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三章 被遗忘的名字

第三十三章 被遗忘的名字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山?”那老人掂量着手中的钱袋,然后摇了摇头,将那价值连城的钱袋又推了回来。

    然后,他直视着江浣水的眸子,沉声说道:“我答应过她,再也不杀人了。”

    “你不也说了,他们不是人吗?畜生而已。”江浣水眯着眼睛,将钱袋再次推向老人。

    生得凶神恶煞的老者,沉吟了数息光景。当他再次看向江浣水时,他的眸中裹挟着困惑与迟疑,他问道:“阿水,你难道就从未想过,其实我们也是畜生吗?”

    “当年你去了青冥学宫,学了霍雁的治世之道。我去了万岁山,学了薛阴阳的森罗万象刀。”

    万岁山……

    森罗万象刀……

    这两个辞藻宛如利器一般扎入了纪欢喜的心中,她的脸色豁然一变,之前弥漫在那双如含秋水的眸子中的困惑不解在那一瞬间尽数消散,转而弥漫上她双眸的是浓浓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她宛如见了鬼一般的盯着眼前的老人,模样看上去极为失态。

    魏来自然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但却碍于此刻的状况,并非询问良机,故而也知道暂时压下自己心底的疑惑。

    “你用你的治世之道在宁州做你的州牧,我在边关用的森罗万象刀,为你扫清寰宇,我杀了太多人,但我从不会去想那些死在我刀下的人。”

    “薛阴阳说,兵者是大凶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那些死在我刀下的家伙,都是想入我宁州的侵略者,我为民而战,堂堂正正,正是圣人所不得已而用之之时,对此,我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都这样深信不疑。”

    “可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们有守卫家园的信念,他们也有开疆扩土的执念,站在各自的立场我们都是对的,亦或者说都是错的。我们都只不过是彼此眼中的畜生,当然也是各自背后掌权者的畜生。我们被他们所宣扬的话语所迷惑,然后拼上自己的性命为视我们为畜生的掌权者而战,而最后谁会获利?”

    “既不会是那些死在边关的将士,也不是那些失了孩子父母,没了丈夫的女人。”

    “只会是那些坐在宫闱中的皇族,那些给他们讲述慷慨激昂故事的将军。”老人这样说着,又用力吸了一口旱烟,神情有些颓然:“从那天起,我便再也握不紧我的刀了。”

    “阿水。”

    “

    我已经尝够了腥风血雨,剩下的几十年,我都在为自己恕罪,为那些死在我刀下,亦或者死在我的麾下的冤魂们恕罪。”老人再次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州牧,“燕庭的所作所为,与当初我离开时与你说的并无半点差别。高高在上的皇族们根本不关心这些我们的死活,你所谓的盛世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幻境。支撑得越久,破灭时便会越痛。”

    老人说道这里,已然有些意兴阑珊,他伸出手再一次将那袋重重的钱币递了回来。

    江浣水陷入了沉默,不知是在为老人所言的话而动容,还是在酝酿着某些说辞想要改变老人的心思。

    但不待他说出些什么,一旁的纪欢喜却按捺不住了,她看向老人沉声问道:“前辈想来应当便是三霄军大统领岳平丘吧?世人都言老将军死在了玉雪城一战,却不想今日晚辈还能一睹将军英容,可谓荣幸之至。”

    魏来听到这处脸色也是一变,在他的记忆里三霄军素来都是由徐、宁、萧三家统领,从未听闻过还有过一位什么大统领,他念及此处看向那名为岳平丘的老人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岳平丘同样脸色一变,他略有诧异的看了纪欢喜一眼:“知晓老夫之人大多数都早已死在了当年的玉雪城外,活着的大都对此缄默不提,女娃子倒是有些见识,还能认出老夫来。”

    纪欢喜对于岳平丘的夸赞并不方在心上,只是又朝着老人拱了拱手,言道:“老将军德高望重,即使是在今日的三霄军中,依然有不少人记得老将军当初在玉雪城外,率领十余万三霄大军拦下齐楚联军之事。晚生素来敬仰老将军,但今日有些话,晚辈却又不得不说。”

    岳平丘的眉头一挑,大口吸了一口旱烟,沉着眉头问道:“你想说什么?”

    “老将军出身行伍,御下又曾有数十万大军,想来应该明白,为上者就应该统御全局,而非着眼于一砖一瓦的得失。”

    “将军说朝廷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这话便不对。民是社稷之本,无论燕庭是真心为民,还是只是想要维系自己的统治,民都不可生变,所作出的决定有时候虽然不见得能处处照料,但却是从大局出发而定制下的规矩,老将军所言,于晚辈看来着实片面了。”纪欢喜一本正经的言道,目光在那时直直的注视着岳平丘的双目,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

    大抵也是未有想到看上去才堪堪十七八岁的纪欢喜能

    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岳平丘亦是一愣,但很快他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

    他摇着头言道:“女娃子倒是有些胆魄。只可惜你年纪太小,所见之事太少,再大的道理,说给你,你也听不明白。”

    “将军不说怎知我不明白?”纪欢喜皱起了眉头,一改平日里圆滑之状,竟是真的要与眼前之人论出个胜负高低:“我自幼习读百书,泰临城龙骧宫中的藏书,晚辈不敢说能尽数倒背如流,但其中十之八九都以烂熟于心,我或许确实不如老将军阅历丰富,但书中所见却也何尝不是经历?将军欺我年幼,又何尝是长辈该行之事?”

    岳平丘又是一愣,然后指着纪欢喜言道:“阿水,你这孙媳妇,有些意思。”

    岳平丘说这话时脸上分明带着笑意,但这话落下的瞬间,他脸上的笑容却又忽的尽数散去,他一把将手中的旱烟拍在了桌面上,低声道:“我有的事情要忙,这些小兔崽子还等着我给他们做早饭呢,诸位请回吧,岳某没时间招待诸位了。”

    就像岳平丘没有料到纪欢喜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般,纪欢喜同样未有想到,身为曾经的三霄军大统领,岳平丘会这样给他们下了逐客令。她的心头有些不忿,还要再说些什么,但这一次话未出口,身旁的江浣水却站起了身子。

    纪欢喜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她收住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也随着江浣水一同站起身子,却缄默不再发言。

    江浣水也并未有半点责怪她的意思,他朝着对方拱了拱手,看向依然放在木桌上的那袋沉甸甸的钱币,言道:“将军不用忙着拒绝,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计划。这一袋子钱你暂且收着,七日之后你若是还不应允,这钱你可寻我孙儿将他退回来便是。”

    江浣水说罢这话,那岳平丘还来不及反驳,江浣水便转过了身子,迈步离去。

    岳平丘看着那老友佝偻的背影,苍老得仿若随时会倒下的身躯,那到了嘴边的话终究不忍心吐出,叹了口气,将那钱袋收了回去。

    “阿水……”

    “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就像以往我说经历的那些一般。”

    “想要终结这乱世,你得有破而后立的决心,得有倾覆大燕的魄力……”

    “可这是袁晏留给你的天下,十年前你不曾舍得,今日你就舍得了吗?”
友情链接:ag体育平台  百姓彩票  开心彩票网  秒速快三网站  甘肃快三  齐发国际游戏  亚投彩票  网信彩票平台  齐天娱乐  网盟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