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一章 男人啊,最重要的是洁身自好

第三十一章 男人啊,最重要的是洁身自好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盯着那群气势汹汹在自己身前结出战阵的苍羽卫,心头莫名涌出些古怪的情绪——半年之前,不过半对人马的苍羽卫,他为了对付,还得机关算尽,甚至铤而走险。而短短半年光阴,此刻他只要心中念头一动便可生杀夺予,那种轻易拿捏他人生死的感受莫名的让人有些着迷。

    “再说一遍,州牧府重地闲人勿进!”这时,那为首的苍羽卫再次高声喝道。

    魏来的思绪被拉扯了回来,他的心头一震,脸色有些发白,甚至连额头上都浮现出了密密的汗迹。

    他当然不是惧怕这些苍羽卫,他只是心惊于方才那一瞬间自己心头所升起的视人命为草芥的念头……

    以苍羽卫在大燕的恶名,魏来并不认为眼前的家伙有哪一个不是死有余辜,他只是在担忧这般嗜杀的念头会在有一天动摇他的心神,让某些无辜之人也死在他的刀下。

    故此他沉了沉心神,并未在第一时间出手,而是低语言道:“我是州牧的外孙魏来,我要见他。”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诸位,要么退……”魏来这样说着,声音忽的被他压得很低。

    “要么死!”

    这番话出口,那些苍羽卫的脸色都微微一变,想来这些日子众人都未有少听到过关于魏来的传闻,莫说是身为江浣水唯一的外孙的身份,就是前些日子以三人之力力压天阙界众多门徒的事迹,便足以让这些苍羽卫暗暗胆寒。

    吱呀——

    就在双方僵持间,州牧府的大门忽的缓缓打开,一道清嫩的声音从大门的缝隙中响起。

    “魏公子当初在古桐城可是说得信誓旦旦,一副老死不与州牧往来的架势。怎么几个月不见,这祖孙情深得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呢?”

    魏来一愣,只觉那声音与语调极为熟悉,还未待他记起到底是何人,一道红色的身影却依然从府门中迈出,笑脸盈盈的看着他。

    孙大仁的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妖女!”

    周围那些苍羽卫却赶忙恭敬回身,朝着那人拱手言道:“纪姑娘。”

    ……

    “阿来记住了,小心那妖女!别被他吸了精气!”

    “还有!咱们现在不差钱了!不要再出卖自己!男人,要洁身自好!”

    孙大仁痛心疾首的朝着魏来高呼道,但身子却还是不由己的被那些苍羽卫拦在了身后。

    魏来满脸无奈的跟随着纪欢喜走入了州牧府,对于孙大仁的口无遮拦,却是无可奈何。

    州牧府中有些昏暗,以往江浣水为人勤俭,所以到了夜里长廊上的灯火并未全部点亮,但好歹也会有些巡逻的士卒来回走动,多出些许生气。可今日不仅灯火尽熄,就连巡逻的士卒也不见了踪影,只是魏来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暗处有诸多窥探的目光,想来是苍羽卫安插在府门各处的暗碟。

    “魏公子这些日子过得很是风生水起啊,妾身远在泰临城都听闻过关于公子的事迹。”魏来正暗暗观察着州牧府中的情势,走在前方的纪欢喜却忽的轻声言道。

    魏来沉默了一会,看着少女依然婀娜的背影,嘴里轻声说道:“想不到会在再与姑娘相遇。”

    对于魏来如此生硬转移话题,少女并不介怀,转过身子,露出一脸哀怨之色,接着那话茬说道:“妾身命苦,娘娘一旦遇见了什么苦差事,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妾身。说起来还是托公子你的福,娘娘暗觉单凭金大人摆不平这宁州的烂摊子,所以妾身也只能跟着走上一趟。”

    说着,纪欢喜还风情万种的白了魏来一眼,看似责怪,实则却更像是在调情。

    可惜魏来却依然不解风情,无视少女递来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低语道:“烂摊子?只是不知是谁让这宁州变成这幅模样的。”

    纪欢喜索性停下了脚步,一脸幽怨的看着魏来:“公子是在怪我?”

