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一章 拉荷还是摩撒!

第二十一章 拉荷还是摩撒!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勇武的摩撒人为自己的族群献出了生命,他们的灵魂会得到父神的指引,回归父神的怀抱,永远与父神同在。”

    洞呼山的山路上,一大排新起的土堆前,摩塔作为摩撒族的代表站在那处,伸出双手用古怪的音调高唱着魏来等人听不懂的摩撒族歌谣。

    周围的摩撒族人神情悲切,却得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不让它落下。

    在摩撒族的传统中,死亡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它意味着诸人的亡灵可以穿越荷库林抵达神山,回归父神的怀抱。死亡更像是一种升华,一种赞礼。

    在这样美好的事情上哭泣,当然是很不妥当。

    所以,哪怕此刻被埋在那土堆下的,是的你的妻儿亦或者父母,你都不能哭。

    摩撒族的仪式还在继续,桔宁未有催促,只是蹲坐在台阶上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魏来将拉延朵拉到了角落处,低着头在少女的身上摸索,正看着这古怪仪式的阿橙忽的意识到魏来与拉延朵并未出现在人群中,她的目光四处搜索,然后在山路的背侧隐约看见了这样的情形。她的身子一震,脸色有些难看。说不出为什么,她下意识便想要上前阻拦,可脚步方才迈出才觉察到此举似乎不妥。

    踌躇间,那摩撒族人的祭奠仪式已然完成,在天阙界弟子的催促下,摩撒族人们收拾好心情,再次依照着之前的队列开始又一次朝着山巅前行。

    魏来拉着拉延朵回到了大部队,阿橙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二人一眼,却见魏来的面色如常,似乎之前什么都未有发生,可身旁的少女却极为红着脸蛋的低着头。

    阿橙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当初与魏来初次相遇时,二人躲在石缝中时,分明已经身子贴着身子,可这家伙却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恼人模样。如今想来,说不定他本性就是如此。念及此处的阿橙不免皱起眉头,可心底却莫名的空落落的。

    ……

    人群再次上路,天阙界的众人倒是神色轻松,可摩撒族的族人们经历方才的大战,却再无之前的热切与轻松,反倒弥漫着一股迷茫气息。

    神山就在眼前,可为什么还会有妖物袭击他们,而又是为什么,那些妖物生得是摩撒的模样。这样的变故让打心眼里崇拜摩撒的摩撒族人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动摇。

    “摩撒!卢默哈,西楛拉嗖……”似乎是察觉到了人群的异状,那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桔宁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身后的摩撒族人,高声言道。

    她那一番话说得极为庄严肃穆,而说来奇怪的是,方才还心有戚戚的摩撒族人在听闻这番话后,竟是出奇的再次打起了精神,一反方才的颓废。

    “这小妖女到底给这些摩撒族人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一转眼这些家伙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孙大仁看着那些又忽然在某种燃起了希望的摩撒族人,不由得啧啧称奇的问道。

    “她说那些妖狼只是摩撒父神给摩撒族人的考验,父神就在前方等着他们。”精通南疆幽族语的萧牧沉声言道,将少女所言之物翻译了过来。

    “就这?”孙大仁一愣,他还以为少女说了些什么大道理才让这些摩撒族人焕发生机,却不想只是这么简单的两句话。

    “就这。”萧牧点了点头。

    孙大仁更是奇怪,嘴里嘟囔道:“这些摩撒人怕不是傻子吧?这样的鬼话也信?”

    “人永远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哪怕再粗劣的谎言,只要你愿意相信,那谎言就能蒙骗你。”一旁的魏来接过了话茬,沉着眉头低语道。

    孙大仁闻言一愣,追问道:“那这山巅上真的就有什么摩撒狼神?见了他这些摩撒族人就能从此享福去了?”

