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二章 流影昙

第十二章 流影昙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以为只有生得像我这样的家伙才有叛变的可能,却不想阿橙姑娘这样的女子也会做出临阵投敌的事情!”

    “整日叫嚷着要为大燕,要为宁州百姓谋太平,可最后还不是与那袁袖春是一路货色!”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魏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耳畔便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一只手便赶忙伸了过来,将他扶起:“阿来你醒啦?没事吧?”

    声音的主人关切的问道,魏来的双眼也在这时终于彻底睁开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那扶着他的人是孙大仁,他下意识的朝着对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目光却开始在四周游离,打量着周围的景象。

    他们正身处在一处牢笼中,地上铺着干草,牢笼用某种白色长柱状事物铸成,并非木制亦或者铁器,反倒像极……像极了某种生物的骨头。

    魏来认清这一点心头一惊,却见笼中的一旁还有一位橙衣少女正目光担忧的看着他。只是或是因为心头有愧的缘故,在感受到魏来目光的刹那少女几乎是本能的低下了头,避开了魏来的目光。

    “没事就好!咱们现在得想办法从这里逃走!”孙大仁的声音再次响起,将魏来有些飘忽的思绪拉扯了回来。

    “逃走?”魏来呢喃着这个字眼,浑浑噩噩的脑海中彻底清明了过来。

    他记起了随着那些黑色的箭头爆开,黑雾漫开,然后密林耸动,一道道由黑色甲虫组成的黑云涌来,它们振翅不绝,那声音连成一片,随即他的脑袋便愈发的昏沉,在不觉间栽倒昏死了过去。

    这些事情被魏来在脑海中理了个透彻,魏来也大抵明白那些毒虫是异族人所招来的,而他们此刻也理应是被那些异族人们关押在这牢笼之中。

    “逃走?你们有那本事吗?”而不待魏来回应孙大仁,不远处却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

    魏来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距离他们牢笼的不远处还有一座与他们所处之地一般的牢笼,那笼中关着的赫然便是以罗苦连为首的三位天阙界弟子。显然,这些异族人的诡计不仅将魏来等人擒下,这些天阙界的弟子同样未有幸免。

    此刻罗苦连站在牢笼口,冷笑着看着魏来,丝毫没了之前那就差跪地求饶的狼狈模样,反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惬意架势。

    “哼!我们没本事你就有本事吗?也不知是谁被阿来打得屁股尿流,就差跪地求饶了!”孙大仁的脾气火爆,当下便朝着罗苦连大声嘲笑道。之前他虽然因为那古怪朱果的缘故陷入了昏迷,但意识却并未在第一时间彻底散失,通过双方对话孙大仁大致也知道了魏来与天阙界门徒间发生了些什么,这也才有了魏来清醒前听到的那番孙大仁嘲弄阿橙的对话。

    “你!”罗苦连脸色涨红,对于天阙界的弟子来说,还未交手便被魏来吓破了胆子着实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情,罗苦连对此不免有些恼怒。但转瞬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压下了心底的怒火,他冷笑着看着孙大仁言道:“你知道这囚禁着我们的牢笼是用什么做的吗?”

    “是摩撒狼骨!此物可以吸收灵力,一旦被关入其中,莫说是你,就是那萧牧亲至也无法将之打开!现在你我都死笼中囚鸟,想要脱困靠的可不能是你那满身横肉,又或者一张犀利的双唇,得用这个!”罗苦连这般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挑衅的看向孙大仁。

    “摩撒狼骨?”一旁的阿橙听到这个辞藻,眉头蹙起,绞尽脑汁想要搜寻自己脑海中关于这个辞藻的记忆,可遗憾的是,一番努力之后她却发现自己从未听闻过有关于这个辞藻的只言片语。

    而魏来再次之前与摩撒族的少女有过一些接触,加上在密林中摩撒族人出现时罗苦连等人脸上古怪的神色,魏来隐隐意识到这些天阙界的门徒不仅知晓这山河图中的世界,甚至对于这些摩撒族人也极为了解。观对方此刻那并无半点紧张感的神情,魏来不免暗暗揣测,是否这些摩撒族人便是这场山河图之行中获取机缘的重要途径。

    但这样的想法终究只是魏来的揣测,他并无半点证据能够证实这一点。

    “我们昏迷了多久?”魏来想到这里,暂且收起了胡乱揣测的心思,他也并不理会罗苦连等人的冷嘲热讽反倒转头看向孙大仁问道。

    此刻众人正处于一间由木头修筑而成的房门之中,房间四周都被遮掩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处点着火把,插在墙门上,众人根本难以从此处看到外面的景象,自然也就难以判别此刻的时间。

    “这个……我一醒来便被关在这里了,哪里知道到底睡了多久?”孙大仁闻言苦恼的挠了挠头。

    魏来皱起了眉头,也知道这个问题着实有些为难孙大仁,正要再说些什么,一旁久未发言

    的阿橙却忽的言道:“三个时辰,此刻应该已经时近傍晚。”

