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六章 是你

第二十六章 是你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血魂丹的珍贵不仅仅因为它可以帮助修士提升修为,若是有秘法支撑,它同样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修士们的修为,爆发出远超过寻常时候的战力。

    八十余位天阙界的门徒在面对六境的萧牧以及虽然身处四境可战力却高得匪夷所思的阿橙时,心头都多有忌惮。

    尤其是在阿橙与萧牧联手下,数位天阙界门徒饮恨之后,一些家伙甚至暗暗打起了退堂鼓。

    毕竟打下去,虽然有可能让自己手中的血魂丹数量向上翻上一翻,可前提是你得有命活着,方才能享受这份机缘。

    众人迟疑之下,却有人站了出来,给了提议,让在场众人都已秘法吸收一枚血魂丹,与萧牧等人一战。此举很快便得到了众多天阙界弟子的认同。一枚血魂丹入腹,这些天阙界门徒机会都拥有了接近五境的实力。要知道,因为所行功法的不同,天阙界修行的法门本就比起寻常修士强出不少,而在血魂丹的帮助下,他们虽然依然不见得能是六境萧牧的对手,却不会再如之前一般轻易落败。

    战局在那时瞬息被扭转。

    所余不多的宁州子弟几乎难以与这些天阙界门徒抗衡,只能退避一旁。而之前依仗着赤朱果带来的机缘,还能与四境修士抗衡的孙大仁也只能不断抱头鼠窜,就是阿橙此刻对上两位天阙界的门徒,也略显吃力,唯有萧牧方才能勉力支撑,却也只是强弩之末,随时可能败下阵来。

    ……

    罗苦连显然是一个很记仇的家伙,他对于夺走自己赤朱果的孙大仁满心愤恨,之前碍于桔宁要与萧牧等人结盟的缘由而无从发作,此刻终于是寻到了机会,不管不顾的对着孙大仁发起了进攻。孙大仁也之前倒是可以凭借这自己忽然强悍了许多的肉身与之打得有来有回,甚至还时不时可以占到些便宜,可随着血魂丹入腹,二人之间的战斗便呈现出了一边倒的局势。

    孙大仁倒是没有那些诸如一定与这罗苦连分出个胜负的心思,之前在白马学馆,曹吞云便教过他:“一个日后成就不凡的修士,可以天赋拙劣,也可以脑子不灵光一些,但一定要懂得惜命。打不过就要会跑,跑不掉就要会认怂,留着命,下一次再打,没了命,一次打不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跟老家伙相处了那么些时日,也听他说过好些的话,唯独这一句孙大仁觉得很有道理,便牢牢记在心中。

    故而任凭罗苦连追在他屁股后面怎么骂个不停,孙大少爷都当他是狗吠犬叫聪耳不闻,只是一门心思的东躲西藏,反倒是罗苦连被气得面色通红,喝骂不止。

    但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他的修为毕竟不如对方,一番东躲西藏虽然凭着那天生的在逃命方面的天赋好生戏耍了一番罗苦连,可终究还是被其寻到破绽,追了上来。

    罗苦连此刻可是当真杀红了眼,自然不会与孙大仁啰嗦半句,当下便是一掌拍出,直取孙大仁的面门。

    孙大仁心头一惊,转身欲逃,可他的速度又哪能与服用过血魂丹后的罗苦连相提并论?

    他方才转过身子,裹挟着浩大灵力的一掌便狠狠的拍在了孙大仁的背上。

    噗!

