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七章 大麻烦

第四十七章 大麻烦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下的意思是不管吗?”阿橙看着袁袖春,不可思议的问道。

    袁袖春眯着眼睛,反问道:“拿什么去管?十万苍羽卫加上一尊昭月正神,你觉得我们能解决得掉吗?”

    袁袖春说着,端起了案台上的酒樽浅饮一口:“再说了,探子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魏公子已经将那些个人尸解决得差不多了,咱们去添乱不说,保不齐还得被认为是去抢功,何必自找麻烦呢?”

    阿橙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再言道:“可那之前敖貅还未出手,如今他忽的现身,这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阴谋。”

    “阿橙姑娘。”这一次,阿橙并未等到袁袖春的答案,他身旁的韩觅却忽的迈步而出,神情严肃的说道:“无论他魏来遭遇什么样的麻烦,那都是他自己的麻烦,殿下没有理由事事都维护他,阿橙姑娘你也要弄清楚自己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韩觅的话语气极为严苛,带着些许怒意,让阿橙一愣,但转瞬,阿橙便又言道:“阿橙自然明白阿橙的立场,而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要规劝殿下。”

    “殿下是我大燕日后的君王,是我燕地亿兆百姓的君父。”

    “既为君父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子民身陷水火而见死不救呢?”

    说道这处,阿橙的语气一冷,又言道:“反倒是韩统领,身为殿下的近卫亦是殿下的长辈,更因明白这个道理。不好生规劝殿下,反倒冷嘲热讽,是要置殿下于不仁不义之境,然后世刀笔吏口诛笔伐吗?”

    大抵是这鲜有发怒之人一番发起怒来,便威势更甚,亦或者只是单纯的未有料想到素来寡言的阿橙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韩觅竟是一愣,未有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阿橙。”可这时,袁袖春却站起了身子,他轻声唤道阿橙而姓名,却不再是以往那亲昵的“橙儿”二字。阿橙感受到袁袖春这语气中的不同,侧目看向袁袖春。

    袁袖春眯着眼睛盯着她:“阿橙跟魏公子待得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伶牙俐齿起来了?”

    阿橙的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向袁袖春,问道:“殿下是在怀疑我?”

    “怀疑?阿橙姑娘是太恃宠而骄了吧?”韩觅在这时再次言道:“当初殿下与天阙界共谋大事,阿橙姑娘却站到了魏来他们一边,置殿下的声威于不顾,殿下不计前嫌,不仅未有责怪姑娘,反倒在朝中位姑娘极力周旋,想办法让陛下免了当年楚侯的罪状。为的便是希望姑娘能看清楚,到底谁才是那个真心为姑娘着想的人。”

    “哼!却不想姑娘非但没有半点感恩戴德,反倒得寸进尺!”

    “敢问姑娘又何曾想过殿下的感受?”

    阿橙听到这话,脸上却有愧色。无论外界如何看待袁袖春,但这些年来袁袖春待她却是极好,在这一点上阿橙也是知晓,但……

    她沉默了一会,脸上的挣扎与犹疑之色闪烁,但最后还是言道:“我此举并无私心全是为了挽回殿下的名节,难道殿下真的想做一个被后世唾骂的君主?这又与金家有何区别?”

    “没有私心?”韩觅又是一声冷哼:“我怎么看姑娘这满脸焦急的样子,怎么像在担忧自己的情郎呢?!”

    韩觅这话宛如一支利箭刺入了阿橙的胸膛,阿橙的脸色一变,有些泛白。

    这无疑是变相承认了她的某些心思,自始至终都脸色冷峻的袁袖春眸中闪过了一丝寒光:“阿橙,我对你很失望。”

    “殿下,我……”阿橙听到这话,心头的愧疚更重。

    她想要说些什么来辩驳,可话未出口,便被袁袖春所打断:“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当年阿娘临走时将你亲手托付到我的手上,与我们定下婚约。从那天起,我便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妹妹、妻子、亲人。”

    “你但有所需,我觉不敷衍。你但有所想,我也尽力完成。因为诺大

    的泰临城,却只有你能与我为伴,我也只能与你说些在外不敢跟任何人说的话……”

    “我是想做皇帝,因为不做皇帝,等待着我的就只有死,可同时我也是为了你,为了有一天我能不再叫你阿橙,为了有一天我能为你给楚侯平怨!这些我都放在心里!”

