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九章 朝圣

第十九章 朝圣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山有一道黄金铸成的山门,只有摩撒派来的神使才可将之打开。

    这是摩撒族的歌谣中所吟唱过的事物,魏来在来的路上听萧牧提起过这歌谣的内容,他对此不以为意,只当是当时的萧牧为了缓解宁州子弟看向他古怪的目光而转移话题方才提及的东西。

    直到一行人在夜色降临之前赶到那座神山的山脚时,看见了眼前那座巍峨的通体金色流光的山门,魏来这才意识,传说都是真的。

    “天色太晚,就在此地休息吧,明日一早,登山!”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桔宁冷声下了命令,天阙界的门徒们不敢违抗纷纷或停下脚步,或赶往后方统治那些摩撒族人。

    “这门这是黄金做的?拆了拉回去咱们不是发了?”

    “唉,你说谁这么闲着没事,在这里修上这么一座山门?”

    孙大仁闻声原地做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的嘟囔着,说着还既不讲究的拉起了衣衫擦拭着自己额头上的汗迹。他倒并不觉得劳累,自从挣开狼骨牢笼之后,他浑身上下气血之力旺盛,精力好似无穷无尽一般,只是这一路走来太过无聊,他的性子顽劣,看见稀奇玩意便免不了嘟囔几句。

    天色将晚,得到命令的摩撒族人极为知趣,自发的开始收集柴火,寻找食物,但不同于之前流离失所时的失魂落魄,此刻的摩撒族人们眸中都闪烁着明亮的光彩。神山就在眼前,传说中黄金铸成的山门矗立于不远处,以往这神山周围随处可见泛滥的毒虫,而如今因为摩撒神使的存在,连毒虫们都退避三舍,他们毫无阻碍的走到了这传说之地,那下一步,登上神山,摆脱千万年以来的诅咒也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信奉摩撒狼神的摩撒族人来说,家园故土比起回归摩撒狼神的怀抱都显得不值一提。

    “他们倒是开心得很,你说那摩撒狼神明明就住在这山上,为啥不自己出来,非得要咱们把他的子民送上去了?”孙大仁瞟了一眼那些满脸兴奋的摩撒族人,嘴里继续着他没头没脑的抱怨。

    可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就坐在他身边的魏来闻言像是想到了什么,在那时忽然站起了身子。

    “阿来?”说道一半,忽的没了听众的孙大仁疑惑的抬头看向魏来,可魏来对于他的呼唤却聪耳不闻,而是径直的迈步走向前方天阙界众人休息之地。

    这样的举动在场的众人都有些诧异,正忙着给摩撒族人分配食物的阿橙与萧牧侧目看来,而那些天阙界的门徒更是目光警惕,有甚者甚至暗暗运集起了周身的灵力,唯独那位桔宁翘脚坐在原地,饶有兴趣的看着魏来。

    “你要干什么?”罗苦连有意在桔宁面前展示自己的眼力劲,第一个起身伸手拦住了魏来,语气不善的问道。

    可魏来却根本不去理会对方,一只手伸出,毫不留情的将对方伸来的手重重的排开。

    这一下,他运集了周身的灵力,用力极大,以至于罗苦连的身子在原地打了个转,才堪堪停下,颇有些晕头转向的味道,那模样自是不必多言,可谓狼狈到了极致。

    周遭的天阙界门徒见罗苦连此状,都面有怒色,却碍于魏来的凶名而不敢妄动,纷纷沉眸看向桔宁,想要她做下命令,可谁知那少女却始终纹丝不动的坐在原地,并无出手阻拦的意思。

    魏来就这样继续向前,很快便穿过了天阙界弟子所处之地,直挺挺的走到了那座巨大的黄金山门之前。

    这座传说中的黄金门对于摩撒族人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在他们心中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是通往父神的门径。

    此刻摩撒忽然走到那山门前,难免以为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一时间也纷纷侧目看向那处。

    而来到那座山门前的魏来对于周遭众人的反应可谓视而不见,他仰头盯着眼前的山门,目光沉寂,好一会的光景,他都犹如时间静止一般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百余息的光景之后,他的手没有任何预

    兆的伸出,摁在了那黄金山门之上。

    铛!

