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八章 聘礼

第十八章 聘礼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连空气在那一瞬间都有些凝固。

    宁州的子弟们瞠目结舌,天阙界的门徒们惊掉了大牙。

    只有那些以西萨为首的摩撒族人们,不明所以,只是担忧的看着那些被桔宁带来的蓬头垢面的族人们,想要向前询问境况,却又感受到摩撒间诡异的状况,不敢擅动。

    “姑娘,你我相见不过寥寥数面,我连姑娘的姓名都不曾知晓,这话唐突了吧?”萧牧皱了皱眉头,沉声言道。

    “对对对!就是这模样。”只是萧牧的低语换来却是少女的拍手叫好,她指着萧牧,眉眼弯成了新月状,笑得花枝乱坠,如星河落地。

    “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若不是我亲手捏碎了他的神魂,我真的怀疑你是他的转世圣躯。”

    女孩笑得灿烂,可说出的话却让在场诸人的心头一凛。

    萧牧难以理解对方话里蕴含的惊人的信息,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正要再说些什么,可少女却抢在他之前言道。

    “他常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现在拒绝没有关系,这就当做我先送给你的见面礼。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你得想明白,你这位朋友的命该怎么才能保住。”桔宁眯着的眼缝中在那时闪烁起了寒芒,目光意有所指的瞟向一旁那位依然被天阙界门徒所控制住的萧绝。

    萧牧闻言一愣,那悬在嘴边的拒绝之言终是无法脱口而出。

    桔宁将对方这般神色尽收眼底,眸中的光芒一闪忽的瞥向不远处,低语道:“阁下既然来了,就一道出来见见面吧,躲躲藏藏可不是宁州男儿该做的事情。”

    ……

    “不是吧!”

    “真的假的?”

    孙大仁一脸好奇的凑到了萧牧的跟前,很是自来熟的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挤眉弄眼的问道:“你长得还没有孙大爷俊俏,那天阙界的小妮子当真看上你了?”

    周遭的众人闻言纷纷也朝着萧牧递来的古怪的目光,哪怕是阿橙与魏来二人也不禁暗暗侧目,显然对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都颇有兴趣。

    对于孙大仁的追问,萧牧显得有些无奈,更不知如何回应对方这份热情,他不得不岔开话题,一边走着一变侧头看向身旁的魏来:“魏兄,你觉得那个桔宁如何?”

    暗搓搓的想要听些秘闻的魏来闻言一愣,他目光古怪看向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那位锦衣少女,沉吟一会之后,一本正经的言道:“嗯……年纪虽然小了些,但萧兄的年纪也不大,等上几年,再谈婚论嫁……”

    萧牧的额头上有汗迹密布,他少见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沉声道:“魏兄这是想到何处去了?我是问那女子的修为。”

    “啊?修为啊?”魏来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会错了意,他的面色微微泛红,赶忙咳嗽两声言道:“此女看似年幼,但以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锋来看,那位天阙界的长老左鸣对其态度恭敬,隐隐有以她为首的姿态。而且方才我特意遮掩了自己的气机,按理来说除非有萧兄这样的修为,又或者有什么特殊的探查气机的法门,否则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现我的存在,但此女却轻松的做到了这一点,她的修为恐怕不在萧兄之下。”

    “而且她的年纪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我着实难以想象天阙界是怎样培养出这样一个怪物来的。”

    魏来这番话说得极为认真,无论是他有意还是无意,确实帮萧牧从那个让他尴尬话题中脱身了出来,周围的宁州子弟都纷纷陷入沉思,忘却了方才所谈论的一切,转而担忧起下一步的行事当如何进行。

    无论是出于救下萧绝的性命,还是为之后的洞呼山之行以及摩撒族人的性命考虑,被桔宁发现后的魏来还是接受了桔宁的同意,双方兵合一处,共同带着手下的摩撒族人前往神山之巅。桔宁也许诺会分出一半的所得给魏来等人,这其实是很大的一笔筹码,整个前往山河图的修士也不过一百余人,其中