    魏来对于少女的回答倒是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异样,他朝着对方点了点头,算是感谢,然后便独自站起身子走到了牢笼的边缘。他体内的灵力激荡,三道神门豁然涌现,浩大的气势荡开,双手亦随即伸出抓住了牢笼的栏杆。随后他面露狞色,猛然发力。

    魏来的修为境界不高,可所能爆发出来的战力却极为可怖,这一点参加过翰星大会的罗苦连自然是曾亲眼见过,否则也不会在面对魏来时生不出半点的反抗心思。

    他之前虽然说得言之灼灼,可当魏来激发出周身灵力,试图挣开牢笼时,他还是免不了心头一紧,目光紧张的盯着魏来,唯恐对方逃出升天后再给他些难堪。但接下来的景象却让他那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魏来在奋力拉扯栏杆十余息的光景之后,周身的气机一泄,抓着栏杆的手松了下来,三道神门也随即隐没,身子退到一旁,眉头紧皱的看着栏杆。

    瞥见此景的罗苦连自是知道魏来是铩羽而归,他暗暗松了口气,嘴里却嘲弄道:“不过是不知在何处得了些机缘的蛮夷,当真以为就可从此天下无敌?殊不知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那点造化不会让你嚣张太久。”

    这话看似嘲弄,可却藏着深深的艳羡,一个能凭三境修为将四境强者如屠鸡杀狗一般碾压的造化,想来任何人都会对此垂涎三尺。

    但魏来却并没有心情去回应罗苦连的嘲弄,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牢笼,在方才的接触中他试图动用灵力强行摧毁此物,可却不想此物确如那罗苦连说的那般,可以吸收灵力。他所激发的灵力一旦涌出体外便如泥牛入海一般被牵引着拉扯入了摩撒狼骨之中,激不起半点风浪。

    观那些异族人的阵仗,显然是将他们当做大敌,就这样被关押下去绝非良法,念及此处的魏来脸色愈发的凝重,低着头沉默不语。

    ……

    而坐在另一处牢笼中的罗苦连看着此刻愁眉紧锁的魏来,面露冷笑。

    来之前门中的长老左鸣便向他们交代过,十日之内众人要赶到那座名为洞呼山的神山之下,而一路上除了赶路与获取可能得到的机缘外,他们还有一道极为重要的任务——便是汇聚这些摩撒族的异族人,将他们一同待到神山之下。而待到山河图结束之后,门中长老们会根据带来的摩撒族人数量给予弟子们相应的奖励。罗苦连来到这片密林也有四日的光景,他与两位同门相遇之后,便一直在想方设法寻到摩撒族人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可不想无心插柳柳成荫,他们虽然损失了数枚珍贵的赤朱果,可却寻到了这摩撒族人的聚集地。根据长老所言,这摩撒族散落在林中各处,大都以百余人为单位各自居住,而之前在被摩撒族人围攻时,罗苦连微微估算了一番,足有近千人的样子,这还只是这处摩撒族部落中青壮年的数量,若是再加上老幼妇孺,罗苦连估摸着这处摩撒族的部落中恐足足有逾两千之数的摩撒族人。若是他能将这样数量的摩撒族人带到神山之下,届时宗门清算各方贡献,他此举必定会被算作大功一件,门中长老但凡赏赐下些许功法亦或者灵丹妙药,便足以让他在门中地位节节高升。

    念及此处,罗苦连与周围的两位同门们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瞥见了浓浓的兴奋之色,手中更是从怀里拿出一枚白色圆形事物。

    那是流影昙,只要轻轻一捏,便可将之捏碎,随后事先被储藏在流影昙中的影响会随之显现。而他们手中的流影昙中所储藏的事物是一头看上去身形巨大的白狼,而这与摩撒族传闻中的摩撒狼神极为相似,有此物在想要骗得这些心思简单的摩撒族人的信任不过易如反掌之事。

    吱呀——!

    就在罗苦连暗暗憧憬着那些愚昧的摩撒族人跪拜在自己面前,将自己当做他们信奉的神祇的使徒时……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一群身着古怪衣衫的异族人迈步而入,罗苦连的面色一喜,当下便迈步走到了牢笼的边缘,朝着那些异族人大声言道:“快放我们出来,我们是摩撒的使徒,我们可以带你们去到神山见到你们的真神,快放了我们,我们可以证明给你看!”

    罗苦连三人用尽浑身气力朝着那些异族人大声说道,只是无论他们吼得如何的声嘶力竭,语气如何的诚恳真切,落在那些异族人的耳中都是毫无意义的嚷嚷而已。罗苦连三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又不断朝着那些异族人比划了起来,可惜摩撒的族人们对此却聪耳不闻,反倒来到了两处牢笼的四角,蹲下身子忙碌了起来。

    他们以木头架设在牢笼的四周,以绳索捆绑加固,然后不顾罗苦连邓然的叫喊,将那两个关着罗苦连与魏来等人的牢笼抬了起来,嘴里含着类似号子一般的口号,抬着众人便走出了这房门。

    ……

    就如阿橙说得那般,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三个时辰,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屋外的景象让孙大仁可谓“大开眼界”。

