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七章 摩撒

第七章 摩撒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你倒是给我松开再跑啊!!”

    浑身上下被缠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魏来在那巨型蜈蚣一个接着一个涌出后,地面震荡,魏来也在那般震荡下,身子如浮萍一般东倒西歪,在一阵晕头转向之后,载入了两处树干的狭缝中方才停滞。

    而他抬眼一看,正好瞥见那衣着古怪的少女拔腿便跑的情形,他朝着那少女高吼,可女孩显然被这群忽然窜出的毒虫吓破了胆,竟是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

    拉延朵记得很真切,阿大说过须卟是生性残暴的地兽,一旦它认准的猎物便会不眠不休的追下去。

    若是打不过,要跑,就要使出吃阿库奶的力气去跑,不回头,什么也不去管。

    拉延朵当然是听话的孩子,所以她不管不顾,一路狂奔了不知多远,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与艰难,浑身都被荷库林夜间的雨水打湿。

    可跑着跑着,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太静了。

    整个林中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便只余下了她急促的呼吸声。

    没追了吗?

    不可能,阿大说了须卟是最残暴的地兽……

    但真的就没有一点声音了……

    拉延朵想着这些,终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没有想象中悄悄潜伏在身后的毒虫,也没有耸动的地面,须卟们似乎真的泛过了她。

    拉延朵的心底疑惑,暗暗想着莫不是阿大骗她。

    可阿大从不骗人,他说过须卟是最残暴的地兽,一旦认准了猎物便会不眠不休的追下去,除非……

    除非它们从一开始选中的猎物就不是她。

    可那又能是谁呢?

    想到这里的拉延朵忽的心头一惊,暗道:“是那个拉荷!”

    在摩撒族的传说中,拉荷屠戮过无数摩撒族的族人。他们将摩撒当做牛羊一般圈养,每过数百年便会再次降临,宰杀摩撒族人。拉荷与摩撒是世仇,是燃着火,染着血的世仇。

    拉延朵在自己的心底这般说着,她目光凝重的看向丛林的深处,告诫自己,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拉荷而挺身犯险。

    但下一刻,不知出于何种心思,拉延朵的脚步迈开,还是朝着逃跑而来的方向,跑了回去。

    摩撒狼神在上,我一定是疯了。

    她在自己心底这样说道。

    ……

    魏来咬着牙在树林间奔跑,他腿上的绳索在那巨大蜈蚣的袭杀下被撕扯开来,这让他有些躲避的能力,可蜈蚣的利牙却也同时在他右脚脚踝上撕开了一大道口子,森然可见白骨,鲜血直流。魏来忍着巨大的疼痛又躲开了蜈蚣们的一次袭击,周围的大树轰塌,尘土飞扬。

    魏来沉眸看着不远处散落在泥土下的白狼吞月与朝暮剑。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想要活下去一定得想办法取得这二物,挣脱手上的束缚,方才可有一线生机。

    可是那些蜈蚣们数量着实太多,魏来此刻体内灵力又不知为何难以调用,不依仗那两把利器根本难以伤到这些凶物们。

    魏来一边奔向那处,一边小心躲避着蜈蚣们的袭杀。即使他的反应还算灵敏,但单单是那些巨大蜈蚣来回翻腾,扬起的石块尘土亦或者被撞倒的树干都足以让魏来难以招架,一时间魏来可谓灰头土脸,那件好不容易洗净的衣衫更是破损不堪,可称褴褛。

    终于,魏来在一阵左躲右闪之后,终于落在了那白狼吞月与朝暮剑所落之处,他躬身正准备捡起二物,但那古怪女子似乎对其极为防备,给他手上足足绑了七八层的绳索,以至于他只有几枚手指能够露出,根本无法抓住二者。

