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章 别离

第三章 别离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古怪,又很羞于启齿的梦。

    梦里,在一处床榻上,他与一位女子缠绵悱恻。

    在那宛如置身仙境的欢愉之中,魏来试图看清女子的容貌,但女子的脸上却始终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让魏来看不清她的模样。

    呂砚儿……

    阿橙……

    纪欢喜……

    都不对,都不是!

    魏来问她:“你是谁?”

    那女子却忽然泪流满面,沉默不语。

    她说:“我要走了,永远不会回来……”

    魏来想问她为什么要走,要去哪,又为什么不回来。

    但这些问题悬在他的唇齿边,还未来得及出口,魏来却忽的从床榻上惊醒了过来。

    他的嘴里喘着粗气,目光空洞看着四周。

    燃尽的烛台,空荡荡的木桌,一切都与昨日并无区别。

    只是一个梦吧……

    魏来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正要起身,可却忽然发现那大红色的被褥下,自己的身上一丝不挂。魏来的面色有些古怪,他昨日确实与萧牧一道饮了不少酒,回来时脑袋昏昏沉沉,此刻这般模样想来应该是酒后的失态所致。

    念及此处魏来摇头苦笑,心底因为那个羞于启齿的梦境而生起的些许不安也散去了不少,赶忙捡起四散在床榻各处衣物,麻溜的穿戴齐整。

    随即又穿好布靴,迈步而出,可脚方才踏出一步,便踩在了一团松散的事物上。

    魏来一愣,低头看去,却见自己的立脚之处正有一摊灰尘。

    魏来皱了皱眉头,疑惑的蹲下身子,看向那摊灰尘,那像是某些木制品被烧成灰烬后遗留的事物。可是,这屋中好端端怎会有这样东西,魏来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屋中的物品应在皆在,并没有缺少什么。难不成是自己昨夜喝得多了,在家里玩火?

    这样古怪的念头让魏来的心情莫名有些烦躁,他仰头看了看天色,屋外已经蒙蒙亮,今日是山河图洞开之日,孙大仁等人也要随着曹吞云一同离去,各项事物繁多,魏来没有心思去细究

    这其中的古怪,他摇了摇头,将自己强行从那般烦躁的心情中拉扯出来,又整理了一番衣物,终是迈步走出了房门。

    ……

    那一顿早饭吃得很是沉闷,对于大都处于十几岁年纪的众人来说,离别永远是一个沉重辞藻。

    徐余年更是一早便离开了魏府,说起来魏来与这位徐家少公子的关系还当真称得上是不打不相识,也说不上为什么,自从初到宁霄城那一战之后,徐余年便处处帮衬着魏来,就连这魏府都是徐余年出钱打理的。虽然这背后还有那位赤霄军统领大人的意思在,但被一个男子如此热络对待,细想一番还是让人不免觉得古怪。

    依照着魏来昨日得到的消息,徐府上下似乎也开始打点一切,想来亦在为自己谋划后路。

    徐家、徐余年……

    想着这些的魏来心情又开始莫名有些烦躁,说不上为什么,却总觉得关于徐家他似乎忽略了某些极为重要的东西,却如何都想不起来。

    一顿早饭便在诸人各异的心思下,沉闷的吃完。

    一行人沉默着一同走到了魏府门前,接下来,魏来得前往翰星碑所在之处,而孙大仁等人则得跟随着曹吞云一同前去天罡山。

    龙绣倒是洒脱,与魏来行礼道别,但刘青焰与钱浅姐弟却是孩子心性,瞬间便红了眼眶,魏来忙不迭的宽慰几人,一边嘱咐他们在天罡山要好生修行,不要辜负曹前辈的期望,一边承诺若是得了空闲一定前去看望他们,这才让这几个小家伙收敛起了即将从他们眼眶中奔涌而出的泪水。

    做完这些魏来又看向一旁的孙大仁,朝着面色阴沉的壮硕少年灿烂一笑:“大仁,这天罡山虽然比不得无涯学院,但也是天下剑道首屈一指的圣地,去到那处好生修行,将来成就可不见得会比那赵天偃弱上半点,日后走到砚儿面前,咱们兄弟也可趾高气扬,不至于丢人现眼。”

    孙大仁平日里脑子确实不太灵光,但这时却也听得明白魏来这话看似调笑,实则是想要宽慰他。

    他神情不舍的抬头看向魏来,问道:“阿来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魏来微笑着摇了摇头:“大仁,这天下没有不散的

    宴席,你有你要做的事,我有我要做的事,今日一别并非永诀,他年再见,你我还是兄弟。”

    “可是我听说徐余年他们都要离开,金家还大军压境,这宁州……”孙大仁却还是放心不下,嘴里言道。

    “从乌盘城到金牛镇,从金牛镇再到宁霄城,一路走来咱们遇见了多少麻烦,哪一次不是要人命的险境。你看我还不是好端端的活着,我命大着呢,你放心就是。我可还等着你给我寻一个天下第二漂亮的女子做媳妇呢!”魏来神色轻松的笑道。

    可无论魏来说得如何轻松,但孙大仁却始终放心不下,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可这时,一旁的曹吞云却忽的慢悠悠的说道:“好了,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山河图估摸着也该开了,就别婆婆妈妈了。”

    曹吞云发了话,众人也就只好收声,曹吞云走到魏来的跟前,轻声言道:“关于朝暮剑的一切我昨日想了一晚,却始终未得要领,对其的记忆比较模糊,回到天罡山后,我会与门人一道整理关于朝暮剑的一切,若有所得会第一时间寄书信与你。你既然能够催动此剑,那便说明你与此剑有着渊源,你放心带着,勿需挂怀。”

    曹吞云用只有自己与魏来能听见的声音这般说罢,身子便有退去一步,咧嘴笑道:“上一次黑蟒送你给自己掘坟你让老夫大跌眼镜,今日把天罡神剑留于你陪葬,你可不要又让老夫失望啊。”

    魏来也知曹吞云这话里的意思,他粲然一笑,拱手言道:“晚辈怕是又得让前辈希望落空了。”

    “那下一次我可没东西再送你了!”曹吞云开怀一笑,随即便于魏来辞别,领着不舍的众人,迈步离去。

    魏来立于原地,与众人挥手作别,直到众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角,魏来方才收回了自己的手。

    那一瞬间,身旁忽然清静下来的少年有那么一些不太习惯——对于才十六岁的少年来说,让自己释怀永远是一件比宽慰他人要难出太多的事情。

    他叹了口气,却强迫自己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转头看向那立于宁霄城中心的巨大黑色石碑。

    他知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友情链接:龙腾彩票  新天地平台官网  天吉彩票  鸿运来彩票平台  秒速快3官网  乐米彩票  555彩票官网  乐米彩票  澳门永利彩票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