    一声轻响荡开,浩大的气浪以二者相触之处为原点荡开,草木被吹得哗哗作响,魏来的身子更是在那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所弹开,重重的甩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阿来!”孙大仁见状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快步上前不管不顾的推开了身前之人,来到了魏来的跟前,将之扶起。

    此刻魏来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模样狼狈无比,而且整个人看上去还有些脱力,要孙大仁搀扶着方才勉强站起身子。

    那些之前对魏来心存警惕的天阙界弟子们见到此状,先是一愣,随即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不留余地的嘲弄着方才给他们带来巨大压力的魏来。而那罗苦连更是不顾手上还未消减的红肿,大声言道:“这黄金门,只有我们桔姑娘有办法打开,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打开山门?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

    孙大仁闻言,脸色涨得通红,想要张嘴反驳几句,可话未出口,却被魏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多言。孙大仁对于魏来素来言听计从,虽然心底愤慨,但终究还是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安静的搀扶着魏来回到了宁州子弟所在之处。

    罗苦连并不解气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这时一道冷冽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心头一震,暗觉一股寒意升腾,当下侧头一看却见桔宁正眯着眼睛盯着他。他的心头一凛,也来不及去细想到底自己在什么地方说错了什么话,却下意识的收起了到了嘴边的言语,退到了一旁。周围的天阙界弟子们也都心有所感,极为识趣的纷纷收声。

    ……

    “阿来你这是做什么?”扶着魏来回到宁州子弟们所处之地的孙大仁将魏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处石墩上,然后嘴里不解的问道。

    魏来佝偻着身子在原地喘息了一会,这才渐渐恢复了过来。

    “只是心底有了些念想,想要试上一试自己到底有没有猜错。”魏来微笑着说道,却并无半点如孙大仁一般的沮丧亦或者恼怒。

    “试什么?试那门上的黄金能不能挖下来?”孙大仁不明所以的追问道。

    魏来摇了摇头,并不言语,只是侧头看向那些正在劳作着的摩撒族人,在确定并无其他事情后,摩撒族人便再次继续着自己手中的事情,他们的眸中闪烁着炙热的光彩,只为明日那即将到来的觐见父神之事。魏来看着这些,嘴里不自觉的喃喃低语道:“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

    夜色已至,拉延朵给托图大叔包扎好了肩上的伤口,终于算是做完了今日的所有事情。

    她长长的舒了口气,独自一人蹲坐在树干上望着天际发呆。

    父辈们都说,只要去到了神山见过了父神,摩撒族就可以回归父神的怀抱,从此沐浴在父神的荣光下,那将是一个如同天堂一般的地方,有穿不完的漂亮衣裳,吃不完的可口美味,没有毒虫也没有生老病死。可父神既然有这样的本事,那为何又要将他们放逐在这毒虫密布的荷库林中呢?

    而且那些被父神派来的神使们有为何与传说中的恶魔拉荷生得一模一样?并且这几日的接触下来,拉延朵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些所谓神使对于摩撒族的态度远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美好。譬如她最开始遇到的那个年纪看上去与她一般大小的摩撒,在虫潮来袭时竟然袖手旁观,而那些在奋力帮着他们对抗虫潮的拉荷在这几日又像是忽然换了个人一般,对着摩撒族人颐指气使,态度恶劣到了极致。这些家伙是怎么被伟大的父神选做神使的?而这些神使又为什么隐隐间分成了两派?

    拉延朵想着这些,心底隐隐升起某种自己也说不真切的不安。

    但女孩无法将这些毫无根据的臆测说给旁人听,她知道摩撒族人对父神的信仰是何其坚定,她的担忧无法更改任何一个摩撒族人的心思,她也只能祈祷这些担忧,只是担忧。

    她

    正想着这些,身下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拉延朵暗自奇怪,她从小就有这样的习惯,心情不好时就远离人群,找到一颗最高的大树坐在上面,看着天空,有时候一待就是小半天。这次当然也不例外,此刻她所处之地已经离那些族人所在之地有些距离,况且她离开时,天色已晚,劳累了一日的族人们大都已经睡下,那这忽然传来的脚步声又是何人呢?

