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五章 心怀天下的天阙界

第十五章 心怀天下的天阙界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拉荷降临摩撒。

    黑色的云与黑色潮水席卷一切。

    摩撒英勇的儿女们啊。

    父神会指引你们。

    去那打开黄金铸成的门,登上云端的山。

    让父神接纳他最虔诚子民的叩拜。

    那时摩撒会成为摩撒。

    父神的光辉会永远照耀他的子民。

    ……

    虫。

    无数巨大的虫。

    从天上、地下与林中涌来。

    他们像潮水吞没一切,像火焰燃尽所有。

    他们所过之处,人化为白骨,树沦为枯木。

    人群在奔逃,哀嚎与惊呼响彻。

    “莫!”“莫!”“莫!”

    摩塔高举着手中的狼骨权杖,一次又一次的敲击着地面,他高声的大吼着,试图组织自己的族人撤退。

    但这一切来得太过突兀,没有半点的预兆。

    密密麻麻的虫潮淹没的不仅是摩撒族人的房屋与土地,还有他们的理智。

    摩塔的声音被吞噬在众人的哀嚎声中,即使他坚定的站在族人的身前,却依然无法给予他们半点的勇气。

    “穆塔拉!”摩塔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手中的狼骨权杖再次坠地,身旁的族人们顿时反应了过来,也纷纷发出高呼。

    “穆塔拉!”

    那是男人的意思,那声音由摩塔的嘴里响起,再由身旁的族人们传开,很快便在整个混乱的部落中传开。

    所有年纪过了十四岁的摩撒族男子都在这时手提着各种棍棒朝着摩塔汇聚了过来,当然这不包括那些已经年纪较大的老者以及某些胆怯之人,但对于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称得上勇武的摩撒族人来说,后者的数量少之又少。

    转眼间,摩塔的周围已经汇集了近千余人的架势,这几乎是整个哈克部落的男人。

    “穆塔拉图玛!阿姆阿库莫!”

    狼骨权杖再次落地,摩塔发出一声高呼,男人们提着各色粗鄙的武器在摩塔的身边一字排开,化作一道人墙挡在了那涌来的虫潮的身前。女人与小孩开始后撤,算不得有序,但却好过方才那乱成一锅粥的东奔西跑。

    而这时虫潮的大部队也已然杀到了摩撒族人的跟前,摩撒族在荷库林中繁衍生息了这么多年,自然有一套对付这些毒虫的办法。身为阿大的摩塔再次落下狼骨权杖,那些摩撒族人便取下了背后的木工,再从箭头颜色各不相同的箭筒中取出一支红色箭头的长箭,伴随着摩塔的一声高呼,利箭上弦,然后便朝着那涌来的虫潮倾泻而下。

    但千于枚利箭在那已经难以计数的虫潮面前,却显得杯水车薪。它们不仅无法放缓半点虫潮涌来的步伐,甚至一些落在毒虫身上的利箭根本无法穿透毒虫们厚重的虫甲,发出一声轻响,箭头碎裂,红色的尘埃在眼前漫开,化作一道绯红的雾气。

    “呼卡!”摩塔却并不为这样的战况而露出半点惊慌之色,他的面色沉稳,再次下令。

    周围的摩撒族人中便有数位再次取下背后的利箭,但这一次,他们并未直接将利箭上弦,而是躬下身子,用安有红色箭头的利箭轻轻的触碰地上在之前的混乱中散落的火堆。说来奇怪,那石头一般的红色的箭头只是微微触碰火焰便忽然燃烧了起来。而这时,摩撒人方才将利箭上弦,猛地射向虫潮涌来的方向。

    这一次射出的弓箭不过寥寥十余支,远没有方才那千枚弓箭如暴雨倾泻一般的浩大场面。

    但这带着十余支带着星火的弓箭方才触及到之前千于枚弓箭箭头爆开的绯红色的尘雾……

    轰!