    有八九十是天阙界的门徒,剩余的二十来位归属宁州一方。而萧牧加上魏来所带来的摩撒族人不过三千出头,桔宁手上却有足足近五千人的样子。双方对半分成,怎么看在最后都是魏来一方大赚特赚。只是任谁都看得出即使合作,让出如此多的利益也是一件极不合常理的事情,故而众人对此都不免心存疑虑。

    就在这时,身后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却是以摩塔为首的极为摩撒部落阿大走到了萧牧的跟前,对着他用摩撒语说了一阵魏来等人听不明白的言语。

    萧牧却点了点头,随即也以摩撒语回应了一番。

    便见那些摩撒族的阿大们喜笑颜开,纷纷快步退回到了族群之中,吆喝着众多族人原地停下。

    魏来看得奇怪,不禁问道:“萧兄怎么会他们的摩撒语?”

    “算不上会,我早年学过些南疆幽族的语言,摩撒语其实就是南疆幽族语的变种,其中在很多名词方面有些差异,但只要有些耐心,还是勉强能与之交流的。”萧牧并不隐瞒,当下便回应道。

    “南疆幽族?”魏来皱起了眉头,南疆便是南境,而幽族亦是南疆最大的族群,素来被北境视为心腹大患,魏来对其所知不多,但但凡记载过幽族的古籍上大都对这异族极尽凶恶邪秽的辞藻,似乎恨不得将之写成妖魔方才罢休。魏来虽知这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道理,但看得多了,免不了在心底对于南疆种种有些固化的印象。他沉声问道:“可这些摩撒族人怎么会幽族之语?”

    这一来,摩撒族人远不像魏来看过的古籍中对那些幽族的描述,他们既没有狰狞可怖的样貌,也没有那驱使邪祟的本事,二来,山河图本处异世,其间种种理应自成一脉,如何能与南疆拉上关系。

    萧牧看穿了魏来的疑惑,他微微一笑,轻声言道:“这并不奇怪……”

    说道这处,他有意一顿,抬起头举目四望,看着周遭的高耸的树木、四周古怪却繁茂的植被,脸上的神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因为,这里。”

    “就是南疆。”

    ……

    罗苦连春风得意,他为桔宁带回了足足近两千数量的摩撒族人,不管这些族人到最后他能分到多少,但让桔姑娘开了心,他日后在天阙界的日子就会好走寻多。一时间几乎成为了桔宁手中的左膀右臂的罗苦连忽的瞥见身后那浩浩荡荡的摩撒族人尽数停了下来,他皱了皱眉头,本着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原则,毫不犹豫的迈步走到了那些摩撒族人的跟前,指着他们便喝道:“停下做什么!谁让你们停下的!起来!给我走!”

    回到了天阙界门徒的阵地,背后又有了桔宁撑腰,勿需再畏惧魏来的罗苦连自然也就没了再将自己伪装成摩撒神使的必要。毕竟在此之前,他尚且还需要以这些摩撒族人作为保护,以防魏来对他出手。而现在没了这必要的罗苦连凶相毕露,他这般说着还伸出脚狠狠的踢了踢一位蹲坐在他脚边的妇女。那些摩撒族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引以为救世主的神使大人为何会突然对着他们拳脚相向,不敢触怒对方,只能纷纷小心翼翼的退开。

    但罗苦连却并不满足这样的耀武扬威,他拉扯着那些摩撒族人的身子,想要让他们站起身子,继续前行,但犹豫语言不通的缘故,他的命令并无法让摩撒族人们领会过来。众人反倒愈发慌张的朝着四周退开,唯恐自己在什么地方稍有不慎,便又触怒了眼前这位摩撒神使。

    ……

    魏来正震惊于刚刚在萧牧口中得到的消息,但还不待他消化完这个消息给他带来的震惊,身后却传来了罗苦连的怒骂声。

    他皱了皱眉头,身旁的萧牧却摔下迈步而出。

    “我让他们停下的。”萧牧一边走向罗苦连嘴里一边朗声言道。

    罗苦连闻言抬头看向萧牧,他的身子一震,脸色难看。在与魏来一道加入大部队后,他便听那些同门说起过,自己门中这位桔姑娘似乎

    是喜欢上了那个名叫萧牧的家伙,甚至为此还不惜许诺出了半数摩撒族人作为奖赏。罗苦连当然并不清楚桔宁到底看上了萧牧身上的哪一点,但哪怕这只是对方的一时兴起,在这份兴致未有消减之前,触怒萧牧就等同于触怒桔姑娘,那可不是他一个小小天阙界弟子能够惹得起的人物。

