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五章 夜谈

第三十五章 夜谈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又下了起来。

    面摊的老板很是麻利的给正在桌上的二人撑起了棚子,男人还极为贴心的说道:“二位慢慢吃,小老给你们搭好棚子,待会再让内人给二位泡壶热茶,暖暖身子。”

    说完,男人便退到了一旁,并不打搅有凝重气氛弥漫开来的江浣水与纪欢喜二人。

    纪欢喜此刻显然已经没有了再吃面的心情,她沉默了一会,忽的抬头看向棚外的夜色,看着那纷纷然然落下的细雪。

    “州牧大人说这世上没有两全法……”她忽的说道,那张可谓沉鱼落雁的脸蛋上弥漫着一股笔墨难容的古怪神情——苦恼、悲戚、迷茫又带着些许麻木。那样众多的情绪裹挟在这样一张脸上,却是莫名惹人怜惜。

    她转过头,看向再次低首与那炸酱面“厮杀”的老人,问道:“那州牧大人想好自己的取舍了吗?”

    老人顿了顿,拿着筷子的手也停了一会,然后他再次动了起来,嘴里囫囵的说道:“早在六十年前,我便做了选择。”

    纪欢喜闻言又言道:“所以金统领所料的无错,州牧大人现在的忍让都是装出来的?”

    老人并不否认,只是在此低头搅拌起碗中的面。

    纪欢喜脸上的神情困惑,她不解的问道:“既然州牧大人存着这样的心思,那为何今日还带着欢喜?”

    这当然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无论是此刻的坦明心迹,还是之前待她去见那位岳平丘,都绝不是,对手间应该做的事情。尤其是后者,纪欢喜甚至可以想象,若是那位岳平丘真的出山,所能给大燕带来的震动,绝对不亚于皇权更替,这样的杀招留在最后图穷匕见岂不更好,她不明白老人为何会将这样的事情如此坦然的在她面前展示出来。

    是威吓?还是试探?

    以纪欢喜所学到的权术之法,也难以看透老人的心思。

    只是相比于纪欢喜的满心疑惑,江浣水却表现得极为淡然,他头也不抬的说道:“早就听闻纪姑娘师从首辅周老,与老子是伴学,周老的权谋之术,想来以姑娘的聪慧,怎么也学到了十之七八。敢问姑娘一句,什么样的谋术,最厉害?”

    纪欢喜一愣,虽不明白为何江浣水会有此问,但还是依着自己所学如是言道:“《鬼谷子谋》有云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三仪者曰上、曰中、曰下。参以立焉,以生奇。”

    “故奇谋为上。”

    说罢这话,纪欢喜抬头看向江浣水,却见老人在那时摇了摇头:“先贤著书立传,我辈本不应以浅见非议。但我以为先贤之所以为贤,不仅因其胸中锦绣,更因其高洁德行。而这德行高的人,素来看不见这世间恶臭。”

    “眼界所限,故先贤也有错的地方。”

    纪欢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以为以江浣水的地位以及

    辈分,按理来说是不应说出这般大逆之言。但她还是耐住了性子,未有出言驳斥,而是拱手问道:“那以州牧所见,何谋为上。”

    “其实你真应该与金大统领好好学一学的,这吃人本事是门大学问,历来精通此道者大都不愿将之写诸于刀笔吏的笔锋之下,故而书上学来的都是粉饰过后的皮毛,真正的大学问,都在那城府数载乃至数十载却依然不倒的那些个你看上去是粗人亦或者恶棍的手中。”说道这处,老人自嘲似的笑了笑:“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如我这般伪装成读书人的恶徒胸中。”

    纪欢喜在这时大抵是多少能够体会魏来与自己说话时的不耐烦了,自己满心想要解惑,可对方却拿捏准了她的心思,吊住了她的胃口。深谙此道的她当然明白这是老人在掌握此番对话的主动权而所行的手段,但可气的是,她似乎并没有太好的办法破解此道,除非——她能当场言说自己不需要知晓老人的答案。但显然,此刻堆积在她心头的疑惑并不支持她这么做。

    “燕庭之中何人不晓,我宁州的三霄军悍勇善战,哪怕朝廷削藩之事做了一次又一次,但我手中握着的依然有足足二十万三霄军将士的军印。他金不阕凭什么带着十万苍羽卫就敢在宁霄城横行霸道?”江浣水眯着眼睛问道。

    纪欢喜闻言一愣,却并未因为这个问题有多难回答,而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简单到以至于她自己都不得不去思忖这简单的表象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的深意。