    一口鲜血自孙大仁的嘴中吐出,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脸上的神情萎靡,身子重重朝着一旁飞出。

    说来也巧,那落地之处恰恰便在魏来的身旁。

    ……

    自这场大战开始之后,魏来便独自一人盘膝坐在那群摩撒族人之中,与之一道席地而坐的还有那位异族少女拉延朵。孙大仁并不清楚魏来到底在做些什么,但出于对魏来的信任,他从不会去多问,更不会去对他的决定产生半点质疑。

    可同时他也明白,魏来在这个档口如此行事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所在,此刻他若是出言求救,或许可保住性命,但魏来以及萧牧等人的坚持与努力恐怕也会随之化作流水。

    孙大仁当然怕死,准

    确的说,是比任何都要怕死。

    但他却也记得自己为什么在那一日会在行至宁霄城的城门口时调转马头,回到翰星大会上。

    对于山河图中的机缘他并没有太多的概念,他心底所想的无非是不忍心魏来一个人留在宁霄城。他的脑子有时候确实不太灵光,也就不太能想明白魏来到底要在宁霄城面对怎样的麻烦。不过从在他眼中已然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宁家以及徐家的举动来看,那样的麻烦一定会很大很大,大到饶是已经在宁州经营了百年身家的宁家与徐家都不得不选择壮士断腕,举族搬迁。

    可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孙大仁才去而复返。

    他和魏来一同从乌盘城中走出,他们是兄弟,那种可以以性命相托的兄弟,他不忍心魏来孤身一人在那宁霄城中面对环视的强敌。他要站在他身边,他要帮到他,哪怕只是一点。

    所以,他不能拖他的后腿!

    他是他的大哥!

    这世上只有罩着小弟的大哥,哪有躲在小弟背后的大哥!?

    这样的念头一起,孙大仁的双拳握紧,他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咬着牙看向漫步朝他走来的罗苦连。

    罗苦连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异色,似乎并未想到遭受到他的全力一掌后,孙大仁竟然还能站起身子。

    这当然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而罗苦连唯一能够想到的解释,便是那十余枚被孙大仁夺走的赤朱果。这让罗苦连心头的怒火更甚,他狞笑着看着孙大仁,眼角的余光忽的瞥见了孙大仁身后的魏来。

    他先是一愣,随即便意识到,自从双方开战以来魏来便不见踪影,此刻他机缘巧合之下寻到对方,方才意识到这个家伙似乎在进行某些计划。虽然无法清楚那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计划,绝非好事。

    意识到这一点的罗苦连并不恼怒,反倒脸上挂起了古怪的笑容。

    他有意踮起脚尖,作势要看向孙大仁的身后,嘴里言道:“什么东西?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孙大仁的脸上涌出慌乱之色,他赶忙挪动了自己的身子,欲盖弥彰的想要遮掩住自己身后的魏来,又伸手擦了擦自己嘴角上溢出的鲜血:“看什么看,你孙爷爷你都打不过,还想招惹旁人?”

    罗苦连咧嘴一笑,身形在那时爆射而出,四境的修为在血魂丹的推动下,在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速度极为骇人,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便冲到了孙大仁的面前。

    孙大仁的心头一惊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想要掉头奔逃,可这样的念头方起,却瞥见罗苦连周身的灵力尽数涌动于他的手掌之中,攻势凌冽,眸中带着一股阴冷的笑意。孙大仁忽的醒悟过来,对方的目标并非是他,而是他身后的魏来!

    孙大仁的脸色在那时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有太多思虑的时间,在那时一咬牙心头一横,竟是停住了自己的身形,催动起周身的血气,打算以自己的肉身硬抗对方的这一道杀招。这样的做法,让罗苦连始料未及。

    这位天阙界门徒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异色,但这样的异色转瞬又被一抹近乎扭曲的狰狞所替代。

    他一心想要杀了孙大仁,以泄那被夺取机缘之恨。孙大仁的行径虽出乎他的预料,可也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他在那时没有半点犹豫,手上的杀招愈发凌冽。

    轰!

