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九章 归来

第二十九章 归来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连两枚血魂丹下肚,罗苦连的体内奔涌着浩大的灵力。

    那股力量磅礴到隐隐有超出罗苦连承受能力的趋势,他需要将这股力量发泄出来,而最好的目标自然便是眼前这静坐的少年。

    浩大的力量顺着罗苦连的经脉涌动向他的神门,他的背后一只身形巨大的人形异兽浮现,二者的身形交汇,仿若毁天灭地一般的威能汇集在他的手掌,聚集成一道宛如雷霆一般闪动跳跃的紫色光球。

    他心中的杀机一荡,身形顿时快了起来,与魏来之前数十丈的距离不过眨眼之间,转瞬即至。

    他的嘴角露出狞笑,裹挟着强大力量的事物被他推送出去,紫色的光芒映照着他狰狞的侧脸,他仿若从地狱中爬出的幽鬼,在向生人复仇,也在享受生命从炙热都寂灭的燃烧。

    眼看着自己的杀招距离少年越来越近,他嘴角的狞笑也愈发的扭曲。

    忽然,少年背后的长刀轻颤,一声巨大的狼啸升起,勇武的白狼之相浮现……

    罗苦连心头一颤,暗道不好,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细小如麦芒的金光忽的涌来,感受到这一点的罗苦连豁然抬起头看向那金光涌来的方向,但他的头方才抬起,那道细微到几乎不可察觉的金色细线便猛然涌入了他的眉心,然后从他的后脑勺涌出,化作更不可察金色光点消散开来。

    罗苦连的身子在那时豁然僵住,他手中所聚集起的浩大灵球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死亡向他袭来,宛如潮水一般蔓延在他的躯体中。

    他感受到这一点,却来不及悲伤与痛苦。

    他只是用尽自己生机耗尽前的最后一丝气力,艰难的抬起了头看向那金色光芒飞来的方向。

    他的眸中在那一瞬间写满了骇然与不可置信——那里,站着一位少女,白衣飘飘,神色冷峻。

    “桔姑……”他的嘴张开,想要唤道那人的姓名,询问为何自己会遭到这般的待遇。

    但席卷而来的死亡还是抢在那个问题宣之于口前,彻底侵占了他的身躯。眉心一道殷红涌现,他眸中的骇然与不可置信在那一瞬间彻底化为了死一般的静默。然后,他的身子重重的摔倒在地。

    ……

    其余天阙界的门徒们也在那时瞥见了这番景象,自然也看清了是谁杀了罗苦连。

    众人心有不甘,却不得不再那时收起了各自周身的气机,也放开了已经在他们的攻势下岌岌可危的萧牧等人。

    他们当然疑惑为什么桔宁要这么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将这样的疑惑宣诸于口。

    已经在天阙界众多门徒的攻势下只能苦苦支撑的萧牧等人也在天阙界众人收手后察觉到了桔宁的到来,他们亦纷纷侧头看向少女,目光依然警惕无比。

    少女迈着步子走向人群,来到了双方之间。

    “我说半个时辰。现在半个时辰已经到了。”她这样言道,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那些摩撒族人,当然也包括那坐在人群中的魏来。她目光游离,最后停留在那把再次归于寂静的刀上,只是一息不到的驻目,少女便又收回了目光。

    “我小瞧他们了,看样子他确实有

    办法就这些家伙。”少女再次言道:“你们技不如人,半个时辰拿不下他们,那就该回去好生修行,莫要在此丢我天阙界的颜面。”

    与那摩撒离开前,少女好像是提过半个时辰的事情,可是这么一会光景有半个时辰了吗?似乎还差上一点……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存在于这些天阙界门徒的心底,可没有任何人敢去质疑少女。

    他们知道既然桔宁想要护着萧牧一行人,那萧牧一行人便不能再动,哪怕心底积攒着再多的不安,众人也只能纷纷的收起了杀心。

    少女感受到这一点,冷峻的脸色稍缓,抬起头看向萧牧:“你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二十余枚血魂丹,带回那山河图的感应便会传来,你们回到宁州后,就都给我去袁袖春的门下报道,从现在开始,到以后十年之内,你们都得尽心尽力的辅佐他,知道吗?”

    桔宁看向的是萧牧,可所言之物却是对着那些天阙界门徒们说的。

    天阙界的众人,也是一愣,但在回过神来之后,却没有人敢有半点疑虑,纷纷低首应是。

    桔宁依然抬头看着萧牧:“他们会在这里耽搁许久,要下个十日才能离开,我会与袁袖春言明此事,同时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静修,你们可以好生消化这些血魂丹。好生修行,到时候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懂了吗?”

