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三章 开端

第四十三章 开端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府门前戒备森严。

    魏来方才走到萧府的门前,远远的有数位身着白色甲胄,腰悬羽令的甲士便靠了上了,大声言道:“萧牧重地,闲人勿进。”

    魏来的脚步不停,脸上的面容冷峻,嘴里厉声说道:“我要面见萧统领!”

    夜色太黑,苍羽卫的甲士们并不能看清来者的容貌,只是从对方的语气与毫不停歇的脚步中大抵都能感受弥漫在魏来周身的杀机。

    他们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数十人摆开了架势,取下了背上的神机弩,烈羽箭上弦,幽寒的锋芒直指魏来,想要以此恐吓住来者。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对方的脚步依然没有半点停滞的意思,为首之人面色一寒,没了犹豫,大喝道:“放箭!”

    苍羽卫虽然在大燕臭名昭著,但能被选拔入苍羽卫的甲士都担得起精锐二字,令行禁止,不外如是。

    那统领此言一落,只听“咻咻咻”的破空之音响起,烈羽箭划破了夜色,拖着火翼,直扑魏来而来。

    眼看着那些烈羽箭飞射而来,转瞬便杀到了魏来的面门前,但魏来的脚步并未有半点停滞的意思,更为有半点躲避的心思。

    他大喝道:“孽灵!”

    四尊墨绿色的巨大人形生物豁然在魏来两侧浮现,他们的手中各自握有一把巨大的长剑,只见他们刚才凝聚出身形,各自便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剑,那看似巨大的身躯却丝毫不显得笨重,长剑在他们手中被舞得虎虎生风,将那些个爆射而来的烈羽箭尽数抵挡在外。

    轰!轰!轰!

    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之音响彻,那些烈羽箭尽数爆开,一时间尘埃四起。

    那位苍羽卫的统领显然感受到了魏来周身所弥漫的强大的气息,他并不停止对众人的命令,甲士们一箭落下,另一支烈羽箭已然上弦,只是十余息不到的光景,苍羽卫们便射光了箭筒中所有的烈羽箭。

    在这样数量的密集轰杀之下,就是四境修士也得饮恨当场。但那统领却依然有些不安,示意众人保持列队,最好大战的准备,而自己的目光却死死的锁定眼前漫开的雾气,想要看清其后的情形。

    一息。

    两息。

    ……

    直到数十息的时间过去,眼前的雾气渐渐散开,那人也终于可以看清雾气中情形。街道的石板被掀飞,碎砾落了满地,却唯独不见方才那人的身影。

    死了吗?

    他在心底暗暗想到,却又总觉不安,又沉着眉头在迷雾中看了半晌,直到百息的光景之后,终于确定自己并无任何遗漏,想来那家伙已经在烈羽箭的连番轰炸下,碎成了尸块。

    他暗骂自己太过谨慎,嘴里言道:“去看看那家伙有没有留下些什么,最好能弄清楚到底是谁。”

    他这样说罢,可身后的那些甲士们却并没有半点行动的意思。

    “怎么回事?不想干了……”习惯了对手下颐指气使的男人有些不满,嘴里喝骂道,身子便转了过去。

    一张脸出现在他身后与他不过咫尺之处,他微笑着看着他,说道:“阁下在找我吗?”

    男人一愣,心头正有惊惧蔓延,可眼角的余光却在这时瞥见方才站在他身后的那数十位苍羽卫的甲士此刻竟尽数倒在了萧府门前的台阶上。

    他顿时反应了过来,就在他寻找来者身影的档口,对方却已然接着雾气

    为障来到了后方将数十位苍羽卫屠戮殆尽。

    但对方是怎么将这么多苍羽卫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毫无声息的杀死的呢?

    男人想不明白。

    当然,他也没有机会再去细细琢磨。

    因为就在下一刻,那人的袖口中一柄黑色的匕首落出,在他的颈项一抹,他就带着这样的疑惑,永远的倒了下去。

    ……

    魏来踏着满地的尸首与顺着台阶不断下流的鲜血走到萧府的门前,不待他伸手推门,萧府的府门便自己打开。

    萧牧与萧蒙兄弟二人正迈步走来。

    原来萧家的家丁躲在门缝中一眼便看清了来者是魏来,他为人机敏便赶忙去府中寻到萧牧,这一来一去也不过百息不到的光景,可再回来了时,萧府门前便只余下了累累尸首。那家丁看着胆寒,低着头诺诺的退到了一边。

    而萧家兄弟中的萧蒙当初伙同天阙界的众人为难胡乐与他年迈的奶奶,被魏来搅黄了此事,不仅让他受了责罚,更失去了去往天阙界的机会。他的心底对魏来早已怀恨在心,此刻见着此景更是勃然大怒,指着魏来便质问道:“你在做什么?杀了这么多苍羽卫的甲士,你想让我萧家灭门吗?”

    魏来却是看也懒得看上他一眼,对着萧牧便问道:“萧统领呢?”

