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七章 我要你

第十七章 我要你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摩撒!再往前走半日的路程便是洞呼神山了!”罗西图部落的首领西萨走到了萧牧的跟前,用摩撒语如此说道。

    萧牧点了点头,他看了看身后跟着的近千位来自四五个不同部落的摩撒族人,又看了看周围十余位被他聚集起来的宁州子弟,吩咐道:“你们先去前面探路,有什么情况不可恋战,回来与我禀报。”

    宁州子弟们闻言纷纷点头,随即一个闪身便纷纷消失在密林深处。

    那些摩撒族的族人们瞥见这般手段,一个个自然是面色惊骇,心底对摩撒的敬畏又多了几分。

    而这时萧牧却转头看向那些摩撒族人,用一口流利的摩撒语言道:“诸位暂且等候,等我这些朋友探路归来,再行上路。”

    以西萨为首的摩撒族人却是不敢忤逆这摩撒神使的命令,纷纷恭敬的低头应是。

    他们很清楚,三日前若不是这些摩撒神使的到来,恐怕他们与他们的族人早已被淹没在虫潮之下,断无半点生机,而正是摩撒神使的到来方才保护着他们走出了困境。而在这几日前往神山的途中,毒虫不断骚扰,也正是这些神使的保护,才使得他们的族人可以毫发无损的走到这里。

    “父神摩撒在上。”想到这里的西萨在心底暗暗颂念起了摩撒的名讳,信奉摩撒已久的族群理所应当将眼前的一切归功于父神的眷顾。

    西萨有心与这神使大人交谈一番关于摩撒父神的种种,毕竟在摩撒族的传说中,摩撒只是一头白狼之相,关于他的种种对于哪怕自称为摩撒后裔的摩撒族人来说这一切都依然还是个迷。只是那位名为萧牧的摩撒神使在下达了命令之后,便独自一人在原地盘膝坐下,西萨在心底犹豫了半晌终究鼓不起勇气去打扰神使大人,只能悻悻的退到一旁,耐心的等待摩撒的下一步命令。

    约莫半个时辰不到的光景,前去探路的宁州子弟一一归来,他们纷纷向萧牧汇报着前方的情况。

    萧牧沉着眉头一一回应着这些宁州子弟的回报,他出身行伍,生性谨慎,在此之前他在召集了诸位宁州子弟,又恰巧擒获了一位天阙界的门徒,从他的嘴里撬出了这山河图中秘密,整个过程当然算不得温和,但萧牧却也绝非心慈手软之辈。而在等到这秘密之后,他便与众多宁州子弟四处探查寻到了几处摩撒族人的聚集地,本还在为如何说动这些异族人而苦恼,可却恰逢虫潮来袭,一切便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而也正因为知道带去神山中的摩撒族人越多,那位他们口中的父神所降下的造化也越多,所以萧牧这一路走来都极为警惕,每每前行都要派出数位宁州子弟探路,以确保摩撒族人的安全,这也不仅是为了自己的机缘造化,同样也是为了对得起这么摩撒族人以性命相托信任。

    得到宁州子弟传回了前方无碍的回报后,萧牧站起了身子,身旁早已等待许久的摩撒族数位部落阿大也赶忙起身,神色恭敬的围了上来,等待着萧牧下达命令。可这时,萧牧的眉头却忽的皱起,沉声问道:“萧绝呢?”

    宁州子弟们闻言一愣,如梦初醒一般侧目四望,这才发现被派出的众多宁州子弟中,唯独少了那位萧牧尚且未有归来。

    “我与他大概在距离此处三十里地的方向分开,各自探查东西两侧,他的修为在我之

    上,此刻想来应该已经回来了啊。”其中一位之前与萧绝同行的宁州子弟皱眉言道。

    “不会是遭遇毒虫了吧?”有人猜测道。

    “不会!萧绝的修为不凡,就是真的遭遇了毒虫也有办法全身而退,或许是遇见什么事情耽搁了,咱们先等等……”又有人言道。

    而萧牧却沉着眉头摇了摇头:“萧绝为人素来谨慎,又随我在紫霄军中磨砺多年,应当懂得军令如山的道理,我让他半个时辰归来,就是有什么耽搁也不会延误这么久的时间。除非……”

    说到这里,萧牧微微沉吟,正要再言。

    可就在这时,密林中却忽的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除非遇见了他对付不了的麻烦!”

    只见密林晃动,一大群身影忽的从密林深处走了出来。

    这变故来得突兀,众人的心头一紧,几乎是下意识的纷纷催动起各自周身的灵力,警惕的看向那群不速之客,就连他们身后的那些摩撒族人也举起了各自背后的武器,坚定的站在他们认定的摩撒身后。

    那是一群身着锦衣的男女,方才出言之人年纪二十五六的模样,穿着一身墨绿色长衫,腰悬玉佩,面容俊俏,他微笑着看着萧牧等人,身后跟着的两位打扮相似的同门正架着方才众人谈论到的萧绝。萧绝的脸色惨白,嘴角尚且还有鲜血溢出,脑袋艰难的抬起看向萧牧,满是愧疚的想要说些什么,可嘴里却艰难得难以吐出半点声音。

    天阙界。

    只是一眼,萧牧便认出了对方的来头。

    他先是用目光安抚了一番身旁的宁州子弟,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随后自己迈步上前,朝着那为首的男子拱了拱手,平静言道:“在下萧牧,敢问阁下名讳。”

    “邱贵安!”男子神情倨傲,拱手回礼。

    “阁下无缘无故囚我宁州子弟何意?”萧牧再问道,脸上的神色平静。

    “无缘无故?”邱贵安闻言仰头大笑,随即侧目盯着萧牧:“萧将军倒是好生会说话,我且问将军将军身后带着的这些摩撒族人从何而来?又要去往何处?”

