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章 浇灌

第二十章 浇灌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登上洞呼山的山路宽阔且干净。

    除了看不到尽头一般的绵延向云端外的满满山梯,很难让人再嗅到半点不寻常的地方。

    整个山路之上视野开阔,周围虽有草木,却不似那荷库林中一般生长得密不透风,整个山路上,树木郁郁葱葱,还有鸟兽时不时的展露身影,一派世外桃源之景。对于长期生活在荷库林中的摩撒族人来说,那些不知名的鸟兽极为稀奇,毕竟荷库林里因为毒虫盘踞的缘故,几乎很难见到除了毒虫以外的任何其他物种。

    摩撒族的孩童们瞪大了好奇的双眼,时不时的便要询问身旁的长辈,那忽然窜出的鸟兽是何名字,但父辈们大都也不知晓,即使侥幸读过一些有关于这些鸟兽记载之人,也很难在第一时间将书本上的文字描述与眼前这时不时出现的鸟兽完全联系在一起,一时间却也难以回答出孩子们的提问。

    但无论是否知晓这些鸟兽的名讳,整个排着长龙朝着山顶攀登的摩撒族人间都透露着一股兴奋与轻松的气氛。

    可这样一来,那些依照着桔宁的安排,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位护卫在这些摩撒族人周围的天阙界门徒,就显得有些杯弓蛇影小题大做了。

    “阿来,你说他们都在提防着些什么?”走在队伍末端的孙大仁皱着眉头看着那些始终警惕的盯着四周的天阙界门徒,嘴里嘟囔着问道。

    这问题出口,不待魏来回应,反倒是他身旁的阿橙言道:“桔宁来历不凡,对于这山河图中的讯息颇为了解。若是关于山河图中的一切他们并未有诓骗我们的话,他们也会好好保护这些摩撒族人的安全,想来桔宁如此安排必然有她自己的道理。”

    孙大仁本就随口一问,听到这番回答也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这时,阿橙的目光一转,却看向一旁的魏来,打量着那个被少年抓着手的异族少女,语气古怪的问道:“发到是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从今日一早出发时阿橙便察觉到了这丝不寻常——那个名为拉延朵的异族少女一直跟在了魏来身边,一只手甚至还被魏来拉着。这番情形,还惹来了那些摩撒族人的一阵揶揄的目光。但却并无任何人多做询问,就连拉延朵的父亲摩塔对此也只是默认的态度。在摩撒族人看来,摩撒族的少女能被摩撒的神使看重,那是天大的荣幸,除了嫉妒与羡慕,他们可不会再生出半点其余的心思。

    这样的事情平心而论,以她的立场阿橙暗觉自己不该多问,但说不出到底是为什么,她终究没有压住心底的某些情绪,在那时以一种她自己看来极为随意的态度问出了这个问题。但或是心底有鬼的缘故,在问完这话之后,阿橙的两颊竟隐隐有些许泛红。

    “不够明显吗?”魏来盯着阿橙,那抓着拉延朵的手抬了起来,二人的双手紧握,十指头交叉并拢。拉延朵低着头,不敢抬眸,这番模样怎么看都都像是热恋男女之间的如胶似漆又略显羞涩的场面。

    阿橙的脸色明显变了变,但还是在脸上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声音干涩的言道:“这……这样啊……”

    哪怕是以孙大仁这大条的神经也能感受到此刻场面上略显尴尬的气氛,他的目光在魏来与阿橙身上来回打转,忽的眼前一亮,像是顿悟到了些什么一般,张开嘴正要将那想得明白的事情宣诸于口。

    吼!

    可就在这时,一声低吼忽的从山路的右侧传来。

    那声音响起,朝着山巅前进的人群顿时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目光警惕的四望,而那些天阙界的门徒们更是纷纷催动起了周身的灵力,将各自的杀招暗暗聚起,准备应对那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危险。

    吼!吼!吼!

    又是一道道低吼传来,但不同于上一次孤零零的低吼声,这一次,那低吼从四面八方响起,在这洞呼山的山路上连成一片响彻不觉。

    一双双猩红色的双眼在山路两侧的草木深处睁开,它们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下迈步走出了密林,在众人面显露出了自己的身形。

    竟是一头头身形一丈开外的巨狼!

    看那数量,足足有五六百余头,分有黑、赤、灰三色,周身的妖气涤荡,显然绝非寻常之物。

    “是妖!小心!”萧牧率先拔出了腰间的雨幕刀,朝着四周高呼道。

    “摩撒!”可是他的话并未让那些摩撒族人生出半点警惕,反倒是因为看清了那些妖狼的模样,摩撒族人发出一声高呼,然后竟然一个接着一个神色狂热的跪了下来。就连那被魏来抓着手的拉延朵也激烈的反抗了一会,似乎也想随着族人一道朝着那些妖狼跪拜。

    在摩撒族的传说中,父神摩撒便是一头狼神。

    狼在摩撒族有着崇高且不可撼动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只是看见了一头狼相虚影,摩撒族人便将魏来等人视为摩撒的使徒。毕竟在荷库林中,他们所能见到的除了毒虫便只余下那些草木。狼这种存在,对于摩撒族人来说便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物。

    可惜的是,那些妖狼并无法感受到这些摩撒族人的虔诚。

    吼!

