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八章 黑袍

第三十八章 黑袍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骧令在此!孟统领还不跪下!”孟衔看清了此物,整个人都愣在了那处,而魏来却于那时暴喝一声,朗声言道。

    孟衔一个激灵,身子一软,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周围的那些甲士虽然还不明就里,但见自家的统领如此,他们自然更不敢造次,也纷纷跪下了身子。

    魏来低眸看着跪拜在地诚惶诚恐的孟衔,低声语道:“既然孟统领还认得这龙骧令,那就放人吧。”

    孟衔闻言,脸色一变。

    这人是金不阕让他押送的,若是就这样给放了,回到金不阕那里他是断然无法交差的。可此刻龙骧令在此,他若是不从,以这魏来的性子免不了会给他扣上一顶逆贼的帽子。他可是听闻过许多这些日子以来,这位魏公子在宁霄城内的行事风格的,一时间他有些骑虎难下。

    “魏公子,陛下将龙骧令赐给太子,那是对太子的信任,你如此飞扬跋扈,没有半点证据便要让我放了这些逆贼,传到陛下那里,坏的可是太子的名声。”孟衔无奈,只能压低了声音小声言道。

    但这话方才落下,那把雪白的长刀便架在了孟衔的颈项上。寒意袭来,让孟衔又是一个激灵。

    “孟统领听不懂人话吗?”

    “我让你放,你便放。若是不放,有龙骧令在手,我就是立马斩了你,你的主子也挑不出我半点毛病来!”

    此言一落,凌冽的杀机顿时将孟衔包裹,孟衔一惊,却是不敢去怀疑魏来如此去做的决心。

    他的脑袋低得更深了,眉头紧锁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

    不远处的酒楼上,本来已经意兴阑珊的男人眸中再次亮起了光芒,他盯着那少年,准确的说是盯着他手中握着的那枚令牌,眉头微挑。

    “想不到他竟然能够说服袁袖春与他联手。”男人喃喃自语道。

    一旁的纪欢喜也有些诧异,听闻男人此言,方才回过了神来——在来之前,他们安插在宁州的暗碟早已将这几个月来宁霄城内发生的种种一五一十的传递给了他们。他们自然也就知晓袁袖春在宁霄城的各项计划几乎或多或少都是因为魏来而流产的,故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魏来会在今日拿着袁袖春的龙骧令出现在这处。

    “看样子我们都小看这头幼狮了。”男人再言道,随即转身迈步,看架势是要走出这酒楼。

    “将军这是要去何处?”纪欢喜见状一愣,不禁问道。

    男人却头也不回的应道:“寻人去让孟衔放了那些家伙吧,都是些掀不起大浪的家伙,能够看看这位少公子的本事也算物尽其用。”

    “至于其他事,姑娘就不要再掺和了,此子留不得。”

    纪欢喜闻言眉头一皱,男人的语气虽然平静,但以她对他的了解来看,她知道,此刻他是真的对魏来动了杀心。

    ……

    将白家等七族人安顿好之后,魏来与孙大仁一道来到了太子的行宫外。

    敲响府门后,内侍前去传话,魏来便与孙大仁站在府门口等着。

    孙大仁几次欲言又止,魏来看在眼里也知他不是个心里能憋住话的家伙,便索性言道:“想说什么说便是了。”

    孙大仁得了应允,倒也并不含糊,当下便说道:“阿来,你说咱们怎么已经沦落到要来求这家伙的地步了?”

    “算不上求,金家若是真的拿下了宁州,咱们自然是没好日过,可袁袖春这个太子恐怕也再也没办法坐稳了。他看似是在帮我们,实际上是在帮自己。我们与他最多也只能算是合作而已。”魏来轻声言道,语气平静。

    昨天夜里他受到了萧家的消息,言说今日孟衔便会带这白家等七族人赶赴泰临城受审,希望魏来能想办法救救他们。按理来说这样的事情应当是萧家与州牧来做,毕竟白家等七族是如今宁州少有的尚且还依附于州牧的大族。但萧家传来的消息对于这些却只字未提,魏来暗想,恐怕此刻的萧家情况也并不大好,毕竟若是他们无碍的话,也就轮不到由笛休的暗霄军如此大费周章的传递消息。

    魏来相信萧牧的为人,自然不会去多问,而至于州牧那边……说实话,就连魏来这个外孙有时候也不明白他老人家在想些什么。于是乎在二者都指望不上的境况下,魏来修书一封,托笛休派

    人送到了阿橙手上,这才有了今日借走龙骧令之事。

    但让魏来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话却像是戳中了孙大仁的痛楚一般,孙大仁的声音忽然大了几分,脸色也有些潮红:“你忘了我爹是怎么死的了吗?与虎谋皮,最后终会害人害己。”

    魏来一愣,好一会之后方才回过神来,但他并未表现出太多的不满,只是低声问道:“大仁,你觉得他们该不该救?”