    “又是谁将这些关于摩撒族人的消息告诉将军的?那泄密之人又现在何处?”

    听闻这番询问,萧牧的眉头皱起,他知道对方能从眼前的情形推测出他曾擒获过天阙界门徒,可想对方的心思深沉绝非易于之辈。

    他并无半点遮掩的打算,在那时眉头一挑,看向对方平静应道:“那个人死了。”

    邱贵安大概也未有想到萧牧的回答会来得如此坦然与直白,他不免一愣,脸上顿时泛起了怒意:“所以若是在下杀了这个家伙萧将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邱贵安这样说罢,只听哐当一声,一柄长剑出鞘,架在了萧绝的颈项上。

    这样的做法让萧牧周围的那些宁州子弟脸色一变,顿时怒骂了起来:“你敢!”

    “鼠辈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

    这样的喝骂声不绝于耳,但萧牧却抬起手阻止了众人,随即目光低沉着落在那萧绝的身上。感受到了萧牧目光的萧绝抬头与之对视,他的脸色又变得苍白了几分,想来在这样生死关头,萧绝的心底还是免不了生

    出恐惧。但他却自始至终未有说出半决求饶之语,目光坚定的看着萧牧。

    萧牧对此不置可否,只是转头看向邱贵安,语气依然平静得可怕:“天阙界从决定动用宁州气运打开山河图那一刻起,你我便是死敌。”

    “我杀了天阙界的门徒我不觉有何不妥,同样你杀了我宁州的子弟,也勿需又半点愧疚。但……”

    说道这处,萧牧有意一顿,平静的声音陡然冷冽了下来,伴随着一道冷冽下来的还有周遭的气氛以及他渐渐眯起的眸子。

    六道神门轰然涌现,浩大的气势宛如山岳临顶,轰然下坠。

    “但你得想清楚,杀了他之后,你和你身后这五十来位该怎么逃,才能保得一条性命。”

    那是赤裸到近乎直白的威胁,就一如这个男人给人一贯的感受,坦荡、磊落,哪怕是在以命相胁这件事情上,亦是如此。

    邱贵安脸上的得意之色在那时散去了大半,他的面色有些难看,手中握着的长剑微微有些颤抖,对于天阙界的门徒来说这是很少能有的体验,素来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他们并不适应这忽然而来的角色转变。他的脸色紫青,却又难以做出决断。

    啪。

    啪。

    啪。

    就在局面僵持之时,邱贵安的身后忽的传来一道清脆的掌声。

    伴随着一道银铃一般的声音:“不亏是萧牧,恐怕放眼整个北境都寻不到几个如将军一般的人物。”

    那声音响起的同时,邱贵安等一干站在萧牧身前的天阙界弟子们赶忙低着头恭敬的推开,给那声音的主人让出一条道来,萧牧沉眸看去,那来者正是之前一直跟在左鸣身边的锦衣少女——桔宁。

    而他看着对方,少女也同样抬着这头,用那双好似含有星辰的眸子闪烁着炙热的光彩,毫不避讳的打量着萧牧,嘴里用轻得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喃喃言道:“真的像极了他。”

    萧牧未有听清少女此言,只是觉得在那样的目光下有些不适。

    “这样吧,这家伙还给你们,还有这些家伙……”少女说着身子退开,她身旁的天阙界门徒们也极为识趣让出一条道来,萧牧顺着那条通道望去,目光顿时变得骇然了起来。

    他们的身后排着一条长龙,无数摩撒族的族人神情萎靡的站在那里,他们的面色如土衣衫褴褛,显然并非自愿跟随这些天阙界之人,而数量更是巨有足足有三四千以上。

    “去到那神山之上,这些家伙所换来的机缘我也可以分你一半,如何?”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话出口,她周围那些天阙界的门徒纷纷脸色一变,这摩撒族的族人就这么多,依照着来之前宗门长老的嘱咐此行的大半所得都得分给桔宁,若是在划去一半给这天阙界的小子,那他们还能捞到多少好处?

    可就算心存这样的不满,他们也不敢将之表露出来,只能低着头沉默。

    反倒是萧牧的眉头皱起,沉声问道:“那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少女的回答来得极为干脆。

    “我?”萧牧却是一愣。

    “对,就是你。”

    “我要你!”
友情链接:乐米彩票  加拿大28走势图  170彩票平台  秒速赛车开奖  中华彩票注册  永恒彩票网站  秒速飞艇官网  博悦彩票网  秒速快三  顶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