    她奇怪的低下头,顺着树枝间的缝隙看去,却见有三四道人影缓缓朝着此处走来,只是夜色太过昏暗,她并无法在第一时间看清那些来者的容貌。只是看对方的穿着似乎并非摩撒族的族人,而更像是那些摩撒……

    她佝下了身子,想要看清那些人的容貌,可脑袋方才低下,那树下之人像是有所感应,也在那时抬头看向了她。

    暗以为对方并未发现自己的拉延朵心头一紧,而这时,她也看清了那为首之人的模样,赫然便是那位名为魏来的摩撒!

    她莫名有些不安,既为自己的“偷窥”被人抓了现行,也为这些摩撒避开摩撒族人在深夜密会,她暗觉这些家伙恐怕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方才要在这时以这样的方式在此密会。

    难不成这些摩撒是传说中的拉荷乔装打扮的?

    这样荒诞的念头在拉延朵的心头升起,她的脑海中也飞快的想着当如何解释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但她的话还未来得及出口。

    那个名为魏来的摩撒却在那时朝着她伸出了手,还不待拉延朵反应过来对方此举何意,他身旁的一人却猛然双脚跺地,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她冲了过来。

    那人的速度极快,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转眼便杀到了拉延朵的跟前,夜色冰凉,拉延朵的心头惊骇,下意识的便一踩树枝,翻身躲避,可对方却不依不饶,一击未中,双手抓着方才拉延朵立身之地的树干再次发力,继续朝着拉延朵杀来……

    拉延朵身手在摩撒族人中还算得出色,但在那拉荷的攻势下却只有躲避之功,难有招架之力,一番追逐下来对方似乎还游刃有余,拉延朵却早已是气喘吁吁。

    “鹿玛西楛!阿托沙?”拉延朵朝着对方喝问道,询问这些摩撒为何要忽然对她出手。

    但对方却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又是飞身一拳挥来,拉延朵缓慢躲避,可或许是因为太过慌乱的缘故,这一次她的脚下一滑,整个身子便于倒是歪倒向一边,从高高的树干上栽倒了下去。

    她的心底惊骇,而在那时,那个名为魏来的摩撒却用拉延朵听不懂的语言,寒声言道。

    “要活的。”

    ……

    轰隆!

    来到山河图的第九日,清晨天才蒙蒙亮,摩撒族人们便聚集在了那座黄金山门前,既紧张又兴奋的看着那位站在神门前的少女。

    只见少女伸出手摁在了黄金山门之上,在一阵耀眼的光华闪动后,那巨大的山门发出一声轰响,然后尘埃抖动,山门缓缓打开。

    耀眼的光芒从渐渐打开的山门缝隙中射出,所有摩撒族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华丽的景象。

    随即,惊呼声在人群中升起。

    玉石铸成的山梯层层叠叠的在众人面前铺开,那可容下近十人同行的玉石台阶就这样从山门口升起,一直顺着山脉延伸到众人看不真切的云层之中。那般景象当然称得上是震撼,饶是魏来等人也不禁暗暗咂舌,别的不说,就是修筑这样一道天梯,花去的银钱怕是足足够宁州三霄军最鼎盛时期一年的军饷,都还不止。

    “山路上有的是毒虫妖兽,依照昨日我定下的规矩,各位按部就班吧。”桔宁对于眼前的变故似乎了如指掌,脸上的神色甚至都未有露出半点的变化,她这样说着,便率先一步迈开了步子踏上了那玉石铸成的阶梯。身后的天阙界弟子们见状,也不敢耽搁,纷纷组织起那些摩撒族人,开始了这场摩撒族期盼足足数百年之久的朝圣之旅。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官网  yy彩票  彩客彩票网  大奖彩票网  V8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极速快三登录  鸿运来彩票平台  新生彩票  奔腾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