    魏来不语,只是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异族少女,然后便拉着对方继续赶路。

    ……

    洞呼山高耸入云,哪怕已经跋涉了足足一日的光景。众人依然无法看到那些玉制的台阶到底蔓延向何处。这条山路就仿佛没有止境一般,永远在向上蔓延。

    其间他们又遭遇了一次妖狼的袭击,但摩撒族人经历了之前的大战后,很快便摆开阵型配合着天阙界门徒与魏来一行人击溃了狼群。虽然妖狼的数量比起之前还有多处几分,但因为组织配合有效的缘故,妖狼所带来的伤亡并不多,不过百余人的样子。

    而随着妖狼战死,妖狼的尸首再次化作赤、黑、灰三色流光涌入了摩撒族人的体内,摩撒族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随着那些流光涌入,他们气力、精力、甚至洞察力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如此一来,他们对于之前桔宁所言之物愈发的深信不疑,相信这些妖狼都是父神带来的考验,杀死的妖狼越多,待到他们走到父神面前时,他们自己也会更加强大。

    夜色降临,登顶之路依然遥遥无期。

    为以防妖狼趁着夜色袭人,也为了明日能更好登山,桔宁安排着众人就在山路上就地休息过夜。

    众人升起篝火,采来食材。这洞呼山上,各种草木繁盛,随处都可采摘到可以用来食用的果实,这一夜过得极为安稳,并无任何意外发生。

    而

    到了清晨,便是众人来到这山河图的第十日了。

    依照着之前左鸣所宣读的规矩,每过十日,山河图便会对山河图中的众人发来感应,若是回应便可回归宁州。

    天阙界的众人还未取得机缘自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宁州一方,几位在妖狼袭杀中受伤严重的宁州子弟,为了不拖累众人,纷纷回应了那感应,先行离去。

    于此之后,一行人便再次上路。

    ……

    虽然一开始便对于此次登山之行抱有疑虑,但魏来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洞呼山高到了这样的地步。

    又是足足八日的光景过去,众人依然未有走到山巅。

    但那么摩撒族人,却愈发的狂热,丝毫不怀疑山巅之上存在着他们的神祇。

    几乎每一日他们都会遇见三四次妖狼的袭击,并且每一次所杀来的妖狼比起上一次都多出不少,从几百到上千,而时至今日,他们尽是遇见数量足足两千之数的妖狼。

    要知道这些妖狼的实力可是堪比四境修士的存在,而放眼大燕,若是有哪一方势力能同时调集出两千位四境修士,那决计是一道足以让朝廷重视的可怕力量。

    妖狼凶猛,即使是修为不俗的天阙界弟子在这样一次次的袭杀中也出现了伤亡,前前后后共有三位天阙界弟子死于狼爪之下,受伤之人更是不计其数。而那些摩撒族人,更是从登山前的九千余人,锐减到了四千人出头的样子。可超过半数的死亡却并未让摩撒族人停下他们的步伐,反倒是愈发狂热的追逐着去往山巅的目标。

    在这数日的战斗中,摩撒族人的死伤惨重,可同时也有数不清的妖狼死在他们的手上,每一头妖狼战死之后,都会化作流光分散着涌入那些活着的摩撒族人体内,到了今日,这些摩撒族人的体魄经过了多次的强化以后,早已有了质变。魏来暗暗估算过,这些摩撒族人此刻恐怕都有了接近三境巅峰的战力,哪怕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幼童,甚至都能轻松的将一棵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一拳轰到。

    这样强大的力量,让摩撒族人坚信父神就在前方,哪怕是遇见了数量超过两千之数的妖狼,他们也毫不畏惧,在天阙界的指挥下与妖狼们战做一团。

    妖狼的实力虽然强大,但灵智却低的可怕,以如今这些摩撒族人的战力,四五人联手,配合得当之下,击杀一头妖狼并不困难,这样让天阙界与魏来等人的压力小上了不少。

    一番你死我活的血战落幕,山路之上尸横片野,血流成河。

    恶狼的尸首化作流光涌入摩撒族人的体内,摩撒族人们浑身是血的真臂高呼,感受着那强大的力量涌入自己的体内,那场面既震撼,又隐隐透露出一股骇人的阴森。

    魏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随着这次这狂霸的力量涌入,这些摩撒族人中的一些家伙已经拥有了四境亦或者接近四境的力量。