    又是一声低吼传来,那些妖狼便在那时猛然扑杀了过来。

    “他们不是你们的神!”萧牧见状心头大急,用摩撒语高声喝道,周身六道神门张开,手中的雨幕刀锋芒大盛,欺身上前一道便将一头扑来的妖狼拦腰斩断。

    而那些天阙界的弟子也在这时与妖狼们缠斗在了一起,妖狼的力量不俗,几乎可与寻常的四境修士一较长短,这些天阙界的门徒虽然所修行的功法强悍,足以虐杀同境修士,但数量上却远远低于这群袭杀而来的妖狼,况且他们还要分出心神去保护这近九千之数的摩撒族人,一时间却是难以占得胜机。

    至于跪拜在地的摩撒族人们此刻却是面面相觑,他们当然无法理解为什么摩撒的神使会与摩撒战做一团。

    哪怕其中那位名为萧牧的摩撒神使用他们的摩撒语朝他们大声说道过这些狼族并未他们眼中的神祇,可长久以来在摩撒族人心中所形成的固有观念却难以更改,他们依然固执的认为这些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狼族就是父神派来接纳他们的使徒。

    而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道约莫百来息的光景之后,方才轰然破碎。

    妖狼的数量着实太多了一些,即使天阙界的门徒与魏来等人都全力抵挡,但免不了还是有那么些漏网之鱼,冲破了他们的防线,杀向摩撒族人。

    摩撒族人们那时依然处于震惊与疑惑之中,对于杀来的妖狼,甚至有人狂热的张开了自己的怀抱,像是要将那妖狼拥入怀中一般。

    但这样的虔诚与狂热换来的却是溅开的血光与一具被咬下了头颅的躯壳。

    鲜血四溅,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

    他周遭的摩撒族人在短暂的发愣与出神之后,终于回过了味来。

    于是惊呼声与那具失去头颅的尸体的倒地声近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摩撒族人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似乎并非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人群开始变得混乱,随着冲过防线的妖狼数量增多这样的混乱蔓延开来。

    他们本就身处于山路之上,处于上方的人群一旦奔逃,在这样的慌乱下不可避免的会发生失足之类的事件,而一人的失足带来的是身下众人也随即栽倒的连锁反应,甚至无需妖狼出手,便有人在这样的混乱下被踩踏致死。场面一度慌乱不堪,鲜血与哀嚎声充斥着这座摩撒族人心中的神山之上。

    萧牧看着这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他仰起头,看向站在山路最顶端的少女。

    那少女穿着一身白色薄纱长裙,衣衫在山风中摇曳,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并无半点波澜升起。萧牧的眉头皱起,心底有郁气翻涌,却无心发作,他一把抓住了一旁被这番变故惊呆的哈克部落阿大摩塔,用摩撒语大声言道:“我要你组织好你的族人,男人们和我们一道抵御妖狼,把妇孺老人围在里面。否则,你的族人今日一定会死伤惨状!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若是你想要救他们,你就得这么做!听明白了吗?!”

    这番话他几乎是用吼的方法将之说出的,尚且处于惊骇之中的摩塔闻言又愣了半晌,好一会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也顾不得仪态连滚带爬的便顺着那山路往上攀爬,一边跑着,嘴里一边用摩撒语大声呼唤着自己的族人不要慌乱,组织起来对抗这些妖狼。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混乱与嘈杂的现场会让命令难以传达,而在恐惧的情绪下,即使听见了这样的命令,执行力也会大打折扣。

    但好在天阙界众多门徒的修为强悍,他们很快便分出人手将那些冲杀入人群的妖狼斩杀。

    威胁被暂时抹除,摩塔又联系上各个部落的阿大,在大家同心协力的指挥下,人群终于不再如之前那般一团散沙。妇孺与老人被围在了人群之中,男人们围在外围,形成一道保护他们的人墙。

    摩撒族在荷库林繁衍生息了数百年,搏杀对于他们来说是赖以生存的本领。而对于男人来说,这项本领更显得尤为重要。

    他们最初的混乱,只是因为不敢相信他们认定的摩撒会对他们出手,而在这样的困惑平息之后,组织起来的摩撒族人很快便展现出了他们英勇的一面。

    魏来等宁州子弟与天阙界门徒联手将那些妖狼挡在人群之外,而摩撒族的男人们则取下了背上的弓箭,将带着灰色箭头的利箭上弦,随着各自阿大的命令,摩撒族的男人们将那些利箭朝着各自的目标倾泻而出。

    相比于枪斧,摩撒族的箭术方才是其在荷库林这险恶之地立足的根本。毕竟就算这些摩撒族人的肉身强悍,但与那些毒虫比起来却依然不值一提,而能够与距离威胁到毒虫的弓箭才是他们对抗毒虫的第一利器。