    “不敢。在下

    只是就事论事,更何况姑娘也算不得罪魁祸首。”魏来沉声言道,语气中多少有些不耐烦。比起更眼前的少女闲聊,他更想快一步去到州牧府的书房,见到江浣水。

    “那以公子看来,谁才是罪魁祸首呢?”纪欢喜也不知是未有看出魏来的焦虑,还是有心与之为难,并没有半点迈步的意思,反倒笑盈盈的盯着魏来,眯眼问道。

    魏来的眉头皱了起来:“在下只是一介草民,没有姑娘这般可以看透世事的本事,姑娘若是想讨论政事,还是另请高明,在下尚且有要事要见州牧,就不奉陪了。”

    说罢这话,魏来便无半点停留的意思,迈步越过纪欢喜就要独自一人走出长廊。

    只是他的脚步方才迈开,甚至还未与纪欢喜擦肩而过,纪欢喜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公子这么着急,可是为了那几个刚刚被孟将军抓获的逆贼?”

    魏来的身形一顿,听出了纪欢喜的话外之音,沉眸回头看向少女,低着声音言道:“姑娘消息倒是灵通,我这才到州牧府,姑娘便知道了此事。”

    魏来的语气中多少有些惊讶,因为事态紧急,在白同袍几人随着孟衔离开后,他与萧牧等人便各自分开,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州牧府。要知道以他的修为,教程之快,就是常人驾马也难以追上。他这方才到州牧府,纪欢喜便知晓了此事,说是消息灵通都有些看低这位纪姑娘了。

    纪欢喜却并不在意魏来语气中的惊讶,笑着继续言道:“我与公子许久未见,心中甚是想念,本想着与公子好生畅谈一番,耽误些公事也是无碍。却不想公子如此无情,妾身也就只有回去审问犯人了。”

    说道这处,纪欢喜的眉头一挑,脸上的神情幽怨,伸手抚在自己那饱满的胸膛处,泫然若泣的言道:“只是妾身这相思之苦,公子不解,积郁在心中化作了烦闷,便只能寻那些个犯人出气了……”

    魏来一愣,随即面露苦笑,只能停下了步伐,无奈言道:“姑娘想聊什么?”

    纪欢喜却面露喜色,微笑道:“就聊方才那话题,公子觉得谁才是宁州如今模样的罪魁祸首?”

    魏来面色不变,沉声道:“朝廷削藩,但边境却始终有齐与鬼戎虎视眈眈,大楚也只是表面友好,从未真的放弃对燕的窥探。朝廷削了军饷,但三霄军体量巨大,所需银两宁州各部入不敷出,最后只能从百姓身上来取,此消彼长,宁州百姓所承赋税,虽称不上沉重,但放眼北境,亦决计名列各国前茅。”

    “所以,是谁定下的这宁州的赋税之数呢?”纪欢喜待到魏来说罢此言,便张嘴问道。

    魏来的脸色一僵,说道:“州牧若不如此行事,那三霄军何人供养?边境敌国虎视眈眈,为祸之下,必是生灵涂炭,岂不更是民不聊生,此举无非是两害取其轻的无奈之举罢了。”

    “再者言,那蛟龙为祸,也非一朝一夕,朝廷明知敖貅绝非善类,依然任由他入主乌盘江,吞纳乌盘流域气运,任其流域周遭地界灵气稀薄。这尚且不够,还妄图将之封为昭月正神,如此变本加厉,助纣为虐之举,姑娘总不能说也是州牧之过吧?”

    面对魏来咄咄逼人的询问,纪欢喜依然面带笑意:“渭水龙王将死,北境人尽皆知,齐与鬼戎都有意扶持江神入主渭水,抢夺机缘,得其气运,以壮国力。公子刚刚也说了,齐与鬼戎亡我大燕之心不死,若是有朝一日他们真的入主渭水,国运一盛,大军压境,届时生灵涂炭的就不再是宁州这一州之地,而是我整个大燕!这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公子何以言责。”

    少女这番辩驳让魏来始料未及,不善此道的魏来也不免一愣,一时间竟然难以回应。

    “姑娘伶牙俐齿,在下险些便着了姑娘的道。州牧是取的轻是些许赋税,姑娘取的轻却是整个宁州的未来,二者岂能同语。况且州牧虽施加赋税,但也想尽办法屯田开荒,修道经商。而姑娘口中的朝廷,却只是一味巧取豪夺,岂能相提并论?”好一会之后,魏来方才回过