    摩撒族人享受着那浑身上下充斥着力量的奇异感受,他们嘶吼,他们振臂,甚至忘了去缅怀那些死去的族人。

    四境修为。

    整个宁州在二十八岁之前到达四境的修士决计不会超过一千之数,而这些摩撒族人就在这短短几日的光景里,抵达了这样的程度,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足以让任何人惊掉大牙,也难怪这些摩撒族人此刻如此忘乎所以。

    魏来看着眼前的情形,眉头却不免皱了起来,他忽然响起数日前,萧牧质问桔宁时,桔宁说过的话。

    “树苗要长成大树,需要的过程。”

    “种子要开出花朵,需要的过程。”

    “这世上没有一撮而就的事情,如果有,那一定是恶魔制造的幻境。”

    ……

    而眼前的一切,不就像极一场恶魔引导的盛宴。

    十日不到的光景,魏来见证了这些摩撒族人,从战力孱弱成长到此刻这足以与四境修士抗衡的地步,也看着他们从可以为了并不相识的族人悲戚痛苦,到了如今即使手足死在身边,也不见得会在意半点,反倒都尽数沉溺在那获取强大力量的快感之中。

    这一路行来,与其说是摩撒族的朝圣之旅,倒不如说这诺大的洞呼神山,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养蛊场,在开启选拔蛊虫的试炼。

    山河图、南疆、摩撒族、父神、妖狼……

    这一切的一切在魏来的脑海中交织闪烁,他隐隐闻到了一股危险与阴谋的味道,但却没有头绪能将这些猜测联系在一起。似乎只有当那位摩撒族人口中的父神真的显露出它真容时,魏来方才能知晓,这场山河图之行的背后到底藏着些什么。

    “阿大……”魏来身旁的摩撒族少女在这几日同样见证了自己的族人在这些日子以来的变化,她看着自己曾经那个是自己族人为儿女的阿大此刻浑身是血的振臂高呼,却丝毫不在意自己脚下踩着族人的尸体,她的目光变得恍惚与迷惘,她甚至并不确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曾经她无比崇拜的阿大。

    魏来侧头看向少女——那一日,他让孙大仁出手试探过了少女,如今的孙大仁修为虽然才刚刚三境,但依仗着那赤朱果的效果,肉身强悍无匹,实际战力可与寻常四境修士

    一较高下。而拉延朵并无任何修为在身却能在孙大仁的攻击下,足足拖上一刻钟的光景。魏来早就对摩撒族人这异于常人的体魄颇为费解,那一日与萧牧孙大仁商议这登山之行中的种种事项,正好瞥见拉延朵脱离了族群,便派出孙大仁试探一番。

    一番打斗,少女落败,魏来上前以灵力游走了一番少女的经脉,发现摩撒族人的体魄极为古怪,乍看之下,似乎与寻常人并无区别,但实则经脉之中充斥着血气之力。也真是因为如此,摩撒族人的体魄方才如此强悍,可也断绝了他们的修行之路。而这样的异变,以魏来看来却绝非先天形成的,而更像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血气之力不断旺盛而最后演变成的模样。可又是什么东西致使摩撒族人生出如此多的血气之力呢?魏来想过食物亦或者环境因素导致此事的可能,但无论是他细细感受荷库林中的灵力亦或者摩撒族人最主要的食物西玛果之类的事物都并未察觉到与北境有何诧异。他愈发觉得异常,便索性以摩撒族人的性命相要挟,震慑住了少女,将之带在了身边,以此探查摩撒族的秘密。

    而在第一次与妖狼交手后,魏来便将之待到一旁,不顾少女的羞愤,探查少女体内的状况,这才感受到随着那些妖狼之力极为古怪,是一种魏来从未听闻过的力量,与灵力相差无几,但在某些特质上却有着极大的区别,似乎只有摩撒族人这般无法修行的体魄方才能将之吸收,从而强化摩撒族人的体魄,但那股力量极为狂暴,魏来尝试着用吸纳些许那股力量进入体内。

