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四章 一朵花

第二十四章 一朵花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桔宁的离去,场面上陷入了一股微妙的静默之中。

    天阙界的门徒们纷纷转身看向萧牧,而萧牧则提刀站在了那些摩撒族人的跟前横在了他们与天阙界门徒之间。

    “萧牧,既然你高风亮节,不愿要这份天大的机缘,何不做个顺水人情给了我们?我等必记住今日之恩,他日相遇,定有厚报。”罗苦连盯着萧牧,目光警惕的言道。

    此刻这八十来位天阙界的门徒,每人都分得了近三十枚血魂丹。这当然是一笔不菲的收获,足以让他们在数年后跻身天阙界的一流弟子行列,对于只是二流弟子他们来说,在以往这是他们敢都不敢去想的天大机缘。但人性就像是填不满的沟壑,人想要的永远比他拥有的更多。

    可他们同样也明白萧牧绝非易于之辈,对于其多有畏惧,若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并不愿意与萧牧真的兵戎相见。

    哪怕是与魏来等人素来并不对付的罗苦连,此刻也不得不为了那些剩下的摩撒族人,改换了态度,带着几分恳求味道的说出了那番话。

    只是他的服软并未让萧牧的态度转换半点,男人周身的六道神门依然光华流转,手中的雨幕刀还在轻颤,显然是没有半点退后的打算。

    “萧牧,你是有些本事不假,但你真的以为能以一当百,拦下我们吗?还是说你真想为这些活不过半个时辰的异族人赔上性命?”又有一位天阙界的门徒站了出来,看着萧牧寒声怒斥道。

    “萧牧,你自己要做君子,可不要拉上我们!”

    “断人机缘,如杀人父母!你当真以为我们怕你不成!”

    那话就像是星火点燃了天阙界门徒心头的不满,一时间各色怒骂之声不绝于耳。

    萧牧的眼睛却在那时眯了起来,他笑道:“诸位只有半个时辰时间,早一刻取得你们的机缘,说下去只是浪费各位自己的时间,与其如此,不若动手吧!”

    那些天阙界的门徒闻言,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们的心虚被萧牧一语道破,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天阙界门徒们来说,这自然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情。他们当然并不认为单凭萧牧一人便能拦下他们,只是萧牧的凶戾他们也早有预料,这一战打下来,萧牧赢不了,可他们之中却也会有那么一些人注定倒在萧牧的刀下。而谁也不敢保证,倒下的那一个不是自己。

    众人在那时面面相觑,一时间却并无一人敢带头发起进攻。

    场面上的气氛变得肃杀与凝重起来。

    魏来却在那时侧头看向身旁自从这场变故发生以后,便一直愁眉紧锁的阿橙,他忽的言道:“姑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嗯?”正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阿橙听闻此言一愣,转头疑惑的看向魏来。

    “单纯的为了利益而保护你的人,总有一天也会为了更大的利益弃你而去,甚至将你亲手送上断头台。”

    “我由衷的希望姑娘信任的人能守住他的底线,但我又由衷的觉得,他最后会让姑娘失望。”

    魏来这样说罢便迈开了步子走向那群癫狂的摩撒族人中,他来到了颓然坐在地上的拉延朵跟前,一把将她以极为粗暴的方式从地上拉起,然后用发音有些古怪的摩撒语言道:“站起来,如果你还想救你的族人的话!”

    ……

    洞呼山的山梯还在朝着远方蔓延,迷雾遮盖了前方的路,玉石铸成的山体好似会无限蔓延,直到世界尽头。

    桔宁慢慢的迈着步子,身后身着白衣的男子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亦步亦趋。

    他有些紧张,也有些迟疑,但终究无法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在一阵犹豫开口问道:“上神这是要带小的去何处啊?”

    走在前方的少女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再次迈开。

    她的目光透过迷雾层层的山路,变得恍惚与空洞:“他有东西放在你这里。”

    “什……什么东西?”桔宁的话,让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支支吾吾的应道,强迫自己想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但那一刻自他心底深处涌出的恐惧,却让他的演技显得有些拙劣。

    少女却并无半点揭穿他的心思,她继续朝着山巅迈步,步伐平稳,脸色恬静。

    跟在她身后的摩撒身子却开始颤抖,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有汗迹涌出,却来不及擦拭。他的嘴几次张开,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不敢开口,只能怀揣着那份愈发浓郁,几乎要将他吞噬的恐惧,跟随着少女继续上前。

    “你说错了。”忽然前方的少女声音响起。

    “嗯?”摩撒一愣,不解的看向少女。

    少女并不回头,而是继续言道:“你说我们有一百二十一年零三个月又七天未见,其实是不对的。”

    “上一次我们见面,是在监视者降临之日。你作为看门的护卫,守卫在神宫的西门。入门时我们见过一面,算起

    来确实有一百二十一年零三个月又七天,但你不知道的是,三日之后,监视者离去,你被派往南疆,离开星辰宫时,我就在站在神宫的城墙上,一直看着你。”

