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章 殿下说什么?

第四章 殿下说什么?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日来高耸在衡珞街与浔阳街街道上的擂台纷纷落下,两处整个宁霄城最为宽广的街道又恢复了寻常模样。

    但擂台的落下却并未让宁州的百姓消减半点对于这次翰星大会的热情,当魏来来到翰星碑前时,翰星碑外地界早已被前来观礼的百姓们围得水泄不通。

    百姓们交头接耳,不乏听见一些疑惑之言:“咱们不是获得了两百多位山河图的名额吗?怎么今日就来了这么点人?”

    “我听说单是昨天夜里,那些外族的宗门都纷纷逃一般的连夜离开了宁霄城,其中便有一些被选入这宗门的宁州子弟一并与之离去,也不知是不是在害怕天阙界的报复,故而如此行事。”

    “哼,别说是那些宗门了,今日一大早我就在城门看见徐家带着一家老小赶着车队出了城,看那架势,像是举族搬迁一般……”

    “不会吧!徐陷阵可是赤霄军统领,他怕什么?”

    “那谁知道呢?我还听说,陆家此刻已经人去楼空。”

    ……

    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们的见闻,但也不知是谁眼尖得很,忽的瞥见了那迈步走来的魏来。

    “是魏公子!”那人高声便朝着魏来惊呼道。

    周围百姓闻言,纷纷循声望去,也都发现了魏来,于是“魏公子”三字便绵绵不绝的在这翰星碑前响彻开来。

    在经历这次翰星大会之后,于此之前在宁州声名不显,最多也就被标上一个江浣水外孙标签的魏来,此刻在宁州百姓们的心中却有了极重的分量。尤其是今日这山河图洞开之时,宁州的子弟大都选择退避的时候,百姓们便愈发需要一位像魏来这样的主心骨来让他们安心。

    魏来朝着人群一一颔首致意,百姓们也极为知事的给魏来让出了一条道来,让少年可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翰星碑前。

    翰星碑前诺大的广场上,此刻已有多人在此等候,其中最为惹眼的自然是那群以左鸣以及桔宁为首的天阙界门徒,他们的衣衫鲜艳,身形挺拔,近百人站在一起,气势不俗。而另一边则是群龙无首的宁州子弟,数量稀稀落落,不过二十余人,显然大多数的宁州子弟迫于家族的压力,最后都不得不放弃这唾手可得的机缘。

    就像萧牧说得那样,依靠着利益捆绑而得来的团结,最终都会在更大的利益面前所瓦解。就连萧牧今日都未有到场,魏来倒是相信萧牧的为人,只是恐怕萧家族中那边也给了他不小的压力,魏来亦能理解他的苦衷。

    魏来心底想着这些,那本就烦闷的心情不禁又加重了几分。

    “魏公子好大的面子,让这么多人等了你足足半个时辰。”而就在魏来思虑着这些的时候,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忽的响起,却是那站在翰星碑下的袁袖春。

    他冷眸看着魏来,瞳孔的深处是丝毫不加遮掩的愤恨之色。

    他有足够的理由去憎恶,甚至是杀了眼前这个少年——昨日他便听闻了金家的二把手金不阕接到了圣上的谕令,将派出足足十万苍羽卫赶赴宁州,以加固边防巡视名声为由,实则将来宁州行那越俎代庖、喧宾夺主之事。这意味着,他的那位父皇已经对宁州以及袁袖春本人失去的耐心,将解决宁州麻烦的权柄交由到了金家手中。袁袖春理所应当的将自己所遭遇的麻烦归咎到了魏来身上,他认为若非魏来的各处刁难,他岂会落到如此田地?

