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二章 出山

第三十二章 出山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脸上的神情错愕,他看着眼前笑盈盈的少女,愣了好一会光景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他的心底如有万马奔腾,暗道此女当真是口无遮拦,这般男女之事也能如此毫无避讳的宣诸于口。

    只是魏来从未行过此事,又怎能回应纪欢喜?

    魏来到底才十六岁,对于这男女之事颇为忌讳,宣诸于口还是略感羞涩,哪怕他从未行过此事,一时间也不知当如何辩驳。

    只是这样想着,魏来的面色却忽然有些古怪,他又莫名记起了那个梦境,那个铺有红色罗帐的床榻,那道模糊却俏丽的女子,那缠绵悱恻,那唇边低语……

    还是说春梦也能算是破了纯阳身?

    魏来想到这处,脸色微微有些泛红,而这般模样落在那纪欢喜的眼中,却是默认。

    少女脸上的神色在那时变得有些幽怨,她低眉细语道:“公子好生过分,明明有欢喜在,实在把捺不住,寻欢喜即可,非得去那烟花之地,那些女子就真的比欢喜好吗?”

    魏来对于纪欢喜的大胆心底早有预料,但仍未想到这样露骨之言对方也能说得如此直白。

    他一时语塞,却是不知当如何回应。

    吱呀——

    眼看着魏来要在纪欢喜那揶揄的目光下败下阵来时,身后的书房却忽的传来一道声音。

    二人回头看去,却见书房的房门被人缓缓打开,一位老者从房门中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外公!”魏来看清那人,嘴里轻呼一声赶忙上前将之搀扶。

    而身旁的纪欢喜也收起了脸上的女儿态,恭敬的朝着那老人低头拱手眼道:“见过州牧。”

    老人任由魏来搀扶着他的身子,一便迈步走着,一边侧目打量着魏来,嘴里笑道:“回来啦?山河图怎么样啊?”

    “哪有什么山河图,只是将我们传送到南疆的一处天阙界圈养牛羊之所,见了些稀奇古怪的事物。”魏来低头应道,态度恭敬。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从他离开宁霄城后,眼前的老人比起之前似乎又衰老了不少,想来宁家与徐家的离去以及近来宁霄城中发生的事情让老人忧心得太多。

    “我听说外公病了,不知是金家作怪,还是确有此事?”魏来想到这些,不免有些心疼,便又问道。言语间语调低沉,似有杀机奔涌。

    “年纪大了,时不时有些毛病并不奇怪,纪姑娘与金将军也是害怕有歹人从中作梗,方才一片好心派兵布防,哪来什么作不作怪之说。”江浣水笑呵呵的言道,语气平静,让魏来并无法通过对方的言辞领会到老人真正的心思。

    但他自是不会相信老人这番话是出于真心,他侧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纪欢喜,暗以为是因为纪欢喜再次,江浣水方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有心避开少女,正要提议送老人回书房细谈。但话未出口,老人的声音却抢先响起:“陪我到外面走走……”

    魏来一愣,却以为这也是一个避人耳目的办法,正要点头应是,可紧接着老人又言道:“纪姑娘若是得空,也与我们爷孙二

    人一同走走,如何?”

    魏来怎么也没有想到江浣水会说出这样的提议,他还在发愣,纪欢喜便是展颜一笑,低首言道:“州牧有言,晚辈不敢推辞。”

    ……

    也不知是不是有纪欢喜同行的缘故,亦或者是正如老人所言金家的大军真的只是纪欢喜出于一片好意而为之,总之一路行来,府门中的苍羽卫却是未有半点阻拦的意思。三人一路可谓畅通无阻的走出了州牧府,行到了宁霄城的街道上。

    大抵是觉得有外人在场的缘故,魏来一路上都愁眉紧锁,也并不发话。而纪欢喜却也是一反常态,在长辈面前表现得像一位十足的大家闺秀,安静得让魏来都有些不适应。

    反倒江浣水心情看上去却是不错,一路上时不时的挑起话题,一会询问纪欢喜关于泰临城中的一切,一会询问魏来修行的境况。二人对于老人的提问倒都是不曾避讳,尽数直言。但在言罢之后却又都极为默契的陷入沉默,显然不仅仅是魏来,纪欢喜同样弄不明白,老人此行将她带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二人就这样怀揣着疑惑随着老人一同穿过了宁霄城的大街小巷,最后拐入了城北一处偏僻的小巷中。

    巷子两侧的房屋低矮,地面凹凸不平,街道上流淌着不知是何物的水迹,隐隐弥漫着一股发霉酸臭的味道,就连一旁的纪欢喜也暗暗皱起了眉头,对于这处弥漫的味道极为不适。

    以往魏来从不知晓这看似繁华的宁霄城还有这样的所在,今日得见不免暗暗诧异。

    “通门巷,宁霄城里的贫民窟,乞儿、盗贼以及一些年迈的妓女大都居于此处。你们啊,平日里哪有机会接触这些人,故而不知此处也是常态。”身旁的老人似乎看穿了二人的疑惑,笑呵呵的言道。

    魏来皱眉问道:“外公既然知晓有这处地界,那为何不让人将之修缮,这般藏污纳垢之所,鱼龙混杂,免不了滋生事端。”

    江浣水闻言又是一笑:“龙有江泊,蛇有矮穴,是平头百姓还是匪盗乞儿都得有其居所,拆了这处,他们又该去何处安生呢?万事不能只看、只想表面。终归他们也是人,总不能断了他们的活路吧?”

