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一章 惊变

第四十一章 惊变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深的黑暗中,朦胧的月光洒下,照在白同袍那张狰狞冷峻的脸上。

    他的嘴里满是鲜血,露出的牙齿上猩红一片,似乎还沾着肉沫,他宛如一头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浓郁的煞气。

    “白……白兄……你这是做什么?”孙大仁哪里见过这样可怖的场面,他的身子不断的后退,声音打颤的问道。

    但此刻的白同袍却没了平日里那半点谦谦君子的风姿,他朝着孙大仁发出一声宛如野兽一般的低吼。孙大仁的心头一惊,下意识的运集起了周身的灵力想要抵御白同袍即将发起的攻势。

    他的双手举过头顶,交叉横在自己的要害前,却久久不见白同袍杀来。

    心底的慌乱平复下来的孙大仁,疑惑顺着双手留出的缝隙中看去,眼前场景让方才好转过来的孙大仁再次陷入了无比的惊骇之中。

    白同袍在一声怒吼后,并未如孙大仁想的那般直挺挺的便杀过来,他反倒是又一次侧过了身子,背对着孙大仁蹲了下来。孙大仁无法真切的看到白同袍到底在做些什么,但从他不断耸动的肩膀、勾着的头以及嘴里不断响起的咀嚼声,孙大仁却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意识到了什么的孙大仁脸色一白,胃中一阵翻涌,险些就将刚刚吃进肚中的酒肉又给吐了出来。

    孙大仁佝下身子干呕了数声才平复下来,而背对着他白同袍却对于孙大仁闹出的响动毫无所觉,依然低着头自顾自的啃食着那对老夫妇的尸体。

    “你到底是何妨妖孽,为何要扮成白兄!?”孙大仁深吸一口气,然后神色肃然的朝着那人怒斥道。

    他当然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妖物会是白同袍,白同袍就是再坏,终归不能杀人害命之后,还非得食人尸首吧?

    只是孙大仁怒斥声虽然大得出奇,但低头啃食尸首的白同袍却根本不理会孙大仁,依然低着头吃个不停,就好像这世上除了眼前这两具尸体,便再无任何东西能激起他的关心。

    孙大仁也来了火气,他怒骂一声:“你大爷的!”

    他说罢抡起了拳头就要朝着白同袍砸去,可这架势方才摆开,一道身影便落在了他的身前。

    孙大仁一愣,停下了手中的攻势,他定睛看去,却见来者赫然便是魏府府中的管家——笛休。

    “你这一拳打下去,保不齐会要了他的命!”孙大仁还在诧异笛休为何会出现在这处,笛休却在那时言道。

    “死了就死了,这等假冒他人,害人性命妖物,死不足惜!”孙大仁怒声言道。

    笛休低声语道:“可他不是妖物,就是白同袍。”

    孙大仁闻言,眼珠子瞪得浑圆:“怎么可能?白兄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看看他,咱们再这里说了半晌,他都没有半点反应,分明就是个妖物傀儡!”

    面对孙大仁的大声质问,笛休的面色如常,嘴里说道:“从你遇见他开始我便注意到他的异样,便私自用秘法探查过他的体内,他经脉运转如常,与生人无异,断不会是妖物所化。只是经脉气机之中却存有一丝灰色气息,我试图探查那气息的就里,可那东西却如有灵性,几次巧妙的避开我的感知。想来是有心之人在暗暗操纵,白同袍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极有可能是那股他体内的灰色气息在作怪。”

    孙大仁闻言皱起了眉头,他沉声说道:“也就是说是有人控制了白兄,做出这等伤天害……”

    说道这处,孙大仁忽的一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在那时抬起头目光古怪的看向笛休,问道:“可是,笛叔你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起初笛休的出现孙大仁还以为是对方感知到了此处的异状,可听了对方的话,孙大仁便觉察到了不对,似乎笛休的出现并非巧合,而是……

    面对孙大仁的质疑,笛休极为坦荡的点了点头:“我是跟踪你来的,从你一出魏府我便一直跟着你。”