    “好人?明君?谁又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呢?被万民敬仰,被后世称颂,可是……”

    “可是橙儿,我没有办法啊。金家在逼我,宁州在逼我,父皇也在逼我!到现在你也在逼我!我得活下去,活到这一切都能由我说了算的那天,我才能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那样的人。你懂吗?”

    说道这处袁袖春顿了顿,他见阿橙脸上的神情的动容,便缓缓朝着少女伸出了手,言道:“橙儿不要再想那么多了,好吗?到我身边,就像以前那样,天大机会正摆在我们的面前,只要我们能够看准时机,这一次一定可以重创宁州与金家,大事指日可待!”

    本来已有所动容的阿橙听到这句话忽的脸色一变,她看向袁袖春沉声问道:“殿下真的愿意打败金家后做一个好皇帝?”

    袁袖春闻言心头一喜,忙不迭的点头:“我何时骗过你?”

    “那倘若……我是说倘若殿下成为了九五之尊,大楚再次大兵压境,威吓陛下交出宁州亦或者茫州,否则便大军西进直取泰临城,殿下那时当如何自处?”阿橙却并不理会袁袖春急急忙忙给出的答案,而是沉眸再问道。

    袁袖春一愣,一时间竟不知何以为对:“这……这……”

    他的迟疑落在了阿橙的眼中,少女眸中闪过一丝失落,心底却莫名多了几分释然。

    “魏公子说得很对,一个人可以为某些利益让步,那有一天也会为了更大的利益让出更多步……殿下,十余载恩情阿橙铭记于心,但今日,阿橙得办些自己的事情……”

    说罢这话,阿橙没了迟疑,豁然转过身子就要朝着屋外走去。

    而听到阿橙这番话的袁袖春脸色阴冷,他沉着眉头看着那少女决然的转身,走出了房门,渐行渐远,整个过程他都并未发出半点声音阻止。反倒是他身旁的韩觅见了此状,迈步上前在他耳旁言道:“殿下,阿橙关系着茫州,有他在殿下才有与金家一决高低的筹码,切不可放虎归山啊!”

    但素来都极为在意韩觅谏言的袁袖春这一次却摇了摇头,他有些意兴阑珊的言道:“相伴十余年,我岂能下得去手,随她去吧,姓魏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那时候,她为了给那家伙报仇也好,还是明白了我给她说的道理也好,最后她始终还是得站在我这一边。”

    韩觅闻言一愣,倒不是因为袁袖春这话说得如何有问题,反倒是这层算计连他自己也未有想到。他欣慰的看了袁袖春一眼,暗暗想着殿下终于长大了……

    ……

    雨还在下,但方才那骇然的雷鸣之音却渐渐平息。

    宁霄城的百姓也渐渐从惊骇中平复了下来,他们相互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宁州的昭月正神会忽然显圣,又勃然大怒。

    是谁触怒了天神,而这背后的代价又会由谁来承担?这样的念头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那些宁霄城百姓的心中,这并非他们思虑得太多而着实是这些日子以来,宁霄城遭受了太多的麻烦,难免会让这些平头老百姓们人人自危。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雨水堆积在地面,形成了溪流,在宁霄城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流淌,他们当然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流过的雨水中或多或少都掺杂着些许黑色的事物。当然他们更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些黑色的犹如墨水一般的事物在流经没一户人家的院门前时,都会如有灵性一般的分出一小撮,顺着水渠亦或者只是房门的缝隙穿入他们的府门内。

    那些黑色墨点在进入他们的院门内后,纷纷开始膨胀,从自由米粒大小化为了拇指盖左右的模

    样,然后他们伸出了六足,背上长出了翅膀,化作了一只只黑色的小虫。然后它们嗅着生人的气味,朝着那处狂奔而去。它们的速度极快,一般人即使发现了它的存在也难以在它近身前将之踩碎。