    魏来闻言恍然,心中疑惑散去大半,正要应是,可老人的眼前却忽的一亮,言道:“到了。”

    “嗯?”魏来寻着江浣水的目光看向前方,只见一处那里有一处简陋的草棚,十余位衣衫褴褛的孩童记载一处用棉被与茅草搭起的床榻上相互依偎着沉沉睡着,一旁的怒火中火烧得正旺,锅里熬着些什么东西。

    “谁啊!?”一道沉闷的声音忽的响起,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位头发花白,嘴里叼着旱烟衣衫邋遢的精壮老人便从那棚子的深处走了出来。

    对方的出现让正诧异于眼前景象的魏来又是一惊,他看向那人,心头又是一跳。不仅因为那老人古怪的装束,更因为他即使大雪天依然露出在外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百余道刀痕……

    这个老人,显然不是江浣水口中匪盗亦或者乞儿,倒更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煞星。

    见到了对方的

    真容魏来的心头一跳,下意识的便要运集起体内的灵力。

    可那来者在看清江浣水的模样后,那凶恶的脸上却是咧嘴一笑,露出了自己那一口大黄牙。

    “江老头啊!这么久没来,我还以为你这糟老头老死了呢!”那老头子这般言道。

    这话多少有些不中听,就是魏来与纪欢喜在听闻这话之后,都不免神情古怪的互望一眼,显然是料想不到会有人敢这般与大燕的州牧说话。

    “不急不急。”可江浣水却笑呵呵的摆了摆手,言道:“你这么重的杀孽在身,阎王爷都不急着勾你的命,又岂会跟我这小老头过不去呢?”

    “老子那杀的能叫人吗?都是些畜生罢了!”对方不以为意,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然后便热络的拉着江浣水到草棚中坐了下来。

    当然,这般简陋的草棚,棚中的设施自然称不上是太好,所谓的桌椅,不过是几个被砍得齐整的木头桩子而已。

    而待到众人罗总,那老人方才响起跟在江浣水身边的魏来与纪欢喜,他指着二人问道:“对了,这两位是……”

    “魏来,我的外孙。”江浣水看了看魏来这样言道,然后又指向一旁的纪欢喜,正要介绍。

    可老人忽的扯着嗓子打断了江浣水的话:“我知道,这个肯定就是你孙媳妇吧!”

    老人说罢,还一本正经的打量了一番纪欢喜,嘴里啧啧言道:“不错啊,你老头子长得不咋样,可外孙生得倒是一表人才,孙媳妇更是美若天仙,好福气啊!准备撒时候给你抱个重孙子呢?”

    魏来见老人误会,纪欢喜还故作姿态的有意低下了头,一派女孩的娇羞模样,魏来不禁有些头大,就要开口解释。

    可这时江浣水却慢悠悠的从怀里那处一袋子沉甸甸的事物,递到了对方的跟前。

    老人深吸了一口旱烟,吐出一阵浓郁的烟气,接过那事物,在手里掂量了掂量,脸色有些古怪,言道:“这次这么多?”

    只见他低下了头打开了手里的袋子,从袋子中拿出了里面的事物,却是一枚金色的钱板,正面可有“天命楚制”,背面刻有“四方为公”。

    “赤金钱!”在看清那物之后,老人的脸色一变,嘴里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此言一出,魏来与纪欢喜也是脸色一变——赤金钱并非大燕朝廷所铸钱币,而是大楚所制,此物名贵,即使是在大楚的疆域之中也鲜有流通,市面上素来有万两白银不如赤金一枚的说法。

    而观江浣水递给老人那钱袋子沉甸甸的模样,若是都尽数装有这赤金钱的话,恐怕这一袋子,足足能有二三十枚赤金钱的架势,这样一笔财富,换算成银钱,恐怕足以支撑三霄军一年的开支。江浣水将这样一笔巨额的财富交给贫民窟中的这样一个老头,任谁都会觉得古怪。

    但更古怪的是,那老人将钱袋放下之后,沉眸看向江浣水,问道:“说吧,这么多钱,你想要我做什么?”

    江浣水眯着眼睛盯着对方,嘴里吐出了两个轻飘飘的字眼。

    “出山。”
友情链接:网信彩票平台  成功彩票官方网站  188体育  手机买彩票网址  拉菲彩票  ag环亚官网  东方彩票官方网站  四亿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新生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