    神来,他摇头苦笑言道,若非他心思机敏,恐怕此刻就已经被纪欢喜绕到了坑中。

    而说罢这话,他也不给纪欢喜再言说机会,又紧接着说道:“姑娘想聊的东西我们也已经聊完了,还请姑娘带路,早些面见州牧吧。”

    “公子何必着急。”纪欢喜坦然一笑,对于这番辩论最后的输赢并不在意,也并无心去反驳魏来最后所言。她这般说着便再次转身,开始朝着江浣水所在之地走去。

    魏来迈步跟上,可少女却接着言道:“公子若是此行想救那几位宁州子弟以及他们的家人,只需与妾身言说一句,妾身便可命他们放人。一番流程走得快些,估计明日他们便可在自己家中吃到自家灶台里做出的饺子。”

    魏来闻言却是不语,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子会如此好心,他以为终归还得有个但是。

    “但是……”而不出他所料的是,这样的念头一起,纪欢喜的声音便再次传来:“但是公子若是想救的是宁州,那我以为公子大可不必再维持叨扰州牧了。”

    “什么意思?”魏来皱眉反问道,他虽然预料到了纪欢喜的“但是”,但却预料不到是这样的“但是”。

    纪欢喜却并没有半点卖关子的意思,她眯着眼睛言说道:“不说以往,就是现在,哪怕宁家与徐家举族搬迁,但青霄军与赤霄军的军权依然在老爷子手中,再加上萧家手中的赤霄军,那可是足足二十万精锐,单凭金不阕手中的十万苍羽卫,真的就能在宁州为所欲为吗?”

    “显然是不够的,所有人都明白,娘娘当然也明白。十万苍羽卫说到底也只是试探,试探老爷子到底有没有当年那般的雄心壮志,敢与朝廷横兵沙场。”

    “可结果呢?公子都看到了,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想打了,公子又何必再让她为难呢?老爷子为大燕为宁州操劳了大半辈子,就让他好生安度晚年,不好吗?”

    魏来于此之前并未想到这些,此刻听了这番话,脸色顿时有些阴沉,从他来到宁州接触道江浣水开始,便隐隐察觉到了对方在某些事情上面的决断颇为古怪,甚至不妥。但他毕竟未在其位不便多问,也认为依照着江浣水在官场浮沉这么多年时有忍让也应当是出于长远考虑。可如今金不阕在宁霄城为所欲为,闹得人心惶惶,江浣水却依然对此漠不关心,甚至任由苍羽卫围住他的官邸,这样的忍让,莫不是太没有底线了一些。

    魏来这样思虑着,嘴里却言道:“两军对阵,无论胜负,最后都免不了让大燕生灵涂炭,州牧也只是不忍见……”

    魏来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纪欢喜打断:“那这就是一个死结了,既然下不定决心,那不如早些作个了断,免得牵连更多的无辜。”

    魏来闻言,脸色又是一变,可还不待他回应,纪欢喜忽然却停下了脚步,言道:“到了。”

    魏来抬头一看,却见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州牧府的书房,房门中点着烛火,透过纸窗隐约可见一道身影正佝偻在书桌上。

    魏来见状,便要迈步上前推开房门,可身旁驻足的少女却又言道:“还有一事,未有请教公子。”

    “嗯?”魏来一愣,回眸疑惑的看向少女。

    纪欢喜的面色幽怨,问道:“欢喜不在公子身边才几个月的时间,公子就另觅了新欢,只是不知是哪家姑娘这么有福气,能得公子垂青。”

    魏来听得莫名其妙,他来宁州这么些时日,除了与阿橙有些接触外,从未再认识其他女子,却是不知纪欢喜这番言论从何说起:“姑娘是不是认识的男子太多了些,记得出了岔子,魏来可没有什么旧欢,更就不提何处觅得新欢了。”

    纪欢喜却是一笑:“没有新欢?那公子就不够洁身自好了啊。”

    “实不相瞒,妾身自幼便习得一门观相之术,方才第一眼相见,便看得真切……”

    说道这处,纪欢喜有意一顿,脸上的笑容变得揶揄了起来:“公子的纯阳之身……没了……”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彩票  pc28开奖网站  齐天娱乐  平安彩票手机版  全中彩票注册  秒速快三官网  2元彩票  V8彩票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重庆彩票网_重庆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