    而困扰着袁袖春的不仅仅是宁州权柄的拱手让人,还有阿橙的背叛——袁袖春在泰临城所经历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阿橙一直与他朝夕为伴,自从凌照娘娘走后,这世上最让袁袖春信任的人除了韩觅便只余下了阿橙。

    可素来被他信任的少女,却帮着魏来扰乱了天阙界的计划,逼迫天阙界不得不做出让所有人一同进入山河图的让步,哪怕是昨日他将少女召回府中,好生询问之后,阿橙依然并不赞同袁袖春的做法,为此二人更是爆发了凭生以来的第一次争吵。

    一想到这些,袁袖春便恨不得将魏来抽筋扒皮,故而此刻也顾不得平日里那副苦心营造的谦谦君子形象,出言便要给魏来一个难堪。

    魏来却是看也不去看他一眼,独自一人便走到了那翰星碑下的广场上,那零零散散的二十余位宁州子弟犹如寻到主心骨一般,凑了上来。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魏兄今日想来是能明白这个道理了吧!”袁袖春见魏来不曾理会他,心头自然愈发怒意奔涌,便又冷言说道。

    魏来这一次终是抬眸看向袁袖春,他的目光先是在他身旁的阿橙身上驻足了一会,对方感受到魏来的目光,逃一般的低下了头。魏来并不放在心上,这时才将目光落在袁袖春的身上,他微微一笑言道:“殿下知道什么叫宁缺毋滥吗?”

    “我心所向,哪怕孤身一人又有何妨?而若是道不同,许诺再多,又有何异?曾经便有一人在明玉楼中设宴,温言细语,许诺我百般好处,与我言尽大义,但我一眼便看出他不过是跳梁小丑,这样的货色,来再多,魏来也不需要。”

    “这个道理,

    殿下永远不会明白!”

    听到这话的袁袖春一愣,但下一刻他便反应过来,魏来所言之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明白这一点的袁袖春面色难看,他恶狠狠的看着魏来言道:“魏公子伶牙俐齿,就是不知,你身边这几位也离你而去,只留你一个孤家寡人时,你还能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说道这处,袁袖春还寒着目光扫视了一番站在魏来周围的那几位宁州子弟,目光中的威胁意味自然是不言而喻。

    这些宁州子弟能够选择站在魏来的身边,平心而论已然需要承担巨大的压力,此刻再面对袁袖春近乎于直白的威胁心底多少有些戚戚然。魏来将这番情形看在眼里,心底却想着昨日听到的一些传闻,看来那传闻确实并非作假,在金家巨大的压力下,这位大燕太子确实已经有了几分丧心病狂的架势。

    就在宁州的百姓都未魏来感到不忿时,远处却忽的传来一声高呼。

    “阿来!我回来了!”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材壮硕的少年正提着一个鼓鼓的包袱朝着此间跑来。

    他来的颇有些匆忙,嘴里甚至还有些气喘。

    但当他一路小跑来到魏来身前时,他却对着魏来咧嘴一笑,目光四望了一番,问道:“怎么样,没来晚吧?”

    魏来对于对方的到来也是一愣,好一会之后方才回过神来,问道:“怎么回来了?不去天罡山了?”

    那身材壮硕的少年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天罡山嘛,连前十的神宗都排不上,不去也罢。”

    魏来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嘴里却又问道:“那龙绣呢?”

    壮硕少年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些许羞赧之色:“娘们嘛!哪有兄弟重要!再怎么说她有天罡山罩着,可你没有我罩着,能过得舒坦吗?忘了在乌盘城,你大哥我是怎么罩着你的吗?”

    魏来的笑容灿烂,正要再说些什么,可远处却又传来一道声音。

    “魏兄!”

    “魏贤侄!”

    魏来循声看去,却见那街角处,萧白鹤领着萧牧连同着数十位拥有参与山河图资格萧家子弟一道迈步而来。

    这样的举动传达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萧家不走了!

    魏来一愣之后,亦反应过来,他侧头看向那面色难看的袁袖春,眉头一挑,问道:“刚刚殿下说什么来着?”
友情链接:彩运网  吉林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恒大彩票  163彩票  500w彩票网  网投彩票平台  og真人平台  乐赢彩票网  南国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