    萧牧不解魏来为何如此莽撞,但还是如实言道:“吃过晚饭家父便被州牧府的人叫去了,说是州牧大人有事寻他,至今还未回来。”

    听到这样回答的魏来眉头紧皱,他无法确定这一切是不是巧合,但总是隐隐有些不安——他的那位外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此刻却也不是去细究此事的时候,他又言道:“我需要你的帮助,调集云字营的紫霄军,要快。”

    “你以为你是谁?我萧家的兵马你一句话就要调用?州牧还没有死,你还真把自己当做小州牧了吗?更何况,就算州牧大人真的不幸出了些事端,这宁州最后到底跟谁姓还说不准呢!”还不待萧牧回应,一旁的萧蒙便又不忿的开口言道,对于魏来的不满可谓是溢于言表。

    啪!

    一声脆响就随着萧蒙此言落下而在萧府的府门前荡开。

    萧蒙捂着自己火辣辣的侧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魏来,他怎么也想不到,魏来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了他耳光。

    “你!”他怒不可遏的想要上前。

    可脚步方才迈出,一只手却横在了他与魏来之间。萧蒙一愣,却见出手之人竟是自己的哥哥萧牧!

    “萧牧!你干什么?难道要帮着外人……”萧蒙怒吼道。

    “蒙儿你该长大了,好好看看这个世道,这个宁州,从萧家决定留下来那一刻,你早就没了再胡闹下去的资本。”萧牧声音平静的言道。

    萧蒙显然有些畏惧自己的这位哥哥,他的脸色一变,竟是不敢再多言,捂着脸愤懑的看了魏来一眼后,便闷闷的退了下去。

    萧牧这才再次看向魏来,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魏来言道:“说来话长,你先去云字营调兵,我去州牧府面见州牧,待会笛休自会与你联系,万事小心。”

    萧牧明白以魏来的性子,若风万分火急,断不会做出这般莽撞之事,他知趣的没有多问,点了点头,正要应是。

    “恐怕公子没有时间去见州牧了。”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魏来

    的身后传来,魏来回头看去,却见笛休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

    此刻这位男人脸上与身上都沾着污血,神情有些狼狈。

    魏来的心头一惊,问道:“怎么回事?”

    笛休面露苦笑:“卑职失职,白家顾家等七族人几乎同时发生了暴乱,府中上下总计千人皆如白公子一般生了异变,我将宁霄城中的暗碟尽数唤来,也只暂时留住了大多数,但还有数十位七族变异的族人冲了出去。”

    “此刻孙公子正在一人追杀那些逃走的七族族人,但他势单力薄,我手中也并无太多人手能给他调用,那些异变人尸已经在西城引起了骚乱,不少百姓受伤,在下无能,只能前来催促公子。”

    魏来闻言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在知晓白同袍之事后,他便觉察到这背后定然有人在从中作梗,罪魁祸首极有可能便是那金不阕一行人。但他没有证据就是打上门去也不见得能讨到半点好处,只能暂且稳住可能携带尸气的七族族人。

    但不想还是晚了一步,七族的尸气同时爆发,以暗霄军大都只是情报人员的人手确实难以支撑他们对抗数量如此众多的七族族人。

    “笛叔不必自责,为今之计是先解决掉眼前的麻烦,我这就赶往城西灭杀那些人尸。你派些暗碟经历寻找人尸的踪迹,同时将安歇被他们所害所伤之人都控制起来,以防不测。”魏来这般说道,又看向萧牧言道:“劳烦萧兄快一切调集紫霄军,也派人去州牧府与州牧和大统领言说此事。”

    “此事事关重大,稍有不慎便足以让我宁霄城生灵涂炭,断不可有半点侥幸之心。”魏来说罢此言,便再次转身,快步走入夜色中前去捉拿那些逃跑的人尸。

    萧牧对于目前的状况还有些困惑,但也看得出事态的紧急,他命令家丁处理好眼前这些苍羽卫的尸首,领着还在发蒙的萧蒙便也走出了萧府,敢去军营调派人手。

    ……

    魏来将自己体内的灵力催动到了极致,笛休跟在身后,侧目看了看这位少公子,却见他面色阴沉的可怕,双眸之中有怒火奔涌,仿若要灼烧一切。

    他不愿惹他不快,却还是不得不言道:“公子,对方这手段恐怕是冲着州牧来的,公子可要小心。”

    魏来沉默了一会,然后忽的问道:“州牧府那边情况如何?”

    “公子一走,我便派人去州牧府传递消息,只是那处同样有苍羽卫的重兵把守,消息能不能递进去在下不敢保证。”笛休应道。

    “不用了。”魏来苦笑着摇了摇头,言道:“这宁霄城中的事情哪一件能瞒过他的耳目,他还不出手,自有他的考虑,只是……”

    “我确实想不通,到底怎样的考虑能让他置宁霄城这百万户人的生死于不顾。”

    笛休从魏来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怒意,他问道:“公子既有疑惑,为何以往不亲自去问一问州牧大人?”

    本在快步赶路的魏来闻言一愣,身形微微一滞。他忽然意识到,即使消除了与江浣水的误会,但他似乎也从未与之开诚布公的谈上一谈,很多问题都是浅尝即止……

    二人都关心着对方,可这样的关心却又始终带着相互试探的味道。

    或许,那个老人同样也在等着他彻底打开心扉,与之一谈。

    这样念头让魏来莫名有些不安,他沉声言道:“等解决了眼前的麻烦,我会亲自好好和他聊一聊的。”
友情链接:平安彩票平台  平安彩票  新生彩票  大玩家彩票app  秒速飞艇官网  正彩彩票  500万彩票网  新贝彩票  欢乐彩票  好运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