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章 白同袍

第四十章 白同袍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自己房间中的魏来心情有些烦闷。

    不仅因为宁霄城中的各种矛盾,更因为自从回到宁霄城后,魏来的心头便总是缠绕着一股很奇怪的感受,就像是他好像忘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可却偏偏如何也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抓不住就里,却又如跗骨之蛆一般驱之不散。

    魏来想着这些便没了睡意,他起身走到了房门的窗台前,忽的想起就在刚刚于宁霄城街道上遇见的许宣。连乾坤门也掺和了进来,看样子宁霄城的事情时没有可能善终。

    终归要流些血,才能让所有的事情平复。

    就目前而言,许宣的实力并不见得能对如今宁霄城的局势造成太多实质性的影响。但让魏来隐隐不安的却是那跟在许宣身旁的黑袍人,魏来可以很笃定,当那黑袍人从他身旁走过时,他体内第二道神门中的阴龙确实起了异动。

    想到这处,魏来伸出手,将白狼屯月与朝暮剑唤来,将二者摆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他眉宇一沉,心中念头一动,体内的三道神门猛然浮现。

    武阳神门之中佛魔之相狰狞庄严,金光与血光交错,佛相垂眉,魔相怒目。

    灵台神门之上金色龙相与黑色龙相盘踞,皆怒目而视,相互制衡。

    幽海神门两侧六枚那古怪的石碑镶嵌其中,神门正中书有大大的一个金色宁字,光芒璀璨,如星辰高照。

    魏来体内的气机磅礴,浩大的灵力在周身奔涌,如江水一般穿越各个经脉,涌入武阳、点燃灵台,汇入幽海,再在幽海正中卷起一道巨大的水柱,水柱通天,直抵那暗无光芒的世界的顶端,在那处一道白色玉质圆盘漂浮于水柱之上,那是第四境玉庭境的象征。

    是的,在山河图之行的最后,吸纳了那些摩萨族人体内的血魂之力后,魏来终于破开了第三境,来到了四境。

    这样的修行速度不可谓不快,但魏来却无法太过开怀,毕竟他的修为进展固然已经称得上是神速,但比起他说要面对的敌人,这样的进展依然差之良多。

    想着这些,魏来以心神看向自己体内那玉盘之上,只见洁白的玉盘上血光萦绕,在最中心处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血色光团。

    所谓的玉庭境,便是在玉盘之上凝聚出修士的道蕴,依仗着此物,修士便可将体内四道神门上的神纹连成一片,唤出灵纹,协同作战。自此,修士的战力大增,便远非寻常人可以比拟。

    而一些天赋卓绝者却可以不依仗此物,仅凭自己对道的理解以及前几境神门的强大,在四境之前便唤出他们的纹灵,这样的修士大都天赋卓绝,依照北境固有的说法,有此天赋之人,若不陨落,必入大圣之境。

    魏来所熟识的阿橙便是这样一位天赋卓绝之人,只是哪怕是如阿橙这样的人物即使能够唤出纹灵,但没有第四境道蕴的支持,她所唤出的灵纹虽然威力不俗,但却无法凝聚成形。但一旦他们第四境大成,所能施展出的威能,却也足以让同境修士汗颜。

    而魏来的情况与这二者都不相同,他体内已经打开的三道神门都各自独立,虽然他并未做过详细的对比,可却也能很准确的知道,自己体内这三道神门所包裹的威能远非寻常人可以比拟,用曹吞云的话说,他这不是神门,是圣门!

    圣门之上,每一道神纹都相互独立,且都能召唤出各自的灵纹。只是魏来却从未召唤出哪怕一只属于自己的灵纹,他不知是这些神门上铭刻的神纹太过强大以他的力量无法驾驭,还是说他驱动圣门的方法不对。

    细数这一路走来,几乎每次破境魏来依靠的都是世间罕有的奇遇。但人总归不能依靠奇遇一直过下去,万一下一次没这么幸运的话,他岂不就得横尸当场?虽然目前宁霄城的各方都按兵不动,而有袁袖春的龙骧令在手,魏来也能应付一些小麻烦。