    只听一声闷响炸开。

    那片红雾猛然燃烧了起来。

    火浪汹涌,伴随着毒虫们刺耳的哀鸣,一道火墙在众人面前铺开。

    虫潮被暂时割断,但依然有一戳冲杀到了摩撒族人的跟前。

    “穆塔拉!”摩塔一声高呼,手

    中的狼骨权杖高高举起,身先士卒的冲杀向前,身后的族人们收起弓箭,提起手中劣质的枪斧与毒虫战做一团。

    这些摩撒族人虽然没有修为在身,但肉身却超乎寻常的强悍,与那些身形硕大的毒虫搏杀做一团,竟然打得是有来有回,短时间内并无溃败之相。

    可这时他们脚下的地面却忽的一阵耸动,一道道地面隆起的痕迹从虫潮的深处涌出,穿过眼前的摩撒族男人筑起的人墙,直直的冲向那些正在奔逃的妇孺。

    不过转瞬光景那一道道隆起的痕迹便在妇孺的惊呼声中,冲到了他们的身后。

    随即地面的泥土掀飞,一只只身形硕大的蜈蚣破土而出,龇牙咧嘴的朝着妇孺们嘶吼。

    妇孺与孩童被此情景吓得脸色煞白,他们之中一些反应稍稍慢上些许的家伙,直接便被那些毒虫一口咬住,将身躯撕裂,血肉模糊的吞入腹中。

    天色愈发的暗,恐惧却汹涌蔓延,将那些妇孺所余的不多理智吞噬殆尽。

    在血淋淋的死亡的浇灌下,方才组织起来的人群又开始溃散。

    身为阿大之女的拉延朵大声的呼喊着四处奔逃的妇孺,她想要将他们组织起来,但她的声音却被淹没在人群的哀嚎与须卟的嘶吼之中。

    她伸手拉起了一位老妪的手,一便躲避着涌来的须卟,一边寻找更安全的所在,这时地面又开始震动,一道道地面隆起的痕迹再次从远处涌来。

    一位不知是谁家的孩童走散在混乱的人群中,眼看着须卟涌来,拉延朵用摩撒语大声的提醒着那孩童,可被吓破了胆子的孩子却只是蹲坐在原地,大声的呼喊着:“阿库!”

    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他毫无察觉。

    拉延朵见情况危急,将老妪安置在原地,快步上前就要救援。

    可她的手伸出,就要拉住那孩童的衣襟时,地面猛地爆开,一头须卟破土而出,那巨大而有丑陋的嘴张开,正好将那孩童吞入腹中。

    那一瞬间,拉延朵的目光变得呆滞与空洞了起来,她听见了须卟咀嚼的声音,某些东西被它嘴里密集的利齿碾碎,她还听见孩童的哀嚎,但又转瞬戛然而止。

    某些炙热的事物倾洒在了她的脸上,她木楞的伸手摸了摸,入目的是一片灼烧得她双目发疼的殷红。

    她转头看向四周,这才发现,这样的场景在各处不断上演,孩童妇孺在那些须卟的面前显得如此的无助,只能任由须卟收割着他们的血肉。远处男人们组成的防线随着越来越多的毒虫涌来也开始渐渐出现了溃败的痕迹,只是短短的百余息光景,便有近百位摩撒的族人尸骨无存。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场景还在不断也更快的发生。

    “荷托。”

    “荷托。”

    拉延朵失神的站在原地,嘴里叨念着那样一个字眼。

    那时摩撒族传说中的末日,黑色的云与黑色潮水席卷一切,不正是指的眼前的毒虫们吗?

    可为什么摩撒族人要遭受这样的苦难,为什么他们的神还不出现,还不护佑他的子民?

    她想不明白这样复杂的问题,只是眼前不断的发生的事情将她最后的意志摧毁殆尽,她放弃了抵抗,整个人就要瘫倒在地上,可就在这时,她眼角的余光忽的瞥见了一位少年正张开三道闪烁着华丽光彩的圆形轮盘,斩杀着不断涌来的虫潮。

    那一瞬间,拉延朵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的眸中重新散发出光彩,也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与尘土,便快步上前来到了那少年的跟前,也不管少年作何反应她扑通一声便在少年的面前跪了下来。

    “摩撒!救救我的族人!”她用摩撒语声泪俱下的言道。

    ……

    魏来一刀将一头常人头颅大小的飞虫斩为了两段,目光四处游历寻找着那三位天阙界门徒的踪迹,不知为何他的心底隐隐有种预感,暗觉这场忽如其来的虫潮与那几位天阙界的门徒们有着些许关联,而奇怪的是随着这虫潮的到来,罗苦连等人却已然不见踪迹,他

    在混乱的人群中搜寻了好一会光景,已然未有发现他们三人的踪迹。忽然他的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些什么。

    可这时那位异族少女却来到了魏来跟前,不由分说便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朝着魏来说着些什么。

    她用的是摩撒语,魏来自然无法听懂她话中所言,而事实上,魏来也勿需听懂,此刻眼前这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加上少女满脸的泪痕,任任何人看上一眼都应当明白——她在求救!