    魏来连连使了几次,刀剑皆因无法握稳而落地,而此刻那些蜈蚣们又再次组织

    起攻势朝着魏来杀来。眼前的地面仿若被一道巨大的铁铲推动一般,尘土飞扬,遮天蔽日,蜈蚣们巨大的身形涌来,嘶鸣声不绝,震得人耳膜发疼。

    魏来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刀剑,又看了看那些四目泛红的毒虫,想起了方才蜈蚣们袭来,魏来被卡在两处树干之中,他一个侧身躲过袭杀,蜈蚣周身生有的密密麻麻的利足恰巧割开了他脚上的绳索……

    他沉下一口气,心头暗暗想道,这些毒物看上去身形巨大,但却并不灵活,只要避开撞击,它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转动身形,这时他再将手臂送上,只要距离把握得恰当,那些蜈蚣锋利的百足便会成为帮他解脱束缚的利刃。

    只是这样的想法虽然看似可行,可稍有不慎,便会被那些利足割掉手臂。

    魏来却也知道,此情此景已由不得他再去多做思量,于那时眉头一沉,大喝道:“来啊!”

    毒虫们自然听不懂魏来所言,却能感受到魏来的挑衅。

    嘶鸣声更甚,毒虫们的攻势凌冽,转瞬便杀到了魏来的跟前,嘶吼着便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魏来。

    魏来沉眸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们,身形未动,只是在心底暗暗默算着最佳时机。终于在蜈蚣们的嘴里的尖牙距离魏来不过数寸处,魏来瞥见了一道空档,他的身形一矮,整个人顺势躺下,这般有些滑稽甚至狼狈的做法却让魏来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数只蜈蚣的袭杀。

    蜈蚣们的身形巨大,一击失力却无法再行发动攻击,只能任由着身形继续向前,撞入地面,它们嘴里生有里外三层的牙齿可以快速咬合,将泥土撕裂,让自己在地底穿梭,发动下一次攻击,倒并不至于受到损伤,但那此刻在魏来头顶飞速涌动的身子,却也给了魏来等待已久的良机。

    魏来没有半点犹豫,将自己被捆绑的双手猛地伸出。

    蜈蚣的身形涌动,利足割过,魏来双手上的绳索发出一阵嘶啦的脆响。

    魏来赶忙将手收了回来,也顾不得那绳索上沾染的血迹与尘土,张嘴便撕咬开那已经被割去大半的绳索。

    这时那些蜈蚣也终于飞跃过魏来的身前,再次钻入了地底,方才飞沙走石的密林中忽然陷入了静默。但魏来却不会天真的以为那些蜈蚣会就此放过他,那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魏来赶忙甩了甩自己因为被禁锢得太久而有些发麻的双手,伸手便要去捡起地上的刀剑。

    轰!

    可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碰到白狼吞月的刀柄,也不知是那些蜈蚣是真的明白了些什么,还是只是巧合。

    他脚下的地面猛地耸动,身形不稳,脚边的刀剑也在地面的震动之下,豁然飞出,落向远处。魏来见状,心底焦急,伸手便要去抓住刀剑。可这时,他脚下传来一声嘶吼,一头蜈蚣猛然自他的脚下窜出,血本大口张开,三层密布于嘴中的利牙蠕动,眼看着就要将魏来吞入腹中。

    魏来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的双脚几乎在同一时间伸开,抵住了那蜈蚣的大嘴,不让那血盆大口真的合下。

    但那蜈蚣的身形何其巨大,一张嘴的咬合力极为惊人,魏来此刻灵力难以动用,只能仅凭肉身对抗,可饶是八十一枚神血淬炼出来的强悍躯体,也并不能支撑魏来与这般庞然大物一直对峙下去。

    很快魏来的双腿便在蜈蚣大嘴的巨大咬合力下,而开始发疼,他甚至能清晰的问道自己双足的骨头间发出的咯咯的声响,像是随时都会崩碎一般。

    魏来疼得龇牙咧嘴,却还是不得不咬着牙支撑。

    可摆在他面前的麻烦却远不止于此,围杀魏来的蜈蚣远不止他身下对着他张开血盆大口这一只,在他与这蜈蚣僵持之时,更多的毒虫从四处杀了过来,魏来瞥见此景,心头惊骇不已,看向四方,却寻不到刀剑身影。想来是在方才的