    可那股力量一旦入体,便开始在魏来体内乱窜,表现出了极强的破坏力。魏来不得不以吞龙之法将其转化,同时也在那时察觉到了这妖狼之力的古怪。

    之后的每次大战,他都长了心眼,在拉延朵的身上设下了法门,屏蔽掉了那些妖狼之力的灌注。起先拉延朵本来对于魏来这般行径还极为反感,甚至几次试图反抗。毕竟对于信奉摩撒狼神的拉延朵来说,阻拦她吸纳这些妖狼之力,便是阻拦她回归狼神的怀抱。但在魏来的强硬手段以及多次以摩撒族人的性命为胁迫之后,少女终于认命,一路上任由魏来施为,只想着用自己的性命换来族人的安全。

    可这样的想法,在后几日见识过摩撒族人在吸收过越来越多的妖狼之力后,有了变化。

    她试图询问魏来,但魏来的答案同样模棱两可,毕竟连魏来自己也说不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此刻,看着再一次吸收了庞大的妖狼之力后,整个族群几乎陷入癫狂的模样,拉延朵心底的不安几乎被拉升到了顶点。

    她不顾一切的睁开了魏来的束缚,冲到了人群中,她抓住了自己父亲的双手,用力的摇晃着父亲的身子,用摩撒语大声的呼唤着父亲的姓名。

    可此刻的摩塔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某种癫狂的状态,他的双目赤红,双手朝着天际伸出,嘴里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犹如野兽一般的高呼,对于拉延朵呼喊聪耳不闻。拉延朵几乎要哭了出来,她又看向一旁的族人,同样呼唤着他们的姓名试图将他们从这种诡诞的癫狂中唤醒过来,可无论她怎么做,这些曾经和睦的族人此刻都不再理会她半点。

    她绝望的四望,入目的都是这般景象,而那些曾经被她视为救星、视为神祇的摩撒神使们却围在摩撒族人的外围,冷笑着看着他们。他们眸中泛起的血光就像是荷库林中的毒虫在窥视着他们的猎物,不带有半点的感情波动。

    “拉荷……”拉延朵像是忽的意识到了些什么,她盯着那些天阙界的门徒们喃喃自语道——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摩撒的使徒,他们是拉荷!是传闻中会给摩撒带来灾难的拉荷!

    “好了,看样子果实已经浇灌得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到了收获的季节了。”桔宁的声音却在那时忽的响起。

    拉延朵虽然听不懂桔宁说的是些什么,可凭着直觉却意识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她抬头看向那位始终高高在上的少女,只见少女的一只手伸出,在半空打了个响指。

    那分明是很轻很轻的一道声音,可却出奇的压过了弥漫在这山路上摩撒族人的高吼,清晰的传入到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拉延朵正疑惑于那少女到底在做些什么,可就在这时,那蔓延道云海深处,根本看不见尽头的山路上却忽的传来一声高吼。

    嗷!

    那声音一落,云层翻涌,然后一道巨大的事物从山路尽头缓缓显露出身形。

    拉延朵看着那事物,瞳孔瞪得浑圆——她看见了一头浑身雪白的巨狼从那处走出,它的身高三丈,毛发白净如雪,双眸之中有金色流光,四足之下有火焰升腾。

    “摩撒!”拉延朵喃喃自语道,神情惊骇。

    而更让的惊骇事情,在下一刻便再次发生。

    那头与摩撒族的传说中生得一模一样的白狼迈步走到了桔宁的跟前,他看也不去看那些将他视为神明的摩撒族人一眼,而是径直的在桔宁的面前跪了下来。

    他吐着舌头,趴着身子,宛如见了主人的柴犬一般,嘴里更是恭敬言道。

    “小奴摩撒见过桔宁上神。”
友情链接:秒速pk10彩票  搜狐彩票官网  荣鼎彩  合发彩票下载  恒耀彩票  宝都彩票  秒速快三平台  秒速时时彩  淘宝彩票官网  9万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