    孙大仁抓着一只身形几乎与他等高的蝎子的钳子,用力一扯,硬生生的将它的钳子从身上给掰了下来,然后又用力一抛,将那钳子扔入远处如潮水般涌来的虫群之中,将一大片毒虫砸得东倒西歪。然后他这才看向魏来,大声言道:“阿来!咱们得帮他们,不然这些家伙全都得被毒虫们当做晚饭给生吞活剥了去!”

    孙大仁的心思简单见到眼前这幅宛如人间炼狱的场景早就将方才自己险些被这些摩撒族人烤成熟食的事情忘到了一边,竟是帮着拉延朵说服起了魏来。

    倒是阿橙心有所想,并不理会此刻的双方,只是抽出自己的黑白双刃,肆意挥动,将那些涌来的毒虫一一斩杀。

    而魏来的眉头却在那时皱了起来,他看了看眼前跪拜在身下的少女,又看了看周围那些不断被毒虫吞噬生命的摩撒族人。

    他沉默了一会。

    那是并不长的时间,不过三四息的光景。

    但那又是极为漫长的时间,因为每一息的光景过去都代表着又有数位摩撒族的族人死在那些毒虫的利齿与毒刺之下。

    而在这样既短暂又漫长的沉默之后,拉延朵等来的是魏来缓缓摇动的头,以及一句她并听不懂的:“对不起,我救不了你的族人。”

    拉延朵用了数息的时间方才读懂魏来传递给她的意思,那一瞬间,不解、困惑、甚至恐惧与绝望都漫上了女孩的心头。

    她不明白为什么神的使徒会拒绝救助他的子民。

    难道今天真的就是摩撒族的末日吗?

    “阿来!你这是做什么!?难道咱们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在咱们面前吗?你忘了当初在乌盘城你是怎么教我的吗?我们可以救他们的,拖住这虫潮,他们便有足够的时间逃跑!”自从走出乌盘城后对于魏来便素来言听计从的孙大仁少见的驳斥起了魏来的决定,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魏来,双目瞪得浑圆,似乎是如何也不愿相信方才那番话是从那个为了乌盘城百姓便敢于向神灵拔刀的男孩嘴里吐出的。

    面对孙大仁的质疑,魏来却只是笑了笑,目光看向别处:“何必着急,有人会救他们,咱们就不要抢了他们风头了吧。”

    孙大仁一愣,也在那时顺着魏来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处方才消失不见的罗苦连三人去而复返,他们满脸愤恨的瞪了魏来一眼,随即却催动起周身的灵力加入了对抗虫潮的战场,他们一边催动着周身的灵力使出各色强悍无匹的杀招将那些囤积在摩塔等人身前的虫潮逼退,一边朝着摩塔大喊道:“带着你的族人快走!”

    摩塔一愣,虽然听不懂这些异族人的语言,但却从对方的行为中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难道这些人真是父神带来保护他们的神使?

    这样的念头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摩塔的脑海,但他却也来不及细想,在那时赶忙组织起族人退开,来到那些正被毒虫们驱赶的妇孺身前,以手中的枪斧为妇孺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

    孙大仁将这样的场景看在眼里,却是免不了一阵目瞪口呆,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天阙界的门徒的这番行径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看着他们在前方拼命搏杀为摩撒族人争取时间,孙大仁都不免有些汗颜。

    “这些家伙,是吃错药了吗?”孙大仁嘴里嘟囔道。

    魏来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罗苦连三人的背影,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言道。

    “天阙界不亏是北境第一神宗。”

    “心怀天下啊!”
友情链接:幸运赛车网  网信彩票网址  U彩彩票  105彩票网址  金祥彩票  盛兴彩票  乐彩网  彩客彩票网  258彩票  新橙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