    孙大仁眨了眨眼睛,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声音不觉小了许多:“白家那些人自然该救,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苦衷,我只是……只是担心那个袁袖春会……”

    这一次魏来并没有让孙大仁把他的话说完,便将之打断:“我爹曾经说过,只要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做的事是对的事情,那怎么做,和什么人做都不重要。只要我们能守住自己的本心,就什么都不怕。”

    “可袁袖春给了我们好处,咱们不就欠了他人情了?”孙大仁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又问道。

    魏来笑了笑:“咱们要拦住了金家,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人情,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孙大仁还是觉得不妥,但这时,府门忽的被打开,一位侍者走了出来,朝着魏来言道:“魏公子,殿下有请。”

    ……

    “兜兜转转这么些日子,魏公子与在下还是联手了。”太子行宫的大殿上,身着华服的袁袖春高举着手中的青铜酒樽,微笑着看着魏来。他坐在首座上,身旁阿橙与韩觅分立两侧。

    他身后的阿橙眸中泛光,脸上竟少见的带着些许笑意。

    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阿橙是最为乐见其成之人。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袁袖春与魏来为敌,而此刻因为金家的到来,双方联手,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契机。她满心以为此事之后,只要她从中斡旋,双方定能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魏来自然也得回应袁袖春的这番美意,他也举起了身前的杯盏,朝着袁袖春敬上了一樽,言道:“此番谢过殿下,这龙骧令就此归还。”

    一口饮下杯中酒后的魏来,迈步走到了袁袖春身前,恭敬的双手递上那份金色的令牌。

    却不想袁袖春却伸出手微笑着将那令牌推了回来,他言道:“金不阕贼心不死,恐怕日后还要为难公子与宁霄城中的诸位,这令牌公子就暂时带着吧,日后也好方便行事。”

    魏来一愣,抬头看向袁袖春,却见他眉眼带着笑意,脸上的神情如春风过境,温软如玉。

    魏来发着愣,袁袖春身后的阿橙却暗暗有些紧张,她的手捏紧了她的衣角,注视着魏来,生怕魏来还是以往那般的性子,拒绝了袁袖春的美意,让二人方才有缓和的关系再次闹僵。

    “太子如此盛情,魏来再做推辞,便显得惺惺作态。如此,那我就谢过殿下了。”而就在阿橙的心提到嗓子眼时,魏来却也忽的一笑,他深深看了眼前这笑意盎然的太子殿下一眼,嘴里这般说道,起身又将那龙骧令收回了怀中。

    阿橙见状长长的舒了口气,而袁袖春更是展颜一笑,站起身子拉着魏来的手开怀言道:“魏兄,来!你我再饮两杯!”

    ……

    一番宾主尽欢,待到筵席散场,时间已近亥时。

    阿橙有意送送魏来,孙大仁也颇有眼力劲,寻了由头便独自离去,让阿橙与魏来独处。

    二人并肩走在宁霄城的街道上,看得出阿橙的心情不错。

    其实说起来他们昨日才一同从山河图中归来,从分别到现在也才堪堪一日的光景。但或许是习惯了与魏来相处,亦或者是某些阿橙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原因,再次与魏来走在一起时,阿橙却有些许久未见的感觉,甚至隐隐有些说不真切期待。

    “说起来还得谢谢阿橙姑娘,若非有姑娘从中斡旋,我当真不一定能从殿下手中借到这龙骧令,白家主等人此刻说得就已经在被送往泰临城的路上了。”二人一同走了好一会的光景,魏来忽的出言说道。

    阿橙应道:“殿下宅心仁厚,他想来也知道白家主等人遭受的是无妄之灾,故而昨日我刚刚提及此事,他便想也不想的便应允了下来。整个过程阿橙并未出到什么力气,公子要谢也应该去谢殿下。”

    魏来的脚步忽的停了下

    来,他侧眸看着阿橙,神情有些古怪的问道:“阿橙姑娘与殿下,当真是互信不疑,这一点着实令在下羡慕。”