    那些天阙界弟子再次应是。

    桔宁脸上忽的荡开了笑容,嘴里又言道:“哪还不快滚。”

    众门徒闻言一愣,还在疑惑间,却感觉那自山河图发来的感应出现,他们豁然醒悟过来,此刻已经到了第二十日……

    诸人不敢有半点迟疑纷纷在那时响应来自山河图的感应,身形也随即化作白光,消失在原地。

    称得上是经历过以此劫后余生的宁州子弟们此刻都一脸的心有余悸,似乎依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而非他们的幻觉。

    而桔宁显然不是一个会顾念他人感受的家伙,她依然微笑着看着萧牧,再言道:“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做我的面首,我可以保你宁州无碍,好过辛苦打拼,却不得善终。毕竟我可不是每一天都有今天这样好心。”

    萧牧一愣,但还不待他回应,少女的身子也在那时被一道耀眼的白光所包裹,不过数息光景,便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萧牧愣愣的眨了眨眼睛,心底莫名泛起了些许异样——当然这样的异样绝非因为少女的“求爱”,而是临行前,少女声色内敛的对天阙界门徒所言的那番话,听上去像是在训诫天阙界的弟子,可又更像是在提醒萧牧等人,袁袖春不容小觑,在得到这么天阙界弟子的效忠后,他的势力会有一个质的提升,尤其是在这些天阙界门徒吞噬完那些血魂丹后……

    而桔宁身为天阙界的人,不仅在之前出手救了他们,之后更是旁敲侧击的将这样一番消息告知了萧牧。哪怕是以萧牧的心性,一时间也捉摸不透这个少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

    正月二十四。

    春光未至,细雪渐歇。

    宁霄城成翰星碑外的街道四周,酒肆中的生意依然喜人。

    酒肆的老

    板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位伶人,模样俏丽,歌声撩人。

    时值亥时,前来听曲饮酒的酒客依然坐满了酒肆。

    “叠瓦浮轻雪,参差粉画难。”

    “苦欺初变柳,故压未生兰。”

    “夜色微分白,春容不受寒。”

    “即为花卉夺,犹得暂从看。”

    伶人歌声清曼,配上他自怨自艾的神情,应上这萧条不少的宁霄城,总不免有一股萧瑟气氛弥漫于酒馆中。

    喝得半梦半醒的男人推了一把一旁的同伴,一脸神秘的言道:“哎,听说了吗?昨日白家被金不阕带人抄了家,一家上下六十五口人全都被押入了大牢。”

    身旁同样喝得醉眼朦胧的同伴白了他一眼,不屑言道:“我还当是什么新鲜事呢,从金不阕带着苍羽卫来到宁州后,大大小小算起来这已经第十六家了吧?我估计啊,这宁州的大牢此刻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刘家前天举族离开了宁霄城,听说是去往了齐国,走得那叫一个匆忙,那刘老爷家中七八位貌美如花的小妾都来不及带上,今日一早发现家里人去楼空,哭得那叫一个哭天喊地。”一旁的酒客闻言,也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言道。

    旁人却又白了他一眼:“有本事的聪明人能跑的都跑了,这宁霄城如今哪里还是人待的地方,我前些日子去白马学馆中送菜,还听那些学生抱怨,说近来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宁州的灵力在飞速的下降,恐怕是与山河图有关。再过些年,我估计咱们宁州一两个像样的修士都出不来,但凡有些本事的人又岂会愿意待在这里?也只有咱们这些混吃等死的家伙,哪里也去不了。”

    “你看他徐家宁家多聪明,一得到消息,就不见了人影,什么兵权什么荣华富贵都舍得放下。”

    那人这番话顿时惹得新来的酒客有些不悦,他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萧家不是留下了吗?州牧大人不也还在吗?”

    那酒客闻言一声冷笑:“萧家?州牧?这都被苍羽卫围了多少条了?说是保护实则囚禁,咱们这州牧大人年纪大了,死了女儿女婿后便没了锋芒,太子都压不住,更何况他金不阕?”

    新来的酒客被这番话憋得脸色通红,又言道:“那是老人家在伺机而动,你看魏公子与萧家的少统领,此次翰星大会不是同样打得那些天阙界的门徒惊惧万分,最后还给咱们服了软!”

    “那又如何?天阙界的人都已经回来有十日了吧?你口中的魏公子、少统领人在何处呢?估摸着怕不是死在了那山河图中可吧?兄台有那本事在这里和我争执,倒不如多看两眼这采薇姑娘。说不得什么时候咱们就没这福分咯!”酒客这样说着,便没了与对方争执的心思,端起酒杯看着那令人,双目迷醉的自饮自斟起来。

    那新来的酒客心中不忿,想要辩驳,可又着实寻不到辞藻。

    轰!

    可就在这时,酒肆外的街道中心忽的传来一声闷响,整个街道都在那时颤动几下。正好站在窗口处的酒客亦或者看向那处,却见依然飘着些许细雪的翰星碑下,有几道单膝跪地的身影缓缓在那时站起了身子……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官网  福德彩票  江苏快3走势  吉林快三  天天彩票平台  恒大彩票平台  乐八彩票  105彩票官网  新利彩票  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