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五章 可怜

第二十五章 可怜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

    风蔓花。

    满山遍野的风蔓花开遍整个山谷。

    女孩佝着身子皱着眉头在满山遍野的花丛中寻觅着些什么。

    “姑娘,春日里风蔓花丛下,毒蛇横行,姑娘可不要在此久待啊。”一个声音忽的传来。

    低头在花丛中寻觅的少女闻言抬头望去,她看见不远处的石墩上,一个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说不出名字的小草蹲坐其上,正眯着眼睛看着她。他的身旁有两只神骏的白狼,身形都近有半人高,毛发雪白,一尘不染,生得宛如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般。

    少女站起了身子,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少年身旁的念头白狼:“你这狗不错,我很喜欢,多少钱,卖给我。”

    少年一愣,咧嘴笑了起来,他身旁的白狼们也吐着舌头,眯着眼睛盯着少女。

    女孩有些气恼,跺脚大声问道:“你笑什么?”

    “姑娘是第一次来南疆吧?”少年不答她此问,反而问道。

    “时有如何?”少女仰起了头,如此回道。

    “南疆世人皆知,我托布族与狼共生,族中孩童无论男女,年满十二岁便会去到山中的妖狼谷挑选合适的妖狼作为伙伴,从此之后,狼与人便为一体,我们朋友、兄弟,是至亲、是同胞!岂有贩卖之理?”少年这般应道。

    “我爹说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有他的价钱,你不愿意买,只是因为你觉得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价钱。”女孩却脆生生的应道,那稚嫩的语调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

    这样的回应并未让少年生出半点恼怒,他微微一笑,身子跃下了石墩,来到了少女的身边,一只手在那时伸出:“姑娘是在找这个吗?”

    少女定睛一看正是那枚她遗失在花丛中的令牌。

    ……

    人狼共存的部落中,年过四十的部落阿大看着手中的令牌,又看了看站在眼前目光游离正四处张望着的少女,他的眉头紧皱,似有忧虑。

    “看出来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吗?”少女忽的问道,语气不善,隐隐有些不耐烦的味道。

    阿大闻言赶忙应道:“姑娘说笑了,这令牌自然是真的不能再真,可……”

    “得见上神令,便如上神亲至,你只需告诉我你认不认这令牌便可。”少女却打断了男人将要说出口的迟疑,语气低沉,带着一股与她年纪看上去极不相符的威严气息。

    男人一愣,又言道:“姑娘说笑了,上神与我族中先辈有救命之恩,在下岂会忤逆先祖遗训。”

    “那就好。”少女平静应道,一只手豁然伸出手,男人手中的令牌便在那时不受男人控制的遁入了少女手中。少女转过了身子,迈步离去,嘴里却言道:“集结你的族人,三日之后,与我一道前往北境!”

    ……

    浩大的族群在三日后从托布山的山谷走出,宛如长龙一般的队伍人与狼共存,那注定会是一场艰难而漫长的跋涉,迷茫、困惑、担忧都写在族人的脸上,但好在并无任何人去质疑阿大的决定。信任是族群在恶兽密布的山林中繁衍生息下来的第一准则,而这一点即

    使在数百年后的今天依然被很好的奉行着。

    队伍走出了山谷,穿行在山谷外那片巨大的风蔓花海中。

    走在队伍中游的少年回眸不舍的看了看自己的部落所在的方向,心中忽的一动,停下了脚步,侧身走到了那片风蔓花海之中,他蹲下身子沉着眉头看向花海,然后伸出手摘下了一朵风蔓花。

    “舍不得故土可以不走,带着一朵花有什么意义,生在土壤中尚且活不过一季,被摘下后,不过一日光景,就将枯萎。”

    “人啊,就喜欢迷恋这注定消融的事物。”

    一道声音忽的从他身后传来,少年侧头看去,却见正是三日前他在花海中所遇到的少女。

    他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子,将手中的花朝着少女递了过去。

    “族人在的地方对我来说才是故土。”

    “花朵会凋谢,所以盛开时才如此美丽。”

    “这世上没有不凋谢的花,也没有不死的人。”

    “任何东西都会毁灭,所以更应把握好此时此刻。”

    少女听闻此言,先是一愣,随即一伸手拍掉了少年递来的风蔓花,言道:“那是你肉眼凡胎,看不见世间诡奇。以自己的鼠目寸光,去衡量世界,却不知世间有的是永恒不灭的存在。”

    少女这番话说的是神色内敛,还带着些许训诫的味道。

    可听闻这话的少年却是微微一笑,丝毫不恼:“那劳烦姑娘带小子日后多看看姑娘口中那些诡奇的存在,让在下也长长见识,免得去了北境,信口雌黄,丢了姑娘颜面。”

    少年这番话说得认真,脸上的神情也极为谦逊,少女暗以为他领悟到了自己所言之物,脸上厉色稍缓:“也好。你有这份向学之心……”

    “今日晚上我便有空,到时候我来寻姑娘,我们找一处偏僻无人之处,姑娘好生与我讲解这些奇闻异事,可好?”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

    女孩正要点头应下:“倒并非不可,只是……”

    少女点头说着,但话说得一半,却觉察到了不对。她豁然抬起头看向少年,却见少年双眸之中正挟带着一股揶揄的笑意,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少女顿时反应了过来:“登徒子!”