    阿橙也不知魏来是否是话里有话,但她的心在听到魏来这话时,却莫名的一慌,少见的语气慌乱的应道:“太子生母凌照娘娘对阿橙有救命之恩,若非当年娘娘庇佑,恐怕今日的阿橙不知还在何处为奴为婢。但……”

    说道这处,阿橙停顿了数息时间,却还是言道:“但我与太子只是兄妹之情,主仆之谊,公子莫要误会……”

    魏来一愣,他看着眼前随着这番话出口,而低下了头,脸色微微泛红的阿橙,心底不免泛起了些许异样。阿橙当然是极好了一位女子,无论是品行样貌,还是修为天赋都是世间罕有。若说魏来不曾心动那自然是骗自己的,可是就在魏来心头生出异样时,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不适感也随之而来。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像背叛了谁一般……

    可那个谁到底是谁,魏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有些不喜这种摸不着抓不住的感觉,便索性强压下了那一刻在心底翻涌着的各色情绪,正色问道:“阿橙姑娘是觉得太子殿下已经浪子回头,改邪归正了吗?”

    阿橙见魏来对方才她所言的一切并不给予半点回应,心底不免有些失落,而魏来此言更是让她眉头微皱:“殿下今日做的一切,还不足以让公子放心吗?”

    魏来不答她此问,只是言道:“但愿殿下这份让姑娘感动的赤诚能够坚持到二十日后。”

    “二十日?”阿橙面露疑惑之色,显然是未有想通魏来所言的二十日之数到底是从何说起,但这样的疑惑方才漫上她的心头,她豁然记起在那些天阙界门徒离开山河图时,桔宁曾说过要让他们投身在太子门下,不过在那之前,会给他们约莫一个月的时间消化那些血魂丹的力量。而这些个天阙界的弟子们比魏来等人早上十日离开山河图,再过上二十日,不就是刚刚一个月光景吗?

    想到这里,阿橙的面色有些难看,她问道:“公子的意思是……”

    哒。

    哒。

    她这样问着,可话才刚刚出口,不远处的街尾方向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抬头看去,却见两道身影正从那处走来,一位是年纪三十左右的男子,容貌平常,但双手修长,手背上血管凸起。而另一人,则显得诡异得多,他的浑身上下都被裹藏在黑袍之下,以至于阿橙根本难以看清他的容貌。

    二人径直朝着魏来与阿橙所在之地走来,阿橙的眉头皱起,正要询问些什么。

    “你们也来了。”可这时,她身旁的魏来却忽然朝着那二人言道。

    阿橙一愣,诧异的看向魏来,面露疑惑之色。而这时,那位二人也走到了魏来身前,其中那位男子朝着魏来拱了拱手,言道:“魏公子好就不见。”

    魏来对于对方的示好却视而不见,目光古怪的看了看那被包裹在黑袍之下的人影,然后看向男子言道:“乾坤门也要来蹚这趟浑水?”

    男子苦笑:“宗门之命,许某人别无选择。”

    魏来点了点头,言道:“也好,你乾坤门助纣为虐,帮着苍羽卫欠下我乌盘城数百条人命,新账旧账,我正好一并与你们清算。”

    男子并不反驳,他低首道:“各为其主,有一天许宣落在公子手中,公子要杀要剐许宣断无半点怨言。但公子当日在古桐城救命之恩,许宣却也记得,皆是徐某人若侥幸得胜,定会倾其所能,留得公子一条性命。”

    男人这番话倒是说得由衷,但魏来却无心回应,他只是点了点头,便侧过了身子。

    男人回忆,也朝着魏来点了点头,便于身旁那浑身包裹在黑袍之下的家伙一道迈步离去。

    在魏来与那黑袍擦身而过的瞬间,魏来的脸色一变,他体内第二道神门之上的那头阴龙忽然暴动了起来,像是要冲破层层封印,再次活过来一般。

    只是瞬息光景,魏来的额头上便有密密的汗迹浮现……

    身旁的阿橙瞥见了魏来这般异样,她关切问道:“魏公子,你怎么了?”

    魏来不语,只是侧头看向身后,可刚刚才与他错身而过的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处空荡荡黑漆漆的街道,侵染魏来的眼帘……
友情链接:非凡彩票  乐天彩票  新天地彩票网  鸿运来彩票平台  荣鼎彩官网  248彩票  163彩票  秒速快三平台  金华彩票  辉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