    但魏来更清楚的是,眼前的一切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他需要做好万

    全的准备,方才能应付即将到来的麻烦。

    而眼前,破境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

    第一道神门中的佛魔之相,来历古怪,仿佛拥有灵性,只在几次机缘巧合下自行运转过,与此之后无论魏来怎么催动都并无半点反应。而第二道神门之中的阴龙与金色龙相相互制衡,魏来更是不敢妄动,害怕自寻麻烦,于此一来,魏来便只能将心思放在了那第三道神门之上……

    这第三道神门是宁州气运与那来历不明的石碑的结合,只是相比于神秘的佛魔之相,这黑色石碑上的力量倒是有迹可循,至少魏来能够通过它吸纳上神之力,而神门上巨大的宁字更是由宁州气运形成,魏来觉得若是真的有什么办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增加他的力量的话,那关键就在这第三道神门上。

    ……

    魏来闭了关,也告知了孙大仁,从明日开始,除非有急事,否则断不可打扰他。

    而随着刘青焰与龙绣的离开,孙大仁在这宁霄城中也没了半个熟人,日子过得清闲又无趣,吃过午饭,孙大仁闷头又背诵了数遍《天罡正经》,觉得无趣烦闷之后,便索性又修炼了一会。在山河图中,孙大仁同样得了不少好处,不仅是赤朱果带来的强劲体魄,那些个摩萨族人体内血魂之力,因为魏来无法完全吸收,也分出了不少给予孙大仁在内的金牛镇的孩童。孙大仁此刻已经推开了第三道神门,距离第四境只差临门一脚。

    他虽然心思愚钝,但也能感受到如今弥漫在宁霄城中肃然的气氛。他隐隐意识到要不了多久,一场大战便会宁霄城发生。他不愿再拖魏来的后腿,也同时想要亲自料理当初杀害他爹的那位乾坤门的长老。故而孙大仁的修行还算刻苦,但破境之事素来不是单靠一根筋的蛮力便可以做到的事情。孙大仁盘膝在自己的房门做了足足一个下午的光景,额头上都堆满密密汗迹,那已经只差临门一脚的第四境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迈出。

    孙大仁本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主,几次尝试之后,有些泄气。

    加上天色已晚,孙大仁决定独自一人出去吃顿好的打打牙祭,毕竟在山河图中的一个月时间,他吃得最多的就是那寡淡无味的西玛果。

    说到吃,在这方面孙大仁的执行力却是极为惊人。

    从做出这样的决定,都走到距离魏府尚且有几个街区距离的衡珞街,整个过程也只花费了一刻钟不到的时间。

    因为金不阕等人存在的关系,如今的宁霄城也是人心惶惶,以往这个时间本应该高朋满座的酒肆中此刻却酒客寥寥,孙大仁很是轻松的便寻到了一处位置,点了几份荤菜,又要来了一壶好酒,自顾自的便坐在桌上吃了起来。

    久未尝到肉味的孙大仁就着小酒,吃得满脸红光,却听旁桌的酒客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说着些什么。

    “哎,你听说了吗?今天一早,金不阕让人带着白家顾家等七族就要押往泰临城,可才走到西城的城门口便被魏公子拦了回去!”其中一人神神秘秘的言道。

    “是吗?金不阕在宁霄城肆意妄为,就是州牧老人家也拿他没有办法,他能听魏公子的?”一旁的酒客闻言面露惊讶之色。

    “哼,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觉得吧,州牧大人自从魏公子来了宁霄城后,就鲜有再出面,好多事情都是魏公子在做,我估摸着啊,州牧大人年迈是想把事情都交到魏公子手里了。那金不阕本事再大,论官职也只是一个统领,怎么能真的跟州牧大人作对?平日里州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也就算了,可州牧派出了魏公子,那他金不阕还敢来硬的不成?要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况且金不阕与州牧大人,谁是蛇,谁是龙,还两说呢!”那位酒客一脸得意的说着,看那一本正经的架势,说得宛如自己便是当事人一般。

    了解内情的孙大仁听得暗暗好笑,但周围的那些酒客却显然已经这家伙所唬住。

    “不至于吧?要是金不阕真的害怕咱们

    的州牧大人咋会这些日子把白家等人抓了去了?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但还是有人迟疑着提出了疑问。

    “这你就不懂了。”那夸夸其谈的酒客却老神在在:“他这叫试探,你懂吗?”