    似乎是看穿了纪欢喜的疑惑,江浣水脸上浮出了些许笑意。

    “因为了解。”索性她并没有继续卖关子的打算,很快便再次说道。

    “了解?”纪欢喜却愈发的困惑。

    “六十年,我已经为大燕做了足足六十年的州牧,他们太了解我了。他们知道我会对他们用兵,我怜惜这大燕百姓,三霄军与朝廷对抗,最后便宜的是虎视眈眈的齐与鬼戎,苦的却是我四州之地苍生。这一仗,注定打不起来。所以,金不阕才能这么的肆无忌惮。”江浣水这样说着,目光却意味深长的看着纪欢喜:“这是阳谋。”

    “你明白对方的打算,却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对方施展的阳谋!”

    纪欢喜的心头生出了短暂的恍然,但于此之后在她心头攀起的却是更大的疑惑。

    “州牧既然不舍得苍生蒙难,那为何还要请岳老将军出山?”纪欢喜又问道。

    江浣水不答他此言,反问道:“纪姑娘跟在娘娘身边这么多年,那敢问姑娘一句,这大燕江山若是交到了娘娘手中,真的能有中兴之望吗?”

    纪欢喜闻言心头一震,她直视向眼前的老人,想要从他浑浊的双眸中看出些就里,但偏偏,她着实难以洞察出老人的心思,反倒有种要被对方看穿的窘迫感。好似在那样的目光下,所有的谎言都注定会无所遁形一般。

    “娘娘

    并非……并非州牧想的那样……”她这般说着,不觉语调却有些干涩。

    “以往啊……”江浣水很是适时的打断了纪欢喜还未脱口而出的谎言,他抬起了头,喃喃言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嗯,或许比你还要小上些许的时候。我常常在这样的夜里思虑着自己以后要做什么,怎么做?和所有我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心里装的是天下,是宏伟得不像话的鸿鹄大志。后来我有了机会,施展我的抱负。我做得勤勤恳恳,小心翼翼,舍弃了很多不该舍弃的事情,也做了很多到现在也不知到底是对是错的选择。”

    “可我越是想要顾全所有,便越是发现,人力有穷时。哪怕是你绞尽脑汁,想要解开一个个死结,但却发现死结之所以是死结,便是哪怕能解开,也得付出的代价。”

    “我这一生解了太多的死结,到了这个年纪才明白,管不了那么多,非要都管,最后便是两手空空皆无所获。”

    “所以啊,你们要在泰临城怎么斗,我都管不了,但宁州……”

    “曾经有那么多人跟着我,用性命让我坐稳了这宁州州牧的位置,我得对得起他们,我得守好宁州,就像很多年前,他们在玉雪城、在蛮鸿关做的那样。”

    “你们要杀我,老朽这条命给你们也就罢了,但这是宁州最后能给你们的东西,我带姑娘来此,就是要告诉姑娘,底线在这里,越了,宁州与大燕便从此以后,不死不休。”

    老人云淡风轻一般的说出这样一番话,让纪欢喜也不免一愣,她还是满心的困惑与不解:“我不懂州牧的意思,既然有心一斗为何要先送掉自己的性命。更不懂的是,难道州牧以为你一旦仙逝,宁州还能是燕庭的对手吗?还是说州牧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位岳老将军的身上?”

    她无法理解江浣水的逻辑,江浣水表明了自己并不信任燕庭的态度,可又为何要在之前屡屡让步。

    “老岳的为人坐不稳州牧的位置,他的脾气容易让克制的双方真的爆发,让宁州与大燕之间爆发一场真的大战。这不好,至少在未到那个时候之前,我并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江浣水摇了摇头,如此言道。

    说道这处,他也吃完了碗里最后一点面条,他放下了碗筷,从怀里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手,嘴里言道:“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吗?”

    “金不阕的肆无忌惮源自于对我的了解,也源自于燕庭对我的了解。以后的宁州需要的是一个让所有人都猜不透的人,这样的家伙,才能真真正正的让燕庭投鼠忌器。”

    “谁?”纪欢喜皱着眉头再问道,她的心底泛起了阵阵暗涌,某种不好的预感忽的在她心底升起。

    江浣水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抬起头看向不远处。

    纪欢喜一愣也抬头看去,只见夜色中,那个被老人唤去打酒的少年……

    回来了。
友情链接:极速快三登录  中乐彩平台  500万彩票网  大玩家彩票  平安彩票平台  520彩票网  58彩票  AG真人平台  搜狐彩票官网  一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