    这是一处相对开阔平坦的空地,到处可见一些由茅草与木材搭建而成的三角状的房屋,其中住着妇孺小孩,他们的衣着与之前袭击魏来等人的异族人不同,都是用皮毛制成,而并未动用那些古怪的鳞甲状事物。此刻那些异族人都被关在牢笼中的魏来等人吸引了目光,纷纷抬头看向魏来等人,对着他们一顿指指点点。

    “阿来,他们不会是想把咱们烤了当饭吃吧?”孙大仁看了看这宛如走入蛮荒世代的景象,脸色有恙,加上那各处点燃的篝火,让孙大少爷愈发的心有忌惮。

    魏来摇了摇头,他想着之前与那异族少女的接触,那少女曾称呼他为摩撒,而这些天阙界的门徒们也在方才反复提到了摩撒二字,二者之间应当存在着些什么联系,只是究竟是什么魏来却说不真切,他沉默盯着那一座关押着罗苦连等人的牢笼,看着对方与自己一道被推抬着走向这处部落的中心,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

    “不会,据我所知,北境曾发现的有着食人传统的野蛮部落,大都会将年迈的族人亨食,一来可减轻族中的人口负担,二来这可补充事物,可这族内随处可见年迈的老者,对于在这样的密林中生活的他们来说,年迈的老者并无法独自取得生存所需的事物,是部落供养的他们。这样的部族虽然比不得北境文明,但至少是明晓仁孝之道,想来是做不出食人之事来的。”魏来一边思虑着自己的疑惑,嘴里却也将孙大仁的提问娓娓道来。

    “这样啊,那就好。”听闻这话的孙大仁暗暗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随即放下。

    但还不待他享受这份安逸,一旁的阿橙却忽的言道:“他们不吃我们,可并不代表他们不会烤了我们,不然他们费这么大周折把我们抓来是为了些什么?”

    孙大仁闻言一愣,茫然的看向魏来,却见魏来正神色凝重的看向不远处。他赶忙顺着魏来的目光望去,却见那不远处一大群异族人围在一起,他们的中间有一团巨大的篝火在燃烧着,灼灼的火光冲天,异族人们看向他们的目光亦如那火光一般充斥着炙热的愤怒。

    “呼卡!”

    “呼卡!”

    这时,随着装着双方的牢笼朝着那人群聚集之地越走越近,那些异族人像是收到了某些命令一般,开始不断自嘴里发出一声声魏来等人并无法听得明白的高喊声。那声音不断的响起,却带着一股奇异的节奏,像是在呼唤亦或者歌颂着些什么。人群开始涌动,却并不杂乱,而是围绕着那篝火旋转着,伴随着还有时不时双脚跺地的闷响。他们就像是在进行着某种宗教仪式一般,整个场面看上去庄严又诡诞,肃穆又阴森。

    “咕噜!”

    意识到事情远不像自己想的那般简单的孙大仁咽下了一口唾沫,他木楞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再次转头看向魏来,求助似的的问道:“那我们……该……该怎么办?”

    正想着心事的魏来听闻这话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般,他侧头看向孙大仁,神情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然后在孙大仁诧异的目光下,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罗苦连等人,笑着言道。

    “你怕什么?不是还有天阙界的少侠们在吗?”

    这话出口,不仅孙大仁面色古怪,就是罗苦连也是脸色一变,随即面露怒色。

    于他看来方才自己在牢中神情悠哉,可在一番交谈无果后却被如魏来等人一般也被这些异族人一道抬着来到了这篝火旁,魏来此言无非便是在嘲弄他的无能。

    他的手死死握住了那枚流影昙,脸色阴冷了下来。

    他之所以还未动用此物便是想着要在众多的异族人面前展现出那白狼身形,让他们都信服于他,将他奉为他们神祇的师徒。而待到那时,他便可让这些异族的蛮夷们将魏来碎尸万段,一解孙大仁盗宝以及他们被魏来恐吓而失态之仇。

    念及此处,罗苦连心头的怒意散去不少,毕竟没有人有必要需要为一个将死之人而发怒。

    “阿橙姑娘对在下有救命之恩,我天阙界素来有恩必报,有债必偿,姑娘放心,在下待会一定会保姑娘周全。”他这般说道,目光又轻轻的瞟了一旁的孙大仁一眼,语气阴沉了下来:“至于有些人嘛……跟错了主子,就得做好为主子陪葬的准备。”

    这时那些摩撒族人已经抬着众人来到了篝火的中心,方才还在进行着某些古怪仪式的异族人纷纷推开,让囚禁着魏来等人的牢笼被抬入了人群中心。

    而这,便是罗苦连等待许久的机会,他的眉头一挑,脸上的笑意更甚,那握着流影昙的手猛地用力,眼看着就要将流影昙捏碎……
友情链接:重庆彩票网_重庆彩票时时彩  幸运快3开奖走势图  网信彩票网址  桔子彩票  555彩票  彩客彩票网  爱乐透彩票官网  幸运中彩票官网  彩运网  乐橙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