    乱象中不知落到了何处,没有朝暮与白狼吞月这般神物在手,以魏来如今半点灵力都无法动用的状态来看,却是如何也无法伤到这些毒虫。

    他的双足愈发的剧痛,数只蜈蚣也如毒蛇一般朝着慢慢靠了过来。

    它们张开嘴,狰狞的嘴中腥风阵阵只吹得魏来腹中翻涌,眼看着避无可避,就连魏来自己也找不到半点自己可以逃出升天的理由。

    “西楛!”这时,一道稚嫩又急促的声音忽的传来。

    魏来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见那古怪的异族少女去而复返,不知何时立在了不远处的树干上。

    她朝着魏来叫喊着魏来根本听不懂的异族言语,然后她朝着魏来猛地一抬手,某样事物就在那时被她朝着魏来扔了过来。

    魏来一愣,抬眸看向那东西,他的心头一震——是白狼吞月!

    他的眼前一亮,没有半点迟疑的伸出了手,握住了白狼吞月的刀柄。

    铛!

    一声脆响,刀身轰鸣,如泣如诉,如雄狮高吼,如白狼啸月。

    不知为何,那自从离开虞家祖地便失了灵魄的虞家祖刀在那一瞬间却传递魏来一些以往不曾有过的感受。

    嗷!

    一道白狼虚影涌现,仰天长啸,却又转瞬即逝。

    魏来并不确定方才那一瞬间所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握着刀,慌乱的心境忽然平复了下来。

    面对杀来的毒虫们,他的面色一寒,目光冷冽。

    只见刀身闪动,白光展现,一只只身形巨大的毒虫在那白芒之下宛如败革一般,触之即断。

    不过十息来回,便有四五只蜈蚣死于刀下。

    但那些毒虫却并未因为魏来的神威大发而生出半点的畏惧,反倒愈发汹涌的朝着魏来杀来。

    魏来的眉头一皱,也知不可恋战。

    他抬头看了一眼在树干上的少女,大声言道:“走!快走!”

    但不知是那异族少女未有听到魏来所言,还是被眼前的颈项吓得呆傻,竟然依然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魏来暗骂一句白痴,可终究不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放着不管,他跃步跳上树干,又斩落一头蜈蚣的头颅,来到那少女跟前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臂,也不管对方作何反应,拉着她便朝着远处奔去。

    整个过程女孩都犹如提线木偶一般任由魏来拉扯着,魏来也来不及去管她到底受了些什么刺激。

    一连跑出不知几何远,魏来有些力竭,他暗觉这样被追下去不是办法,总会有力竭之时,这时,他恰好瞥见不远处有一道树根凸起交错而成的隐秘之所。

    “这边走。”他这般说着,拉着少女便躲入了那树根下。

    轰!轰!轰!

    二人方才挤入身子,身旁便传来一阵阵轰响,异族少女张开嘴便要发出惊呼,魏来赶忙将之捂住,那是那些巨型蜈蚣过境时地面隆起发出的声响。

    那些声音由远及近,又再次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直到这时,屏息的魏来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好一会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少女的嘴还被他捂住。

    此刻那少女因为憋气太久脸色有些泛红,魏来不免有些歉意,正要与她道歉,可嘴才张开,那股倦意又袭上了他的脑海——那朱果的毒还未消尽!

    魏来这样想着,身子却不受控制的猛地倒下。

    隐约间他听见了少女的高呼:“摩撒!”

    他不懂得那两个强调古怪的字眼到底是何意……

    那是摩撒语,亦是少女族群的名字……

    更是他们信奉的神祇的名讳……

    摩撒狼神!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官网  彩运网  大众彩票  江苏快三走势图  赛车pk10登录  百姓彩票注册  秒速时时彩  幸运中彩票官网  58彩票  365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