人厌恶的地方——你永远无法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无论你在他的身边多少年,这个从青冥学宫中走出来的书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始终是一个谜。

    放在以往,宁陆远只会小心翼翼的想,独自默默的猜。

    但今日,即将离开,宁陆远终究无法在压下自己的心底的疑惑,他咬了咬牙,终是抬起了头看向老人,问道:“大人难道就真的没有反思过为何宁州回落到今日这样的地步吗?”

    老人平静如古井一般的脸上荡开了些许异样,他挑眉问道:“什么地步?”

    “大人的耳目遍布宁州,怎会不知?金家得了朝廷应允,派金不阕带着十万苍羽卫赶赴宁州,此刻估摸着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表面上是要充实边防,代天子巡视民生,实际上却是来喧宾夺主,镇压宁州各族,同时恢复敖貅的正神之位。”

    “太子一心想着拉拢天阙界,忘了陛下交代的正事,金家趁虚而入,得了与太子争这宁州首功的机会。这夺嫡之争的战火终于还是烧到宁州,来之前我还听手下的人说,袁袖春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发雷霆,已经让韩觅调来了黑狼军的精锐,传话给明日要参与山河图之争的宁州子弟们,若是明日敢出现在翰星碑前,黑狼军便要好生审查一番他们的宗族。天下人都知道黑狼军想要查的人,不管清白与否,总能查到些罪责,估摸着此刻亦有大批尚且在观望中的宗族派人召回自己族中的弟子了。相比于那份还不止如何的机缘,显然宗族的命运更加重要。而袁袖春大概也明白失去了镇压宁州首功的机会,他所能依仗的就只剩下了天阙界,对于已经丧失理智的他来说,于此以后做出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并不为过。”

    “今日只是开始,在太子与金家的对峙下,留给宁州各个宗族的机会已经不多,要么逃离,要么依附……”

    说道这处,宁陆远的头忽然抬起,他的双拳握紧,蓦然盯着眼前的老人,以一种在以往他从来不敢用的目光。

    那样的目光中包裹着太多东西——不甘、困惑、愤怒还有一丝淡淡的悲伤。

    “可大人明明是有机会的,有无数个机会让宁州团结起来,让宁州再回到那个北拒大齐,南抵鬼戎,震慑大楚的时代。”

    “但大人却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作壁上观,选择任由我们内斗、猜忌,最后的最后,哪怕有再多的不甘,陆家终究不敢再陪大人赌下去了……这一仗陆家输不起了。”

    “就当是临别赠言吧,大人能否为陆某解开此惑?”
友情链接:秒速pk10彩票  ag环亚官网  500万彩票平台  秒速赛车官网  赢彩彩票登录  9万彩票app  秒速快三登录  188体育  365彩票平台  千金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