    它们会顺着人的脚一路攀爬,知道来到他们的鼻尖、耳边疑惑唇边,然后不顾一切的钻入体内。

    还在为方才的天地异象而感叹的宁霄城百姓们,对于毒虫的突然袭击大都措不及防,尤其是那些未有拦下毒虫被其钻入体内之人更是发出阵阵惊呼。而这样惊呼自然免不了引来家人们的关心,他们瞥见自己的家人跪拜在地痛苦的哀嚎,也就理所当然的得上前查看,询问他的状况。

    而那人却发不出声音,只是不停的嚎叫,这样的情况会持续道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之后,方才会渐渐平息。

    家人们见状都以为他有所好转,大抵会再次上前,可也就在那时,那些个被毒虫寄生之人会双目通红的抓住他们家人,用尽浑身气力咬住他们的脖子,直到他的家人咽下最后一口气,亦或者他们被人砍断脖子。当然大多数情况,都属于前者,而还不待旁人从这样的变故中缓过神来,十来息的光景之后,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方才数量两倍的这样的怪物……

    ……

    魏来意识到了不妙,他快步上前走到堆积着尸体处,一只手抓住了其中一位正在张开灵力屏障抵御暴雨的甲士,可手方才触碰到对方的肩膀,那人却忽然发出一声怒吼,竟是转身张口便要咬向魏来,魏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颈项,让其想要袭击魏来的攻势停滞。但饶是如此那甲士却依然锋利的挥舞着四肢,还要试图攻击魏来。

    “鲁白!你做什么!”笛休见状,怒声唤着那甲士的名字,大吼道。

    但话才出口,他便觉察到了不对,那个在他手下做事多年,为人颇为老实本分的家伙此刻双目通红,脸上的神情狰狞而扭曲,哪还有半点平日里那老实巴交的样子。

    “是尸气!”他瞬间反应过来,但随着他这身惊呼,那十余位支撑着灵力屏障的甲士几乎在同一时间陷入了疯狂怒吼着朝着周围的众人杀来。本就破碎的灵力屏障瞬间碎裂,魏府之中也因为这忽然的变故乱做一团。

    “别慌,结阵制服他们!”魏来面色冷峻的高呼道。

    自从翰星大会之事,后他在这些宁州士卒的心中便颇有威望,听他如此言道,那些甲士虽然惊惧,但还是压下了自己心头的恐惧,摆好的阵型,直面那十余位不知何时被尸气感染的同袍。

    这些家伙,虽然闹出的动静极大,但此刻魏府中待着的都是宁州军伍中的精锐,在短暂的骚乱过后,这十余位甲士尽数被制服,浑身被捆上了铁索,送入铁牢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又是怎么被感染的?”在摆平了十余位感染尸气甲士后,惊魂未定的孙大仁走到了魏来身边困惑的问道。今天,孙大仁跟着众人忙前忙后,亦累得不轻,此刻更是浑身湿透,形容狼狈至极。

    魏来伸手指了指那堆即使到了最后也未有来得及被焚烧的尸体,此刻他们体内的黑色脓血在方才的骚乱中已经尽数流经,只有些许积水土坑中留藏着一些“漏网之鱼”。

    “我们都想错了。”魏来走到了一处水坑前,用灵力包裹着水坑中那微不可察的黑色墨点,将之托起。他盯着那黑色墨点,喃喃言道:“金不阕手下那位鬼修恐怕大有来头,不仅可以造出这样可怖的尸气,更可以远程操控它们,这些甲士就是在施展灵力抵御暴雨时,被那家伙操控着这些尸气感染了他们……”

    孙大仁闻言一愣,又言道:“那方才那些顺着雨水溜出去的脓血……”

    这话方落还不待魏来回应,府门外却忽然传来阵阵的哀嚎与怒吼声。

    魏来的面色阴沉,看向府门外:“是的。”

    “我们有大麻烦了。”
友情链接:北京pk10登录  平安彩票  苹果彩票网  秒速快3官网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秒速pk10彩票  凤凰彩票APP  彩天地彩票  新利彩票  北京赛车开户