    “所以准确的说,我们只有一百二十一年零三个月又四天未见,当然,这只是对于我来说。”

    少女的喃喃自语让摩撒有些困惑,他并不能太准确的揣摩到少女的心思,只能低声应道:“上神能记得如此清楚,小的受宠若惊。”

    这话方才说罢,走在前方的桔宁忽的停下了自己的步伐,摩撒一愣,抬头看去,却见眼前萦绕在山梯之上的云雾忽的缓缓散开,一座镶金嵌玉,与这郁郁葱葱的山林格格不入的庙宇豁然浮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摩撒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他心有忧虑,只顾着去想心思,竟是忘了此刻已经走到了自家门前,还并无察觉,但由此亦可见,这少女给他带来的压力是何其之大。

    ……

    “我需要时间。”魏来看着萧牧,一字一顿的言道。

    萧牧周身的六道神门不断的震动,轰响如雷鸣般不绝于耳,他一刀荡开了一位杀来的天阙界弟子,嘴里问道:“多久。”

    “不知道。”魏来摇头。

    萧牧迟疑了约莫一息不到的光景,转头看了看那些癫狂之状渐渐有些失控的摩撒族人,又问道:“你有把握吗?”

    魏来又摇了摇头:“没有。”

    “好。”得到这样回答的萧牧却笃定的点了点头,再次转身抽刀上前与那些天阙界的弟子战作一团。

    一旁与罗苦连打得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的孙大仁自然也听见了二人之间的对话,他气喘吁吁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方才避开罗苦连轰来的灵气弹,然后困惑的看向同样在人群中游走的阿橙,满脸困惑的大声问道:“你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了吗?”

    “小人以利往,君子以神交。魏公子与萧将军都是君子,惺惺相惜,自是不必多言,我们相信他们即可。”阿橙平静言道,眉头却皱起,脑海中不知为何,始终回旋着方才魏来所言的话。这时恰好有一位天阙界的门徒杀来,阿橙心中堆积不知有何而起的郁气,却是正好寻到发泄的闸口,她的双眸一愣,腰间昼明与夜尾双刀出鞘,名为斩的灵纹闪现,裹着在那呼啸而去的刀身之上,转瞬便冲杀到了那天阙界门徒的跟前,黑白双刃破开那人激发的灵气,撕裂他周身的护体灵力,然后干净利落的割开了他的颈项。

    那家伙的身子,豁然僵在原地,然后重重的栽倒下去,怀里数十枚血魂丹洒落,周遭赶来的同门却并无一人关心他的伤势,而是争先恐后的将那些丹药从地上捡起,塞入怀中。

    双方的大战才刚刚开始,天阙界的门徒大都还在试探,并无人使出全力,魏来知道拖下去对于众人无益。他选择相信萧牧,就像萧牧选择相信他一般。

    他拉着拉延朵来到了摩撒族人的中间,用学来的并不多的摩撒语对着依然失魂落魄的异族女孩大声言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听懂了吗?我可以救你的族人,但你得帮我!”

    但拉延朵却依然神情空洞,对于魏来的高呼视而不见,她喃喃自语道:“死亡才是我们的归宿,我们生来就是羊,就应该被屠宰。”

    “摩撒放弃了我们……没人能救我们……”

    “没有人能救我们,这就是我们的命。”

    魏来并听不懂女孩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从女孩那颓然的神情中却不难猜出,女孩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魏来拼命的摇着对方的身子,用那所知不多的几句摩撒语重复着那番话:“醒一醒!我可以救你们!但你得帮我!”

    可是女孩显然听不进魏来的这番话,她摇晃着脑袋,喃喃的重复着自己之前所言的话语……

    萧牧等人与天阙界弟子的大战已经拉开帷幕,天阙界的弟子也意识到这场大战一旦开始,便没有停下的可能,越来越多的天阙界弟子开始加入战场,只余下十人不到的宁州子弟们在对方渐渐变得猛烈的攻势下,出现了颓势,而这样的颓势要不了多久便会化为败势。

    魏来的心头焦急,他也不顾不得许多,伸出手便狠狠的朝着少女脸庞挥了下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荡开,但又很快被淹没在喊杀声不绝于耳的山路上。

    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拉延朵的心,她脸上恍惚的神情终于消散,目光错愕的看向魏来。

    魏来顾不得去细想自己方才的力道是否把握妥当,他双手捧住了拉延朵的脸蛋,然后极为强硬的将她的脸蛋转向一旁,看向那正在厮杀的双方。

    他说不出太多的摩撒族语,便索性以北境语大声言道:“你给我好好看一看,他们正在为你们而战!”

    “他们不是神!也从未受过你们的信仰,更未从你们身上得到半点好处!甚至你们连他们的名字都说不清楚!”

    “但他们却愿意为你们而战

    !为什么?”

    “因为他们把你们当做人!把你们当做真正的人!”