    “这……萧将军为难在下了,桔姑娘下了令,今日傍晚之前,咱们得赶到神山脚底,现在都过了午晌,路程还却未过半,耽搁不得,还请萧将军体恤在下的难处啊。”罗苦连深谙这见风使舵的本事,当下便换作了一副笑逐颜开的嘴脸。

    “你家桔姑娘只顾着赶路,带来的这些摩撒族人数日跋涉早已面黄肌瘦,再这么赶路下去没走到神山,就得累死半数,停下来让他们休息一会,吃口饱饭,再上路也不迟啊!”孙大仁也凑了过来,不满的嚷嚷道。

    罗苦连对于孙大仁当初夺了他的赤朱果之事依然耿耿于怀,见孙大仁在旁附和,心头怒意滋生。

    “孙少侠倒是做得一副好人,这近万人想要吃饱饭,你说得轻巧,倒是告诉在下这食物的当从何处来啊?恐怕单是找够这么多食物都得花去足足一日的光景,那咱们还赶路不赶路?”罗苦连讥讽道。

    孙大仁的心思简单,被罗苦连这样一问,顿时僵在了原地,支支吾吾半晌,也只能从嘴里吐出一句:“那也总不能就让他们饿着吧?”

    “为什么不能?”罗苦连反问道,“他们不过是咱们获取机缘的筹码,走到神山,送入山巅,其余的事情与我们便再无半点瓜葛,你们要做好人那就自己去给他们寻食物,天阙界恕不奉陪。但奉劝各位一句,不要为这些蛮夷浪费时间,毕竟宁州现在恐怕真有诸位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在发生,耽搁久了,到时候回到宁州一片物是人非之景,诸位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话说道这个份上,魏来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自然也听出了罗苦连的言外之意,他们已经来这山河图中足足有八日光景,来之前宁州风雨摇曳,三大门阀中徐、宁两家都选择举族搬迁,一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显然这几日,袁袖春不会闲着,而金家更不会闲着。

    “怎么了?”就在魏来等人心头有恙,迟疑不定之时,一道声音忽的传来,罗苦连闻声赶忙低下头,侧身在一旁恭敬的候着。

    待到来者走近,他赶忙一脸恭敬之色的上前,在那桔宁的耳畔将事情的始末添油加醋的言说了一遍。

    “嗯?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桔宁听完这番讲述,轻声问道。

    罗苦连正要发言,可话方才悬在嘴边,却又觉不妥,定睛一看才发现问这番话时,桔宁的目光盯着的是萧牧。

    他讪讪的收了声,却见萧牧在微微迟疑后,言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好。”得到这番回答的桔宁出人预料的点了点头,在一干天阙界门徒错愕的眼神下,她说罢这话又看向周围众人言道:“你们,去给他们找食物,两个时辰,我要看到他们都吃饱喝足。”

    罗苦连闻言脸色一变,当下便要说些什么,可话未出口便对上了桔宁冷冽的目光,他的心头一寒,悬在嘴边的话顿时又被他吞咽了回去。

    周围的天阙界弟子见桔宁的态度强硬也纷纷收起了心底的不满,闷不做声的催动起各自周身的灵力,朝着密林深处飞奔而去,执行着桔宁下达的命令。

    待到那些天阙界弟子尽数远去,魏来等人方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了神来,之前他们听闻那些宁州子弟说起桔宁与萧牧说过的那番话只当是众人添油加醋开的玩笑,此刻见桔宁竟然如此简单的应下了萧牧的要求,方才觉察到事情的古怪,一时间他们看向萧牧的目光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而桔宁却对于这场上忽然弥漫起来的古怪气氛视若罔闻,她瞟了萧牧一眼,轻声言道:“这是我给你的第二道聘礼。”
友情链接:ag捕鱼王  百姓彩票平台  bbin真人平台  亚投彩票  520彩票官方网站  致富彩票  七天乐彩票  东方彩票官方网站  博悦彩票平台  赢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