    “为什么!?”孙大仁顿时跳脚问道。

    笛休的脸色平静:“魏公子闭关前吩咐过,说你时常闯祸,他此刻又得忙于修行,脱不开身,所以让我看着你点,以防你在他闭关这段时间里惹出些什么祸端。”

    听闻这话,孙大仁有些不忿,他大声的嚷嚷道:“我什么时候惹过祸……”

    但这话刚刚说完,笛休便朝他递来了一道冷峻的目光,那目光灼灼仿佛要将孙大仁从里至外的看个通透。

    孙大仁顿觉心虚,脑袋不自觉的低了下来,声音小了几分:“好吧,可能偶尔确实惹过几次祸……”

    但笛休却不打算放过他,如有实质一般的目光依然死死的落在他的身上。孙大仁有些招架不住。他赶忙转头指向了白同袍,言道:“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先把他带回去再说。”笛休也不远让孙大仁太过难堪,他索性顺坡下驴,也就不再那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孙大仁了然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已经凉透的老夫妇二人,问道:“那他们呢?”

    笛休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难看:“我会派人来处理的,总归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但在那之前我们得先找到罪魁祸首。”

    孙大仁也知事有轻重缓急,他沉眉头闷声应了个是,随即便与笛休一道出手,想要拿下此刻正专注于享受美味的白同袍。

    ……

    白同袍的反抗比孙大仁想象中要剧烈很多,幸好笛休的修为高深,方才寻到机会再不伤到白同袍性命的情况下将之击晕,然后二人将之伪装成喝醉了的模样,搀扶着回到了魏府。

    “吼!”

    “吼!”

    “吼!”

    ……

    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中,魏府的府邸中都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野兽般的怒吼声。也幸好魏府足够大,孙大仁与笛休将白同袍安放在了内院的柴房中,他的声音并无法穿出魏府,否则这样凄厉的哀嚎,保不齐会不会惹来骚乱。

    “怎么办?要不要把阿来叫来看看?”孙大仁站在柴房的门口,看着那自从苏醒过来后,便表现得极为狂暴,怒吼不绝的白同袍,语气凝重的问道。

    笛休为人持重,但对于眼前这番情形的白同袍却有些无可奈何。他之前是隔空探查的白同袍体内的情况,未有结果,本以为将之带回后,以灵力游走的办法多少能探查出些东西。可让他失望的是,那盘踞在白同袍体内的古怪力量极为狡猾,他触之即退根本不给半点笛休与之接触的机会。

    笛休认为这样一来,便只有两个解释,要么那力量的本质高出笛休所掌握的力量数个层次,要么就是施展这邪法的罪魁祸首修为强出笛休数倍不止。而无论是哪一个结果,眼前的事情都显然已经超出了笛休的掌控,他沉下了眉头,思虑了数息的光景,终于言道:“看样子,只能打断公子的闭关了。”

    孙大仁一愣,暗暗点了点头,起身便要走出柴房言道:“那我去叫他吧。”

    这样说着,他脚步方才迈开,却见四位家仆打扮的男子忽的抬着两具尸体走了进来,放在了柴房之中。孙大仁停下了脚步,定睛看去,却是那对死在白同袍手中老夫妇的尸体。

    他问道:“怎么把他们给带回来了?”

    拿着不知从何处寻来的铁索的笛休正围着白同袍加固对他的捆绑,听闻孙大仁的询问头也不抬的言道:“不带走,留在那里岂不是会被人发现?我的碟子已经查过了,这对老夫妇的儿子在固州谋生,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也没有其他亲朋。我叫人清理了血迹,明天若是有她们的熟人问起自会有人言说夫妇二人被他们的儿子接去固州游玩,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起疑。”

    笛休说得平静,可孙大仁却面色古怪了起来,他盯着对方问道:“什么意思?这就是你所谓的处理?”