    “而人就应该活下去,拼了命的活下去!”

    “从今天起,你们是人,不再是任何人或者神豢养的羔羊,你们为自己而活,为向那些曾经将你们欺骗与背叛的神复仇而活!”

    “现在!告诉我!你要活下去!”

    “活下去!!!”

    ……

    “怪不得你要把这东西藏在这里,原来它的上面还残留着些许他的神力。”塑有一道白狼神像的庙宇中,桔宁把玩着手里的事物,双眼缓缓眯起。

    那时一枚玉盘,有孩童的拳头大小,通体雪白,却又有淡淡的金光环绕。

    摩撒低着头,站在一边,唯唯诺诺的言道:“上神误会了,小的这庙中放着诸多杂物,并未留意到此物的存在,绝没有欺瞒私藏的意思。”

    “毕竟是差点迈入不朽境的神人遗留之物,你有所觊觎那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你放心我不会因此怪罪于你,更何况若不是你那些许私心,这东西说不得就得被那些老家伙们毁去了呢?”桔宁这般说着,可目光却死死的盯着手中的玉盘,不曾转移半分。

    摩撒哪敢反驳,赶忙连连点头:“谢过上神体谅。”

    听闻这话的桔宁缓缓抬起了头,看向那尊与摩撒所化白狼生得一模一样的神像。

    “做一尊不死不灭的阴神,感觉如何?”她忽的问道。

    摩撒一愣,赶紧回应:“承蒙我主恩赐,我方才有今日造化,能够永远的为我主效力,小的荣幸万分。”

    听到这话的少女脸上露出了不辩真假的笑容,她收回了目光,嘴里言道:“你曾经有过选择的。”

    “是做一头自由的狼,还是一尊永生的神……”

    摩撒心头一跳,赶忙说道:“上神不必多心,我狼族万年来,何曾有人走到过我这般的境界,作为狼妖,能有今日的成就,在下岂会不自知……”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少女打断,少女用一种平静的语调问道:“可不能在草原驰骋的狼,还能算作狼吗?看家护院的,应该叫做狗吧。”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戳中摩撒心中的痛楚,他的脸色在那一瞬间有了些许不寻常的变化,他的头低得更深了:“能做上神家的一条狗,小的亦是荣幸之至。”

    “真是更蠢的。”只是他这番“忠心耿耿”的肺腑之言却并未得到主人家的赞赏,桔宁这样说罢,便像是对他失了兴致一般,目光再次投注到了手中的玉盘上。

    “你以为这是残留他神力的宝物,却并不明白,这其实只是他储物用的小物件而已,他啊,最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让一旁低着头的摩撒豁然抬起头,他不由得瞩目看向少女手中的玉盘。心底不禁有万千骇然与悔恨涌上……

    这玉盘的构造极为精妙,上面还有浓郁的神力气息,他以为此物是用来储存神力所用,却不想竟是储物之物。而以他看来能用这般精贵容器储藏的事物,价值岂不是比这玉盘还要大出数十倍不止?这样的想着,摩撒的脸色不禁愈发的难看,他暗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手握着通往宝藏的钥匙,可却将钥匙当做了宝藏。

    而桔宁可不会理会摩撒心头的惋惜,她继续喃喃自语道:“在我亲手杀死他之前,他告诉我这玉盘中放了一道极为重要的事物,让我来取。我还担心你这贪得无厌的家伙会将此物私吞,如今看来我却是高估你了。”

    这番话可谓极尽羞辱之能事,甚至可以说是戳中了摩撒此刻心头的痛处。

    但饶是心头有千般万般的不甘,摩撒在这时也只能低着头应道:“这天下机缘本就是有德者居之,小的没有这份福源,此物自然理应是上神所有。”

    桔宁不再理会男人,她沉着目光看了手中的玉盘一会,忽然她的手没有任何征兆的猛然握紧。

    砰!

    只听一声脆响荡开,那玉盘破裂。璀璨的金光升腾,将整个神庙都照耀得金碧辉煌。

    摩撒的双眼被那耀眼的金光刺得发疼,但他却并不愿意转移自己的目光,而是死死的盯着那处,他想要看一看,自己这些到底错过了一样怎样的神物。

    好一会的光景之后,那璀璨的金光终于缓缓散去,一样事物在桔宁的手中,缓缓显露出它的真容。摩撒赶忙催动起体内的灵力,运集到自己的双目之中,将那股被金光刺痛的生涩感祛除,然后他赶忙定睛看去,身形却在那时一怔……

    那是一朵花。

    一朵带着茎秆,生有七道火红色花瓣,花叶上娇沾着露水的花。

    摩撒见过这种花,它叫风蔓。

    在他与他的家乡,那个名为托布的南疆山脉中。

    每到春天便得开得满山偏野的,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一朵花……
友情链接:9彩彩票平台  多多彩票网址  成功彩票  V8彩票  新天地平台官网  188体育  新天地平台官网  平安彩票官网  777彩票  合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