    不仅如此,摩撒族人在弓箭方面的造诣远不止停留在精湛的箭术上,他们所造的箭支也极为讲究。

    就目前众人所知而言,大体分为三类,箭头分别为黑色、赤色以及此刻已然上弦的灰色。

    黑色箭头可以引来毒虫,并且带有一种强烈的致幻效果。

    赤色箭头可以轻易的爆开,化作粉末,而这些粉末的燃烧力极强,只要稍稍触碰到些许火星,转瞬便会化为熊熊大火。

    至于这灰色的箭头,与那苍羽卫的烈羽箭极为相似,碰撞之后会在小范围内发生爆炸,杀伤力不俗。

    作为赤霄军少统领的萧牧对此极为敏感,在听闻过摩撒族这几种箭支后,便曾拉着其中一位阿大,想要弄明白这些箭支的制作方法,但平日里对于摩撒极为敬重的摩撒族人却在这件事情上回应得支支吾吾,甚至模棱两可。萧牧自然也看出对方不愿透露此事,萧牧当然可以以自己的修为亦或者那所谓摩撒神使的身份威逼利诱,但他的性子坦荡,见对方不愿言说,便再无逼迫的意思。

    此刻,那些灰色的弓箭被摩撒族人射出,箭术精准的落在了他们各自预定的妖狼身上。

    砰!砰!砰!

    随即便是一道道闷响升起,那些利箭顿时在妖狼们的身上爆开。

    单一箭支的杀伤力有限,但数十枚甚至上百枚箭支同时爆开,带来的威力却不容小觑,虽然依然不至于能伤及那些妖狼的性命,却能有效的限制其进攻的速度,为正在正面与之作战的天阙界门徒以及魏来等人争取来极大的战术拉扯空间。

    而随着摩撒族人加入战场,一道道弓箭倾泻而下,众人很快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妖狼被一只接着一只的屠杀,胜利的天枰渐渐倾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场实力对等的战斗,若非顾及到摩撒族人需要保护,单是以天阙界众多门徒的修为,便足以应付此战,而摩撒族人一旦组织起来,从拖累变成了助力,这场大战便理所应当的步入尾声。

    待到最后一只妖狼被萧牧一刀砍下头颅,这场忽如其来的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天阙界一方并无任何人员损失,虽然有那么些许门徒受了些伤势,但并不严重,反倒宁州子弟这边有三位同伴伤势较为严重,需要人搀扶着方才能继续赶路。而摩撒族人则因为之前的混乱足足数近百人死在在了这场妖狼的袭杀之下,指挥着族人为那些死去的同伴收拾尸首的摩塔心头不免有些沉重,毕竟都已经走入了神山,却倒在了这处,遗憾与悲戚不可避免的在摩塔心中升腾。整个摩撒族人之间都或多或少的弥漫着这样的气氛……

    萧牧在那时怒气冲冲的顺着山梯迈步而上,周围的摩撒族人自然不敢去触怒这位摩撒神使,纷纷心有余悸的退避开来,想来之前在对抗妖狼的战斗中,萧牧那神勇的表现给这些摩撒族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哪怕是这时,这位摩撒神使的身上还侵染着尚未干涸的妖狼血迹。

    很快萧牧便穿过了摩撒众人走到了那山梯的最上方——桔宁所在之处。

    在之前的大战中,这位天阙界的少女自始至终都未有挪动自己的身子哪怕半步,她就像看着一场有趣的表演一般,目不转睛却又神色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唯有此刻萧牧的到来,方才让这少女那清澈的眸子中涌动起了些许波澜。

    她仰头看向比自己足足高出了一个头的男人,问道:“怎么了?”

    “你知道这一切对吗?”萧牧沉声问道。

    少女似乎听不出男人话语中的怒火,她平静应道:“算不上一切,但这世上确实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们!?”萧牧再问道,周身已然与杀机奔涌开来。

    “过程。”少女平静的回应道。

    “过程?什么过程?”萧牧不解。

    “树苗要长成大树,需要的过程。”

    “种子要开出花朵,需要的过程。”

    “这世上没有一撮而就的事情,如果有,那一定是恶魔制造的幻境。”

    “他们想要回归父神的怀抱,死亡、分离、挣扎、怀疑都是必经的过程。”

    少女这样说道,平静的述说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就像是一位神祇在向子民宣读神谕一般。

    萧牧难以认同这样的逻辑,他的双拳紧握,正要再说些什么,可少女的声音却抢在他发问之前,再次响起。

    “而在经历了这些过程之后,便到了收获的时间。”

    “嗯?”少女这话让萧牧一愣,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豁然转过了头看向身后。

    只见那些倒在地上的妖狼们的身躯在那时忽的开始虚化,身形在一阵缥缈之后,化作了赤色、黑色、灰色三道光芒,先是汇集在那些摩撒族人的头顶,然后又猛地散开,化作一道道稀薄的光辉涌入那些摩撒族人的体内。

    那一刻,萧牧清晰的感觉到,那些摩撒族人体内的力量开始升腾!
友情链接:正彩彩票官方网站  中原彩票  28彩票  荣鼎彩  荣鼎彩  PK彩票  500w彩票网  139彩票  彩客彩票网  彩客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