    她这样骂道,转身便要离去。

    可哪知那少年根本不讲她的喝骂放在心上,甚至还毫不避讳的朝着她离去的背影大声言道:“姑娘或许可以活成千上万年,但我不行。”

    “我只有几十年可以活,所以就等不了那么久,我喜欢姑娘,姑娘可要珍惜我这张转瞬即逝的俊俏容颜。”

    “姑娘好好考虑,从你那千万年的寿命中分出几十年给我,可不要等到风蔓花凋谢那天才答应啊!”

    ……

    “这……这到底是何物啊?”摩撒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桔宁手中的那朵风蔓花。

    他当然认得此物,可他并不认为一株简简单单的风蔓花会值得被保存在如此珍贵的容器中,并且桔宁还会不远万里来此处取它。

    “风蔓花。”桔宁愣愣的回应道,她声音有些木楞,脸上的

    神情也有些空洞,她只是看着手中的风蔓花,怔怔的出神。

    只是那心底还在思虑着自己到底错过了怎样一份机缘的摩撒并未察觉到少女的异样,只将她此刻脸上的神情当做是取得至宝后的震惊之色。他不疑有他,继续追问道:“上神就不要说笑了,这怎么可能只是一朵寻常的风蔓花,它有何奇异之处,还望上神为小的解惑。”

    “摩撒。”少女却忽的这般说道,对于摩撒的询问并不理会。

    “嗯?上神有何吩咐?”摩撒赶忙舔着脸问道,满脸媚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有没有想过他?”少女的语气平静,平静得让素来善于察言观色的摩撒一时间难以摸清少女问出此问的目的何在。

    他愣了愣,只能硬着头皮言道:“小的对神宫忠心耿耿,对于神宫的决定绝无半点异议,他敢于挑战神宫的威严,便是死有余辜。”

    “是吗?”少女握紧了手中的风蔓花,摩撒敏锐的察觉到,那一刻,少女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隐隐意识到了一些不妙,正要再说些什么。

    桔宁的另一只手便忽然伸了出来按在了他的头顶。

    摩撒的身子一颤,他赶忙言道:“上神,这一切都是……”

    “都是我爹让你这么做的对吗?”少女侧头眯着眼睛看向摩撒。

    摩撒在对方那样的目光,感觉如置身寒冰炼狱,他不敢迟疑连连点头,应道:“是啊!小的也只是奉命行事,况且他大错铸成,东西南北四境早无容身之所,小的不这么做旁人也会这么做,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这世上任何人都能背叛他,可唯独,你不能,你懂吗?”少女平静的问道。

    这番话就像是一把利剑插入了摩撒的心脏,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却咬着牙低语道:“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像一条狗一样的活下去?”桔宁反问道。

    摩撒的脸色愈发的难看,神情恍然的看着少女,身子在那一刻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气力一般,豁然跪倒在了少女面前。

    少女见状,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一抹笑意,她伸出手轻轻的摁在了摩撒的头顶:“这一次,你想要什么选择?”

    摩撒眸中的神色变幻,挣扎、不舍、恐惧,但最后这些所有都化为了释然,他的头缓缓低下,就像是一个接受了自己命运的囚徒,在等待着自己最后的审判。少女眯起了眼睛,摁在摩撒头颅上的手猛地用力,于是乎,摩撒脸上那复杂的神色都凝固在了那一瞬间。

    少女握着风蔓花的另一只手微微一紧,那朵风蔓花便顿时如琉璃一般破碎,化作无数红色的光点朝着四周散去。

    少女转身,摩撒的身躯重重落下,她回眸瞟了一眼那具失去生机,渐渐显露出狼形的身躯,轻声言道:“可怜。”

    “与你一般的可怜。”

    “只是他可怜在于他的无知……”

    “而你的可怜,却在于你知道得太多……”

    她说罢这话,便转身迈步而出,没有半点留恋的离开了此地。

    ……
友情链接:快三平台官网地址  大象彩票  爱乐透彩票官网  鸿运来彩票官网  荣鼎彩官网  成功彩票  pc28官网  头彩彩票官网  全民彩票平台  恒耀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