    “他们都已经死了,怎么处理都不能改变他们已死的事实

    。”笛休依然头也不抬的应道。

    孙大仁看了一眼已经被白同袍撕扯得腹部血肉模糊的两具尸体,心底莫名想起了在那个雨夜为自己拦住苍羽卫,而被乱刀砍死的男人。他们也是某个人的爹与娘,就像那个人一样。他的拳头握紧,咬牙说道:“但总归得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会的,但不是现在。”似乎是察觉到了孙大仁的不满,笛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孙大仁。

    “为什么?”孙大仁困惑问道。

    “你在酒肆中应该也听到了那些酒客们说过的话了吧?金不阕贴出了告示,说放了白家等人,是因为州牧大人出面作保。现在州牧作保之人闹出了祸端,杀了寻常百姓,你觉得这事要是传扬开来,宁霄城中的百姓会怎么想?”面对孙大仁的疑惑,笛休面色平静的反问道。

    孙大仁微微一怔,神情古怪的看向笛休,言道:“你的意思是,白兄变成这样是金不阕在故意家伙州牧大人?”

    “也许是我以己度人,但若是我坐在金不阕的那个位置,无论这事到底是不是我指使,但我一定会借着这个由头,向州牧发难。”笛休说道这处有意一顿,又言道:“如今宁州暗潮汹涌,咱们得小心谨慎,每一步走错毫分,都有可能带来满盘皆输的下场。”

    这让孙大仁的心头一凛,自语道:“可是州牧在宁州这么多年,宁州百姓无一不对其交口称赞。就算这一切真的是金不阕的离间计,可但凡有些脑子也应该看得出这些事情之中藏着的古怪。不至于就这样将州牧当做恶人吧?”

    “永远不要高估民智。”笛休却低声言道:“再聪明的人在众口铄金之下,都会动摇自己的信念,更何况,大多数人都并不属于聪明人的范畴。但最要命的是,没有人会有这样的自觉,而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往往会抓住事情与常理相悖的之处,再给予自己的想象,将之编辑填充入事实之中,将本来不合理的地方,合理化。”

    “一传十十传百,哪怕再荒谬的谎言,也可在众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确有此事的事实。而若是他们还有一些可以佐证他们猜测的证据,那事情就愈发的不可挽回了。”说着,笛休侧头看了看地面的那两具尸体,明显是亦有所知。

    孙大仁听到这处,不由得想起了在乌盘城中的遭遇,明明在那场大水之前,所有人都认为魏先生是百年难得好官,可大水之后,不过几年时间,那个好官,就成了得罪龙王遗祸百姓的恶首。他恍然有些明白,也知晓自己方才所思所想是如何的天真了。

    “真正的恶魔,正是这无限膨胀的民意。”

    “一群自以为聪明与善良的人,带着他们的自以为是对事物进行尽可能恶的揣测,然后将添油加醋的想象灌入。让与之毫不相干的表象链接这一起,形成一道在他们看来完整的事情经过。”

    “到最后,他们会忘了过往一切,不顾所有的朝着他们认定的祸首宣泄他们那无限膨胀的怒火。”

    “所以,永远不要高估他们的智慧,他同样也不要低估他们的力量。”

    笛休这番话宛如一道晴空霹雳轰入孙大仁的脑海,孙大仁如被醍醐灌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好一会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他不再有争辩的心思,心底也认同了笛休的逻辑。他沉默着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唤阿来。”

    说着,孙大仁的脚步迈出,就要离开柴房。

    咳。

    咳。

    可就在这时一阵沙哑的咳嗽声响了起来,孙大仁一愣侧头看去,那发出声音的竟然两具躺在地上已然被开膛破肚的尸体。

    “这都没死?”孙大仁神情古怪的想到,迈步走到了两位老人的身前,低下头正要查看。

    那老人的双眼忽然睁开,猩红的血光从他眸中亮起,他的身子一跃而起,四肢以古怪的方式缠绕向孙大仁,不待孙大仁反应过来,张开嘴便朝着孙大仁的颈项咬去!
友情链接:pc28开奖网站  网信彩票网址  豪享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  网投彩票平台  彩88彩票  赢彩彩票  成功彩票网站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百姓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