    一声闷响荡开,裹挟着强大灵力的杀招并无任何意外的拍在了孙大仁的胸膛。

    肋骨裂开的声响清晰无比的传来,孙大仁的脸色煞白,一口血箭喷出,身形暴退数步,然后直直的栽倒在地。

    “倒是好一个兄弟情深,只是你把他当兄弟,他说不得只把你当做一条狗而已。”罗苦连迈着步子再次走向倒地不起的孙大仁,嘴里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呸!你懂个屁!”孙大仁浑身上下都不断朝他传来一阵阵宛如撕心裂肺一般

    的剧痛,但他嘴里却不服输的怒骂道,随即双拳握紧强撑着自己仿若要散架一般的身子,想要再次站起。但这一次,他所受的伤势着实太重了一些,任凭他如何咬牙坚持,每一次方才撑起身子,便又无力的摔倒在地。他胸膛处的肋骨碎裂,内腑受损,几乎已经到了崩碎的边缘。这样的伤势唤作一个寻常人恐怕早已失了生机,他若非体内还尚存着些许赤朱果的药效,此刻被激发出来,他就算不死,也得陷入昏迷。

    罗苦连看着不断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却又一次次摔倒在地的孙大仁,脸上充斥起了近乎病态的笑意。

    “岂不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天下的机缘素来有德者居之,你区区一蛮夷边民,也敢夺我机缘,这便是代价。”罗苦连嘲弄言道,说到这里他忽的眼前一亮,看向不远处的魏来,嘴角的笑意更甚。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早的。”

    “你不是那么在意你这位兄弟吗?不如我就让你看着我把他杀了,你再去寻他陪葬,你们兄弟二人正好黄泉路上作个伴。何如啊?”

    罗苦连此言一落,孙大仁的脸色顿时无比难看。

    “你敢!”他咬着牙厉声喝骂道,本能还要尝试着站起身子。

    但这一次即使他的心底充斥着愤怒,也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可双手方才将身子撑起,便暗觉剧痛从四肢百骸涌来,那样的痛楚让他几乎陷入昏厥,可他依然咬着牙想要起身。

    可这时,罗苦连已然来到了他的身前。这位天阙界门徒居高临下的看着孙大仁,一只脚猛地伸出就要朝着孙大仁踏来。

    孙大仁此刻连站起身子都无法做到,又何谈对抗罗苦连的这一脚呢?

    可就在这时,那一旁一直闭目沉神的魏来双眸豁然睁开,三道神门在少年的周身亮起,浩大的灵力宛如江海奔涌,猛地涌向罗苦连。

    未曾料到这般变故的罗苦连可谓猝不及防,哪里还顾得了羞辱孙大仁,赶忙运集周身的灵力想要抵御这魏来催动起的灵力。

    平心而论,于此之前,他对于魏来的本事心中是极为忌惮的,因此当魏来突然发难,他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收起了攻势,运集起周身所有可以调用的力量抵御,但饶是如此,在那股浩大的灵力面前,他的身子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狠狠的掀飞,直直落出十余丈开外,方才在撞到一处树干上堪堪停下。

    而暗以为自己就要殒命于此的孙大仁也有些发愣,他抬头怔怔看向睁开双眼的魏来,好一会之后方才问道:“阿来……你成功了?”

    他记得真切,开打之前,魏来曾说过要让他们为他争取时间,此刻魏来清醒,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这些摩撒族人也已经得救了呢?

    但让孙大仁失望的是,面对他满心期待的问题,魏来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孙大仁问道,大抵是因为体内伤势过重的缘故,平日里话唠一般的孙大仁此刻说起话来却显得有些断断续续。

    而面对这个问题,魏来却神色古怪的看向孙大仁。

    “我之前所思虑的方法有些问题,但就在刚刚我想通了是哪里出了问题,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魏来说着伸出手抓住了孙大仁的手臂,他体内的灵力被他飞速的灌注入孙大仁的体内。魏来的灵力纯净,虽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孙大仁的伤势,但却足以让孙大仁此刻糟糕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

    气机顺畅许多的孙大仁,那股急性子也显露了出来。他言道:“那你就快些去做,你别担心,这里有你大哥在呢!”

    孙大仁坐起了身子,这样说着,还习惯性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而就是这番举动再次牵动起了他的伤势,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再次传来,直让孙大仁疼得咬牙切齿。

    魏来却在这时言道:“可解决问题的关键……”

    “是你!”
友情链接:新宝彩票  网盟彩票  中华彩票网  大地彩票  齐天娱乐  28彩票  爱乐透彩票官网  大众彩票  500万彩票网  冠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