    “就像是两军对垒,没有说一见面便剑拔弩张拼个你死我活吧?都是先派出些士卒相互试探,摸清楚各自的底细后,再来决一死战。金不阕来了宁州就先抓了几个宁州的人,见州牧反应,就得寸进尺,今日更是想将他们掳走,却不想触碰到了州牧大人的底线,这不,魏公子一出面,他便明白是州牧大人的意思,屁颠屁颠的就放了人。还给弄了个告示,你们都没看吗?”

    周围的酒客连连摇头,那人愈发得意:“就在西城的城门处贴着,你们啊,一天就知道饮酒,这样的大事也不关心。”

    被这般训斥的酒客们却也不恼,只是凑过来好奇问道:“你倒是说说,那告示上写得撒?”

    “还能有撒,就是明说自己抓错了人,州牧大人发了话,他金不阕相信州牧的判断,这就把人放了,这不明摆着在向咱们州牧大人示好吗?”

    “说来也是,咱们州牧啊可是先帝手下的重臣,几十年来打退过齐楚,击溃过鬼戎,北境雄狮之名响彻宇内,就是金家再厉害,也拿咱们州牧没有办法。哥几个啊,就不要一天瞎担心了,州牧大人在,咱们宁州无忧啊!”

    ……

    孙大仁暗暗感叹着,要是自己一直呆在乌盘城,没有遭遇到那么多变故的话,恐怕此刻也会觉得那酒客所言之物高深玄妙,并且会对于那番推论笃信不疑。

    但正因为见过了诸多事情,孙大仁反倒觉得对方的自以为是是如何的无知。他忽然想起了魏来说过的话,很多时候决定人眼界的不是聪明与否,而是站的高度。

    他摇了摇头,心底对于宁霄城未来的担忧与酒客们的乐观对比鲜明。吃完了桌上的饭菜,他也米有听这些酒客评论国事的兴致,付过酒钱后,带着些许酒意便出了酒楼。

    天色更晚,街上的人更少了不少。

    孙大仁觉得回去也没有事干,便索性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走着走着忽的发现前方空荡荡的街道上有一道熟悉的人影——是白同袍!

    只是一眼孙大仁便认出了他,二人怎么说也在山河图中共处了一个月的时间,加上孙大仁那与生俱来的自来熟的本事,彼此之间很快便熟悉了起来。

    正愁无人相伴的孙大仁在那时眼前一亮,朝着对方挥了挥手,大声言道:“白兄!”

    白同袍为人和善,有君子之风,孙大仁素来鲁莽,不乏有有失体面之举,但白同袍却皆能理解忍让,因此在一同去往山河图的宁州子弟中,就数白同袍与孙大仁的关系最好。

    但此刻,在孙大仁那标志性的大嗓门的叫唤下,走在街道前方白同袍却依然自顾自的赶路,身形摇摇晃晃,对于孙大仁的呼喊充耳不闻。

    “认错人了?还是白兄喝醉酒了?”孙大仁不免有些疑惑,但还是想要追上去一看究竟。

    可这时前方那与白同袍酷似的身影转身走入了一处巷口,孙大仁失了他的踪迹。孙大仁赶忙迈步追了上去,刚刚走到巷口,忽听巷口中传来一道的惨叫,他心头一惊,脚步快了几分,待到他转入巷口,寻着那声音来到一处被推开的小院门前,眼前的景象让他顿时心中亡魂大冒。

    只见那道白色的身影僵硬的站在院中,而他的身前一对年迈的夫妇倒在地上,身下鲜血正缓缓漫开。

    “这……”孙大仁哪曾想到会看见这样一幅场景,心头一震,身子下意思的退去一步,却撞到了小院的院门。

    发出的响动让那白色的身影察觉,对方的头缓缓转了过来,看向孙大仁。

    孙大仁脸上的骇然之色更甚,却并非因为正行凶之人长得如何狰狞可怖,而是因为这家伙就是——白同袍!
友情链接:170彩票官网  口袋彩店  智慧彩票  平安彩票手机版  139彩票  网盟彩票  竞彩258平台  极速赛车网  澳发彩票  365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